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章 女刺客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4-25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对酒店周边的情况不熟,萧凡没打算出去用餐,就在房间里叫了一个定食,也就是东岛式套餐。坂田酒店的服务非常周到,电话打过之后没几分钟,门铃就被按响。

“请进!”

萧凡以东岛语说道。

房门本就是虚掩的,没有关上。

一名穿着精美和服,梳着高高发髻,浓妆艳抹的年轻东岛女子,双手捧着一个木制便当盒子,推开门,深深鞠躬。

“萧先生您好,您要的定食送过来了。”

声音清脆,倒也动听。

“拿过来吧。”

萧凡点了点头。

年轻东岛女侍穿着白色的袜子,一路小碎步,将红色便当盒子捧到客厅的茶几上,背对着萧凡,包裹得紧紧的****高高撅起,煞是**。

通常初次到东岛旅游的单身年轻男人,见到这充满异族风情的**凫**,都会有点走神。

便在这走神的瞬间,危险骤然降临。

寒光一闪,一柄锋锐无比的短剑快如闪电般向着萧凡刺来,这当口,甚至那女侍都没有完全转身,仅仅凭着某种直感,手中匕首便准确无比地刺向萧凡的脖颈。

又快又准,狠辣十足。

一剑刺出之后,那东岛和服女侍才借着运剑的惯姓,将身子扭了过来,面对着萧凡。涂抹着厚厚脂粉的脸上,闪过一抹明显的讥讽之意,眼里则闪耀着嗜血的光芒。

这女人执行类似的任务,已经不是第一回了,没有任何一次失过手。

一剑刺出,正中咽喉,对方随即变成一具[***]的尸体。

从来没有过例外!

只是今天要刺杀的这个**人,实在太纤弱了,那么温文尔雅,斯文秀气,和以往的刺杀对象完全不同,女侍甚至有一瞬间都动了恻隐之心,有点舍不得下手。

杀这种“小白脸”,真的没有**。

然后,女侍凶厉的三角眼猛地睁得老大,露出绝对不敢置信的神色,握剑的右手条件反射式的往后使劲一抽,剑刃却变得如同钢浇铁铸一般,牢牢固定在萧凡右手食中二指之间,无论她使出多大的力气,都像是蜻蜓撼石柱似的,撼动不了分毫。

尽管抹着厚厚的一层脂粉,女侍的脸色还是瞬间涨得通红,似乎她浑身的血液都在刹那间集中到了头颈部位,脖子上青筋条条暴涨而起,神态变得十分狰狞可怖。

“动作这么熟练,看来杀过不少人了吧?”

萧凡食中二指夹住她的匕首,轻声说道,神情淡淡的。

女侍到底也是久经训练的精英刺客,愣怔也只是瞬间之事,几乎是立即就回过神来,一声轻叱,飞起一脚,向着萧凡的**踢去,动作依旧快捷无伦,又准又狠。一般的杀手,碰到刚才那种情形,通常都是下意识地松开匕首,立即后退,先求自保。这女侍却反其道而行之,直接就给萧凡来一招撩阴腿,其凶残暴虐,果然非比寻常。

“九鬼流”训练的死士,就没有临战后退这个说法,无论男女都是一样,要么不出手,一旦出手就必定要分胜负定生死。

萧凡一声冷“哼”,眼中精光一闪,夹住匕首的食中二指轻轻往上一抬,女侍只觉得手腕剧震,一股无可与抗的巨力悠忽间撞击过来,再也拿捏不住,五指一松,雪亮的匕首顿时就到了萧凡手中。然后,右腿胫骨一阵毫无预警的剧痛。

女侍惨叫一声,整个人随即离地飞起,右脚足踝被萧凡握在手中,宛如大风车一般,在空中转了一个圈子,一阵骨骼碎裂的声音接连不断地传入女侍的耳中,“呼”的一声,百十来斤的身子腾云驾雾般重重摔在了地板之上。

直到此时,那种深入骨髓的剧痛才刺入到女侍的脑海之中,张大了嘴,却半点声音都发布出来,被精美和服包裹着的妖娆身段,此刻在柔软的地毯上扭曲成一个奇怪至极的形状。正常情况下,就算是杂技演员或者柔术运动员,双腿都不可能扭曲成那样的姿势。

白色的**显露出来,已经被染湿了一片。

整个身躯,完全不受自己控制了。

女侍受过多年严格的训练,根据她无比丰富的杀人经验,她完全可以判断得出来,萧凡刚才那一抡,已经令她浑身关节全部粉碎。

这个看上去斯文秀气的**男人,没有给她留下哪怕一根完整的骨头。

杀人杀到这种水准,女侍真的不知道应该大骂萧凡还是应该五体投地,至少她就算再练一百年,也绝对达不到这样的境界。

“你的准备工作做得太不到位了,坂田酒店所有的服务员,和游客之间都是用汉语对话的。而且你身上的杀气太重!”

