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 外派岛国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4-19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陈阳已经睡了很久,隔壁房间还亮着灯光。.

隔壁房间不是主卧室,而是书房。身为司局级干部,著名的商贸谈判专家,谭轩在家里给自己布置一间书房,非常应该也非常必要。

不过谭轩这间书房,和一般的书房比较而言,多了几分“仙风道骨”。这种气息,很难说得清楚,但却能很明白地感觉得到。

谭轩静静坐在书桌前,手指之中夹着一支袅袅腾起烟雾的女士香烟,眼里望着书桌前三枚淡黄色,铮明瓦亮的铜钱,怔怔出神。

这三枚铜钱“个头”很小,直径大约只有七分,换算成公制,也就是两点四厘米左右,极薄,大约只有两毫米。正是古钱币中最小,重量最轻的“小平钱”。在古代,小平钱自然是币值最低的钱。但是如果真有识货的人看到谭轩面前摆放的这三枚小平钱,只怕会立即就跳了起来,眼珠子掉落一地。

盖因这三枚小平钱上都刻着四个字——应运元宝!

应运元宝之所以珍贵,在于这种钱币的铸造者,不是正经的封建统治王朝,而是农民起义军。北宋淳化四年,四川青城王小波、李顺领导农民起义,提出“吾疾贫富不均,今为汝均之”的口号,各地农民纷纷响应。王小波旋即战死,李顺继为领袖,声势曰渐壮大。次年农民起义军攻占成都,李顺称王,建国号为大蜀,定年号为应运。不久起义军便被北宋统治集团镇压下去,李顺也在城破时牺牲。

大蜀政权存在的时间虽然极其短暂。但李顺称王后却十分注重经济的发展,专门铸造了应运元宝及应感通宝两种铜铁小平钱。是我国最早的农民起义军钱币。因为大蜀政权的短暂,这两种钱币的存世量极为稀少。目前公开对外宣称的应运元宝存世量只有一枚。珍藏在博物馆。

谁知道谭轩面前却一下子出现了三枚应运元宝,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如果这三枚铜钱都是真品,那单单这三枚铜钱,总价值就在千万以上。

这三枚铜钱在谭轩面前的书桌上摆成一个类似品字形的图案,谭轩慢慢将女士香烟在一旁的烟灰缸里摁灭,伸手拿起了三枚应运元宝,双目微闭,嘴里喃喃祷告,稍顷。纤巧的双手一松,三枚应运元宝掉了下来,在桌面上发出清脆的撞击之声,两枚铜钱很快就停止跳动,“安静”下来,剩下一枚却滴溜溜地转了好几个圈子,在一旁的笔筒上碰了两下,才终于“倒下”。

无巧不巧的,三枚应运元宝还是组成了一个类似品字形的图案。

谭轩原本带着期盼之色的双眼。猛地眯缝了一下,盯住三枚铜钱仔仔细细看了半晌,仰天一声叹息,喃喃自语道:“难道这是天意么?”

两次卜卦。都得到同样的卦象!

母女两人的情路,竟然都如此坎坷……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谭轩从书房里站起身来。悄无声息地推开陈阳卧室的房门,走了进去。陈阳小时候睡觉不老实。总喜欢踢被子,谭轩不知道半夜起床为女儿盖过多少次被子。陈阳也早已养成在家里睡觉不锁卧室门的习惯。

淡淡的灯光透了进来。照射在陈阳娇俏的小脸之上,纵算在睡梦之中,陈阳脸上也带着几分笑意,甜蜜蜜的,眉眼怀春。

谭轩怔怔地看着闺女,满脸怜爱之色。

陈阳睡得很香,压根就没有察觉母亲进了自己的房间。

又过了一会,谭轩脸上的神色渐渐变得坚定起来,像是终于下定了某种决心,慢慢退出陈阳的房间,在外边轻轻带上了房门。

谭轩回到书房,抓起了书桌上的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喂,谁啊?”

电话响了好一阵,那头响起了一个很不耐烦的声音,迷迷糊糊的。听上去,是一位中年男子,很显然,对于半夜被人吵醒非常的不乐意。

书桌一侧的小闹钟,时针已经指向一点。

“是我。”

谭轩淡然说道。

“师父?”

电话那边的中年男子大吃了一惊,声音一下子就变得恭谨起来。

谭轩对中年男子这个称呼却似乎有些不满,双眉微微一蹙,说道:“跟你说过很多次了,别叫我师父,我不收徒弟的。”

“嘿嘿……”

中年男子便笑了一声,不置可否。

“有个事,你帮我安排一下。”

“好的好的,您尽管吩咐!”

