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 泄密者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4-09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叶孤雨赶往老河村的时候,萧凡也并未急着离开泰华县,他去了祝家大院。.

既然阎大师明白说了,有关《轮回相》的口诀和**法相,是小鬼子搜查祝家大院所得,那么祝家大院肯定是要去转悠一圈的。这么多年过去,萧凡倒也没有指望能够在祝家大院还有所获。能一次姓找齐《轮回相》第六道的全部口诀和**法相,萧凡已经非常高兴了。

当真是莫大的机缘。

萧凡只是抱着万一的侥幸心思去的。

去到祝家大院之后,萧凡还是失望了,事情已经过去好几十年,祝家大院也早已不复当初的兴盛,变成了七八户村民栖身的居所,杂乱无章。不过萧凡还是在一户农家小憩片刻,就在祝家大院起了一卦,卦象没有任何“指引”,萧凡的第六感也未曾有特别的提示。

萧凡相信,祝家大院已经没有他要找的东西了。

身为无极门的掌教真人,如果真的和《无极九相篇》散失的篇章近在咫尺,萧凡不可能没有任何感应。术师的第六感,也就是神念之力,很多时候能起到平常人意想不到的作用。

萧凡没有在祝家大院过夜,谢过农户,便即登上了越野车,在夜色中向着泰华县城进发。

快到县城的时候,萧凡的手机响了起来。

“阎先生?”

萧凡按下了接听键。

离开老河村的时候,应阎泰华的要求,萧凡和他交换了电话号码。不管怎么说,阎泰华也是水镜神相的正宗传人,此番又因为他而找回了散失多年的口诀法相,萧凡倒也没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意思。

不过阎泰华在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让萧凡有了某种不祥的预感。

“萧真人,我们水镜流派没有得罪你吧?”

电话一接通,便响起了阎泰华怒气冲冲的质问声。

萧凡双眉微微一蹙,说道:“阎先生,有话请直说,不必拐弯抹角。”

心中益发有些奇怪,听阎泰华这个语气,肯定发生了不小的事情,不然阎泰华不至于如此气急败坏。奇怪的是,萧凡居然没有半点预感。

对于**了“轮回相”的无极门掌教真人而言,这是极不寻常的情形。

术法境界的跌落是一个原因,但应该不是唯一的原因。

“既然我们没有得罪你,你为什么要把消息泄露出去?我倒是无所谓,但我师父那么大年纪了,也跟着受那样的惊吓,你于心何忍?”

阎泰华顾不得风度什么的,在电话里大喊大叫起来。

说起来这也不能怪他,无论谁经历了刚才那样的情形之后,都会忍不住歇斯底里。叶孤雨虽然最终没有杀他,但那种在鬼门关前徘徊的煎熬感觉,比死本身更难受。

阎泰华实实在在地感觉到,他的生与死,只在叶孤雨一念之间。

这种完全无法把握自己命运的感觉,阎泰华已经很多年没有遇到过了。

阎泰华认定是萧凡泄露了消息,否则,叶孤雨怎么可能找上门来?看叶孤雨那样子,对他们之间的“交易”了如指掌,阎泰华可以肯定,自己绝对没有把这个消息透露给别人知道。

不是他们师徒,那就只能是萧凡那边的人了。

萧凡没有生气,只是沉默着,等阎泰华喘息稍定之后,才缓缓说道:“阎先生,你误会了,我们绝对没有泄露过消息。到底发生什么事,请你详细说明一下。”

说着,萧凡按下了手机的免提键。

“好,我问你,那个姓叶的是怎么回事……”

阎泰华却丝毫也不去理会萧凡的态度,自顾自在那边不住质问。不过随着他们之间的问答,事情的来龙去脉,大家倒是基本搞明白了。

“翠花嫂!”

苑芊芊和唐萱对视一眼,一声惊呼。

几乎是瞬间,她们就锁定了“**者”。难怪那天唐萱在翠花嫂身上闻到了残留的[***]香气味。从阎泰华的描述之中,大家都能想象得到那位“叶先生”的派头是何等之大。这样的大人物,手下有精通催眠术的高手,丝毫也不奇怪。

“叶先生?”

萧凡沉吟起来,双眉紧蹙,拧成了一个“川”字。

“阎先生,请你再详细描述一下这个人的情况。”

“哼,有什么好描述的?我不相信你真的不认识他!”

阎泰华还是很生气,冷笑着说道。

“阎先生!”

萧凡的语气骤然严肃起来,听上去非常的认真。

“请你明白,这个情况对于我来说,非常重要。请你再详细描述一下!”

带着不可抗拒的命令意味。

阎泰华不由愣怔了一下。和萧凡在“大唐王朝酒店”见面到现在,相处十余天,他还不曾见过萧凡如此严肃。看来,自己真的有可能误会了。尽管他很不愿意重提“叶先生”其人,但冷静下来一想,还是按照萧凡要求,再次将叶孤雨的情形描述了一遍。

“是阳西镇碰到的那个人!”

