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章 以杀人为业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4-09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窑洞里面,阎大师静静盘坐在“七星古灯”的中央,感受着合阵之后整间窑洞里和以前不一样的天地元气聚集速度。

所谓“七星冲煞”大阵,就是借助全村人的生灵之气,以布置在窑洞中的小“七星阵”做引,将外界的天地元气调集过来,一起**“七绝之地”的凶煞之气。

在此之前,整个“七星冲煞大阵”调集的天地元气,也不过堪堪能压得住凶煞之气,这还需要阎大师每曰亲自主持大阵,不住往布阵法器之中注入法力。萧凡的“乾坤**阵”一加上来,情势立马改观。天地元气聚集的速度比以前快了一多半,而且聚集过来的天地元气,轻易不会消散。

感受到大阵的不同,阎大师心中甚是平安喜乐。

直到叶孤雨出现在窑洞门口!

七星古灯摇曳的灯火,骤然一暗。七朵焰火好像受到某种无形的压制,一起暗淡下去,拼命跳跃挣扎,似乎想要和那股无形之力对抗,却始终抬不起头来。

阎大师慢慢抬起头来,就看到了笔挺站立在窑洞门口的叶孤雨。

叶孤雨却没有看他,而是饶有兴趣地观察着窑洞里面的两个法阵,稍顷,微微颔首,说道:“‘七星冲煞阵’为主,‘乾坤**阵’为辅,倒是很不错的搭配。老爷子,你要是早想这个办法,就没必要受这么多年的苦,这‘天罡三十六劫’或许可以做到一年两劫,只需十八年就功德圆满了。后面这十来年的痛苦折磨,都是多出来的。”

老人家的眉棱骨轻轻一动,**的寿眉扬了起来,眼里闪过一抹诧异的光芒。

“先生贵姓?”

“姓叶,一叶知秋的叶!”

叶孤雨没有进门,就这么站在门口,淡然和阎大师对答。那股无所不在的凌厉气势,早已在不知不觉间充斥于窑洞的每个角落,将盘腿而坐的老头子完全包裹起来。

叶孤雨这种威严凌厉的气势,不仅仅是先天形成,与生俱来,和后天的可以培养有着极大的关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其实也是一种克敌制胜的手段。大多数人,只要一接触到他这股气势,内心深处顿时就会变得“压力山大”,先就怯了,当真和叶孤雨动手过招,十成功力能发挥出七八成就算很不错了。

“叶先生从何方而来?”

“西方。”

老人家抬起眼皮,仔细打量了叶孤雨几眼,轻轻点了点头,说道:“叶先生好大的杀气。”

“老爷子感受到了?”

“嗯。这么多年来,同道中人我老头子见过不少,但像叶先生这样杀气浓郁的人,老实说,我还是头一回见到。难怪叶先生一现身,这‘七星冲煞阵’都战战兢兢,如临大敌。”

说着,老人家的眼神在七盏古灯黯淡的焰火上头慢慢扫过。

老头子可以清楚地感应到,原本全力**“七煞之地”的天地元气,自从叶孤雨出现之后,就自动分出一多半来和他“对抗”,围绕着叶孤雨上下翻滚,似乎很努力地想要将他也“**”下去。

叶孤雨淡然一笑,说道:“这可能和我的职业有关,这些年来,叶某以杀人为业。杀得人多了,身上自然会带着一些煞气。如果惊吓到老爷子,倒是我不该了。”

这话说得平平淡淡,没有丝毫刻意,仿佛在和人聊天说“今天天气真好”之类。

“以杀人为业?”

老头子**的双眉微微蹙了起来。

“叶先生既是修法之人,须知上天有好生之德。叶先生如此杀孽深重,实在有干天和。难道叶先生就不担心,有朝一曰,杀孽反噬,无可救药么?”

阎大师沉声问道。

“放肆!”

一声清脆的娇斥忽然在窑洞里响起,好不虚无缥缈。

“老头,说话小心,不要倚老卖老。你怎敢在叶王面前如此无礼?”

这个声音似乎就在窑洞之中,四面八方都有回音,但窑洞就这么大,除了七盏古灯,再没有其他家具,是不是多出来一个人,照理应该看得一清二楚。

但窑洞里只有阎大师盘膝而走,再也看不到第二个人。

阎大师却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惊诧,自然更没有太多的畏惧,只是哑然一笑,摇了摇头,说道:“这位姑娘,老头子今年八十七岁,你觉得我还有什么话不敢说的么?”

至于“这位姑娘”到底身在何处,老头子似乎也不是那么在意。

作为声名赫赫的真正“阎大师”,八十多年来,什么古怪没见过,一些障眼法和幻术,还不至于让他大惊小怪。这叶孤雨一看就不是常人,身边有一些奇人异士,十分的理所当然。若真是孤身一人前来拜会于他,反倒让人吃惊了。

“八十七岁?那又怎样!蝼蚁尚且贪生,你别告诉我活到了八十七岁就不怕死了。真要是不怕死,你为什么要和人换‘天**’?”

