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章 太极剑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4-17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郭警官……”

“柳生君,陈氏太极传人郭子廷!”

郭子廷抱拳一拱,淡然说道。

“郭先生!”

柳生雄一马上改口,向郭子廷鞠躬为礼。

“一刀流剑术传人柳生雄一!”

站在三楼窗口的夏启仁,低声向谭轩问道:“谭姐,这个小郭怎么样?能顶住么?小鬼子已经连败三人了,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夏启仁原本只是陪着谭轩在此观战,不知不觉间,却也被场中的比赛所吸引,有点担心起比赛的结果来。

谭轩嫣然一笑,说道:“夏总,你这可问住我了。他还没有出手,我哪里看得出来?”

夏启仁笑道:“别人不能,谭姐肯定看得出来。”

谭轩摇摇头,笑而不语。

按照当下的网络语言,夏启仁要算是她的脑残粉了。

同样的问题,陈阳也在问萧凡:“哎,你觉得郭子廷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啊?”

萧凡轻轻摇头,说道:“在此之前,我还不能肯定,现在基本可以肯定了。”

“为什么?”

“陈氏太极原本算得是顶尖的内家武功,无论拳法剑法,都是博大精深,源远流长,练到高明处,非常了不得。但郭子廷只怕还没进门……他姓格这样急躁,一个连自己的脾气都约束不住的人,和太极门修心养姓,天人合一的宗旨完全背离,可以断定,他在太极剑上的造诣,肯定到不了登峰造极的境界。就算和张处长放对,都未必能赢。”

萧凡缓缓说道。

“那……还得你亲自出手了?”

陈阳试探着问道,脸上带着期盼之意。她今晚专程邀请萧凡,一来很久没见,想和萧凡说话了;二来自然是为了这场切磋。不过自始至终,萧凡都不曾亲口答应,关键时刻会亲自上场。

萧凡笑了笑,没有吭声。

“郭先生,久闻太极剑是华夏的国学,一直没有机会当面向太极高手请教,今天我很幸运!郭先生,请!”

擂台上,两人已经各自退开几步,摆开了架势,柳生雄一依旧双手握着木剑的剑柄,直直举起,微笑说道。

“好说!一刀流的大名,我也是久仰的……”

郭子廷说着,深吸一口气,猛地将长剑从剑鞘中拔了出来,“噌”地一声,长剑如游龙惊天,斜斜指向天穹,明亮的灯光下,剑光耀眼至极。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十分潇洒。郭子廷个子较高,身材挺拔,长相周正,这么在台上一摆“造型”,顿时非常炫酷。

“好!”

台下情不自禁地再次响起一片掌声。

“郭先生,久闻太极剑讲究后发制人,那我就不客气了……”

郭子廷冷笑一声,说道:“谁说太极剑只能后发制人?真要那样,别人不动手,我还就只能等着了?柳生先生,看剑!”

一言未毕,耀眼的剑光如同匹练般洒出,快如闪电。

郭子廷这柄剑,是从武术馆借来的,已经开了锋刃,是扎扎实实的利剑,当然,为了获得更好的视觉效果,这柄剑也是镀铬的,舞动起来,耀眼生辉。

“好剑法!”

柳生雄一赞叹了一声,双手握剑,黑色木剑往前一指,就迎上了郭子廷的利剑。

他这柄木剑不知道以何种材质制成,不但刚才对抗张怀远的齐眉棍行有余力,现在迎上了货真价实的开锋利剑,居然并没有一斩而断,轻轻往旁边一引,郭子廷的利剑就被带歪了准头。

这一招,刚才应对张怀远的金刚伏魔棍法时也用过。

八卦掌,太极剑都是内家顶尖**,特别擅长借力打力,四两拨千斤。不料这鬼子四两拨千斤的技巧丝毫不在许悦和郭子廷之下,借力打力,纯熟无比。

郭子廷在这柄剑上下了二十年苦功,尽管还未臻上乘境界,却也非同小可,不待招式用老,利剑一回,又换了一招。

“好!”

柳生雄一又是一声赞叹,还是借力打力,化解郭子廷的攻势。

感受到剑刃上传来的黏劲,郭子廷心中略略一沉。

所谓“看人挑担不吃力”,刚才看柳生雄一和马文广,许悦,张怀远交手,固然很厉害,郭子廷却也不觉得完全没机会取胜。无论马文广许悦还是张怀远,在郭子廷的眼里,都还差着点火候。如今自己上台和柳生雄一一交手,这才感觉到这鬼子真实的功底似乎在自己的估计之上。

“横扫千军!”

郭子廷一声大喝,剑法一变,由先前的刚柔并济改为纯刚猛的路子,大开大合,每一剑劈出俱皆剑风呼啸,气势如虹。

陈阳吃惊地说道:“太极剑还有这种套路?”

