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1章 跤王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4-12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素素,你这段时间不是工作挺忙的吗?都好些曰子不着家了,今天怎么有空闲到酒店来吃饭?”

谭轩和萧凡握手之后,并没有继续对萧处长“紧盯不放”,而是微笑着转向女儿问道。

陈阳扭了扭身子,带着一点撒娇的意味说道:“妈,工作再忙,也有放松的时候。您和饶阿姨可都是领导干部,工作比我忙多了,还不是要来酒店放松一下?”

“哟,这么说,倒是妈问得不该了?行,你们年轻人有自己的世界,我就不打扰了。你们继续。”

谭轩微微一笑,说道,看上去,倒是十分开明。

饶雨婷抿嘴笑道:“是啊,谭司长,我们就不要在这里讨人厌了。”

陈阳忙即叫道:“饶阿姨,我可不敢这么说啊……”

“嘴里不敢,心里头不知说多少遍了。”

饶雨婷笑着说道。

陈阳嘻嘻一笑,说道:“饶阿姨,心里说的,反正您也听不到,不能作为罪证……”

“哟,跟饶阿姨在这办案子了,还罪证呢!”

陈阳便笑吟吟的,看得出来,她和饶雨婷之间还比较熟稔。

“行,那你们忙你们的吧,萧处长,有空到家里来做客。”

对萧凡,谭轩始终客客气气的。

“好的,谭司长。”

萧凡也是规规矩矩。

等两位家长进了电梯,陈阳就有些不高兴了,瞪了萧凡一眼,嘀咕道:“谭司长谭司长,叫声‘阿姨’怎么啦?辱没你了?哼!”

陈阳也知道萧凡这是守规矩,但一边是“饶阿姨”一边是“谭司长”,怎么听着怎么生分。

萧凡淡淡一笑,反问道:“素素,**以前一直都在外事部门工作么?”

长期以来,我国的对外贸易不只有一个口子,国家经贸委和外经贸委,都有对外贸易的机构和功能,还有一些外事部门,也有类似的工作职责。

这些机构和部门,各有自己的渠道,但彼此之间,也有不少横向联系,干部的相互调动也并不罕见。

“是啊,我妈可是谈判专家。很多对外的贸易谈判,她都参与的。”

“谈判专家?嗯……”

萧凡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哎,你什么意思?查我户口啊?”

陈阳撅了撅嘴巴。

萧凡笑着摇头。

陈阳刚要再说点什么,忽然眼前一亮,说道:“他们来了。”

萧凡循声望去,只见两名年轻男子正从大门外走进来,这两名年轻男子,一名大约三十不到,二十七八的样子,个子较高,身材比较挺拔,猿臂蜂腰,脚下比较轻盈,让人一看之下,就觉得这个人身手比较灵活。萧凡的目光,却格外在他的右臂上多停留了一两秒钟。

这名男子的右臂,比左臂略长。

尽管他在有意无意之间掩饰这个特点,却如何能够逃得过萧凡的眼神?

另一名年轻男子,年纪三十出头,却是五短身材,十分壮实。萧凡的目光,这一回在他的腰间多瞄了几眼。很明显,此人的下盘功夫相当扎实。下盘稳当,除了双腿力量强劲之外,腰部力量也是至关重要的。承上启下。

仅仅只是下盘稳当,可不具备攻击力量。真正的高手,能够将下盘的巨力透过腰部爆发出来。

无疑,陈阳这位年轻的同事,具备了这样的能力。

虽然只是粗粗一看,萧凡也能知道,这两位年轻男子,对于传统武术的精通,更在陈阳之上。陈阳以前也跟萧凡说过,她们二局有不少精通传统武术的高手。

这也是华夏国安全人员和其他国家特工人员有所区别的地方,华夏国的精英特工,不但精通各种现代化的格斗技巧,对华夏古武术的浸**,是其他国家特工人员难以比拟的。

相对来说,东岛国的特工人员也有类似的特点。

东瀛忍术,柔道,剑道和棍术,也算得流传久远,颇有独到之秘。

两名年轻男子一眼看到陈阳和她身边的萧凡,脸上闪过一抹异色,便即大步走了过来,较高的男子笑着说道:“陈阳,你倒是蛮积极的,比我们都先到。这位是……”

“我给你们介绍啊,这是萧凡,我……我朋友,在宗教局上班……萧凡,这两位都是我的同事。这位是郭子廷,这位是李成江。”

郭子廷是高个子,李成江则是五短身材,比较粗壮的那位。

听了陈阳的介绍,郭子廷和李成江更加诧异了。照这个意思,这是陈阳的男朋友啊。陈阳尽管遮遮掩掩的没有明言,这两位何等眼光,焉能看不出来。要说一般的同事聚会,陈阳将男朋友带过来亮个相,倒没什么,十分正常。

关键今儿晚上这个聚会,非比寻常,是要和小鬼子“火拼”见真章的,可不是普通意义的请客吃饭,你陈阳也将男朋友领过来,算是个什么意思?就这细皮白肉,脸色苍白的斯文模样,一看便是“好好学生”,就不怕待会吓到他?

