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 我家主人要见你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4-08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小小的老河村再次恢复了平静。.

萧凡等人留在村里的这几天,尽管大家都得到阎大师的吩咐,没有过来围观打扰,但四个陌生的外来人,尤其是三名大美女,还是在小山村引起了空前的轰动。

不少后生子甚至中年男人,有事没事就远远的往这边张望,寄望一睹美人风采。如果不是因为阎大师在村里辈分最尊,威望太高,恐怕一些胆大的毛头后生真的会忍不住半夜跑到窑洞这边来搔情。

现在伊人已去,原本“暗流涌动”的小山村,自然又变得平静如水。

夕阳西下,阎泰华也登上自己的越野车,离开了老河村。原本阎泰华想在村里再多留一晚,但陪老爷子用过晚餐之后,还是决定连夜赶到县城去。他在外边的事业做得很大,留在老河村的这段时间,每天都电话不断。

阎泰华是真的将“阎大师”这三个字做成了一个“品牌”。

阎泰华坚信,只要照着这个速度发展下去,用不了多久,自己就能成为一个真正的亿万富豪,而且还是很受人尊敬的亿万富豪。

但是阎泰华今晚注定到不了县城了,在半路上就被人拦下来。

那也是一台越野车,车身远比阎泰华驾驶的越野车大,乡间公路原本就狭窄,正常情况下两台小车驳车都需要小心翼翼。这么一台车身巨大的进口越野车,轰隆隆地迎面开了过来,阎泰华自然而然开始踩刹车减速,准备在较为宽阔的路面处会车。

眼看大型越野车迎面开来,阎泰华心里头不是没有过疑惑。他刚刚离开老河村不远,这条路可以说是“单行道”,只能通往老河村,不能再通往别的地方。

这台越野车如果不是走错了路,那就有可能是专程去老河村的。

问题是,老河村除了他,还有谁家有这样“阔气”的亲戚?

两车交汇的瞬间,大型越野车忽然一打方向盘,车头往左边一拱,阎泰华眼明手快,猛然一脚刹车踩下去,这才堪堪避免了两车迎面相撞的大祸。

但是下一刻,从阎泰华胸中涌上来的却不是怒火,而是一丝冰冷的寒意。

作为一个“老江湖”,阎泰华从对方这个动作上感受不到丝毫的善意,一股危险至极的感觉猛地涌上心头。

很明显,人家就是冲着他来的。

果然,还没等阎泰华想得十分明白,对面越野车车门打开,几名身手矫健的男子跃下车来,将阎泰华的越野车团团围住,扫过来的眼神都是冷冰冰的,令人望而生畏。为首一个容貌普通的年轻男子,脸上倒是带着笑意,慢慢走到阎泰华的车门旁,举手打了个招呼。

阎泰华也知道躲不过去了,只得将车窗放了下来,尽量挤出一丝笑容,说道:“这位先生有何赐教?”

“阎先生,冒昧打扰。请你先下车,我家主人请你过去相见。”

年轻男子彬彬有礼地说道,标准京片子,带着一丝无法言喻的高高在上的意味。

“主人?”

阎泰华不由愣怔了一下,脸上闪过一抹古怪的神情。

“主人”这个词语,近来倒是经常在电视电影等艺术作品里听到,但在现实生活中,还真的很少听到这样的称呼。

“是的。阎先生请下车,不要让我家主人久等,这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年轻男子已经开始催促,语气也变得有些不那么耐烦,隐隐带着威胁之意。似乎阎泰华要是再磨蹭的话,他就要采取断然措施了。听年轻男子话里这意思,他家主人就是无上的神祇,召见阎泰华这样一个普通凡人,那是阎泰华无比的荣幸。阎泰华居然还磨磨蹭蹭,简直就是自找麻烦。

阎泰华这才注意到,在大型越野车后边,还有一台黑色的奔驰房车。

威严大气,静悄悄地停在不远处,感觉上,仿佛整条路面都被这台黑色奔驰霸占了。

迎着年轻男子催促的眼神,阎泰华心中一寒,只得打开车门走了下来。当此之时,局面已经完全在别人的掌控之下,由不得他犹豫迟疑。阎泰华毫不怀疑,只要他真有什么异动,包围他车子的那几个男人,会立即毫不客气地向他下手。

那些人身上,隐隐带着血腥气,都是见过血的狠角。

以前在董天磊身上,阎泰华也能感受到那股血腥之气。而董天磊,乃是铁门地下世界的混混老大,手里真的犯过命案的。

“阎先生,这边请!”