萧凡微微一笑,说道:“那是你对太极剑还不太了解。大多数人眼里的太极剑,似乎都是老人家锻炼身体用的那种慢悠悠的剑舞,其实这是一种很大的误会。真正的太极剑法,刚柔并济,可刚可柔,可攻可守。从来没有哪一种剑法,单纯靠防守就能成为顶尖武术的。”

陈阳看了看擂台上的情形,说道:“现在看来,是郭子廷占了上风,柳生雄一只能防守,完全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只要郭子廷能够坚持进攻,压着打,柳生雄一总有疏忽的时候。”

擂台上剑光如虹,柳生雄一大半个身子都被剑光笼罩住了。

台下多数学员看得目瞪口呆,再也不曾想到,原以为只有在电影电视中才能见到的精彩场景,会在现实世界之中真实再现在大家的眼前。

敢情大伙平曰练习的柔道,还真的只能强身健体。

若是和台上这些人交手,只有被虐的份。

小桂子撇撇嘴,说道:“我看不见得,刚才那个张处长也是压着鬼子打,最后鬼子一反击,马上就反败为胜了……”

小桂子尽管武功稀松平常,眼光倒是不差,关键有刚才现成的例子,实在不值得那么乐观,张怀远也是在占尽上风的情况下,悠忽间就被柳生雄一给秒了。

萧凡低声说道:“小桂子这个担心也有道理,柳生雄一现在将全省防守的风雨不透,应该是在观察郭子廷的剑法。毕竟这种正宗的陈氏太极剑法,不是经常能见到的。尤其是全力进攻的太极剑法,更是非常少见,这种观摩的机会太难得了。”

“你是说,柳生雄一在趁着这个机会偷师学艺?”

陈阳诧异地问道,俏脸上尽是将信将疑的神色。郭子廷攻得如此紧凑,一环扣一环,一剑比一剑凶猛狠辣,柳生雄一能够将自身守得风雨不透,已经非常了不起,照萧凡的分析,这鬼子竟然是借机观摩学艺,实在太离谱了。

岂不是说,柳生雄一比郭子廷高明得太多?

武术之道,生死只在一线之间,除非彼此之间差距太过悬殊,否则如此“儿戏”,绝对是取死之道。

“相差没那么远吧?”

萧凡微微一笑,说道:“没那么远,这是一种理解上的错误。郭子廷要想打败柳生雄一固然不容易,但如果他来防守,柳生雄一进攻,想要打败他,也不是那么容易。”

不管怎么说,太极剑和太极拳都是出了名的防御稳固。

郭子廷的进攻犹如狂风骤雨一般,一套剑法很快就使完了,不得不从头开始。对郭子廷而言,这也是前所未有的“怪现象”,如此连续不断的猛攻,对方只防守不反击,居然几十招下来,硬是攻不破对方的防御圈子。郭子廷也不是没想过,要仗恃兵器上的优势,逼迫柳生雄一和自己硬碰硬,以精钢打造的利剑硬生生砍断柳生雄一的木剑。

虽然这是一种取巧的法门,有点胜之不武,但局势如此严峻,小小的投机取巧一番,亦无不可。谁知柳生雄一似乎对他的想法了如指掌,每次木剑都不和利剑接实了,使的都是巧劲,黏着郭子廷的宝剑,借力打力,卸掉他的力道。

身为太极剑传人,总是被别人借力打力,郭子廷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

只是无论如何都攻不破柳生雄一的防御圈子,郭子廷纵然满心怒火也无济于事。

“郭先生,技止此耳?”

当第二轮剑法堪堪使出十余招的时候,被“嚯嚯”剑光笼罩在擂台中央的柳生雄一一声长笑,嘴里冒出文绉绉的一句话来,然后,和刚才一样,耀眼的剑光之中,一道黑气冲天而起。

“小心!”

立马就有不少人不约而同地嚷嚷起来。

这一幕发生不久,大家记忆犹新!

黑气一起,刚刚还耀眼生辉,灿烂之极的漫天剑光一下子消失得干干净净,呼啸声中,柳生雄一的木剑快如闪电般刺向郭子廷的咽喉。

“铁锁横江!”

就在大伙的心提到嗓子眼上之时,郭子廷一声怒吼,匹练般的剑光再度亮起。

“叮”!

一声脆响。

郭子廷身子一晃,连退了两三步,这才勉强稳住了阵脚。

太极剑法虽然擅长借力打力,但柳生雄一刚才那一招来势太快,木剑之上附带的劲力大到异乎寻常,郭子廷仓促之间,也不能将木剑上的劲力全部化尽。

“好剑法!”

柳生雄一并没有趁势进击,而是在不远处停下脚步,望向郭子廷,眼里闪过一抹诧异之色。(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