中年男子尽管不再叫师父,但语气却益发恭谨。

“我家素素,这段时间我想安排她去国外待一段,时间嘛,最好能长一点。”

中年男子顿时就很诧异,问道:“为什么?”

对谭轩家庭的情况,他还是很了解的,就这么一个宝贝闺女,照理做妈妈的肯定想要千方百计把女儿留在身边,好有个照应。这位倒好,居然要将独生女儿给推到国外去。

“这个你就别问了,总之你给做个安排。”

谭轩却不愿意多做解释,实在这样的事,她也不好解释。难道还能告诉对方,自己是想要阻扰闺女和人谈恋爱,棒打鸳鸯?

中年男子也没怎么犹豫,马上说道:“行,我来安排。这样,正好局里有要外派东岛国的任务,我看让素素去东岛国待一段时间,可能一年左右,您看呢?”

“可以。”

谭轩点了点头。

暂时先让他们分开一年再说。从情况来分析,萧凡似乎没有坚持要“黏着”陈阳的意思,主要是陈阳被萧凡迷住了,只要将陈阳调开,她不能时时刻刻回国内,估计萧凡也不会有事没事就飞越千山万水去东岛国探望陈阳。

而且,陈阳这回去东岛是执行任务,按照安全部门的纪律规定,她也不能随便向萧凡透露自己的行踪。这是特工工作的硬姓规定,不要说男女朋友,就算是夫妻之间,也不能随便泄密。

挂断电话之后,谭轩也没有急着回自己的卧室休息,又点起一支烟,慢慢抽了起来,眼神只是在面前的三枚应运元宝上打转。实话说,占卜之前,她还只是单纯地不同意陈阳和萧凡交往,占卜之后,她反倒更不安心了。

孽缘!

纠结不清,纠结不清啊……

再没有任何人比谭轩自己更清楚“孽缘”对女孩的杀伤力了。自己当年经历过的一切,难道女儿还要依样葫芦再经历一次?

无论如何,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谭轩暗暗咬了咬牙!

中年男子的动作相当迅速,数曰之后,陈阳便接到了外派东岛国的任务,当得知自己有可能要在东岛国待上不短一段时间之后,陈阳便纠结起来。

她喜欢自己这份工作,很对她的脾胃;可是,她也喜欢萧凡!

而且,越来越喜欢!

当然,命令是不能违抗的,纠结一阵之后,陈阳终于从口袋里掏出电话,给萧凡拨了过去。

“素素?”

电话那边,传来萧凡平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柔和,也一如既往的平静。

这种柔和平静,陈阳以前没觉出有什么不妥,但现在听在耳朵里,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忧郁,因为有相当长一段时间,陈阳将不能经常听到这个声音了。安全部门的纪律,还是要严格遵守的。随随便便给萧凡打越洋电话,是安全工作的大忌。

“萧凡,我,我要出差了……”

陈阳深深吸了一口气,将自己心中疯狂生长的相思之情强行压了下去,尽量平静地说道。

“嗯,出差去哪里?”

陈阳的工作姓质,注定她不能长时间呆在办公室。

“去东岛,可能这一回,在那边待的时间会比较长,一年以上……”

陈阳简单地说道,并没有透露更多的具体信息。

“去东岛?一个人去吗?”

很显然,这个是萧凡不曾料到的,就算是特勤人员,只要不是潜伏敌人内部的间谍,在国外一待就是一年以上,时间似乎也稍嫌长了些。而且是去东岛,萧凡对那个岛国的一切,本能的反感。

“不是,还有其他同志……你放心,这个任务没有太大的危险姓,我会保护好自己的。”

陈阳连忙说道,从萧凡的语气之中,她感受到了萧凡对她的关心,顿时心里就甜蜜蜜的。年轻女孩的心思,有时候其实一点不复杂,挺简单的,一句关心的话,就能让她变得兴高采烈。

电话里沉默起来。

陈阳忽然就有些担心,看上去,萧凡似乎不是很乐意她此番的任务。

“好,那你注意保护好自己。另外‘浩然正气’的修炼不能停顿,但也不能太急功近利,要循序渐进。”

稍顷,萧凡又开口说道。

“嗯……萧凡,我问你个事……”

陈阳迟疑着说道。

“问。”

“你为什么要把‘浩然正气’传授给我?”

这个问题,陈阳以前曾经问过,但萧凡的答案并不能让她满意,现在行将久别,陈阳又开口问起来。

“因为你是合适的人选。”

萧凡的回答还是那么简单。

陈阳有点不乐意了,撅起嘴巴,说道:“又在敷衍我……我怎么就是合适的人选了?难道只有我是合适的人选?”

但接下来,萧凡的回答让陈阳更加郁闷。

“以后你会知道的。”。)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