那个虚无缥缈的声音继续在四面八方响起,带着说不出的讥讽之意。

叶孤雨嘴角浮起一丝微笑,似乎并没有打算阻止白苏苏。

阎大师哈哈一笑,说道:“原来两位是为了‘天**’而来,那就不好意思,要让两位失望了。‘天**’并没有换给我,还在它的原主人手里。”

想也知道,叶孤雨这样的人,连夜跑到这山沟沟里来,绝不仅仅是为了和他聊天说话。

叶孤雨双眉轻轻一蹙,淡然说道:“老爷子,我夤夜而来,好好和你说话,那是看在十三真人的面上,尊重你们水镜一脉。但你要是虚言相欺,叶某的脾气可不是太平和。”

话音刚落,窑洞里原本无处不在的杀气,更是一下子变得浓郁了三分。

老头子凛然不惧,望了叶孤雨一眼,平静地说道:“既然叶先生这么说了,我代先父向你致谢,也感谢你对水镜一脉的尊重。叶先生夤夜而来,有话不妨直说。”

叶孤雨点了点头,说道:“很好。叶某的来意很简单,请老爷子交出‘天**’和《轮回相》的**口诀和法相。”

阎大师脸上闪过一抹诧异:“叶先生为‘天**’而来,我能理解,毕竟灵药难求。但《轮回相》的**口诀和法相,乃是无极门所有。难道叶先生也是无极门人?果真如此的话,这**口诀和法相已经交给贵门的掌教萧凡萧真人,叶先生完全可以直接向萧真人去索取。据我所知,无极门的门规并不禁止门人**翻阅门内任何典籍!”

叶孤雨嘴角略略抽搐了一下,声音变得冷淡起来:“阎大师,叶某是何门何派的传人,这不是你该关心的。而且你并不是无极门的**,对无极门的门规,你又能知道多少?《轮回相》的**口诀和法相,就算你已经将原本交给萧凡,难道就没有留下复本?”

“这些**口诀和法相,并不是我们水镜一脉的传承,我留下复本有何意义?”

阎大师反问道。

叶孤雨冷冷说道:“阎大师,你固然年事已高,不惧生死,难道就不为你的**后人着想?不为这满村两百来口人命着想?你应该很清楚,只要我愿意,这些人都未必能见到明天的太阳!”

阎大师垂下眼睑,默不作声。

“就算是他自己,我看也未必就真的不怕死。”那个缥缈的女声再次响了起来:“真要是不怕死,他为什么要和人交换‘天**’,不就是想多活几年么?这里布下两个相辅相成的阵法,目的更是一目了然。不为了**这里的凶煞之气,老头,你守在这里做什么?”

阎大师的白眉轻轻抖动了几下。

听声音,这女孩年岁不大,眼光那么毒!

“叶先生,既然如此,**口诀和法相的复本,我可以交给你。但‘天**’确实没有。你也是同道中人,看到这个‘乾坤**阵’,应该就知道,我没有虚言相欺。”

老头子的迟疑也没坚持多久,随即抬起头来,淡然说道。

既然叶孤雨已经找上门来,老头子也知道今晚这事,不见真章是不行的了。叶孤雨这种人,断然不是几句虚言就能打发走的。

老头子也绝不怀疑叶孤雨是以“杀人”为业。

这浑身杀气,怎么都掩饰不住。

“好。”

叶孤雨的答复十分简单明了,没有半句废话。

不久之后,乌黑的奔驰和巨大的越野车,一前一后离开了老河村。小山村依旧静悄悄的,没有什么人发现,就在不久之前,村里来过一群不速之客,阖村男女老幼的姓命,刚刚还在鬼门关前打了一个来回。

奔驰的后座亮着灯光,叶孤雨**着手里那三张质地相当不错的麻纸,上面是密密麻麻的漂亮小楷和六具面目狰狞的法相,一缕满意的笑容,在叶孤雨的嘴角浮现而出。

白苏苏瞥了一眼他手里的口诀,问道:“那‘天**’呢?就这么算了?”

“你想从萧凡手里抢回来么?”

叶孤雨反问了一句。

白苏苏不吭声,看得出来,她有些不以为然。早不听我的,要是抓住苑芊芊,不信萧凡不拿“天**”换他的女人。

“苏苏,这颗‘天**’留在萧凡手里,也许比在我们手里更有效果……你一定要明白,现在萧凡还不能死!”

叶孤雨轻轻一笑,淡淡说道。

“……”

白苏苏扭过头来,望着叶孤雨,浑然不解。

“最少这一回,如果没有萧凡的话,我们就未必能够如此顺利地拿到这些口诀和法相。这些东西的价值,可比‘天**’更高。”

叶孤雨轻轻拍打了手里的黄色麻纸两下,微笑说道。

白苏苏眉眼微微一动,似乎有些明白了叶孤雨的意思。(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