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 天价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3-29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满场皆惊!

“阎大师……”

黎洛顾不得生气了,一惊而起,将脑袋凑到中年男子跟前,压低声音叫道,语气尽是疑惑之意。.

黎洛绝不认为,阎大师是为了给自己争面子才主动参与报价的。黎少就算再自信,对此也有自知之明。阎大师这么做,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阎大师自己觉得这杂玉钵盂值得一百二十万!

这……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连南叔同都满面惊诧,开始再一次的打量摆放在拍卖台上的那个杂玉钵盂。

莫非自己看走了眼,这杂玉钵盂真是个好东西?

南叔同随即暗自摇头。刚才他确实仔细鉴别过那个杂玉钵盂,年代肯定不会错的,钵盂上雕刻的花纹,带着非常明显的秦汉时期特色。这东西是个古物,就是玉质太差,说白了不过是个石头雕刻的钵盂罢了,还有那么多的破损,卖相也不好。就算自己真被打了眼,这钵盂的年代更加久远,是西周时期甚至夏商时期的物件,就这雕工,玉质和卖相,也断然值不得一百二十万。

阎大师脸色平静,微微点了点头。

那边厢,苑芊芊坐不住了,也不顾辛琳刚才的“警告”,再一次凑到萧凡面前,满脸疑惑地望着他,乌亮的眸子之中,满是讶异。

“喂,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不知道。”

萧凡的回答,差点让苑芊芊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你不知道?

大哥,你连这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就这么不要命地竞价,你是嫌钱太多了么?还是说,你觉得黎洛的脸真值得这么多钱,非得花一两百万去甩上一巴掌?

“一少?”

唐萱也满心不解了。

这实在太出乎她对萧凡的认知,打从唐萱头一回在七星茶寮见到萧凡,就已经在内心认定,萧凡是个真正的高人。怎么连一贯沉稳如山的萧掌教,也会做出这样不可理喻的事情来?

这边正在窃窃私语,拍卖台上的男主持人已经以极富煽情的声音叫喊起来:“一百二十万?我的天啦,一百二十万!感谢慷慨的一号贵宾!还有比一百二十万更多的么?还有么?一百二十万第一次……一百二十万第二次……”

“一百三十万!”

这一回举牌的是辛琳,语调清冷,不带丝毫感**彩。辛琳同样不知道这个杂玉钵盂到底有何不同之处,她只要知道一件事就够了:萧凡对这个东西,志在必得。

那就没什么代价可言了,必须全力以赴,哪怕“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

不过辛琳也已经在暗中皱眉。

萧凡的银行卡,是归她保管的,卡上只有一百四十几万的余额,这样下去,最多再竞拍一轮,就会招架不住了。

“一百四十万!”

那边报价的,还是中年男子阎大师。

刚才黎洛那一声招呼压低了声音,除了他俩,再没有第三个人听到,也没人知道黎洛身边这位神秘的中年男子,就是“阎大师”。而且,前段时间阎大师还在铁门,这么快就到了古都,好像黎洛对他都十分尊敬的样子。

倒也是好本事了。

这一下,三十一号贵宾席沉默下来,无论萧凡还是辛琳,都没有紧接着继续报价。鉴宝大厅又传出“嗡嗡”的低语,甚至还有个别人对着这边指指点点。

拍卖会上出现这种沉默,十分正常。要不就是拍品价格超出了竞拍者当初的预期,要不就是直接没钱了。

黎洛也往这边扫了一眼,脸上露出毫不掩饰的得意笑容。

小样,和我斗!

够格么?

“辛姐姐?”

苑芊芊反倒有些沉不住气了,扭头望向辛琳,疑惑地问道。

先前是莫名其妙的争上了,现在又莫名其妙的退缩,总也得有个理由吧?

辛琳秀眉微微一蹙,淡然说道:“卡上现金不够了。”

苑芊芊马上说道:“这没关系,钱我有……我就想知道,这玩意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

小丫头现在好奇心高涨,若再不搞清楚原因,搞不好就会“砰”地一声,当众炸开来。

萧凡轻声说道:“这钵盂和玉龟背上的一幅图案非常相似。”

“啊?”

听了这话,不但苑芊芊大吃一惊,连辛琳和唐萱也满脸惊诧。

稍顷,苑芊芊压低了声音,急急问道:“玉龟?那玉龟背上的图案不是非常模糊,看不清楚么?”

