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 五年阳寿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4-05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阎泰华怫然不悦。.

“辛小姐,这不可能。要么是口诀,要么是丹药,大家都只能选一样。你们两样都要,我们怎么办?做人不能这样子的。”

辛琳说道:“可以用别的东西交换。我说过,不管你们需要什么东西来交换,我们都会尽力。”

“对,要什么东西,你们尽管开口,我们全力以赴。”

苑芊芊也在一旁帮腔。

她虽然不知道“天**”是什么东西,但一贯冷静的辛琳忽然变得如此热切,可见这丹药确实非同小可,说不定对萧凡的伤势大有补益。对于苑芊芊而言,这也是极其重要的头等大事。

“你们……”

阎泰华还待要说,老爷子摆了摆手,阎泰华便硬生生的将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萧真人,这恐怕和无极门的教义不合!”

阎大师眼望萧凡,不徐不疾地说道,倒也没有生气的意思。活到了这个岁数,一般的事情,确实很难引起他的情绪波动了。

萧凡欠了欠身子,说道:“老爷子,我们也仅仅只是这么个建议,是不是同意,还要看老爷子的意思。这颗丹药,如果真是古籍上记载的‘天**’,那么以我现在的情势而言,确实对我也非常重要。假如能留在手里,当然是再好不过。但是,我也想请教一下老爷子,你要这颗‘天**’,是作何用途?不知道有没有其他方法可以替代?”

“替代?呵呵,萧真人,如果你有办法让我再增加五年寿元,那么这颗‘天**’你尽管留下,口诀和法相也尽管拿走,我绝无异言。”

阎大师不徐不疾地说出了这么一段话来。

苑芊芊顿时就猛翻白眼,很不爽地说道:“老爷子,你这不是逗我们玩么?什么仙丹灵药,可以凭空为人增加五年寿命?你们这一行,不是有句话,叫做‘阎王叫人三更死,不敢留人到五更’么?”

连萧凡也蹙起眉头,说道:“老爷子,这种逆天改命的事情,区区一颗丹药,就算再珍稀,恐怕也难以做到吧?”

当初为了给萧老爷子逆天改命,萧凡付出了多大的代价?最后关头功亏一篑,未成形的“乾坤大还丹”也不敢保证能给萧老爷子续命五年。这颗“天**”真能有为人续命五年的奇效,萧真人岂不是要气得吐血?

“萧真人,还是那句话,万法皆缘。这颗‘天**’的药效也因人而异。以你现在的情形,就算服下‘天**’,也肯定难以续命五年……但对我来说,增加这五年阳寿,不过是多受五年痛苦而已。在你们年轻人眼里,生活是如此的多彩多姿,每一天都值得期待,诸位再看看我现在这个样子,多活五年,真的很值得期待吗?”

阎大师伸手拍了拍自己的**,叹息着说道。

大伙不禁面面相觑,觉得这话还真的不怎么好回答。这样风烛残年的耄耋老人,忽然说出这么一段文艺范十足的话语来,委实令人难以想象。但细细一想阎大师说的话,却又很有道理。

阎泰华疑惑地问道:“师父……”

实话说,在此事的过程之中,连他都是糊里糊涂的,只是依照师父的吩咐办事。现在见师父这般神色落寞,阎泰华也大为不解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老爷子,你就明说吧。”

苑芊芊有点急了,忍不住嚷嚷起来。

阎大师朝苑芊芊温和地一笑,转向萧凡,说道:“萧真人进我这寒舍之前,没有发现有何不妥之处吗?”

萧凡点了点头,正色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老爷子这番心事,应该和这‘七煞之地’有关吧?”

阎大师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萧凡蹙眉说道:“老爷子,这里煞气冲天,明明是绝地啊……”

萧凡的话没有说完,但那意思任谁都明白。明知道是“七煞绝地”,你老先生偏偏要在这上边掏两孔窑洞住着,这不故意的吗?

嫌命长啊!

阎大师却没有正面回应萧凡,反倒微笑说道:“萧真人今天亲自登门,这也是算是一种难得的缘分,老头子有个不情之请……”

“阎大师请讲!”

“请萧真人为我推演一下命相如何?”

阎大师眼望萧凡,嘴角含着一丝淡淡的笑容,似乎颇为期待。

“师父?”

阎泰华更加迷惑不解了。

他是真的从未想到,师父会请人给自己“算命”。须知他师父的老子,是大名鼎鼎的十三真人阎半仙。家里有这么厉害的老爷子在,又何必求到别人头上?虽然十三真人早已作古,但想来在世之时,应该为自己的儿子相过面算过命。

萧凡却并不推辞,笑了笑,说道:“那好,老爷子,我就班门弄斧一回。请生辰八字!”

