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摸骨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4-03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阎大师顿时肃然起敬,颤巍巍站起身来,向萧凡拱手为礼。

“萧真人大驾光临,寒舍蓬荜生辉。”

萧凡连忙起身还礼,客气了几句。

阎泰华脸上露出极其惊讶的神色,有关无极门的传闻,他可是不止一次听师父谈到过,尤其是无极门当代掌教止水祖师的传闻,更是听过不少。身为术师,对止水祖师这位当代术法领袖,那是十分仰慕的。再没想到,眼前这位年纪轻轻的萧先生,居然会是止水祖师的亲传**,还接掌了无极门门户。

“萧真人不必客气,请坐,请坐!止水祖师身体还健朗吧?”

“有劳阎大师挂怀,我师父身体很健朗,还经常外出云游。”

阎大师不由大为惊讶,叹了口气,说道:“止水祖师已经百岁高龄,还能经常外出云游,真是令人羡慕啊……”

阎大师自己,也已耋耄之年,不过较之止水祖师,他又算年轻的了。人家一百多岁还能外出云游,他**十岁却已经要人搀扶。两相比较,自然忍不住大为慨叹。

其实阎大师心中惊讶,萧凡内心只有更加诧异。

对于“七煞之地”的厉害,他可是太清楚了。阎大师常年居住在这里,居然还能活到**十岁,甚至于现在都还耳聪目明,较之许多耋耄之年的老人,似乎身体还要好一些。足见这位老人家在术法上的造诣是何等高深。

一般术师,又哪里能够**得住“七煞之地”的冲天煞气?

只不知阎大师为什么坚持要住在这种绝地?

就着明亮的阳光,阎大师仔细打量了萧凡几眼,欲言又止。

萧凡笑了笑,说道:“阎大师,有话请直说。”

阎大师**的双眉渐渐拧到一起,沉声问道:“不久之前,萧真人是不是经历过逆天大劫?”

阎泰华顿时便挺直了身子,和萧凡接触的这段时间,阎泰华总觉得萧凡身上隐藏着某种大秘密,只是被天机之力遮蔽住了,无法深究。如今师父一口道破,他自然就留心起来。

萧凡的神情顿时也严肃起来,欠了欠身子,说道:“请老先生指教!”

阎大师摆了摆手,说道:“指教不敢当。萧真人既是无极门掌教,止水祖师的衣钵传人,术法上的造诣,那是不用说了,肯定高明得很。但萧真人的面相,因何会呈现出如此多恶逆之情?尤其是印堂之中,血光大现,山根凶煞重重,这是寿促之征。而且天庭乌云盖顶,大劫只在眼前……一个应对不当,就有姓命之忧……”

老人家的声音,益发沉重起来。

“喂,老先生,你别吓唬人好吧?”

苑芊芊听得心惊肉跳,阎大师话还没说完,就忍不住大叫起来,娇俏的小脸涨得通红,又是紧张又是激动,如果不是因为阎大师实在太老,换一个人,如此“胡说八道”,诅咒萧凡,苑大当家只怕立时就要翻脸动手。

不能动用内力,十指纤纤,挠也将你的脸挠花了,苑芊芊才不管什么高手风范不风范的。

“芊芊!”

萧凡一摆手,止住了苑芊芊,神色也越发凝重。

“阎大师真能堪破天机?”

阎大师说道:“堪破天机,当然不敢这么自夸。萧真人不介意的话,可否容我老头子为你摸摸骨?”

萧凡微微一愣。在此之前,从来都是他为人摸骨诊脉,推演命相,占卜问卦,还真的很少有人提出来要给他摸骨。

阎泰华连忙说道:“萧真人,我师父的爸爸,也就是我师祖,十三太公,伪政斧时期,可是我们这一带大名鼎鼎的摸骨大师,有名的阎半仙。我师父得了十三太公的真传,看相摸骨,十拿九稳。”

阎大师连连摇头,说道:“我们这点野路子,哪里敢在无极门正宗传承面前夸口?萧真人要是觉得不合适,那就算了。是我老头子太孟浪。”

嘴里是这么说,不过看得出来,老头子是很想给萧凡摸摸骨。

所谓“见猎心喜”就是这么个意思了。老人家这一辈子给人看相无数,摸过不少人的骨相,但给无极门掌教真人推演骨相,却不是那么容易遇上的。这得极大的缘分。

尤其这位掌教真人身上,似乎还隐藏着某种不为人知的大秘密,就更能引发人的兴致。

萧凡正色说道:“阎大师,不是我有别的顾虑,关键是天机遮蔽之力太强,我有点为你老人家担心。”

以文二太爷只能,为萧凡推演血相,也因为天机反噬之力太强而受伤呕血。阎大师年岁比文二太爷更大,身体更差,萧凡这样担心倒是很有道理。他驱车一千多里,赶到这偏僻山村,可是来找阎大师交换《轮回相》口诀和**法相的,可不要正经事还没办,先就伤了老头子。

“天机遮蔽之力?”老头子随即一笑,略带傲然之色,说道:“只要萧真人不介意,老头子倒是愿意试上一试。真要情形不对,我自然不会勉强。”

“好,阎大师请!”

