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 七煞之地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4-03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怎么啦?”

苑芊芊和唐萱都吃了一惊,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

眼前一孔石窑洞,破破烂烂的,黄土高原最常见的住宅,实在没什么值得吃惊的地方。

“阎先生,这石窑洞,是令师亲自选的?”

萧凡的惊讶很快就收了起来,扭头望向阎泰华,蹙眉问道,语气之中依旧满是狐疑。

煞气冲天!

这石窑洞所处的地理位置,在旁人眼里自然没什么,但在萧凡眼里,却是如此的凶险莫测。

这是七煞之地!

风水地理堪舆学之中,七煞之地又称为“七绝之地”,是所有绝地之中,最凶险的地势之一,其凶险之处,仅次于“十绝之地”。略懂风水地理的人,就绝不会选在这样的地方建房子居住。在这样的地方建住宅居住,那是要“断子绝孙”的。

如果是一般人,不懂风水堪舆,倒也罢了,萧凡不会如此吃惊。

但阎大师何许人?

他的徒弟已经如此厉害,怎么可能半点都不懂风水堪舆,选在这样的“七煞之地”建房居住?这是故意要跟自己过不去嘛!

阎泰华苦笑一声,说道:“萧先生也看出来了?这宅基地,确实是我师父亲自选的。他当初坚持要回家里来居住,又不肯住回老家院子,一定要在这里掏两口窑洞来住,谁也拗不过他老人家。”

萧凡蹙眉说道:“阎先生,这可不是小事,你为什么不阻止老人家?”

身为术师,竟然让自己的师父住在“七煞之地”而不劝阻,是何居心?

这“七煞之地”不但妨子妨孙,对居住者本人的身体,也有大害。

阎泰华又连连摇头,叹息道:“萧先生,你是不知道我师父的姓格,老人家太固执了,要是能劝得动,还用拖到今天么?新房子我都给他建好很多年了,他就是不肯搬家。”

“有这种事?”

萧凡双眼之中,精光闪烁不已,似乎也搞不明白老人家这怪异的举动。这种事,可不能用姓格倔强就能解释得过去的。

换句话说,这世界上有很多自杀的人,这不奇怪,一时想不开的人多了去了。但杀自己一杀就是这么多年,钝刀子慢慢割肉,却绝对难以解释。

“泰华,贵客登门,为何那么简慢?”

便在这个时候,石窑洞里响起一个苍老异常的声音,一句话没说完,便有些气喘吁吁,好像十分吃力,遣词造句却文绉绉的。

“师父!”

阎泰华连忙叫了一声,随即转向萧凡。

“萧先生,请!”

“好,阎先生请。”

萧凡在阎泰华的引领之下,缓步走进那孔古老的石窑洞外边的院子。

窑洞在河东省并不是山村住宅的主体,偌大一个老河村,多数也还是砖瓦结构的平房,住在窑洞之中的,只是少数。不像相邻的秦关省,整个秦关北部,大多数乡村都是以窑洞为主的。

这孔石窑洞和院子带着明显的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气息,甚至于墙壁之上还残留着当时的一些标语痕迹,其中一条标语,就是坚决拥护祝主席的。

泰华县作为祝主席的故乡,坚决拥护,很是合理。

院子很平整,水泥地面是新的,可见不久前还修整过。见萧凡的目光只是停留在那些标语之上,阎泰华就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说道:“老人家不让粉刷,说这也是历史的一种见证。说起来,老人家的父亲,也就是我们老河村的十三太公,当年和祝主席还真的有过一段交集。”

“哦?是什么样的交集?”

萧凡顿时来了兴趣,微笑着问道。

“这个,还是待会萧先生你自己问他老人家吧。他比我说得清楚。”

阎泰华哈哈一笑,卖了个关子,随即推开窑洞的房门,邀请客人入内。

窑洞里面干干净净的,并没有什么腐朽和怪异的气味,和一般独居老人的居所大不相同。

萧凡走进门去,只见一位老人盘腿坐在炕上,因为背光的缘故,萧凡眼睛微微一眯缝,稍顷才适应了室内的情况。。

“师父!”

阎泰华却疾步上前,来到老人身边,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又伸手作势要去搀扶。

这会儿,萧凡已经看清楚,盘腿坐在炕上的这位老人,头发**,满脸都是老年斑,看上去最少有**十岁的样子了,屋子里光线较暗,看不清楚脸色如何。身穿天青色的褂子,倒是十分干净整洁。

“阎大师,您好!”

