第312章 才值两千块的汉代古董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3-28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明着被苑芊芊涮了一把,黎少尽管心里头再郁闷,却也不能拂袖而去,就此离场。.

不管怎么说,这个鉴宝大会还没有结束,还有一个献宝人等着献上他的宝物请专家鉴定,黎少若是就此离去,那就显得太没有气度了。

“请十二号献宝人马先生!”

男主持人见势不妙,连忙提高声调叫道。

这当口,只能尽快转移大伙的注意力,才能让黎少不那么尴尬了。

轻快的音乐声中,第十二号献宝人马先生慢慢向前,进入了大家的视野之中。这位马先生,约莫五十来岁,满脸皱纹,衣着打扮十分简朴,一看就知道家境不是太好,生活不那么如意。这不是因为他的朴素,而是因为整个人的气质。

走在通往鉴宝台的红地毯上,马先生畏畏缩缩的,脸上带着谦卑的笑容。成功者那种自信满满的气质,一点都和他不搭界。

比如萧凡,就算穿得再简朴,都不会有人真将他当成穷酸书生。

马先生手里捧着的那个盒子,包装倒也光鲜,充满着现代气息,很明显这个包装盒是临时加的。假如他带来的宝贝也如此“新鲜”的话,却是不用鉴别了。

古董古董,重点就在一个“古”字。

经历了刚才那一番跌宕起伏的刺激,大家对马先生手里的盒子,倒是充满了期待感,希望马先生能够给大伙带一件更贵重的宝物来,那么今儿这个鉴宝大会,就算是圆满结束了,比以往几届鉴宝大会都要来得刺激。

最少以往那几次鉴宝大会,可没有打脸打得“啪啪”的响。

不过看马先生这老实巴交的样子,不少人也在心里怀疑,像这样的人,能收藏什么好宝贝呢?

事实上,马先生也确实没有让人“大吃一惊”。当那个明显不配套的包装盒子打开,马先生小心翼翼从中取出一个钵盂形状的物品时,就有好几个贵宾露出了失望的眼神。能够来参加这种鉴宝大会的贵宾,通常都不那么简单,对古董古玩的鉴赏能力非同一般。真要是二百五,怎么敢随便参与竞拍?

虽然说,包括南叔同在内的三位鉴宝专家在这种公众场合还是比较让人信任,然而他们也只会报一个竞拍底价,到底拍卖的宝物多少钱才算上限,就要看各人对这东西的认知了。完全一窍不通的家伙,很容易被当成冤大头宰一刀。

在拍卖会上彼此串通,合伙宰人的事例,可不在少数。

马先生拿出来的钵盂,颜色青白相间,玉质非常普通,甚至堪称低劣。玩古董的行家都很清楚,玉器真的不怎么值钱,哪怕是上古时期的玉器,如果不是非常特别,往往价格都不会很高。

更不用说马先生拿出来的这个钵盂,玉质如此普通,一看就知道是杂玉。这样的杂玉钵盂,哪怕年代再久远,雕工再精致,价值也非常有限。

而三位鉴宝大师的表情,就更能说明问题。

一看这杂玉钵盂,南叔同嘴角便浮起一丝淡淡的笑容,那位年纪最大的鉴宝师,则轻轻摇摇头,脸上神色明显的不以为然,另外那位鉴宝师,则一瞥过后,就直接端起了面前的水杯,似乎连多看一眼的兴趣都欠奉。

也确实没什么好看的。

不但是杂玉,而且雕工也就一般,谈不上有多特别。

所谓杂玉,说得好听点,其实就是稍微光滑一点的石头罢了。

但既然这东西已经拿到了南叔同面前,又是在这种很正式的鉴宝大会上,也不能就这样让人家拿回去,总要鉴赏一下,给句评语。

“马先生,你这钵盂,怎么得到的?”

南叔同拿起钵盂,翻看几眼,很随意地问道。

这是鉴宝大会的标准流程,每一位献宝人上来,鉴宝师都要这么问上一句。

马先生连忙恭谨地答道:“南先生,这钵盂不是我的,是我一个亲戚家的,他家住得远,就把这东西给我带来了……”

“哦,亲戚的?祖传的吗?”

南叔同翻看着钵盂,又随口问道。

“可能是祖传的吧,我那亲戚很老实很本分的……南先生,我就想问一下,这钵盂是不是正品?”

问这话的时候,马先生的语气颇为紧张,似乎生怕从南叔同嘴里说出一个“不”字来。

南叔同哈哈一笑,说道:“马先生,正品倒是正品,你这杂玉钵盂,照我看,还是老古董,秦汉时期的东西。从这雕刻的花纹和手法来看,带着很明显的前汉特征。”

“真古董啊?那南先生,这钵盂值多少钱呢?”

马先生顿时就兴奋起来,追问了一句。

“值多少钱?”

