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2章 迎风一刀斩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4-17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郭先生,迎**的剑法攻击比较迅猛连贯,请你注意。”

柳生雄一还是老规矩,脸上瞬即浮起了微笑,说道。

“来吧!”

郭子廷一手握剑,一手捏诀,沉声说道。

太极剑是单手剑,而东岛剑道是双手剑,在力道上自然不可同曰而语。一般来说,单手剑轻盈,双手剑厚重,以力大招沉著称。事实上,华夏国的著名剑法,就只有单手剑,双手剑是一位现代武术家创出来的,流传的范围并不广。

双手剑有着天生的不足之处,那就是不够灵活。进攻时一味强调刚猛,防守时不免漏洞多多。然而刚才柳生雄一在防守的时候,几乎做到了滴水不漏。由此可见,至少在柳生雄一身上,双手剑不够灵活的缺陷已经得到了很好的修正。

能够将双手剑练到和单手剑一样的灵活,那么在进攻时,又将是何等的了得?

“呀——”

柳生雄一一声大喝,双手高举木剑,猛地向郭子廷劈来。

郭子廷此时早已将求胜的心思收了起来,不求无功,但求无过,挽一个剑花,往后连退两步,四两拨千斤,将柳生雄一这刚猛的一剑让了过去。

“呀——”

柳生雄一再一声大叫,第二剑又劈了下来,竟然不给郭子廷半点喘息拖延的时间。

郭子廷施展太极剑法的“黏字诀”,将这一剑又接了下来。

窗户后边的谭轩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点了点头,说道:“这家伙还算聪明,知道不可力敌。照这个样子下去,应该还能抵挡一阵,柳生雄一不出绝招,想要这么轻松拿下来,只怕不容易。”

夏启仁看了看擂台上的局面,苦笑一声,说道:“谭姐,就算多扛些时候,又能怎么样呢?他们这边,可没有生力军了。”

谭轩瞥他一眼,似笑非笑地说道:“你怎么知道就没有生力军了?”

夏启仁又仔仔细细往下看了一轮,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我还真没找到,难道是你谭姐见猎心喜,想要亲自下场教训一下小鬼子?”

谭轩也笑了,说道:“轮不到我出手,会有人出手的。有人专程请了打手过来!”

却也没说这个专程请“打手”的人就是她闺女。

夏启仁虽然和她相熟,却不知道陈阳就是谭轩的女儿。谭轩官至实权正局级,平曰行事颇为低调,就算是她身边的朋友,也很少知道她家庭的情况。每次只要一涉及到这个问题,谭轩就会顾左右而言他。而况且,谭轩真正的朋友原本就少之又少。

夏启仁这样的,还不能算是她最要好的朋友,最多算是交情还不错罢了。

“打手?”

夏启仁更是莫名其妙,也不敢多问。

转瞬之间,柳生雄一一口气连攻了十二招,郭子廷倒也能沉得住气,一连守了十二招,硬是没有反击一招半式。

“反击啊……”

台下却又有人嚷嚷了起来。

“反击!”

“反击!”

立即就有人随声附和,声浪一阵高过一阵。

郭子廷一上场,就压着柳生雄一打,剑光霍霍,好不威风,大家看得眉飞色舞,悠忽之间,情形反转,变成东岛人压着郭子廷打,没有半分还手之力,大伙顿时就很不满意了。

郭子廷脸上带着微笑,心中早已叫苦连天。

柳生雄一一剑比一剑刚猛,这十二剑接连不断劈下来,郭子廷尽管将太极剑的借力打力技巧发挥到了极致,却也只觉得膀子酸痛,手中原本轻盈的利剑此刻如同千钧之重,右臂情不自禁地轻轻抖了起来。

“郭先生,太极剑防守严密,果然名不虚传。佩服!”

柳生雄一瞥了一眼郭子廷轻轻颤抖的右臂,微微一笑,说道。然后猛地后退一步,脸上的笑容悠忽之间收敛不见,双手握剑,往后一缩,再往前一推,整个人气势为之一变,一股暴虐之气扑面而来。

一直以来,柳生雄一都是面带微笑,谦恭守礼,俨然君子。

面对这股突如其来的暴虐之气,郭子廷大吃一惊,不自禁地往后退了两步,右手一紧,死死握住了手中的剑柄,横剑当胸,双目炯炯,注视着柳生雄一,眨都不敢眨一下。

台下原本喧嚣的学员们也一齐闭上了嘴巴,紧张地注视着台上的神情。

任谁都能看得出来,柳生雄一这个鬼子要出“大招”了。

就在郭子廷努力镇定心神,凝神静气,准备将身体机能重新调整到最佳状态之时,耳边猛地响起了暴雷也似的一声呼喝。

“迎风——一刀斩!”

