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你不是对手,退下!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4-15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怎么还不反击啊?”

眼见马文广只是一味的黏连拐消,化解着山下正英的攻势,陈阳有点耐不住了。以陈jǐng官的xìng子,从来都是崇尚主动进攻的,如今马文广被这个鬼子压着打,陈jǐng官自然越看越是郁闷。

输了不要紧,但从头至尾一招没还上,那就太窝囊了。

“不急。飘风不终朝,暴雨不终夕。只要能够守住第一轮,后面的胜算很大。”

萧凡淡然说道。

陈阳蹙眉道:“可是查拳并不是以打防守反击闻名的。”

萧凡的双眉不由也微微一蹙,扭头望向陈阳,问道:“你是这么理解的?”

“对啊,难道这样理解有错吗?”

“当然不对。武术之道从来都不能墨守成规。先发制人还是后发制人,并没有一定之规。从来没有人规定,外家拳就必须主动进攻,内家拳只能后发制人。都要依据实际情况来判断。就好像你们破案,有时候要主动出击,有时候必须守株待兔,一切按照案情需要来。经验主义和教条主义都要不得。”

陈阳又撅起嘴巴。

貌似和萧凡在一起之后,xìng格比小辣椒还辣的陈jǐng官越来越喜欢做撅嘴巴这样极其女xìng化的小动作。

萧凡不去理会她是否爱听,继续说道:“山下正英爆发力很强,马文广先顶住他这轮进攻,再进行反击,这是很正确的打法。秒杀这种事情,并不是什么时候都会发生的。”

谁知陈阳马上回道:“那要看谁了,如果是你在台上的话,那肯定秒杀!”

萧凡顿时语塞。

孔老夫子说过:人之患在好为人师。

萧凡觉得,老夫子真的错了,至少萧真人就一点都不喜欢为人师,尤其是为美人师。

无论哪个美女,都不会真心接受教导,更不会讲道理。

陈阳这种“捧杀”,已经很给面子了,如果换了苑芊芊,只怕要和萧真人纠结到底。不将萧真人纠结得口吐白沫,决不罢休。

但不管陈阳心里头服不服气,擂台上的情形,正在向着萧真人的预测方向发展。

一阵疾风骤雨般的攻击之后,山下正英的动作终于开始缓慢下来,略略有几分气喘。再看马文广,却是神sè如常,一副行有余力的样子。

台下观战的柳生雄一脸sèyīn沉了下去。

坐在他身边的另一名东岛人凑过脑袋,低声说道:“要不要提醒山下一句,提防对手反击?”

柳生雄一摇摇头,淡然说道:“不必,已经来不及了。”

“攻了那么久,你也累了吧?现在轮到我了!”

马文广一声大喝,拳路骤然一变,原本扎得稳稳当当的马步一收,踏步上前,“呼”地一拳捣出,一样的风声呼啸,气势惊人。

围观的学员们顿时便一个个眉飞sè舞起来。

他们可没有萧真人那样的眼光,基本属于“外行看热闹”,先前见那鬼子拳风虎虎,一路压着马文广打,大家都觉得相当憋气。如今马文广终于开始反击,而且一样的气势如虹,立马便扬眉吐气起来。

尽管大伙还不清楚今晚这场切磋的前因后果,但那没什么,大家只要知道,切磋的一方是华夏人,另一方则是小鬼子,那就足够了。

马文广这一反击,立马就将山下正英压在了下风,只有招架之功,再无还手之力。

“山下君,要注意他的腿法……”

正在台下紧张观战的另一名东岛人,忽然叫道。

“浦友君,谢谢……”

山下正英一句话没说完,便是一声惊呼,一只大脚猛可里就踹到了他跟前。这一脚来势奇快,事先又没有半分征兆,山下正英哪里躲得开了?

一声闷“哼”,山下正英腰间中脚,顿时站立不稳,“噔噔噔”连退四五步,背靠到了擂台的围栏,这才勉强定住了身子。

马文广一脚建功,倒也没有趁胜追击。

“八嘎!”

山下正英再次站直了身子,脸sè铁青,嘴里骂了一声,又要扑上去。

“山下君!”

便在这个时候,柳生雄一喝了一声。

山下正英不由一愣,连忙停了下来,扭头望向柳生雄一。

“你不是马桑的对手,退下吧。”

柳生雄一缓缓说道。

“柳生君?”

山下正英吃了一惊,很不情愿地叫道,满脸都是委屈之意。

“我刚才只是一时疏忽而已!”

柳生雄一双眉微微一蹙,有些不悦地说道:“退下!”