将老头子如此自信满满,萧凡倒也不好再坚持了。

阎泰华连忙将老人家扶了起来,颤巍巍地来到萧凡跟前。萧凡向老头子欠了欠身,便即正容端坐。老人家伸出干枯瘦削的双手,抖抖地放在他的脸上。

摸骨相命在相术之中,不管哪个流派,都属于十分高深的相法。人的面相手相,都有可能因为各种外在因素而有后天的改变,唯独骨相是“先天”命格。除了无极门更加高深的血相,基本上所有相术流派都将骨相当作其他相法的根本。

老人家的双手干瘦而温暖,慢慢由面颊向双臂移动。

辛琳,苑芊芊,唐萱等三女一个个神情专注,还透着十分的好奇之色。倒是在一旁作陪的大嫂翠花笑哈哈的,似乎见怪不怪了。

等摸到萧凡脊背部位的时候,阎大师忽然轻轻一声闷“哼”,脸色骤然变得**,双手猛地离开了萧凡的脊背,仿佛触电一般,被弹了开去。

“师父?”

一直呆在旁边的阎泰华急忙扶住了老人家,急急叫了一声。

萧凡也转过身来,望向老头子,关心地问道:“阎大师,不要紧吧?实在不行,咱们不勉强。”

萧凡本身曾经多次遭受过天机之力的反噬,对此心中算是特别有数。以他之能,**浩然正气大成,术法造诣高深无比,也经常被天机之力反噬受伤,遑论风烛残年的阎大师?

强行推演命格相理或者占卜求卦,天机之力反噬强烈的时候,可不仅仅是受伤吐血那么简单,甚至会直接削减施术者的寿元。

阎大师调匀一下呼吸,脸上浮起一丝傲气,缓缓摇头,说道:“不要紧,我还坚持得住!”

说着,又将双手搁在萧凡的脊背之上,慢慢往下捋去。

当摸到萧凡双手桡骨之时,萧凡清楚地感觉到周边的天地元气骤然一阵翻滚,连忙运息大周天,调动浩然正气进行反制,正想开口提醒一句,却只听得阎大师又是一声闷“哼”,双手再次像触电般弹开,整个人都往后连退几步,若不是阎泰华及时扶住,只怕就要坐倒在地。

“师父,师父……”

阎泰华脸色大变,一迭声地嚷嚷起来。

连见怪不怪的翠花也脸上色变,连忙跑了过去,和阎泰华一起搀扶住老头子。

阎大师脸色变得殷红似血,双手不住颤抖,**紧咬,似乎正在努力和某种力量进行对抗。萧凡不再迟疑,悠忽上前,手一伸,便抓住了阎大师的脉腕,浩然正气源源不断地输进老人体内,将那股暴戾的天机之力驱赶出去。

片刻之后,阎大师殷红的双颊才缓缓恢复正常,萧凡也就放开了他的手腕。

阎大师长长舒了口气,慨叹般说道:“好厉害……不愧是无极门当代掌教,这样了不得……”

却不知道他是在慨叹天机反噬之力太强,还是在夸赞萧凡内力深厚,术法造诣高强,或者两者兼而有之。

萧凡微微一笑,欠身说道:“阎大师过奖,大师在术法上的造诣,也已经到了极其高深的境界了。令人钦佩!”

这倒不是客气话,堪破如此强大的天机遮蔽之力给他推演骨相,居然没有重伤吐血,尽管因为两人分属不同的术法流派,没有直接的关联,但依旧算是非常了不起的了。

老头子能在“七绝之地”一住多年,迄今还没有寿终正寝,肯定也是有原因的。

“老人家,萧凡的骨相怎么样?很好还是很坏?”

苑芊芊已经迫不及待地问了起来。所谓天机反噬之力,小丫头自然是不懂的。不过,看阎大师摸骨这样费力的样子,苑芊芊却也知道,此事非同小可。摆出这样大的阵仗,总应该有个很详尽的结果吧?

“师父,您先坐下,咱们歇会再说。”

阎泰华瞪了苑芊芊一眼,便即扶着阎大师在椅子里坐下,又连忙给老头子奉上茶水。

或许意识到是自己太心急了些,苑芊芊撇了撇嘴,也不再催促。(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