“你好你好,萧先生……”

郭子廷年纪较轻,姓格相对也比较活泼,尽管心里很不以为然,还是立马向萧凡伸出手,笑得十分爽朗。

“萧先生在宗教局上班啊。”

郭子廷一边和萧凡握手,一边笑着问道,似乎对萧凡在宗教局上班这个事有些好奇。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手掌上加了几分力气。他的右臂不但比左臂略长,手掌心里更是布满老茧,只要一搭,就能察觉到,这只手是常年经受锻炼的,握惯了器具。

不过他加上来的这几分力气,却如同泥牛入海一般,没有半点消息,似乎萧凡绵软的手掌有着天生的吸力,将他的力气都吸了进去。

陈阳俏脸微微一板,说道:“小郭,你什么意思,宗教局上班不行啊?”

论年纪,陈阳比郭子廷还小着好几岁,却叫人家小郭,或许这是他们同事之间约定俗成的叫法。

郭子廷哈哈一笑,说道:“行,怎么不行呢?我可没说他不行。”

说着,放开了手掌。

听这语气略有点阴阳怪气的,陈阳益发不高兴,但还是给萧凡介绍说:“萧凡,郭子廷精通剑法,是陈氏太极剑的嫡系传人。”

既然今晚要和鬼子较量,特意请了萧凡过来当“教练”,这几位同事的特长,总要先介绍一下才行,不然也让“教练”太为难了。

“哈哈,陈阳你就别夸奖我了,我就是练着好玩的,哪里谈得上‘精通’二字?怎么,萧先生也是同道中人,喜欢太极剑?”

郭子廷嘴里说得谦虚,脸上却不自禁地流露出几分得色。打小练剑,二十年下来,甚至将自己的右臂都练长了一截,这份幼功,非同小可。而且从他询问的神态和语气,他无论如何都不肯相信,萧凡也是个武术或者剑道高手。

实在萧凡的外表太文弱了些,让人一见之下就情不自禁地和“小白脸”画上了等号。

萧凡微微一笑,说道:“陈氏太极剑灵活稳健,刚柔并济,尤其以身运剑是一大特色。真要能做到人剑合一,基本上就罕逢敌手了。”

郭子廷先是一惊,随即笑道:“看来萧先生还真是同道中人,对陈氏太极剑的特点很熟悉,记忆力也特别好……”

这话的意思却是明白在说萧凡“死记硬背”,不知怎么的,居然知道陈氏太极剑的一些基本特点,此刻在他这个真正的陈氏太极剑高手面前“背诵”出来,不知道的,还真会被他吓一跳呢。

陈阳俏脸一沉,也不再理会郭子廷,就将萧凡引介给一旁的李成江。

“萧凡,这是李成江,大草原长大的,当年还在读高中的时候,就已经是他们旗里那达慕大会的摔跤冠军……现在是我们局里的跤王。”

郭子廷的脸色也略略一沉,眼里闪过一抹怒色,夹杂着三分尴尬。

见到郭子廷和陈阳这个样子,萧凡哪里还能不明白?很明显,郭子廷对陈阳有意思,陈阳却对他一点不感冒。所谓“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是也。

李成江对此却是视若无睹,伸手和萧凡握了一下,瓮声瓮气地说道:“你好。”

对于陈阳给他的赞誉,居之不疑。

萧凡微笑道:“李先生,好了不起。”

这话倒是发自内心。

大草原上一个旗的那达慕大会,规模通常都不小,参加那达慕大会的摔跤手多达数百名。李成江读高中的时候,就能夺得那达慕大会的摔跤冠军,这可是十分了得。至于在安全二局号称“跤王”,李成江半句也不谦虚,可见这个跤王名符其实,那就更是厉害。

对萧凡的夸奖,李成江一样没有谦虚,望他一眼,淡然说道:“萧先生,你也很了不起。”

却原来刚才李成江手上略一加力,原本只是一个习惯姓的试探动作,萧凡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就好像这事压根不曾发生过,李成江手上的力气,都使在了空处。

对李成江而言,这可也是从未碰到过的情况。

萧凡微微一笑。

不管怎么说,陈阳这两位同事,都是有料的人,接下来就要看国际刑警中心局那几位同志的情况了,只要还有一两位可以拿得出手的,今晚上倒也未必一定要萧一少出马。(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