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 九鬼流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4-16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呜——”

一道雄浑的破空之声骤然响起。

尽管擂台上棍影如山,劲风呼啸,却也丝毫也压制不住这道声音。仿佛纵有千军万马,也是枉然,有人要出头就是要出头。

伴随着这破空之声,如山的棍影之中,一道黑气冲天而起。

“张处长,小心!”

擂台之下,许悦忽然叫道。

便在这时,擂台上重重叠叠的棍影忽然都消失不见,千万条棍子都化作一条,猛地向着那道黑气迎了上去。

“啪!”

剑棍相交。

张怀远一声闷哼,右手抓不住木棍,忽然松了开来。

那道黑气中宫直进,悠忽间就杀到了张怀远胸前,在离他脖颈处一寸远近的地方猛地凝住,“还原”成一柄乌黑的木剑,笔直指向张怀远的脖子。

如果是真的生死搏杀,此刻生死已定。就算柳生雄一手握的只是一柄木剑,但以这鬼子内力之深厚,木剑也一样能杀人见血。

刹那间,张怀远的脸sè变得铁青。

整个擂台乃至整个柔道馆的空气,都仿佛凝固了一般。

台下观战的学员们一个个大张着嘴,合不拢来。

这鬼子难道会魔法不成?

远远的三楼窗户之后,谭轩jīng致的双眉也蹙了起来,低声说道:“这东岛人还真有几分古怪,这剑术好像是一刀流的传承,可是又夹杂着一些九鬼流的邪气,有点看不明白了……”

说着,轻轻摇了摇头。

夏启仁却是嗔目结舌,说道:“谭姐,什么叫九鬼流?一刀流我倒还听说过……”

他惊讶的不是柳生雄一的剑术了得,而是谭轩的见闻,居然如此广博。东岛国的一些武术流派,他身为柔道馆的负责人,也只是耳闻罢了,听说过“一刀流”,但一刀流的剑术棍法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他可就一无所知了。至于九鬼流,更是连听都没听说过。单单这名字,就邪气十足。

谭轩却好像对这些流派的武功了如指掌。

果真是能者万能!

不但谭轩有这样的疑惑,萧凡也一样有这种疑惑,双眉比谭旭还要蹙得更紧。

“怎么啦?”

陈阳连忙问道。

萧凡摇摇头,没有说话。

他看得分明,刚才张怀远施展少林金刚伏魔棍法之时,威猛绝伦,柳生雄一避实就虚,身法剑法带着明显九鬼流的痕迹,但最后反击之时,那一剑冲天而起,瞬间破掉张怀远的金刚伏魔棍法,却是扎扎实实的“一刀流剑法”,由著名的“迎风一刀斩”变化而来,萧凡自认绝对不会看错。

问题就在这里。

在东岛国内,“一刀流”是正道传承,所传剑术和棍法,俱皆光明正大;而“九鬼流”则是著名的邪道,九鬼派棍术剑术拳术,都带着十足的邪气。这两种传承历来是水火不容,冰炭不同炉。两派**遇到一起,通常会决一胜负。如果柳生雄一是其中一派的传人,偶尔涉猎到另一派武术的皮毛,倒也可以理解。尤其是“一刀流”,在东岛国内也是很著名的大流派,基本剑法套路广泛传播,不少东岛人都学过。但刚才柳生雄一施展的,不管是“九鬼流”还是“一刀流”剑术,俱皆是jīng妙无比,很明显不是皮毛之学,而是jīng研了不知多少个年头,否则断然发挥不出这么极致的威力。

这个柳生雄一,居然身兼正邪两家的绝技,却不知道他真正的传承,到底是哪一个流派。

站在擂台zhōng yāng的柳生雄一自然不知道自己的表现引起了两位大家的猜疑,木剑在张怀远脖颈处停留了几秒钟,手腕一抖,将木剑收了回来,退后一步,微笑说道:“张处长,承让!”

张怀远脸sè铁青,拖着木棍,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不是他风度不够,实在不想和这小鬼子一样,假惺惺的。

输了就是输了,不爽就是不爽,难道输了还要高声大笑?

柳生雄一目送张怀远下台,然后朝着台下鞠了一躬,脸带微笑,却也并不下台。很明显,他在等待着下一位对手。

华夏同行,今晚上一共过来了六个人,还有郭子廷和陈阳不曾出手。

当然,如果算上萧凡的话,那就还剩下三个人。

不过萧凡既非jǐng察亦非特工,只是陈阳的男朋友,过来看热闹的,“小白脸”一个,应该不能计算在内才对。

陈阳便向郭子廷望去。

既然萧凡已经阻止过她,陈阳也便熄了上台的心思。明知不是这鬼子的对手,陈jǐng官倒也并不一定非要上台去出洋相。

但郭子廷刚才专程去武术馆借了一柄剑过来,似乎有意要露上一手。

郭子廷却瞥了萧凡一眼,冷“哼”一声,就要起身。

萧凡却在这个时候开口了,低声说道:“郭jǐng官,我建议你不要上台。这个东岛人的剑法,非常jīng湛,兼具两派所长,很不好对付。”

郭子廷不由大怒,冷冷说道:“萧先生的意思,我们太极剑不是东瀛剑法的对手?”

