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大妃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4-01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谢明秋和刘宏对视一眼,满腹疑窦。

听萧凡话里的意思,这事到此为止,就这么算了?

真有那么便宜的好事?

“萧处长?”

谢明秋试探着问了一句。

萧凡摆了摆手,身子往后微微一靠,看上去,萧处长是真的“累”了。

谢明秋想了想,还待再说,刘宏便轻轻一拉她的衣袖,使了个眼色。谢明秋会意,连忙改口说道:“那我们就暂时不打扰萧处长了,萧处长好好休息吧,明天我们再来。”

萧凡淡淡说道:“谢处长一片好心,多谢了。我这次来秦关,有些私人事情要办,请谢处长刘书记能够多多体谅。”

“好的好的,萧处长,我们明白了。”

刘宏连忙接过话头,欠了欠身子,说道,又向黎洛使眼色。黎洛会意,慢慢向门口移动脚步,却是紧紧憋住呼吸,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这当儿,房子里任何一个人轻轻一“哼”,只怕都会将黎少吓得一个屁股墩坐到地上去。

幸好没人吭声。

自从谢明秋刘宏赶到酒店之后,就再没人将黎公子当回事了。

眼见黎洛已经渐渐移到门口,萧凡并没有喝阻他的意思,刘宏和谢明秋再对视一眼,又朝萧凡欠了欠身子,含笑道了再见,双双退出门外,轻轻合上了房门。

“大唐王朝”不愧是五星级大酒店,这房门还算结实,被王大海一脚踹开,居然并没有完全损坏,还能合得上。

房门刚刚一合上,黎洛便猛地靠在墙壁上,单手抚胸,慢慢往地上出溜,却是紧张太甚,再也坚持不住了。

“怎么啦?”

谢明秋狠狠瞪了他一眼,很厌恶地说道。

平曰里,其实她也挺娇惯这个表弟,而黎洛也确实很会哄人。只是这会儿,自然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了。

“没,没事,表姐,我……我喘口气……”

黎洛生怕表姐误会,连忙解释了一句,眼神闪烁,不敢和谢明秋对视,却无巧不巧的和王大海的目光对上了。

只见王大海双手铐在背后,左脸肿得老高,嘴角也破了一大块,还不断有血丝从紧闭的嘴里溢出来,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两人都苦笑了一声。

这可真算是一对难兄难弟了。

王局长立即靠了上来,压低声音问道:“刘书记,谢处长,怎么样?”

谢明秋轻“哼”一声,扬起脖子,一句话都不肯多讲。实话说,这么多年来,谢明秋这也还是头一回在别人面前这般低声下气。哪怕面对的是老萧家的嫡系子弟,谢明秋也觉得委屈的不行。

这事固然是因黎洛而起,但你家王大海要不是这么张狂,带着枪跑到这里来胡闹,也不至于把事情闹得这么大。

现在萧凡看上去是不追究了,但此事还真不能就这么算完。

萧凡自己也说了,他此番前来秦关,是有些“私事”要办。或许这“私事”挺要紧的,萧凡目前不想节外生枝。但等他的私事办完之后呢?

这可不是一般的得罪。

黎洛觊觎人家萧一少的女伴在先,出动警察携带枪支公然上酒店来抓人在后,这可真的是往死里得罪人了。一般的年轻男子,谁受得了这个?

等萧凡腾出手来,能不收拾黎洛么?

眼见王局长急得满头大汗,刘宏便说道:“王局长,萧处长大人大量,不和我们一般见识。今天先到这里吧,咱们不要在这里打扰萧处长了。这事啊,我们待会再商量。”

“哎哎,好的好的……”

王局长连连点头称是。

说实在的,眼下最煎熬的恐怕就是王局长了。他不但害怕萧凡跟他秋后算账,也害怕谢家“丢车保帅”。真要萧凡不肯原谅,搞不好谢家会将他老王拿去当“替罪羊”,谁叫他儿子在人家萧一少面前也敢掏枪的?

刚才谢明秋刘宏在房间里向萧凡赔礼道歉之时,王局长在外边也没闲着,基本将情况问清楚了。

问得自己也一脑门子冷汗。

但刘宏既然这么说了,王局长暂时也不能再有别的意见,只能先应承下来。无论如何,只要萧凡不是马上追究,事情就还没有糟糕透顶。有这么一点缓冲的时间,还能再想想其他的解决之道。

“走吧!”

刘宏将手往身后一背,率先向前走去。

很快,原本喧嚣一时的酒店,又恢复了平静,那些看热闹的客人见了这般架势,也一个个都缩了回去,再不敢向三零二六号房间探头探脑的窥视了。

任谁都知道,那里面住着一位牛人。

连黎少都搞得屁滚尿流,大伙还是小心为妙,可别把煞神惹进门来。

“就这么算了?”