萧凡朝着老人微微鞠躬,恭谨地叫道。

阎泰华刚才说得明白,这位才是真正的阎大师。

老人家摆了摆手,微笑说道:“你好。”

阎泰华忙即说道:“师父,这位是萧先生,大名叫萧凡,从首都来的。”

老人家笑着点了点头,对阎泰华说道:“你找到那东西了?”

阎泰华忙即说道:“是的,师父,我找到那东西了。那东西现在在萧先生手里,我请他到这里来,拿给你老人家亲自过目。”

“好,很好……”

老人家连连点头,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呀,来客人了?泰华哥回来了?”

这边正说着话,一个粗门大嗓的声音响起,房门“吱呀”一响,一名四十来岁的中年大嫂大步走了进来。这中年大嫂身胚高大,十分壮实,胸口累累的,如同怀抱两个西瓜,给人一种压迫感。

“哈哈,翠花来了?”

阎泰华对这位中年大嫂也很熟悉,笑着打了个招呼。

“哟,这哪来的姑娘啊,怎么那样好看?啧啧,这可真的不得了……来来,屋里太窄了,空气也不流通,大家伙到院子里去坐吧,下晌,也不凉……”

中年大嫂翠花倒是个自来熟的姓格,粗门大嗓地打着哈哈,也不等主人家同意不同意,搬起小桌子,就往门外的院子走去。

阎泰华便笑着向萧凡解释道:“萧先生,我师父一个人住在这里,翠花家就在不远处,平时都是请她就便照顾我师父。她这人是个热心肠,就是山里人不懂礼节,还请萧先生不要见怪。”

自来术师“五弊三缺犯其一”,阎泰华的师父一个人独居,没有子女相陪,很是合理。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有子女。

阎泰华请翠花就近照顾师父的生活起居,老人家有了照顾,翠花不出门能赚到工资,倒也是两全其美。难怪这院子和窑洞里都十分整洁,老人家身上也是干干净净的。

翠花风风火火的,很快就在院子里摆开了“龙门阵”。

正是午后,艳阳高照,虽是山里,也不显多么清凉,坐在院子里谈话,确实比坐在窑洞里要舒服得多。阎泰华亲自扶着师父出来,在桌子旁坐下。翠花手脚麻利地摆上来四个茶盘,放这些瓜子花生之类的飨客,又给每位客人都斟了一杯热茶,体体面面的。

阳光之下,再仔细打量,就发现老人家脸色略显灰败,精神不是那么健旺。看来,哪怕老人家年轻时节身体再好,术法上造诣再高,常年在这“七绝之地”居住,也还是抵挡不住煞气的侵害。

萧凡在不住打量老人家,老人家也在打量着他们一行四人,微微颔首。

“泰华,那东西给萧先生看过么?”

“看过的。”

老人家点了点头,望向萧凡,说道:“萧先生,从东北方来?”

说的一口标准普通话。

萧凡微笑点头,答道:“是的,阎大师。”

“这么说,萧先生是无极传人?”

阎大师很随意地问道。

萧凡双眉微微一扬,沉声说道:“阎大师怎么知道的?”

老人家呵呵一笑,喘息了两声,这才说道:“为了那些口诀和法相,萧先生不远万里来到这偏僻的山村,应该就是无极门的传人了。这些口诀和法相,虽然我自己没有**,但我父亲曾经告诉我,这应该是无极门的东西。现在看来,真是这样。”

萧凡定定地望着老人,缓缓说道:“阎大师,令尊大人和我们无极门有什么交往么?他怎么知道这些口诀和法相,是我们无极门的传承?”

语气尽管平和,眼里却是精光迸射。

老人家对萧凡凌厉的眼神视而不见,双眼迷离,喘了口气,轻声说道:“萧先生,轮回往复,万物皆有定数。无极传承虽然博大精深,也不见得就无人知晓。请问萧先生,和赵止水老先生怎么称呼?”

萧凡忙即欠了欠身子,说道:“正是家师!”

阎大师**稀疏的寿眉微微扬起,脸上露出一丝诧异之色:“萧先生是止水祖师的亲传**?”

带着一丝不肯置信的语气。

实在萧凡太过年轻,而止水祖师却已百岁高龄,连阎大师都以“老先生”相称。这两位竟然是师徒,这年龄差距也未免太大了些。很难想象,止水祖师到了**十岁,还能收徒,亲自教导。

这可真不是开玩笑的,亲传**,做师父的不知道要花费多大的心血和精力才能将**栽培成才,确实不是一位耄耋之年的老人能够胜任的重大任务。

苑芊芊咯咯一笑,说道:“阎大师,您眼前这位,可是无极门第六十四代掌教真人!”

PS:第321章做过修改,“轮回相”第六道应该是“修罗道”,请大家知悉。(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