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章 我意已决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4-22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萧凡同志,仲明同志说得有道理,我看还是一起商量一下。”

邓培恒缓缓说道。

他是副部级领导干部,又是二局的直属领导,他一开口,大家都闭上了嘴巴。

萧凡沉吟片刻,说道:“邓部长,很明显柳生雄一是冲着我来的,陈阳不过是受了池鱼之殃。在这种情况下面,不管是什么样的救人方案,都必须以此为前提。如果我没有按时出现在北田市,柳生雄一肯定会伤害陈阳。此人外表谦和,内心冷酷,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们才不能让萧处长去冒险。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既然柳生雄一的目标是萧处长,那么在他没有见到你之前,陈阳同志就是安全的。这段时间,就是我们救人的好机会。”

岳秋风马上说道。

他已经打定主意,无论如何,萧凡的安全才是第一位的。哪怕陈阳因此而受到伤害甚至是牺牲,都不能让萧凡去冒险。这不是岳秋风势利,而是责任和义务的问题。

萧凡不是战士。

而陈阳作为特工人员,本身从事的就是高风险的工作。

就好像战争时期,军人为抵抗外侮而浴血奋战,为国捐躯,那都是本份。却不能以同样的标准去要求平民。

假使萧凡也是情治人员,那就另当别论。哪怕他是老萧家的子弟,需要冒险的时候,还是要勇往直前的。

辛琳忽然开口说道:“岳局长。你们局里能够找到一位长相和身材都和萧凡相像的人么?”

顿时大家的目光又都集中在了这位一直默不作声站在萧凡背后的女孩脸上,早已经有人在怀疑辛琳的身份。觉得她八成是“大内侍卫”。

由此可见,老萧家对这位嫡长孙的安全是何等的重视。

岳秋风顿时眼神一亮。说道:“辛小姐的意思是说,我们可以李代桃僵?”

当初歼灭“远东之虎”赛宇的几名手下,辛琳也参与其事,陈阳向岳秋风详细汇报过,所以岳秋风知道辛琳的名字。

辛琳点了点头,说道:“只要有七分相似,就能达到百分之百的效果。”

七妙宫的易容绝技,妙绝天下,辛琳说这话自然是底气十足。就现在。在场诸人看到的,也不是辛琳的真实面目。无论是谁,只要盯着辛琳看的时间略长一些,顿时就会头晕目眩。

“这是个好办法……”

方仲明也兴奋起来。

虽然有关萧凡的“传奇”,陈阳也曾向他这位直管上司汇报过,毕竟方仲明没有亲眼见识,只是将信将疑。在方仲明心目中,这种行动,自然还是他们这些受过专业训练的安全警察来执行比较靠谱。由一位安全警察假扮萧凡。既能满足柳生雄一的要求,又能让萧凡置身事外,正是两全其美的好办法。

“迦儿,不行的。”

萧凡却轻轻摇了摇头。

辛琳一双妙目便注视着他。

萧凡说道:“柳生雄一和我交过手。他对我很熟悉了。就好像我对他也很熟悉,别的人如果易容假扮他,我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这是一种直觉。”

像萧凡这种超级大高手。身上总是会散发出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一般人或许分辨不出来。但同为高手的柳生雄一,却肯定能有所察觉。基本上。在安全二局的年轻警员之中想要找出一位和萧凡不相上下的大高手,恐怕是相当的不容易。

“只要不是面对面,我保证他看不出来。”

辛琳一反常态,很坚持己见。对自己的易容术,辛琳很有信心。

萧凡还是轻轻摇头。

不是他信不过辛琳的易容术,关键是萧凡不能拿陈阳的生命安全去打这个赌。不要说陈阳和他的关系密切,就算只是普通朋友,陈阳因他而遭人绑架,萧凡也断然不能坐视不理。

“迦儿,你要明白,柳生雄一的目标是我,没有达成目的,他是不会罢休的。”

陈阳只是遭受池鱼之殃,就算这一回萧凡不予理睬,任由陈阳牺牲,柳生雄一肯定还会再次出手。

辛琳沉默下去。

“萧处长,不管怎么说,这是我们安全机关的任务。很感谢你对陈阳同志的关心,但是,这个事必须要以我们为主。”

岳秋风坚定地说道。

萧凡摆了摆手,说道:“岳局长,你的心意我明白。这个事就不用研究了,我会去北田。既然问题发生了,总是要面对的。这事我来处理,我希望安全部门的同志不要轻举妄动,以免打草惊蛇。”

岳秋风脸上不禁闪过一抹极其古怪的神色,其他安全警察的脸色也和他差不多。

萧凡这话,怎么听怎么不对味。

萧一少这是信不过安全部门的同志啊,怕他们坏事!

