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5章 家主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4-24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时令还在七月,华夏首都正是酷暑难耐,但飞机在北田机场降落,萧凡走出机舱,立时便能感受到一股清爽的凉意。北方岛是东岛国最北边的大岛,纬度很高。

萧凡不是从首都机场直飞过来的,北田是北方岛最大的城市之一,有直飞华夏国首都的航班。但萧凡没有坐直飞的航班,那样一来,他的行踪就太容易被掌握了。

他从首都机场起飞,中途在东岛国首都停留了一个晚上,然后再从东岛国首都搭乘飞机,飞往北田市。为了慎重起见,萧凡离京之时,用了萧一行的名字和身份证,还有护照。萧一行这个名字和萧凡这个名字一样,有一整套有效证件。萧凡虽然足够低调,然而还是有很多人知道萧凡是宗教局的副处级干部,但是知道萧一行的人就很少了。

连二局的人都不知道他是何时离开首都的,萧凡没有和他们打招呼。

倒不是萧凡信不过二局的同志,关键陈阳的安危必须放在第一位来考量,萧凡没打算一上来就去试探柳生雄一是否能坚守底线。万一这个鬼子说到做到,萧凡这边多来一个人,他立马就对陈阳下毒手,可就麻烦了。

而且根据萧凡他们的分析,柳生雄一有很大的可能是东岛国的情报人员。情治机关之间相互派出间谍和反间谍是常有的事,安全部二局的保密系统也不是绝对能够信任的。萧凡虽然足够自信,却不自大。该谨慎的时候,他比任何人都谨慎。

应柳生雄一的要求,他是孤身一人前来北田,没有任何人随行,甚至辛琳都不在他身边。

所幸萧凡的东岛语还勉强过得去,尽管不像柳生雄一那样是华夏通的水准,一般的曰常会话,还是不成问题。否则还真是比较麻烦。

柳生雄一要求萧凡三天之内赶到北田,萧凡提前了一天,倒是可以从容行事,先安顿下来。

萧凡住在一家叫“坂田”的酒店,规模不小,设施也过得去。之所以选择这家酒店,因为“坂田酒店”是“涉外酒店”,平曰里接待的多数都是华夏国的客人。

自从逐渐富裕起来之后,很多华夏国人喜欢到东岛国旅游,北方岛是东岛国的旅游胜地之一,地广人稀,很多地方都保留着大自然的原貌。坂田酒店是几家规模很大的华夏国旅游公司的定点酒店。北方岛最有名的就是雪景,如今正是夏天,没有雪景可看,前来北方岛旅游的游客比较少,坂田酒店的生意相对清淡,不过还是有两个小型旅游团在坂田酒店下榻。

如果柳生雄一只是普通的绑匪,萧凡不必如此小心谨慎,终归北田也不是太小的城市,一个外国人随便住在哪个酒店,绑匪还能第一时间知晓?但柳生雄一明显和别的绑匪不一样,此人不但是情治人员,家族或者门派在北方岛的势力估计也非常了不得。萧凡一踏上北田的土地,就等于踏入了狼窝虎穴,四面受敌了。

萧凡在坂田酒店入住的是豪华套间。

倒不是萧真人喜欢摆谱,关键在于豪华套间足够宽敞,有较大的活动空间。一旦遇到紧急情况,可以腾挪得开。

萧凡刚刚入住坂田酒店不久,他隔壁的房间就住进来一个东岛女人,名叫武宫玲子,约莫三十岁上下,打扮娇美,十分艳丽。

东岛的酒店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特别干净,屋子内的设施很人姓化。

萧凡自然不会去关注这些,刚一进门,手腕一翻,一件洁白的龟甲便出现在他的掌心之中。“玄武甲”作为无极门的镇教之宝,不但在卜算方面有着神奇的功效,而且有一定的“预警”功能。

北田市已经属于柳生雄一的“大本营”,萧凡虽然采取了一定的保密措施,但这种程度的保密措施到底能有多大的效果,那就不好说了。考虑到三天之内必须要以本来面目和柳生雄一见面,萧凡也就没有使用易容术之类改变外貌的手段。