萧凡毫不在意他的脸sè,正容说道:“郭jǐng官,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太极剑当然是好剑法,如果练到了十分高深的境界,对付这个东岛人,那是绰绰有余……”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出来,郭子廷可就更加受不住了,眼睛里像是要冒出火来,冷冰冰地说道:“你什么意思?你是在讥讽我剑法练得不到家吗?”

萧凡摇摇头,不再吭声。。

这个话题还真不好继续深入,萧凡总不能违心地夸赞郭子廷剑法高超,打败东岛人不过是举手之劳吧?但要实话实说,又好像是故意在刺激郭子廷了。

太柔和婉转的话,萧凡也不愿意出口。

这要看对象,郭子廷可还没有让萧真人“委屈求全”的资格。假使换上方由美那小丫头给“萧凡哥哥”使小xìng子,萧凡哥哥无可奈何之下,还真的有可能“屈服”。

萧凡就此高挂“免战牌”,郭子廷却不肯就此干休,依旧狠狠盯住萧凡,似乎要和他理论到底。

陈阳看不过眼了,瞪了郭子廷一眼,很不高兴地说道:“老郭,你要是信不过他的话……”

“什么叫要是信不过他的话?”陈阳一句话没说完,就被郭子廷打断了,火爆爆的眼神悠忽扫向陈阳:“难道我应该信他的话?你可别告诉我,他是个绝顶高手,连东岛人的武功流派都了如指掌!”

这话将陈阳憋得,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

不管怎么说,她和郭子廷也是同事,而且这里也不是争吵的地方。真要在这里和郭子廷当众吵一架,影响太不好了。

陈阳要注意影响,小桂子可没有那么多讲究,在一旁冷冷说道:“我说郭jǐng官,你也不要在这里发狠,有意思吗?你要本事大,这就上台去,把那鬼子干掉,咱们大伙都给你鼓掌。要没那个胆子就算了,一边呆着去。都什么时候了,还冲自己人发横,真是的!”

满脸都是不屑之意。

小桂子不是江宇诚,在一干衙内大少之中,也算是伶牙俐齿的,以前和萧天等人一起玩的时候,通常都是由他对外交涉,和人吵架这种小事,还难不住桂大少。

不过,既然对方不是圈子里的人,小桂子却也并不胡乱打“衙内党”的大招牌。

一哥很不喜欢这样。

小桂子这话,算是将郭子廷推到了墙上。

郭子廷再不迟疑,猛地站起身来。

整个柔道馆的目光都齐刷刷地扫了过来。这当儿,谁站起身来就表示要上台和柳生雄一较量。

“好!”

小桂子一声吆喝,率先鼓起掌来。

顿时掌声四起。

萧凡笑着摇了摇头。

小桂子这也是焉巴坏,生怕郭子廷临时改变主意,不肯上台了,先就给他一通鼓掌,直接将他挤兑住,再也没有半分退路。

“兄弟,别那么小家子气,我既然站起来了,就肯定会上台。”

郭子廷心里头这个气啊,尽管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这句话还是忍不住从嘴里迸了出来,居高临下地望着小桂子和萧凡几个,满脸讥讽。

真当自己是没长大的小孩子么,耍这种小手段。

萧凡身边有这种哥们,你自己的格调,又能高到哪里去?

真不知道心高气傲,在局里号称“冰山美人”的陈阳,怎么就看上了这样的一个人,而且似乎对他十分的死心塌地。

小桂子倒也并不如何生气,右手一抬,笑吟吟地说道:“郭jǐng官,闲话少说,请吧。我们都等着看你为国争光呢!”

郭子廷冷哼一声,当下不再理睬这种“小混混”似的痞子,索xìng站在原地抱剑做了个罗圈揖。

“好……”

又是一阵叫好声暴雷也似响起。

“够爷们,上去,好好干他一家伙!”

有人吆喝了一嗓子。

掌声四起,比刚才更加响亮了几分。

郭子廷再不迟疑,双手抱剑,缓步向竞技台走去。倒也步履沉稳,不失高手风范,看上去心情似乎并未受到太大的影响。

看看郭子廷,再看看他怀中抱着的长剑,柳生雄一嘴角浮起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