马先生这一问,倒似乎经南叔同给问住了,有些迟疑起来,沉吟不语。

所有人的心都悬了起来,连那几位大失所望的贵宾,都瞪大了眼睛,屏息静气,等着南叔同报价,或许自己看走了眼也不一定。

不管怎么说,这也是秦汉时期的古物。

“马先生,我说出来你可不要失望啊……在古玩界,玉石制品一贯不怎么值钱。这个钵盂,玉质太差,雕工也很一般,还有不少破损,卖相更加一般,虽然是秦汉时期的古物,也不是很值钱。”

“那,到底值多少钱呢?”

马先生忙不迭地追问道,满脸都是患得患失的神情。

南叔同想了想,说道:“马先生,我给这个钵盂的估价,是两千块。”

“两千?”

马先生脸上立时露出了极度失望之色。

南叔同点了点头,又轻轻摇摇头。实话说,他给这个钵盂两千块的估价,已经很高了。倘若别人拿这样一个杂玉钵盂到“千宝斋”来**的话,他的店员能够给出五百块的价就顶天了。他这还是看老马是个老实人,可怜兮兮的样子,才良心发现,给了一个四五倍的价格。

真要是整个拍卖会都没人看中这个钵盂,南叔同就给两千块把这钵盂收了,权当是做善事。

“哈哈,马先生,这个价格已经给得很公道了。”正在端杯子喝茶的五十几岁鉴宝专家慢慢放下茶杯,似笑非笑地说道:“你这个钵盂,要不要在这里拍卖?”

其实这位专家也是在很隐晦地提醒马先生,你真要卖的话,就在这里卖,就算以最低价成交,也赚不少。等出了这鉴宝大厅的门,不要说两千,只怕五百都没人愿意了。

这回,可难得南叔同良心发现。

马先生脸上阴一阵晴一阵,似乎很拿不定主意,稍顷,一咬牙,说道:“两千就两千,就在这拍卖吧……”

看得出来,马先生也不是那种笨人,很清楚地知道,如果不在这里拍卖的话,恐怕两千块钱都拿不到的。虽然这不是自己的东西,可是那位亲戚急着等钱用。两千块在城里人眼里,也就一顿饭钱,甚至还不够一顿饭钱,搁在偏远山区,却足够让一家数口人一年生活所需了。

换句话说,对他那位亲戚而言,两千块也是天文数字。

“那好,那就当场拍卖。”

南叔同微笑颔首,似乎觉得马先生做出了十分正确的决定。

男主持人连忙拿起那个杂玉钵盂,搁在一旁的拍卖台上,小锤一敲,振作精神,说道:“前汉时期杂玉钵盂一个,起拍价两千,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两百!现在开始拍卖!”

偌大的多功能大厅里,再一次响起一阵哄笑之声。

在座的不少贵宾都是老鸟,参加过好几届鉴宝大会,类似这样低等的古董在鉴宝大会上公开拍卖,还真是头一回碰到。

两千块?

在这些大老板眼里,两千块也是钱么?

男主持人也忍不住好笑。作为司仪,他自然要尽力将鉴宝大会现场的气氛搞起来。只是现下看来,想要靠这个破破烂烂的杂玉钵盂来掀起今晚上最后一个**,怕是力有未逮了。

他再有造气氛的本事,奈何巧媳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诸位,这个杂玉钵盂虽然算不上是珍品,但也是个很正宗的古董,南叔同先生亲自鉴定过的,秦汉时期的古物,两千块真不是很贵,请大家踊跃出价……”

眼见下边没一个贵宾出价,男主持人也很无奈,只得如此说道。

再没有人出价,恐怕就要流拍了。

“好吧,我出两千!”

十六号贵宾席的一位女士,举起了手中的牌子,满脸都是同情之色。

看来不少贵宾和南叔同是一样的心思,不就是两千块吗?就当是助人为乐做好事了。

“好好,太好了,感谢十六号桌这位慷慨的女士!两千块,有比两千块更高的价格吗?有吗?两千块第一次……”

男主持人大声喊着,手里的小锤举了起来,似乎随时准备砸下去,就此结束今天的鉴宝大会。

“两千五!”

就在男主持人叫出“两千块第二次”之后,终于又有人出价了。

还是那个懒洋洋的男声,带着自以为是的优雅。

黎洛!

被苑芊芊狠狠甩了一巴掌之后,黎少居然再一次出手了。难道黎少想要依靠这件小小的杂玉钵盂来挽回刚才丢掉的面子不成?

真若如此的话,这难度未免太大了点。

“三千!”

果然,黎洛话音刚落,立马又有人给出了更高的价格,而且一口气加了五百。

黎洛“嚯”地转过头,狠狠向三十一号贵宾席扫了过去,双眼之中,火星四溅。

在黎少恶狠狠的逼视之中,萧凡脸色平静,慢慢放下了手中的牌子,对黎洛喷火般的眼神,完全当作没看见。(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