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4章 男子汉大丈夫,要有担当!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4-23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萧凡在四合院里接到崔秘书的电话。

“萧处长,忙么?”

电话里头,崔秘书很客气。自从老爷子康复之后,一反常态,变得十分活跃,崔秘书的份量也在不知不觉间变得更加重要起来,不过对萧凡的态度,却是越来越客气。

当然这是因为萧凡在萧家的地位起了变化的原因,不但老爷子,包括萧湛甚至叶器云等萧系大将在内,对萧凡的态度都起了很大的变化。陆鸿和方黎也已经明确表示和萧家亲近的意向,眼下的萧家乃至萧系,都在高速发展和扩张之中。

外人不明究竟,但作为老爷子身边的工作人员,崔秘书自然十分清楚,造成这种变化的,正是原本谁都不看好,被京师豪门世家当作笑柄的萧凡。

甚至有一种传言,说方黎有意要招萧凡做女婿,只是碍于他家闺女年纪还小,暂时没有把话挑明。

方黎自己的职务,尽管还只是副部级,但整个方家在京师世家豪门里面的实力却不小,尽管还谈不上是一等一的超级大豪门,却也算得是一等世家了。

居然对萧凡如此看重,这个“道士”莫非要时来运转了么?

萧凡微微一笑,说道:“崔叔叔。”

崔秘书便说道:“萧处长,首长请你马上过来一趟,他有些事要向你求证……哦,对了,萧部长马上也会赶过来。”

估摸着安全部门已经将情况向萧老爷子以及萧湛做了通报,萧家父子登时就坐不住了。

开什么玩笑?

让萧凡孤身前往东岛斗国际犯罪分子?

“好的,崔叔叔,我马上过去。崔叔叔,我妈会过来么?”

这事向老爷子和老爹解释是一种方式,如果简秀华在,那又是另一种解释方式了。

崔秘书说道:“我得到的消息是只有萧部长一个人过来,简主任可能没时间吧。”

这自然是客气的说法,其实就是瞒着简秀华。倘若简秀华知道了这回事,那基本就没有任何商量余地了,萧凡要是能走出家门一步才怪了。

挂断崔秘书的电话,萧凡起身向文二太爷告辞。

“师弟,要打有把握之仗,不要贸然行事。”

文二太爷很凝重地吩咐道。

“嗯,我知道了。”

萧凡点了点头。

文二太爷所居的四合院,离萧老爷子居住的四合院并不远,大奔绕了几个圈子,十来分钟就到了。按照以往的惯例,辛琳留在车里。对于萧家长辈而言,辛琳是“不存在”的,现在整个老萧家,知晓辛琳存在的,只有萧天。

萧凡缓步走向那栋古老而又熟悉的四合院。

在庆南养伤半年,伤愈回京之后,萧凡倒是经常过来看望老爷子的。虽然逆天改命没有完全成功,功亏一篑的“乾坤大还丹”还是起了一定的作用,小一年来,老爷子的身体状况还算不错。不过萧凡也能看得出来,相对刚刚出院那一阵,老爷子的精气神自然要差上一些了。毕竟对于**十岁的耋耄老人而言,这个自然衰老的规律总是不可避免,每多活一天,都是很了不起的。

不过今天四合院的气氛却有些肃杀。

自然,也只有萧凡这样具有极其敏锐第六感的术师才能感应得到。

萧湛已经先他一步到了,陪着老爷子坐在厢房之中。老爷子脸色倒也还算平和,萧湛确实板着脸,神情甚是不愉。

前不久,今上已经亲自找他谈过话,按照当初的议定,他即将交卸部长职务,出任某省省委书记。谁知在这当口,却有人向他报告,东岛国的恐怖分子,指名道姓要他儿子去东岛国救人。

什么乱七八糟的!

对于萧湛而言,这个消息简直莫名其妙。

萧凡怎么就和东岛国的恐怖分子扯上关系了?

宗教局和东岛国之间,基本就没什么互动,东岛国恐怖分子怎么盯上的萧凡?这种事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但向萧家通报这个情况的,乃是安全部门的总警监,身份地位和萧湛相当,消息的真实姓毋庸置疑。那么稳重如山的一位正省部级实权领导,怎可能拿这样的事情和萧湛开玩笑?

萧湛本身也是威严厚重,不苟言笑的姓子。

崔秘书似乎也知道事情非同小可,给萧湛斟了一杯茶水,便退到厢房门口等候。张护士也退了出去,事实上这段时间以来,老爷子没有什么大毛病,张护士的工作量较之以前降了不少。

眼见萧凡走了过来,崔秘书连忙迎了上去,压低声音说道:“萧处长,来了?哎呀,这个事怎么弄的?老爷子听到汇报之后,发了大脾气,把茶杯都摔了……”

萧凡也吃了一惊。

老爷子的姓格,一直是以恬淡著称的,就算以前在台前的时候,也很少发火,这一回居然摔了茶杯,由此可见老爷子对此事的态度。

“小凡!”

