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螳螂捕蝉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4-24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是的,就是赤手空拳。所以,让吉藤他们去碰碰钉子也好。让他们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高手。偶尔吃个败仗,对我们柳生家族今后的发展,没什么坏处。”

柳生雄一缓缓说道,语气十分凝重。

“可是,家主,现在是热武器时代……”

秋子还是有些疑惑。

在北田,柳生家族一直是第一大家族,在政界,商界和武术界,都拥有着极大的势力。但是随着时代的进步,柳生家族获得尊敬的方式也在不断发生着变化。如今柳生家族在北田乃至在整个北方岛的声势,主要是靠着雄厚的政商界资源来获取的,武术界的势力,已经变得不是那么要紧了。

而在冷兵器时代,柳生家族的精英武士,是一股任何上位者都不敢忽略的巨大势力。

“热武器时代?秋子,你以为在热武器时代,冷兵器就不起作用了么?不管是什么武器,总是要由人去艹控的。握剑的手不稳定,这样的剑客就是没有用的;同样的道理,握枪的手不稳定,这样的战士也是毫无用处的。决定战争胜负的关键因素,永远都是人,不是武器!”

“比如对付这个萧凡,你认为可以用飞机大炮将坂田酒店炸平么?”

秋子低声说道:“飞机大炮不现实,但是狙击步枪可以考虑。”

在柳生家族,秋子大约是唯一能够和柳生雄一多说几句话的“下人”。

“狙击?”

柳生雄一双眉微微一蹙,却没有急着说话了。

根据那边得到的消息,他们曾经做过这方面的尝试。柳生雄一也承认,高斯那个曰耳曼人,是近来崛起最快的独行枪手。柳生雄一研究过高斯的资料,觉得这个曰耳曼人对于枪械的使用,有着超乎寻常的悟姓,以往的行动,从来没有失手过。

直到他遇上萧凡!

但是,对于高斯的死,那边给的消息让柳生雄一有些迷惑。据说高斯是死在某种动物的利爪之下,根据抓痕来分析,那种动物极有可能是“猫”!

而且高斯临死前甚至连一枪都来不及开,无论是那柄巴雷特50重型狙击步枪还是高斯随身携带防身用的两支勃朗宁手枪,弹仓都是满的,一枪未放。

一名独行杀手,毙命在“猫爪”之下,这一点让柳生雄一将信将疑。

猫这种动物,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柳生雄一对远距离狙击心存疑惑,但其他人显然不这么想。

就在黑衣忍者吉藤离开柳生庄园不久,柳生庄园东边山坡之上的密林之中,探出了两支望远镜。一支望远镜是双筒的,还有一支,则是配在重型狙击步枪之上的红外线瞄准镜。

柳生庄园在城市的东北角,东边是一座小山,树林茂密,再往外就是郊区,西边则是一片高楼大厦。登上东边的小山,柳生庄园的全貌便尽收眼底。

谭轩双手举着高倍军用望远镜,仔仔细细地观察着山脚下的柳生庄园。

此刻的谭轩,再也不是国内那副端庄华贵,仪态万千的贵妇人打扮,而是黑色的紧身衣,连柔顺的秀发都以黑色的丝巾包裹起来。黑色的皮夹克将她窈窕的身段很好地遮掩起来。

她身边是一丛低矮的灌木,灌木丛中,探出一支黑洞洞的重型狙击步枪的枪口。枪手是一名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正和谭轩一样,透过狙击枪的瞄准镜认真观察着柳生庄园的情形。

“谭姐,这个鸟庄园够大的……”

不一会,狙击手抬起头来,低声说道。

国字脸,满脸青碜碜的胡子茬,竟然是安全部二局副局长方仲明,从他望向谭轩的眼神可以看得出来,他对谭轩是又敬又畏。

安全部二局副局长,纵算在国内的情治机关之中,方仲明也要算是颇有分量的大头目了。谁知竟亲自赶到北田,在这里充当枪手,甚至还不是负责人,只是一名“跟班”。

谭轩没有放下望远镜,继续观测,冷冷说道:“柳生家族在北田的势力有多大,你又不是不清楚。这庄园是他们的老巢……”

“可是这么大的庄园,我现在所处的位置,很难及时作出反应。”

方仲明实话实说。

虽然整个庄园都在狙击步枪的射程覆盖之内,然则庄园实在太大,最远处距离方仲明潜伏的狙击位置几乎超过了一千米。仅仅靠他一个人一支枪提供火力支援,纵算是在白天行动,也是远远不够的。如果在晚上行动,依靠红外线瞄准仪,那就更加反应不过来。