年轻男子微微弯腰延客,礼数相当周到。

阎泰华硬着头皮,跟他一起向那台黑色奔驰走去,每靠近一步,阎泰华心中的不安便加重一分,仿佛自己并不是在走向一台车子,而是走向一头洪荒时期的远古巨兽,那种危险气息,浓郁得几乎要成为实质物体,化不开了。

阎泰华身为术师,很相信自己的第六感。相对普通中年男子而言,阎泰华也算身手矫健,两三条汉子,不一定能撂倒他。但眼下,他连半点反抗之意都不敢兴起。

那百分之百是自己找死!

远远的,阎泰华就站定了身子,眼望奔驰,眼睛都不眨一下。奔驰车窗的太阳膜颜色很深,尽管离得很近,阎泰华也基本看不清楚车里的状况。

车窗渐渐放了下来,露出一张棱角分明,英俊异常同时又极其威严的中年男子脸孔,两眼精光闪烁。

阎泰华情不自禁地微微低下了脑袋,不敢和中年男子对视,并没有因为见到了“正主”就松了一口气,一颗心反倒“砰砰”乱跳起来。

刚才那些见过血的男人已经让人心中发毛,但他们和眼前这位中年男子比较起来,那些狠角色瞬间就变得如同温顺的小绵羊一般“可爱”。

“阎泰华先生!”

叶孤雨缓缓说道,声音和他的面相一样,充满着高高在上的威严和霸气,眼神凌厉如刀。

阎泰华身子轻轻一颤,连忙深深鞠了一躬,恭谨地说道:“啊,是的是的,我就是阎泰华,请问……这位先生贵姓大名……”

“我姓叶。”

“叶先生,您好您好……”

阎泰华又欠了欠身子。

“阎先生,请问你和十三真人怎么称呼?”

阎泰华大吃一惊,猛地抬起头来,满脸骇然之色,倒不是说“十三真人”这个名讳让他如此惊讶,关键是太突兀了!

十三真人过世了好几十年,就算是整个老河村,知道这个称谓的人也不多了,没想到忽然从这威严男子嘴里问了出来。

难道这位也是术师?

如果他真是术师,单凭这压死人的气势就能知道,那造诣肯定了不得,估计绝对不会在无极门掌教萧真人之下。

刹那之间,阎泰华脑海之中闪过无数念头,嘴里却丝毫都不敢拖延,马上欠身答道:“承叶先生动问,十三真人是我的师祖!”

“嗯,原来阎先生是十三真人的再传弟子。阎先生,令师可好?”

叶孤雨的声音波澜不惊,似乎早就预料到了。

“谢谢叶先生挂念,我师父,身体还行……”

“那就好。阎先生,我想去老河村拜会一下令师,请阎先生带路。”

叶孤雨淡然说道。话语之中,虽然加了个“请”字,但明显带着命令的意味,压根就不容人抗拒。而且摆出了这样的阵仗,就算阎泰华胆气再壮,也不敢说个“不”字。

阎泰华十分清晰地感觉到,在这位叶先生面前,“死亡”是如此的真实,绝不带半点虚无缥缈之感,仿佛叶孤雨就是来自地狱的魔神,手握黑色镰刀,可以瞬间判人生死。

“好的,叶先生……”

阎泰华想都没想,就点头应诺。

叶孤雨微微颔首,似乎对阎泰华的表现还算满意,“嘶嘶”的轻响声中,奔驰车后座车窗慢慢升了上去,那张令阎泰华几乎要窒息的威严面孔也就被一点点地遮掩了起来。

“阎先生,请!”

年轻男子恭谨肃立,一直等车窗完全闭合,这才微微鞠躬,随即直起身子,对阎泰华说道,语气又恢复了那一丝傲岸。

到了这当口,阎泰华也早已将心一横,决定一切照办。

情势已经明显不可抗拒,好在阎泰华总觉得自己没有得罪过这样厉害的仇家,心里头也抱着一丝希望。再说,叶孤雨说明要去见他师父,那就可能不是冲着他来的。

只要不是生死大仇,总归还有商量的余地。不管他们有什么条件,也不管自己能不能做到,待会只管先答应下来再说。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心里这么想着,阎泰华倒也镇定下来,随着年轻男子走向自己的越野车。

“阎先生,上我的车吧。”

年轻男子直接将阎泰华请上了自己的大型越野车,另一名男子则登上了阎泰华的车子。

阎泰华刚一登上越野车后座,立即就一边一个,挤上来两名冷漠男人。

阎泰华苦笑一声,索姓不加理会了。

越野车轰鸣起来,很快就扬起一股烟尘,向着老河村疾驰而去。暮色四合之时,这个小小的车队再次来到了老河村的山坡之下。

山坡之上,次第亮起了灯光,平静安然,没人知道,叶王已经到了。(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