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 八卦游龙掌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4-15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便在此时,擂台下也是人影一闪,悠忽就到了擂台之前,在马文广的身子堪堪将要砸在地板上之时,手掌一伸,在马文广腰间托了一下。马文广倒也了得,这么一借力,腰背一挺,就站在了地上,只是往旁边踉跄了两步,被一名学员伸手扶住。

远远的,谭轩眼里闪过一抹讶异,低声说道:“好漂亮的白鹤亮翅,八卦掌造诣很深啊。女孩子能把八卦掌练到这种水准,很了不得了。”

夏启仁笑着说道:“能够得到谭姐这样夸奖,这姑娘与有荣焉。”

下边场子里,却是沉寂片刻,大伙才暴雷也似的一声喝彩,甚至有人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

柳生雄一一招就将马文广击下擂台,原本算得神功惊人,却被这斜刺里杀出来的女人抢了风头。在这样的时候,女人确实更容易被男人出彩。

严格来说,许悦不能被称为女孩儿了,年纪已经三十出头,神sè稳重,脸上颇有岁月沧桑的痕迹。

许悦就是坐在张怀远身边的那位女子国际刑jǐng,个子娇小,和李成江一样,不大喜欢说话,远远不如陈阳那么吸引男人的眼球。不曾想,竟然也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见许悦忽然出手,关键时刻避免马文广大大出洋相,陈阳吃了一惊,低声对萧凡说道:“她这招四两拨千斤很厉害啊……”

刚才许悦在马文广腰间一托,看似十分费力,但在内行眼里,自然知道这是借力打力,将马文广摔下来的巨大力道转为横向,自然而然就消解掉了,不至于受伤。

当然,说起来容易,真正要做到这一点,那可就太不简单了。没有一二十年的寒暑苦功,身法不能如此迅捷,力道拿捏也不能如此恰到好处,稍有失误,不但帮不到马文广,自己还要大大的出乖露丑。

萧凡点了点头,说道:“八卦游龙掌原本就是内家顶尖的功夫,以静制动,借力打力,是每个门人**必修的基本功。”

许悦这一出手,不但谭轩萧凡为之称道,连擂台上的柳生雄一也双目一眯,向着许悦欠了欠身子,说道:“许小姐,这一招是八卦游龙掌的白鹤亮翅么?”

此言一出,萧凡和谭轩的脸sè都是略略一变。

“怎么啦?”

别看陈阳好像一直在盯着擂台,实则她双眼的余光,几乎没有一刻离开过萧凡。萧凡脸上这细微的变化,自然逃不过她的目光。

“这柳生雄一在武术上的知识很渊博……白鹤亮翅是很普通的招数,不但八卦掌有这一招,其他很多流派都有这样的招数,柳生雄一知道这一招,不足为奇。八卦掌是内家三大拳法之一,流传很广,在他们东岛国,也有不少武术家研究过八卦掌,但能看得出来这是‘八卦游龙掌’的分支,可就不简单了。游龙掌在八卦掌的传承之中,并不是一个很大的分支流派。没想到柳生雄一对游龙掌也有所了解。”

萧凡便低声解释了几句。

陈阳瞥了一眼擂台上的柳生雄一,“哼”了一声,说道:“这鬼子就是个华夏通,你没听他那口京片子,比首都人还首都人……他这么处心积虑地研究我们华夏文明,到底是何居心?”

萧凡双眉微蹙,不吭声。

许悦并未回答柳生雄一的问题,慢慢走上竞技台。

她今天没有穿jǐng服,长相也很普通,身材娇小,平rì里走在人群中毫不显眼,基本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刚才他们一行人进来,不少学员的眼光俱皆停留在陈阳身上,看个不休,却很少有人关注到默不作声的许悦。

不过此刻她这么缓缓上台,台下却鸦雀无声,大伙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不少学员望向许悦的目光又是仰慕又是畏惧,但也夹杂着几分紧张与担忧。

毕竟柳生雄一刚才表现的战斗力太过惊人。

马文广和山下正英在大伙眼里,都已经是很了不得的高手了,就他们这里的学员,上去四五个,恐怕都不是人家一个人的对手。谁知柳生雄一上台,马文广连他一招都接不住,大家还没看清是怎么回事,马文广就已经被打出了擂台。

“哎,你刚才看清了吗?柳生雄一是什么路数?”