况且这次的行动目标不是击溃柳生家族的防守,而是救人,对于火力支援的要求就更高。

这是在东岛国内,在柳生家族的老巢。

行动必须保证一次成功,一旦失手,他们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甚至参与救援的这些战友,是否能全身而退,都很难说。

这次行动,可没有取得东岛国官方的许可,更不用说合作了。

透过外交途径来谈判这样的事情,手续之繁琐,效率之低下,简直“无与伦比”。真等到东岛国官方给出正式答复,只怕陈阳都遭遇不测很久了。

谭轩爱女心切,断然不会容许这种情形发生。

因为是秘密行动,没有得到东岛国官方的允许,时间又十分紧张,仓促之间,只来得及组成一支小小的救援队伍。当然,都是情治机关的精英,尤其安全二局,更是精锐尽出。连方仲明这位副局长,都亲自充当狙击手。

谭轩淡然说道:“现在只是先了解一下庄园的整体结构,没有说要马上行动。”

“嗯,如今关键是要知道陈阳的具体位置……谭姐,真不知道柳生雄一是怎么和萧凡结怨的……”

方仲明疑惑地说道。

到目前为止,方仲明还是如堕五里雾中。貌似东岛国的柳生家族,和华夏国的萧家,八竿子都拉不上关系。怎么柳生雄一就必欲置萧凡于死地而后快呢?

多大仇啊!

还连累陈阳遭了池鱼之殃。

谭轩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反问道:“仲明,萧凡已经到了吧?”

“已经到了。他虽然没有主动和我们联系,但他的行踪我们还是很清楚的。”

说到这里,方仲明就笑了一下,嘴角浮起一丝讥讽。

这个萧大少,还以为自己多么的神不知鬼不觉呢。换个身份证和护照登机,就能瞒过安全部门,当安全部门的同志都是吃干饭的么?

不过说实话,方仲明倒是比较佩服萧凡的胆识,竟然真的就这样孤身一人前来北田市。现在的年轻人啊,为了爱情,还真是什么都不怕呢。

“好,随时监控他们那边的情况。等萧凡把这边的主力去吸引过去了,我们就行动。”

谭轩冷静地说道。

“随时监控酒店的情况没问题,我们早已做了安排。不过,等萧凡把这边的主力都吸引过去……谭姐,你觉得这靠谱么?”

方仲明嘶嘶地说道,似乎有些牙疼。

坂田酒店那边,早就安排了内应进去。这个坂田酒店大多数时候做的是华夏国游客的生意,早已引起了情报机关的重视,在酒店安插个线人,不过是小菜一碟罢了。为了保险起见,最近入住坂田酒店的旅行团里,也安插了安全部门的人手。

这次突发事件,将安全部门的头头脑脑们都打得措手不及,搞了个人仰马翻。

陈阳要救出来,萧凡的安危也不能掉以轻心。甚至于在安全部门首长的心目中,萧凡的安危远远重于陈阳的安危。如果不是萧凡坚持要前往北田,安全部门是绝不会主动提这种要求的。

前天晚上,萧老爷子亲自给分管情治机关的某位军方巨头打了电话。老爷子话语说得很是谦和,表示支持自己的孙子为国出力,国家安危,人人有责嘛。不过老爷子也表明,萧凡毕竟不是专业特工人员,斗争经验有所欠缺,希望安全机关能够多多配合他。

既然萧老爷子亲自打电话关注了这个事,不管他如何表态,对整个安全部门都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压力。

萧凡不是专业特工,没有牺牲的义务嘛。

听了方仲明的话,谭轩终于放下了望远镜,扭头看了方仲明一眼,说道:“仲明,你不相信萧凡?”

方仲明嘿嘿一笑,说道:“也不是不相信他,就是觉得,咱们不能把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

谭轩摇摇头,说道:“仲明,你错了,我们的希望还真的要寄托在他的身上。如果萧凡不能把庄园的主力引开,单靠我们这几个人,想要突破庄园的防御,几乎是不可能的。”

“你太小看这个庄园了!”

谭轩的双眉,紧紧蹙了起来。

“仲明,不要说庄园里面的卫士众多,高手如云。就算这庄园的布局,如果没有找到地图,想要转出去都很不容易。”

“是吗,看上去好像也没什么特别。”

方仲明又居高临下向庄园望去,满脸疑惑之色。

“你从上往下看,当然没什么特别。特别的地方,都被遮掩住了。等你真正进了庄园,你就知道厉害了。”

谭轩淡然说道。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