萧凡瞥了一眼扭曲成古怪形状的女杀手,淡然说道。

女侍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这个华夏男子,杀起人来比他们“九鬼流”刺客更狠,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没有给她留下任何翻盘的机会。

在女刺客的意识彻底模糊之前,她惊讶地看到,萧凡竟然慢慢在沙发里坐下,将匕首搁在一边,拿过那个便当盒子打开来,开始用餐。

这个时候他居然还能吃得下饭,而且是吃她送过来的料理,动作不慌不忙,有条不紊。

这是什么人啊?

早知道这辈子会碰上这样的男人,也许我就不会向家主宣誓效忠了,我会向这个男人宣誓效忠……

这是女刺客最后闪过脑海的念头,随即就大瞪着双眼,堕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

萧凡慢慢吃着东岛定食,这套餐十分清淡,倒也非常符合萧凡的口味。随着修为逐渐精深,萧凡近来又渐渐进展到了半辟谷状态,平曰里主要是食用一些益气补中的药物和天然食品。不过这次来东岛的情况与众不同,萧凡必须保持充沛的体力,一定的营养补充是必须的。

定食里是否加了其他“作料”,萧凡还是能分辨得出来的。

不过这定食,萧凡最终没有吃完。

不是萧真人要刻意浪费粮食,实在有人一定要过来打扰。

和其他东瀛忍者比较而言,吉藤秀川是个急姓子。

美佳子进了那个**人的房间,这么长时间了,居然再没有任何消息传出来。刺杀要么成功,要么失败,都应该有个结果了,怎么到现在都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美佳子已经是吉藤秀川手下最精锐,经验最丰富的女刺客了,曾经至少有过三次以上的成功刺杀记录,从来没有发生过今天这样的情形,没理由啊……

又等了两分钟,还是没有半分动静,吉藤秀川终于忍耐不住了,举起右手,重重往下一挥!

早已蓄势待发的四名黑衣忍者猛地拔刀出鞘,“呼啦啦”地冲进了三三零六号房间。因为是在酒店,这些柳生家族豢养的家将倒是没有喊打喊杀,沉默得很,只是双手紧紧握住剑柄,死死盯住了萧凡,不敢有丝毫大意。甚至因为紧张而用力太过的原因,双手指关节都有些发白了。

吉藤秀川随即也进了房间。

他倒是没有拔刀,长剑还在腰间。

房间里只有萧凡一个人,这个情报肯定准确,毋庸置疑。对于手下这批剑士的能力,吉藤秀川还是很自信的。

不就是一个**男子么?

甚至于,连忍者的技巧吉藤秀川都不曾施展。一来这是酒店,并不十分适合施展忍术。所谓忍术,无非就是幻术和障眼法的结合罢了,忍术的高低,就看这两者本身的高明程度和结合的水准高低。要施展忍术,对环境也是有一定要求的。其二,吉藤秀川认为没有必要搞得如此慎重其事。

那也太看得起这个**人了。

五个人,五柄剑,将这个**人剁成肉酱,割下脑袋拿回去交给家主,任务完成。

在吉藤秀川脑海里,今天领受的任务就是这么简单!

因此,吉藤秀川对于几名手下的紧张很不以为然。

这些废物!

没有经历过实战的家伙,就是不可以信任啊。要想练出精兵,还得实战,就像美佳子那样,多杀几个人,经验就出来了,也镇定了。

实战,从来都是最好的练兵场。

据老一辈的武士们说,数十年前,柳生家族练兵的场地就是**的战场,练兵的对象就是那些**武师。杀死那些武师家族的男人,凌辱他们的女人,最强的忍者,就是这样练出来的!

然后,吉藤秀川就看到了他十分倚重,十分看好的美佳子。

平曰里非常讲究姿容的美佳子,如今正以一种极其不雅观的姿势趴在萧凡脚下,双腿扭曲成极其怪异的形态,**的**被染湿一大片,明显是小便失禁。

吉藤秀川尽管没有近前进行更加仔细的查探,凭直觉也能察觉到,他麾下最得力的第一刺客,此刻已经变成了一个死人。趴在萧凡脚下的美佳子,那**娇嫩的躯体已经没有任何生气。

吉藤秀川的双眼瞬间就红了,布满血雾。

美佳子竟然被杀了,而且死得如此屈辱,这是吉藤秀川绝对难以接受的。

“八嘎!”

吉藤秀川随即发出一声暴怒的狼嚎。

“噌!”

雪亮锋锐的东岛武士刀出鞘。

刀光耀眼!(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