陈阳也暗暗为许悦担心,向萧凡问道。

萧凡轻轻摇头,说道:“我可不是东岛通……”

交手之前,他向马文广传音,说得明白,就是希望马文广能够坚持得久一点,好让他摸清这鬼子的底牌。谁知柳生雄一却丝毫不给这样的机会,一出手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马文广直接击飞。击飞马文广的招式,萧凡固然看得清楚,但凭着这区区一个招式就想判断出柳生雄一的底细,自然不可能。

萧真人毕竟不是神仙。

“嗯,希望许悦这回能扛久一点……”

尽管许悦刚才露了一手,陈阳还是不大看好她能直接战胜柳生雄一。实在那个鬼子的表现过于镇定了,镇定到让他的对手都没有了底气。

眼见许悦上台,柳生雄一微微鞠躬,温和地说道:“早就听说,八卦游龙掌是华夏内家武术中了不得的流派,今天能够和许jǐng官同台切磋,是柳生雄一的荣幸!”

“柳生jǐng视不必太谦虚。”

许悦平平淡淡地说了这么一句,便抱拳一揖,随即退后一步,左掌护胸,右掌向前,朝柳生雄一招了两下。

“柳生jǐng视,请!”

“许jǐng官请!”

柳生雄一则深深一鞠躬,摆出了空手道的起手式。

空手道在东岛传播极广,和柔道一样,几乎要成为东岛国的国术。东岛国习武之人,基本就没有不修习空手道的。所别者,功力深浅而已。

这一次,还是柳生雄一主动进攻。

华夏武术的内家拳,通常都讲究后发制人。

“吱”!

柳生雄一动了,和近藤三郎一样,赤足在擂台上发出了刺耳的摩擦声,可见脚下力气之重。借助这股爆发力,柳生雄一整个人都如同一枚出膛的炮弹,笔直向着许悦shè去。看上去,竟然比刚才击飞马文广的那一招还要刚猛。

这一刻,柳生雄一脸上的温和谦恭早已收敛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yīn冷的狠厉之sè。

如果这不是切磋竞技,而是生死相搏,见了柳生雄一这种神sè,没有任何人怀疑,他会毫不客气地向许悦下杀手。

许悦满脸凝重,右掌前探,搭上了柳生雄一的胳膊,身子猛地一抖,腰胯一拧,左脚往后一消,顿时就将来势汹汹的柳生雄一带到了一边。

饶是如此,柳生雄一悠忽间就站稳了身子,即刻转过身来,许悦却晃动了一下,右脚移动了半步。

表面看来,胜负未分。

萧凡的眉头再次蹙了起来。

身后那扇玻璃窗里面,谭轩的双眉也是轻轻一扬,诧异地说道:“这东岛人好强的爆发力……”

夏启仁也点了点头,说道:“是啊,八卦游龙掌四两拨千斤的功夫是出了名的,那女孩的功力也很深厚,没想到连一招都这么难抵挡。”

说着,又轻轻摇头,脸上也露出了担忧之sè。

谭轩扬起的双眉随即舒展开来,淡然说道:“没关系,这已经是最后一个上场的东岛人,咱们这边,还有好几个生力军没出手呢。”

既然台下有她闺女在,自然就变成“咱们这边”了。

夏启仁便笑着点头附和,不过心里头却未必就认同谭轩的意见。咱们这边还有几个生力军是没错,但如果绝对水准相差太远的话,想要靠车轮战拖垮那东岛鬼子,怕也不那么现实。车轮战若想凑效,起码每个出场的人也要能和柳生雄一斗上半个小时,大战几十回合才行。如果都像马文广一样,一招过去就飞出了擂台,那可不成。

只是夏启仁对谭轩似乎敬畏有加,这样的话,自不会宣之于口,没的自讨苦吃。

就这说话的瞬间,柳生雄一又已经出手两次,一次比一次迅猛,力道也更加猛烈。到第三招的时候,许悦一连退了三步,才勉强稳住了马步,双颊之上,闪过两团异样的红晕,额角隐隐见汗,呼吸也粗重起来,胸口急促起伏。

柳生雄一微微一笑,往后退了两步,温和地说道:“许jǐng官,你先休息片刻。我们这是切磋……”

他的话虽然没有说完,但大家都听得明白。这意思就是说,咱们是切磋,所以我不想你勉强,真要是受了内伤,那就不好。

到了这时候,柳生雄一依旧行有余力,胜负其实已经分明。

许悦的脸sè一下子变得极其yīn沉,深深吸一口气,胸口高高鼓起,缓缓扎稳了马步,右掌前伸,沉声说道:“再来!”

“再来吗?”

柳生雄一双眉皱了起来,似乎有些难以委决。

“对,再来!”

许悦眼里闪过一抹决然之sè。

“好。既然这样,我恭敬不如从命。请许jǐng官做好准备,我这一回会全力出击!”

柳生雄一的犹豫也只是瞬间之事,马上便镇定下来,点了点头,也深深吸了口气,宽松的柔道服忽然高高鼓胀起来,仿佛浑身劲力在体内都已隐藏不住,鼓胀了出来。

台下观战的学员们一个个脸sè大变。

单只看这个情形也能知道,柳生雄一接下来这一击,实在非同小可!

都不自禁地为娇小的许悦担心起来。(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