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 诱饵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4-20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文二太爷料事如神,文思远和五师弟很快就回到了四合院,不过看上去,有点狼狈。.五师弟身上有血迹,文思远的衣服上也沾了不少泥土脏物,师兄弟俩都有些气喘。

一见这个样子,文二太爷的脸色便往下一沉,问道:“怎么,动手了?”

文思远点点头,神情有点惭愧,说道:“没想到他们突然加大了巡逻的范围,就这么碰到一块了。先前那几个巡逻的外围弟子,不堪一击。但是随后赶过来的两个,就厉害多了。都是西域胡人,白衣白袍,胡须头发卷曲,眼窝陷得很深……离他们老巢太近,我们也不敢恋战,只能先想办法脱身……”

文思远简单地汇报了一下刚才遇到的情况。

随后赶到的那两个白袍胡人,着实了得,单打独斗,文思远虽然并不落下风,奈何对方人多势众,后援充足,只能先撤了。

文二太爷“哼”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继续认真观察天狼星的异变。

就在黑色兽首即将吞噬天狼星之时,天狼星忽然光芒大放,黑色兽首顿时就被冲散了,冲天而起的光柱也随之消散。

大伙面面相觑,都有些惊疑不定。

文天和萧凡却都不吭声,也没有要马上离开的意思。

正当大家疑惑之时,西山那边的光柱再次冲天而起,那个狰狞的兽首也再次扑向天狼星,几分钟之后,又被光芒大放的天狼星“击退”了。

半个小时之内。这种情形一连出现了三次,之后终于沉寂下去。再无任何异象出现。

文二太爷扬了扬手,让一众徒子徒孙和随从们都各安本职。随即和萧凡一起回到了厢房,文思远和辛琳跟了进来。

“师弟,如何?”

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问道。

萧凡缓缓说道:“不像是在斗法,反倒像是在布阵,我估计,应该是在尝试布置一种新的阵法,从刚才引发的天象来看,这个阵法一旦布成。威力非同小可。”

文二太爷点了点头,说道:“嗯,如果这是阵法,能够直接沟通天狼星之力,威力肯定是小不了。”

文思远却在一旁说道:“师父,师叔,有没有可能,是在修炼一种新的功法?”

萧凡答道:“也有这种可能。不管是哪一种情况,都说明了一件事……”

“什么事?”

“他已经恢复了。”

萧凡缓缓说道。一字一句,神情十分凝重。

厢房里一下子变得非常安静。

无疑,大伙都知道萧凡嘴里说的“他”是哪一位,当初那个阻扰萧凡逆天改命而受伤的的“元凶首恶”。伤势已经痊愈。

稍顷,文二太爷冷笑一声,说道:“他到今天才恢复。看来实力并没有我们料想的那么强。”

萧凡受伤比他更重,却已经伤愈好几个月了。

至于萧凡所受的道伤。文二太爷没有提起。

“师父,师叔。要我说,咱们干脆动手!”文思远双眉一扬,朗声说道:“基本上他们在西山的巢穴,我们也摸得比较清楚了,与其这么拖下去,不如主动进攻……”

“主动进攻?”

文二太爷反问了一句。

“对。”

“你真的搞清楚了人家那边的所有情况么?主事者叫什么,从哪里来的,有些什么本事?他有多少帮手,都有些什么本事?这些情况,你知道多少?”

文二太爷的语气,渐渐严厉起来。

对老爷子这些疑问,文思远似乎早就有所考虑,马上答道:“师父,我知道,打战要做到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但现在情况有些特殊,他们早就知道我们来了,对我们的防范相当严密,想要把您说的这些情况都搞清楚,基本上没有可能。他们正在不断地调集人马赶过来,时间一天天过去,他们的实力只有越来越强,越往后拖,越不好对付。既然迟早要决一胜负,那么就宜早不宜迟!”

倒也振振有词。

文二太爷没有生气,微微一笑,说道:“思远,你这个主动进攻的思路是不错,但你说没有办法把他们隐藏的实力都摸清楚,却有点绝对了。”

文思远吃了一惊,有点将信将疑地说道:“师父,您是说……有办法把他们隐藏的实力都搞清楚?”

这段时间,文二太爷坐镇京师,但具体的事务,都是文思远督率着五位师弟和其他门人弟子在艹办。西山别墅那边防范之严密,文思远比任何人都更清楚,几乎是想尽了办法,也没能获得更多的详细消息。如今师父却说还有其他办法,也难怪文思远有些将信将疑了。

文二太爷淡然说道:“这个办法其实很简单,你让他们主动进攻,他们就会把所有实力都暴露出来了。”

“让他们主动进攻?”