“癸亥……”

阎泰华立即就将师父的生辰年份报了出来。

阎大师却一摆手,止住了他,沉声说道:“泰华,拿纸笔来。”

阎泰华猛然醒悟,自己就这么随口报生辰八字,未免对师父不敬,也是对萧凡的不尊重。这可不是街头巷尾那些摆地摊骗钱糊口的江湖术士,可以随随便便马马虎虎。

很快,阎泰华就从窑洞里取出文房四宝,在砚台里倒了点清水,亲自磨了浓浓的一砚墨汁,将一叠黄色的宣纸在桌面上铺开,双手将狼毫小楷送到师父手里。

老爷子向着萧凡微微一笑,伸手接过狼毫小楷,在砚台里蘸得墨浓,略略吸一口气,沉腕挥毫,在宣纸上工楷写下了自己的生辰八字。字体**,着墨浓郁。亏得他这么大年纪,居然一丝不苟,下笔之时,手腕没有丝毫颤抖之意。

“老爷子,好字!颇有常山之风。”

萧凡不由脱口赞叹了一声。

“萧真人见笑了……”

老爷子哈哈一笑,略有几分自得之色。

阎泰华便双手将那张黄色宣纸拿起来,双手捧到萧凡面前,神态颇为恭敬。自然,他此刻敬的不是萧真人,而是自己的师父。

萧凡双手接过。

“癸亥年,甲子月……”

萧凡嘴里喃喃有声,左手掐着指节,双眼微微眯缝起来。

见了萧真人这副老神在在的样子,苑芊芊暗暗好笑,当此之时,只能拼命忍住了,扭过头去,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会笑出声来。

苑芊芊尽管是很正宗的江湖儿女,毕竟时代不同了,平曰里,小丫头和那些喜欢卖萌,喜欢追星的邻家女孩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骤然在萧凡身上见到这种“古意盎然”的姿态,自然忍俊不禁。

小丫头作怪,萧凡自然毫不理会,慢慢推完命格,双目睁开来,说道:“老爷子,请脉!”

阎大师双眉微微一扬,略显诧异,但还是依言将干枯瘦削的手腕朝萧凡伸了出来。

推演命格相理,需要替人把脉,这不是无极门的传承,还是萧凡的独创。除了将无极门的术法**到了极其高深的境界,萧凡在中医学方面的造诣也是极其高深。尤其《黄帝内经》所述“五运六气”,萧凡认为和相理是暗暗相通的。一个人的脉象,不但能够显示他近期的身体状况,更能透过脉象观察到体内“五运六气”的运行情况,从而进一步推演相理。

一缕浩然正气慢慢透入老人家干枯的脉腕之间,阎大师只觉得精神为之一振,似乎忽然之间,身体之中就充满了一种莫名的精力,浑身都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服。

而萧凡的神色却变得凝重起来。

便在这个时候,身周的天地元气骤然一变,一股天机之力气势汹汹地向着萧凡扑来。

阎大师双眼微微一眯,辛琳则脸色微变。

阎大师身为大术师,自然能够感受到身周天地元气的细微变化,明显这是因为萧凡在强行窥探天机而引起了天地之力的反噬。作为十三真人的亲生儿子,水镜神相的正宗传人,阎大师身上的天机遮蔽之力也是极其强大。一般的相师,压根就难以窥破天机,推演出真正的命格相理,往往只能得出一些似是而非的结论,甚至与真实的命格南辕北辙。功底较为深厚的相师,强行窥探天机,自然就会引发天地之力的反噬。反噬之力的强弱,似乎窥探之力的强弱而定。窥探天机的相师,功力越深厚,天机之力的反噬就越强大。

辛琳追随萧凡曰久,也能感觉得到。但这种程度的天机反噬之力,辛琳倒也并不如何在意。

萧凡脸上骤然一阵宝光流闪,四周翻滚的天地元气便被毫不客气地遮挡在外,任凭如何挣扎扭曲,也无法接近萧凡身前三寸之内。

阎大师不禁暗暗点头。

无极门掌教真人果然名不虚传,萧凡尽管年轻,这术法上的造诣可是了不得。

四周的天地元气翻滚扭曲一阵,无可奈何之下,也就渐渐消散于无形。

萧凡微微加力,更多的浩然正气涌入老爷子体内,很快就在奇经八脉五脏六腑都**了一遍,阎大师脸上,甚至浮现起两团淡淡的红晕,显得精神多了。(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