到底谁才是专业人士?

“萧凡同志,我不同意!”

稍顷,邓培恒沉声说道,脸色严肃无比。

萧凡轻轻摇头,缓慢却又坚定地说道:“邓部长,我并不是在征求您的意见。这是我的决定。不管安全部门怎么做,我都会前往北田市。但是我希望邓部长和各位领导,一定不要低估柳生雄一。这个人很不简单,他身后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势力,是我们所不知道的。如果我们轻举妄动,很可能造成更大的伤亡。”

大伙再次面面相觑,邓培恒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大约这么多年来,已经没有人在邓培恒面前说话如此直白了。纵然萧凡是萧家的嫡系子弟,邓培恒也觉得这年轻人未免狂妄了些。

仿佛只要他做了决定,所有人都必须要听他的。

“邓部长。岳局长,各位领导。告辞!”

不待邓培恒等人再说什么,萧凡便即站起身来。微微欠身为礼,转身就走。

“萧凡同志!”

邓培恒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了,阴沉着脸叫了一声。

这里毕竟是安全部门的地头,他是在座所有人的领导,陈阳是他的部属,这个事理应由他来做主。这个体统是一定要讲究一下的。

萧凡打住脚步,再次朝他微微点头,一言不发,径直拉开房门走了出去。萧真人脾气谦和是谦和。一旦做出了决定,别人要改变他的决定,却也是千难万难。

真正的大人物,都有这种特姓。

会议室里一片沉寂。

邓培恒脸色益发阴沉。

“部长,不用管他,我们采取我们的行动!”

方仲明梗着脖子,怒声说道。

很明显,萧凡这个态度让大家都不是太舒服了,方仲明尤其觉得受到了藐视。安全部门的高级警官。精英特工,在行动力方面居然被宗教局的同志质疑,这要是传扬出去,岂不是可笑之极?

方仲明是真的不相信。萧凡的战斗力比他们这些专业人士还要强悍。

岳秋风瞪了他一眼,转向邓培恒,低声说道:“部长。萧凡这个人,不可貌相。深不可测……或许,他真的有把握……”

“有把握?有什么把握?他有把握。你有把握吗?”

岳秋风一言未毕,就被邓培恒打断了,连珠炮似的一顿质问。

岳秋风顿时就缩了缩脖子,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邓培恒是二局的老局长,也是他的老上司,他可以说是邓培恒一手培养起来的,邓培恒对于他而言,既是领导又是老师,被邓培恒“训斥”,岳秋风早已习以为常,不会觉得有半分丢面子。

再说,邓培恒的质问是很有道理的。

你有把握?

能确保萧凡百分之百安全?

只要有个万一,你去向萧家,去向萧老爷子交代?

“可是,瞧这个架势,怕是拦不住他了,我们总不能禁止他出境?”

岳秋风又说道。

“为什么不可以?通知首都机场,禁止萧凡出境。另外,我们立即研究一个解救陈阳同志的方案出来,马上付诸行动。动作要快!”

邓培恒一挥手,断然说道。

到底是见惯了大风大浪的“老江湖”,要紧关头,半点不含糊。

“是!”

岳秋风挺直了身子答道。

便在这个时候,邓培恒的手机响了起来。邓培恒拿起手机一看,脸色微微一变,当即站起身来,走向会议室的一角,按下了接听键。

“老书记……”

邓培恒压低了声音,说道。

“培恒同志,听说你们的一位年轻同志在东岛国遇到了意外,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你跟我说一下。”

电话那边,传来一个苍老的男姓声音,充满威严。

邓培恒心中一惊,怎么惊动他老人家了?

当此之时,邓培恒也不好迟疑,马上就将情况向书记做了简明扼要的说明,有关萧凡的情况,也没有丝毫隐瞒。

“和萧家的年轻人扯上关系了?培恒同志,不要犯幼稚病,该讲的原则一定要讲。既然和萧家的年轻人有关,那就要及时向可徳同志汇报,明白吗?”

邓培恒不由微微一愣。

照老人家这个意思,分明就是同意萧凡参与此事了。只是让他知会萧家一声。否则,有什么必要去惊动萧老爷子?

“老书记……”

邓培恒还是有点拿不准,迟疑着说道。让老萧家的嫡长孙去东岛国冒险,这样的责任,实在有些担当不起。

电话里却响起了“嘟嘟”的忙音,那边已经挂断了电话。

邓培恒的双眉紧紧蹙了起来。。)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