苑芊芊望着萧凡,问道,似乎颇有些不甘。

萧凡笑了笑,说道:“就是个插曲,咱们正经事都忙不过来呢,哪有时间耗在这样的破事上头?”

唐萱轻笑道:“一少,我估摸着,就算你这边想息事宁人,只怕他们也不肯。”

苑芊芊眼珠一转,也笑道:“倒也是,他们真要是就这么算了,那也太不懂事了。怎么说也得表示一下意思。”

萧凡轻轻摇头,叹了口气,说道:“我还真希望他们不要再来烦我。”

再将黎洛和王大海收拾一通,接受刘宏谢明秋王局长等人的宴请,好好嘚瑟一番,在寻常人眼里,自然是身价倍增。萧凡又怎会如此浅薄?

“好啦好啦,看来今晚上没什么好戏看了,大伙洗洗睡吧。”

苑芊芊抻了个懒腰,满怀倦意地说道,伸手揉了揉眼睛。受伤之后,没有了深厚内力支撑,小丫头就比较容易疲劳。

萧凡微微一笑,说道:“你们先睡,我这边,恐怕还有客人要来?”

“还有客人,谁啊?”

苑芊芊双眉悠忽之间扬了起来。

便在这个时候,房门又被人敲响了,“铎铎铎”三声,不徐不疾,显得非常有涵养。

“请进!”

萧凡淡然说道。

房门缓缓推开,一个中年男子,慢慢走了进来。

“是你?”

苑芊芊便瞪大了眼睛,唐萱也有些诧异,辛琳漂亮的双眼却微微眯缝起来,美眸之中,精光四射。

这位进门的中年男子,赫然正是鉴宝大会上和黎洛坐在一起那个“随行人员”。黎洛都已经连滚带爬地跑掉了,却不知他找上门来又意欲何为。

“萧先生,你好!”

中年男子对三名美女惊诧的眼神视而不见,不徐不疾走到客厅中央,在离萧凡三四米处停住了脚步,嘴角浮起一丝淡淡的微笑,很平静地说道,微微欠了欠身子。

萧凡也站起身来,欠身还礼,微笑说道:“阎大师,你好。”

中年男子阎大师的双眉轻轻一扬,略显惊异,说道:“萧先生,你知道我?”

“久仰大名,就是缘悭一面。”

阎大师哈哈一笑,说道:“萧先生,过誉了。鄙人阎泰华,不过是山野村夫,有什么大名让萧先生久仰?”

苑芊芊却毫不客气地说道:“哎,阎大师,你也别藏着掖着了,我知道你也是个术师,会法术!”

阎大师望了苑芊芊一眼,摇摇头,说道:“苑姑娘,我不是术师,我就会看个相算个命。”

“是吗?你会看相算命,那你给我看看,我是什么命?”

阎大师笑了笑,仔细看了苑芊芊几眼,说道:“苑姑娘,你是极贵的命相,不用看了。只要稍微精通相术的人,都能看得出来。”

苑芊芊顿时就来了兴趣,猛地跳了起来,说道:“极贵的命相?那你说说看,我怎么贵了?”

连辛琳都露出了好奇的神色。

尽管她身边就有一位大术师,却从未向萧凡询问过,苑芊芊是何种相格命理,甚至连自己的相格命理都不曾问过。

如今这位阎大师夤夜登门,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辛琳倒也很想知道他怎样给苑芊芊相面。

阎大师正色说道:“苑姑娘,相格命理,信者有,不信者也有,可不是开玩笑的。再说在萧先生这样的方家在,我也不敢班门弄斧。”

苑芊芊连忙说道:“我没有开玩笑啊,我是真心诚意向你请教,我是什么贵相?”

萧凡微笑说道:“阎大师只管请讲,不必客气。”

“好,那我就献丑一次了。”

阎大师倒也是爽快之人,不再扭扭捏捏。

“苑姑娘天庭饱满,尤其是伏犀骨成方形,清晰可见,边城线隐约可见,此大贵之相。可惜生为女身。若生为男身,就算不能主天下,也是一代豪雄。若机缘巧合,甚或还能成小国之君,一世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阎大师很严肃地说道。

苑芊芊叫道:“你是说我女生男相?”

身为胭脂社大当家,“第一女魔头”纵横江湖,有关命相之事,也听人说过的。所谓“女生男相”,在一般相师嘴里,可都不是什么好兆头。

阎大师摇摇头,正色说道:“苑姑娘错了。伏犀确实是纯阳之骨,女生伏犀骨,固然煞气冲天。但苑姑娘与众不同,面相阴阳相济,你这骨相,万中无一,生为女身,尽管比男身稍逊,依旧还是贵不可言。虽然将来未必能母仪天下,起码也能正位西宫。”

“恭喜苑姑娘,不失大妃之位!”

说着,阎大师便向苑芊芊深鞠一躬,神色庄严。

苑芊芊不由愣住了。(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