语气比刚才严厉多了。

山下正英再不敢倔强,只得答应一声,咬着牙向马文广鞠了一躬,“嚯”地转过身,大步下了擂台。任谁都看得出来,这鬼子心中实在不服,只是不敢违拗柳生雄一的命令。看上去,他比柳生雄一还要大几岁,对柳生雄一却既敬且畏。

恐怕不仅仅是柳生雄一职位比他高那么简单。

柳生雄一身边的那名东岛人就要起身,柳生雄一却一伸手止住了他,低声说道:“浦友君,你的搏击技巧,大致和山下君差不多,就没有必要再上场了。”

“哈伊!”

这个姓浦友的鬼子似乎对柳生雄一更加敬畏,立时一弯腰,恭声应诺。

柳生雄一这才缓缓起身,向着台上的马文广鞠了一躬,很柔和地说道:“马桑,山下君不是你的对手,不知马桑是不是愿意继续赐教?”

马文广哈哈一笑,说道:“柳生先生,请吧!”

“我很期待和柳生先生的切磋!”

马文广随即又加上这么一句,对这个xìng格温和,彬彬有礼,始终保持着某种贵族风度的柳生雄一,马文广还有几分好感。当然,说期待和柳生雄一切磋,主要还因为柳生雄一是这一干鬼子的首领,瞧那几个鬼子对他的敬畏态度,此人身手应该非同一般。

马文广jīng研查拳,自艺成之后,进入公安机关工作,迄今罕逢对手。刚才和山下正英这一战,实在打得比较过瘾,基本算是棋逢对手。最终还赢了一招,那就更加爽了。

喜欢下棋的人都清楚,和自己棋艺相当的对手下棋,最为患得患失,赢了也特别开心。倘若和棋力相差太远的对手下棋,那边索然无味,纵算赢棋,也毫无**可言。

如今柳生雄一这个鬼子头目要亲自上台较量,马文广自然十分期待,心中也有一丝难以抑制的紧张。

这个看上去很温和的鬼子,可能没那么好对付。

柳生雄一带着微笑,不徐不疾地来到擂台之上,向着马文广再微微鞠了一躬。

“马桑,请多指教!”

“不客气!”

马文广右脚往后退了半步,双手一抱拳,说道。

柳生雄一笑了笑,也微微一弯腰,左脚前探半步,一掌在前一掌在后,摆出了一个起手式。

便在这个时候,马文广耳边响起一个温和的声音:“马jǐng官,全力防守,尽可能把时间拖长一点,让这个东岛人多暴露一些实力!”

和李成江一样,马文广也是大吃一惊,立即扭头往萧凡这边望了过来。

听上去,这是萧凡的声音,虽然不是像得十足,还是有六七分相似。但是,难道在现在这个高科技极度发达的年代,居然还真的有人懂得“千里传音”这样的惊世绝学?

也难怪马文广惊疑交加了。

实在太颠覆!

萧凡极其轻微地向着马文广略一颔首。

尽管双方还没有交手,萧凡也不能百分之百肯定马文广不是柳生雄一的对手,但从情理来分析,柳生雄一的武功必然在山下正英之上,马文广和山下正英相去极其有限,战胜柳生雄一的可能xìng不大。而且柳生雄一若不是信心十足,也不会制止浦友,自己直接上台。

“马桑,可以开始了吗?”

将马文广忽然走神,柳生雄一便微笑着轻声问道。

“啊……可以开始了!”

马文广意识到自己还站在竞技台上,立时将满心惊诧都收了起来,扭头望向柳生雄一,点了点头,说道。

“好,请马桑做好准备,我可能会率先进攻!”

柳生雄一依旧彬彬有礼地说道。

台下顿时响起一片笑声,不少学员都露出了好奇的神情。这鬼子倒也有趣,要动手了还这么客气。

“好,尽管来!”

马文广顿时一沉腰,四平大马坐了下去,摆出了防守架势。

“马桑,查拳讲究小巧绵软,速硬滑脆,所以,我认为和查拳打持久战是不明智的,山下君犯了这样的错误,必须要速战速决!”

柳生雄一口里说要率先进攻,手上却不急着出招,依旧不徐不疾地说道。

马文广顿时有点哭笑不得,说道:“柳生先生,武术切磋终究是要手上见真章的,单纯靠嘴皮子,可分不出胜负。”

“文广,小心他突袭!”

张怀远却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忍不住出声提醒。

“放心,我早做好准备了……啊……”

马文广一句话没说完,眼前忽然人影一闪,压根就看不清柳生雄一的来路,马文广不由大骇,当下来不及细想,双手全力轰出,同时脚下一消,身子急速后退。

然而所有这一切全都是白搭。

马文广只觉得腰间一痛,随即整个人腾空而起,在无数人的惊呼声中,直直向擂台外飞去。(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