黑影一闪,大家都还没看清楚怎么回事,柳生雄一便已到了郭子廷近前,手中乌黑的木剑,闪电般向着郭子廷斩去。

郭子廷气贯丹田,也是一声大喝,抬剑迎了上去。

柳生雄一这一招实在来得太快,郭子廷事实上来不及施展任何技巧,只能硬扛。陈氏太极“粘黏盘拐”的诸般妙技,半分也用不上了。

“当!”

一声脆响。

大家眼前银光乱闪,一截短剑悠忽飞了出去。

“嚓!”

那截短剑在空中划过一道流星般的光芒,猛地插进了擂台一边的柱子之中,几乎完全没了进去,只剩下不到一寸长的尾巴露在外边。

郭子廷大叫一声,一连退了七八步,身子撞在擂台护栏之上,才勉强稳住了脚步。

大家仔细看去,只见郭子廷手中精钢打造的利剑已经断为两截,剑尖长约尺许的一段,不翼而飞,郭子廷手中只剩下大半截,大张着嘴,不住呼呼喘息,胸口急促起伏,双眼眯缝起来,死死盯住了柳生雄一,眼神又是紧张又是警惕万分。

小桂子顿时张大了嘴,半晌回不过神来。

“这怎么可能?他那把是什么剑?肯定不是木剑!”

良久,小桂子才嚷嚷起来。

木剑砍在钢剑之上,折断的竟然不是木剑而是钢剑,这种情形实在太过诡异,不要说小桂子,现场的大多数人,几乎都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

萧凡轻轻摇头,淡然说道:“小桂子,这点不必怀疑。内功练到高深的境界,飞花摘叶,皆可伤人,你以为仅仅只是小说上这么写的吗?”

“一哥,你是说,他……他那把真是木剑?”

江宇诚也在一旁提出了疑问。

“严格来说,应该是藤剑。有很多藤条木质细密,十分坚韧。硬度或许不如钢铁,韧姓却要过之。”

萧凡淡然一笑,说道。

“郭先生,太极剑法刚柔并济,名不虚传。我很高兴今天能和郭先生切磋,对太极剑法的了解,又更加深入了一层。”

柳生雄一将手中木剑一横,微笑说道。

“哼!”

郭子廷冷笑一声,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这鬼子得了便宜还卖乖,当真可恶!

只是技不如人,郭子廷这当口也无话可说。手持断剑,一言不发,转身就下了擂台。

望着郭子廷悻悻不已的背影,柳生雄一轻轻摇头,似乎有些“委屈”,他刚才说的可是真心话。郭子廷可能觉得输给他是奇耻大辱,但在柳生雄一看来,郭子廷能够连接他十二剑,已经算是个奇迹了。自柳生雄一艺成出师,除过他的师门长辈,迄今为止,还从未有人能够连接他十剑以上。这个郭子廷,甚至逼他使出了“一刀流”的终极绝招——迎风一刀斩!那就更加了不得。

如果换了比郭子廷造诣更高的太极剑名家,“迎风一刀斩”是否能轻松获胜,实在是个未知数。

故此柳生雄一内心深处,对太极剑没有丝毫轻视之意。

郭子廷没有回到自己原先坐的地方,而是径直去到李环身边,将那柄断剑丢过一边,冷冷说道:“李助教,这剑多少钱,我赔!”

李环这才回过神来,连忙赔笑说道:“郭警官说什么话?这么一把剑,值得什么钱?都是平时他们拿来练着好玩的,又不是真正的宝剑,镀铬的。不然能这么轻易就被人敲断了?”

这李环倒不愧是个搞外交行政的人才,一番话说得郭子廷心中好过了些。

不是你郭警官手段不行,实在是家伙不趁手!

“来,郭警官,请坐请坐!”

见郭子廷脸色略为和缓三分,李环便趁机和他结纳。虽然暂时还不知道这姓郭的在哪个警局上班,但这般好身手,也已经值得李环大力拉拢了。须知他们柔道馆和武术馆都是同一个大老板,柔道馆用不上太极剑名家,武术馆那边一定用得上。

说起来,这也是为大老板招揽人才的好机会,更是他李环在大老板面前表现的机会,岂可错过。

郭子廷一坐下,柳生雄一便望向张怀远,微笑问道:“张处长,今晚的切磋,还要继续么?”

自他上台,已经连败四人,这边就剩下陈阳一个年轻女孩不曾出场了。

在柳生雄一心目中,或许今晚的切磋,实际上已经结束,不过出于礼貌,还必须要问上这么一句。当然,陈阳如果一定要上台挑战的话,柳生雄一也不介意在擂台上多待一会。

反正多待的时间绝不会太长的。(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