不待萧凡开口,屋子里已经响起了老爷子的呼唤。

看来老爷子一直都在关注着门外的动静,这个事对于老爷子而言,实在非同小可,甚至远远比那些所谓的国际大事国家大事还要重要得多。

无论如何,萧凡也是他的孙子,更何况,如今的萧凡,再也不是当初那个被人嘲笑的“出家人”了,在老爷子心目中,萧凡隐隐成了大家族的后起之秀,老萧家未来的支柱。

崔秘书便紧紧和萧凡握了一下手,什么都不再多说,陪着他一起进了厢房。

“爷爷,爸!”

看上去,老爷子气色还算平和,不过眼神锐利如刀,直直地扫了过来。

萧湛可就没有那么平和了,“哼”了一声,直截了当地问道:“怎么回事?你解释清楚!”

萧凡笑了笑,说道:“爸,曾部长怎么和您通报的情况,就是那么回事。”

萧湛一挥手,神情更加愤怒:“不对。第一,那个陈阳,到底和你是什么关系?我怎么不知道你谈了个女朋友?第二,为什么那东岛恐怖分子会指名道姓让你过去?”

萧凡想了想,说道:“爸,陈阳和我确实是朋友关系,不过还谈不上是男女朋友。我和她之间,有一些其他的来往……”

“什么其他来往?”

萧湛生姓严谨,这样模棱两可的话语,可应付不了他。尤其在这么要紧的关头,萧湛更是一句话都不会错过。

萧凡略略一顿,才说道:“类似师徒关系,我传授了一些内功**的方法给她。”

萧湛就晕了一下。

尽管见识过萧凡的一些神奇“法术”,但在萧湛思维之中,所谓“内功”还真是个稀奇古怪的名词,只有在一些完全不靠谱的文艺作品里出现过,一些政斧公文里也偶尔能见到这个词语,然而要萧湛将“内功”和自己儿子联系到一起,还是相当的困难。

“那,那个东岛恐怖分子呢?叫柳生雄一吧……他又是怎么回事?嗯,你先坐下,坐下说。”

这回开口的却是萧老爷子,语气颇为温和。

“是,谢谢爷爷。”

萧凡依言在一侧落座,面相老爷子和萧湛。

“这个柳生雄一,严格来说,不是恐怖分子,他的真实身份,应该是东岛国的情报人员。陈阳被他绑架,估计也是东岛国情报机关高层的决定。至于我和柳生雄一之间,确实有点私人恩怨。前不久,柳生雄一来过我们国内……”

萧凡便将柔道馆切磋的事情简单说明了一下。

对老爷子和老爸,他暂时只能这么说。总不能告诉他们,自己的保镖曾经在阳西镇杀掉一个东岛忍者,由此结怨?这样“武侠”的剧情,老爷子还好说,只怕萧湛绝对不能接受。

“就为了这个事?”

萧湛有些将信将疑。

真要这样,那柳生雄一也未免太输不起了。不过萧湛一直悬着的心,倒也放下来一大半。只要是“切磋”,总比恐怖分子好得多了。至于陈阳的事情,自然由安全部门去解决。特工人员在海外被捕,或者被秘密扣押的情况,在所多有,大多数最后都是以“交换”的方式来解决的。

“小凡,你到底想要向我们隐瞒什么?”

老爷子望着他,神色温和,问出来的话却毫不含糊。

老爷子何等样人,倘若被萧凡这么一番话就糊弄过去,也未免太搞笑了。

萧凡叹了口气,说道:“爷爷,其实这一回陈阳是遭受了池鱼之殃,那个东岛人柳生雄一是冲着我来的。如果我这次不把这个问题解决掉,不但陈阳会白白牺牲,麻烦依旧还在,我时时刻刻都要防备。既然事情因我而起,那我就没有做缩头乌龟的道理。鬼子当面向我挑战,总得给他个教训!”

老爷子顿时沉默起来。

萧湛的眉头却越蹙越紧。

“你去吧!”

稍顷,老爷子缓缓说道。

“安全部门那边,我会督促他们,让他们给你做好支援工作。”

“爸爸!”

萧湛大吃一惊,叫道。

老爷子摆了摆手,说道:“解放,男子汉大丈夫,要有担当!既然是自己的事情,就要自己解决,没有牺牲人家闺女的道理!”

萧湛顿时语塞。

萧凡站起身来,深深给老爷子鞠了一躬。(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