文思远有点犯愣怔,自从跟随师父学艺以来,文思远就一直富有进攻精神,不管是生意场上还是江湖道上,“万人敌”的威名都是打出来的,思远集团的巨大财富也是主动聚敛而来。

文思远从来都不相信坐在家里,天上会往怀里掉馅饼。

到京师之后,十个月的防守,已经让文思远非常非常憋气了。

文二太爷缓缓说道:“思远,你下过军棋吗?”

“师父?”

文思远更加疑惑。

文二太爷说道:“这次决战,我们的目标不是全歼敌人,而是——夺帅!”

萧凡轻轻点了点头,似乎很赞同二师兄的话语。

根据目前掌握的情报来看,那边的关系网相当的错综复杂,这么多西域胡人,能够在京师重地生活这么久,不引起官方的关注,没有过硬的后台是断然做不到这一点的。真要是将他们连根拔起,且不要说实力是否足够,就算有这样的实力,也要考虑一锅端的后果和影响。

那必定是一个超级大事件,恐怕很难掩盖得住。

所以,“夺帅”的策略,无疑是最正确,也是“姓价比”最高的。

当然,这里所言的“帅”,不是指特定的一个人,包括对方那个神秘的主事者,但不仅仅只包括他一个人,他最重要的助手,都在“帅”的行列。严格来说,文天是想要端掉敌人的指挥部。只要能将几个主事者除掉或者重伤,这一战就算是大获全胜了。

小鱼小虾翻不起什么风浪。

而偏偏夺帅的难度又是最大的,与其这边主动进攻,还不如让他们主动进攻。在全力进攻的时候,敌人所有的实力都会暴露出来,不会再有任何隐藏。

“师父,如果这样的话,除非……”

文思远沉吟起来,情不自禁地开始顺着师父的思路来考虑问题。

“除非什么?”

文二太爷望着这位侄儿兼徒弟,眼神之中,带着鼓励之意。

“师父,师叔,想要在反制之中夺帅,除非我们能够设一个很好的局,让他们钻进来。不然,在实力基本相当的情况下,打防守反击,想要精准夺帅,难度就太大了。”

文思远缓缓说道。

文二太爷就笑了,淡然说道:“你能想到这一层,也要算是很不错了。你以为这几个月,你师父就光是坐在这里喝茶么?”

文思远眼神一亮,惊喜地说道:“师父,您的意思是,您早就有计划了?”

“当然。原先我一直没有找到一个很好的诱饵,不过前段时间,这个问题也已经解决了。如果我料得不错的话,这个诱饵一旦抛出来,不怕他们不咬钩。”

文二太爷语气之中满是自信。

萧凡微笑说道:“师兄的意见,我完全赞成。”

二师兄在术法和武术上的造诣或许不见得比他更强,但江湖争斗的经验,却绝不是他所能比拟的。数十年来威震黄海,纵横天下,文二太爷早就算得“人老成精”了。以他为主来对付那些躲在暗处的敌人,实在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见师父说的笃定,文思远也兴奋起来,笑着说道:“师父,这太好了,我早就想着要好好跟他们见个真章,这段时间,憋得太难受了。”

文二太爷瞥了他一眼,微笑说道:“时机暂时还没有完全成熟,你先憋着。”

文思远顿时便十分郁闷。

“万人敌”被憋得,辛琳忍不住抿嘴一笑。

正在这个时候,萧凡的手机忽然震响起来,萧凡拿起手机一看,是京师地面的座机,号码似乎有些陌生,想了想,按下了接听键。

“你好……”

“萧处长吗?我岳秋风!”

出乎萧凡意料的是,电话那边居然传来岳秋风的声音,听上去,颇有几分焦虑。

萧凡微微一愣,随即就意识到,岳秋风此时打电话给他,极有可能和陈阳有关。不然,这位安全二局的局长,情报系统的大头目之一,是不会随意和老萧家的嫡长孙发生过多往来的。

那是政治上的大忌讳!

“你好,岳局长。”

萧凡平静地说道。

“萧处长,请问你现在有时间吗?有个紧急情况,需要和你通个气。你要是有时间的话,能不能请你马上到我们局里来一趟……”

岳秋风急急说道,没有了往曰那种镇定自若的风采,似乎真的发生了某种特别紧急的情况。

萧凡的心顿时沉了下去。。)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