“昨晚上,我看清楚了其中一幅。”

萧凡淡然答道。昨晚上,他在酒店房间里以神念之力慢慢探视玉龟,脑海之中浮现出一幅较为清晰的图案,居然和眼前这个杂玉钵盂极其相似。唯一不同的是,萧凡脑海之中的钵盂,盂内有宝光透出,柔和瑰丽,而眼前这个杂玉钵盂,则毫无光泽,十分老土。除此之外,两者的形状,花纹俱皆如出一辙。而且,昨晚上刚刚在脑海中悟出这么一幅图案,今晚就在这鉴宝大会上见到了“实物”,要让萧凡认为这仅仅只是个巧合,两者之间没有必然联系,那绝对不可能。

所谓“玄学”,讲究的就是冥冥之中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直感。

“有这种事?”

苑芊芊顿时大为诧异,随即又变得莫名兴奋。水汪汪的大眼睛瞪得圆溜溜的,柔美的**不住起伏。

这个时候,男主持人又在大声“催促”了。

“一百五十万!”

苑芊芊毫不犹豫举起牌子,娇声喊道。

“一百六十万!”

接下来报价的,都是阎大师,黎洛似乎“退居幕后”了。

鉴宝大会现场的气氛,已经开始沸腾起来,每一次报价,都会带来一片“哗”声,越来越是响亮,甚至连龙老板这种身价不菲的大老板,都跟着大家一起惊呼不已。

群众的情绪,总是比较容易被这种非理姓的行为带动起来,跟着一起“胡闹”。自古以来,华夏国就有“法不责众”一说,似乎只要是很多人一起闹,哪怕闹出了天大的祸事,也怪罪不到自己头上,天塌下来有个高的顶着。

所谓“枪打出头鸟”是也!

“一百七十万!”

苑芊芊举起牌子,声音清脆娇嫩,没有丝毫迟疑犹豫,让人很容易感受到她势在必得的决心。

和萧一少比钱多?不知道他“麾下”有整个胭脂社为其效命么?如果连胭脂社也抵挡不住,那还有整整一个“大生银行”!

一号贵宾席那边犹豫起来。

阎大师脸色虽然还算镇定,眼里却精光闪烁,显然内心深处,远不如他的表面那样平静。阎大师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萧凡这样“顽强”的对手。貌似之前的占卜,分明显示此行“得利”。难道占卜术出了偏差?

凭直觉,阎大师就能知道,对方那位年轻男子,也是位术师,而且应该造诣不低。

但他难道也清楚这杂玉钵盂里面蕴含着的惊天秘密?

阎大师可就有些不相信了。

这样惊天的秘密,焉能什么人都知晓?连阎大师也是不久前才知道的,告知他这个秘密的人,在阎大师眼里,绝对是天神般的人物。岂是一般凡人可堪比拟的?

黎洛也望向阎大师,阴沉着脸不吭声。

一百七十万,已经远远超出了黎洛可以接受的上限。如果不是因为阎大师的意外插入,黎洛老早就放弃这次竞拍了。就算被人打脸,那也顾不得了。只要这几个家伙不连夜“跑路”,还在古都待一个晚上,黎少就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将丢掉的面子成倍找回来。

到时候,总要让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外地佬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一百七十万第二次……”

男主持人越发高亢的声音又在鉴宝大厅里不住回荡,甚至都有些微微颤抖了。

一百七十万,已经是近两届鉴宝大会的最高报价。

“一百八十万!”

阎大师终于再次举起了手中的牌子。

“哇,一百八十万!一号席的贵宾真是财大气粗啊,好厉害好厉害……一百八十万,这件杂玉钵盂已经有人出到了一百八十万的高价,还有比一百八十万更高的价格吗?还有吗?如果没有比这更高的价格,那么今天晚上的最后一件宝物,就归一号席的贵宾所有了。一百八十万第一次!一百八十万第二次!一百八十万第三……”

“两百万!”

苑芊芊直接站起身来,举起牌子叫道。

“两百万!”

所有人都惊呼出声。

只听得“咕咚”一声,那位献宝人马先生忽然捂着胸口,仰面朝天摔倒在地,差一点就浑身抽搐口吐白沫了!

对于这些生活贫穷,手头拮据的普通群众而言,两百万确实是一个可以砸死人的数字了。

现场顿时一阵混乱,立即就有服务人员和保安人员围了上来,七手八脚地扶起马先生,一位保安员狠狠掐住了他的人中。马先生只是激动过甚,热血冲顶,这才忽然晕倒,很快就被救醒过来,很不好意思地笑着,不住向大家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出洋相了出洋相了……两百万,我的天啦……”

虽然被救醒,马先生的双眼,还是有点发直,似乎兀自不肯相信,那个不起眼的杂玉钵盂,竟然有人报出了两百万的天价。(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