没有那个必要,反倒无端被柳生雄一小觑了。

萧凡手持玄武甲,在套间里巡视一周,没有发现异常,心里略略安然了几分。便在这个时候,墙壁上响起了轻轻的敲击之声,三长两短,很有规律,一连敲了三遍。

萧凡会心一笑,也在墙壁上敲了三长两短的回音。

辛琳已经到了,就住在他的隔壁。

不过,如果辛琳不告诉他自己就是武宫玲子,以七妙宫易容术之精妙,纵算对面相逢,萧凡也要略略愣怔一下,才能凭借着敏锐异常的第六感将易容改扮之后的辛琳认出来。

北田是一个古老的城市,有许多保存完好的古建筑。东北角的柳生庄园就是其一。

在北田市,柳生家族是传承最古老的家族,柳生家族在北田的名声之大,是其他家族完全比不上的。柳生家族不但财雄势大,而且精通剑术柔道和古老的术法,普通北田市民对东北角那一片连绵不绝的古老庄园又敬又畏,平时一般不敢接近。

柳生庄园某间古意盎然而又十分精致的会客室内,柳生雄一在榻榻米上盘腿而坐,一身黑色的和服,双目微闭,一柄乌黑的带鞘长剑搁在右手旁边。

他的下首,盘膝坐着一名穿着淡蓝色白色碎花和服的年轻女子,身子微微弯曲,对柳生雄一保持着恭谨的礼节。

“腾”地一声轻响。

原本安静至极的屋子门口,忽然多了一条黑影,穿着黑色的紧身夜行衣,背上背着长剑,单膝跪地。

“家主!””

“说吧。”

柳生雄一淡然说道。

“是!”

黑衣忍者一躬身。

“启禀家主,萧凡已经到了。住在‘坂田酒店’第三三零六号豪华套房,登记的名字叫萧一行,支那人,二十七岁。”

柳生雄一微微一笑,说道:“动作倒是挺迅速的。他一个人来的吗?”

“目前来看,是这样的,没有人和他同行。他的隔壁,住的是一个东岛女人,名叫武宫玲子,三十一岁,京都人,身份是一家杂志社的摄影记者,我们核实过,这个身份是真实的。”

“哦?京都人,杂志社的摄影记者?”

柳生雄一就笑起来,嘴角闪过一抹讥讽的笑意。

黑衣忍者连忙说道:“家主要是对这个女人有所怀疑的话,我们马上再进行调查。”

柳生雄一说道:“我也不能肯定这个女人就比较可疑,但这种时候,出现在萧凡身边的任何人,不管男女老少,都必须小心在意。这个人的家族,在支那势力之大,是你们绝对无法想象的。虽然在我的威胁之下,他是独自一人到了北田。但所有这一切,肯定都只是表象,华夏国情报机关的那些人,是绝对不会真的让他孤身一人前来冒险的,他的身边到底隐藏着什么人,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因此,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黑衣忍者迟疑了一下,躬身说道:“家主,吉藤认为,不管这个支那人在支那是多么的了不起,但现在他到了北田。北田是我们柳生家族的地盘,他再厉害,我们要杀他也是易如反掌。”

“是么?吉藤君真的这么认为?”

柳生雄一不由笑了起来,望向下边单膝跪着的黑衣忍者,语气带着三分讥刺之意。

黑衣忍者朗声说道:“是的,家主。吉藤就是这么认为的。”

“哟西!”

“既然如此,吉藤君就按照原定计划行事。”

“哈伊!”

黑衣忍者再次一躬身,见柳生雄一没有其他吩咐,人影一闪,转瞬之间就已消失不见。

眼见黑衣忍者消失在门口,淡蓝色和服女子终于忍耐不住,低声说道:“家主,如果那个萧凡真的有您说的那么厉害,吉藤君按照原定计划行事,成功的几率真的不高。”

柳生雄一望了她一眼,神色变得十分温和,微笑说道:“秋子,你是在质疑我为什么要让家族的卫士去白白送死么?”

淡蓝色和服女子连忙一躬身,说道:“秋子不敢……就是觉得,没必要做无谓的牺牲,我们可以有其他更好的选择!”

“更好的选择?”

柳生雄一重复了一句,随即轻轻摇头,神色变得严峻起来。

“秋子,你知道当初雄二去支那,我为什么没有阻止他么?因为雄二太骄傲了,目中无人。我希望他去支那,能够好好见识一下,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但是我没有想到,他第一次去支那,就遇到了最强的高手。这是他的运气不好。这么多年来,我们柳生家族的精英们,经历过几次实战?大家都是盲目自信,盲目乐观,甚至包括我自己在内。直到,我也在支那遇到了这个萧凡……秋子,你知道么,他赤手空拳破掉了我的一刀斩!”

“赤手空拳?”

秋子大吃一惊,失声叫道。

她只听柳生雄一说过萧凡很厉害,却不知道那个支那人居然赤手空拳破掉了柳生雄一的“一刀斩”。作为家主的贴身护卫,秋子很清楚柳生雄一全力施展“一刀斩”时,是何等的威势。

赤手破掉“一刀斩”,简直不可思议!(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