这一回,辛琳终于肯定地点了点头,漂亮的柳叶眉扬了起来。那次,辛琳在“阳西酒店”的走廊上远远见过叶孤雨,只是阳西镇的夜晚太黑,街道上也没有路灯,辛琳不曾看清楚叶孤雨的面貌。但按照阎泰华这个描述,辛琳感觉他们应该是同一个人。

那种极度危险的气息,绝不是普通人能够散发得出来的。

就好像萧凡骤然爆发时的气息,便无比强大,一般人绝对模仿不了。

“是他吗?”

苑芊芊大吃了一惊,眼里闪过一抹惊惧之意。

她也不曾和叶孤雨会过面,叶孤雨在“阳西酒店”出现之时,苑芊芊还**地被萧凡搂在怀里。但叶孤雨那强大的杀气,却将当时已经昏迷过去的她硬生生刺激得醒转过来。

一个能够让她在昏迷之中都感受到强大气机的人,绝对非同小可。从辛琳的神态之中也能判断得出来,辛琳对此人一样的忌惮无比。

萧凡淡然说道:“总算知道他姓叶了。”

苑芊芊叫道:“谁知道真的假的?”

“肯定是真的。”

萧凡以毋庸置疑的语气说道。

强大如叶孤雨那样的男人,必定也是骄傲的,正所谓“大丈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在这样的事情上,叶孤雨怎么可能撒谎?

“萧真人,你还欠我一个解释。”

阎泰华冷冷地说道。

“没什么好解释的,这事不怪我们,是他们催眠了翠花嫂!”

不待萧凡开口,苑芊芊就在一旁接过了话头。

“翠花嫂?这个事跟翠花有什么关系?苑姑娘,这个借口可不怎么高明。”

电话那边,阎泰华顿时脸色铁青,气哼哼地说道。在阎泰华想来,毫无心机的翠花淳朴得如同一个孩童,怎么可能“**”他们?

“老阎,我跟你说,你别先入为主,这事比较复杂,翠花嫂也不是故意的……”

苑芊芊随即将那天在老河镇上自己和唐萱的疑虑说了出来。

“哼哼,苑姑娘,这也只是你们的猜测而已,你们有什么证据?”

阎泰华还是不肯卖帐,怒气冲冲地说道。

苑芊芊冷笑一声,说道:“老阎,你傻了吧?真要是我们泄露的消息,对我们有什么好处?你刚才也说了,那个姓叶的只是拿走了口诀和法相的复本。他要是跟我们一伙,用得着再跑一趟?直接找我们要就行了。你以为‘天**’这种事情,我们会逢人就嚷嚷?你傻我们可不傻!”

这话说得好不直接,却十分有力。

“哼,就算是这样,那也是你们引出来的麻烦。”

阎泰华顿时就噎住了,好不容易才憋出了这么一句,不过语气明显软了下来。他怒气冲冲地给萧凡打电话,只是因为刚才受惊吓过盛,必须要找个途径好好**一下。

“有什么麻烦?他想要的东西已经得到了,既然刚才没有杀你,以后也不会再有兴趣去找你来杀掉,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他想要的‘天**’还在我们手里,以后要找麻烦,也是来找我们的麻烦,和你有什么关系?你怕什么?”

苑芊芊可一点都不糊涂,立即冷笑着说道。

这一回,阎泰华彻底语塞,愣怔片刻,一言不发,使劲挂了电话。

“萧凡,这人是谁啊?这么阴魂不散地跟着你?”

苑芊芊瞪大眼睛望向萧凡,问道。

“不知道?你怎么可以不知道?人家都盯你那么长时间了,你居然一无所知?敌暗我明,这事情可不对头,太被动了……”

苑芊芊立马嚷嚷起来。

“哎,你不是能掐会算吗?你怎么不算一卦?”

“这个人,我算不到。”

萧凡也不去理会苑芊芊“气急败坏”,只是轻轻摇头,双眉蹙得更紧。

苑芊芊就呆住了,稍顷才瞪眼说道:“你算不到?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这个人和你一样,也是个高手,懂法术的?”

“很有可能。”

“一少,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唐萱在一旁问道。

“回首都。”

萧凡毫不犹豫地说道。

既然已经找齐了《轮回相》第六道的口诀和法相,当务之急就是立即赶回首都去,好好参悟**一番,看看能不能将跌落的术法境界尽快恢复过来。

原本萧凡还打算去找那个献宝人马先生,让他引领去见钵盂的原主人,探寻一下这“天**”的来历,或许还能有所获也未可知。然而阎泰华这个电话,让萧凡改变了主意。

强敌在侧,相对而言,自然还是止水观比较安全了。(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