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全市通缉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4-26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房间里忽然多了五具尸体和一个半死人,饶是萧真人定力高强,这样的房间住起来味道也不是太好。

萧凡的眼神望向蜷缩成一团正在抽搐不已的吉藤秀川,双眉微微蹙了起来。

这个家伙该当如何处置?

如果在交手过程中一招毙命,也就罢了。现如今吉藤秀川这个模样,萧凡自不会再补上一刀。那样做的话,实在有失萧真人的身份。

好在这个难题,却无须萧凡艹心,自有人帮他解决。

一名三十几岁的男子,直接推门走了进来,事先没有打过任何招呼,就这么进了门。

萧凡倒是认识他,叫周大伦,来自华夏国某个旅游团的领队,在酒店前台登记的时候,和萧凡见过面,还随**谈了几句。但也仅此而已,两人之间的交情,绝没有熟到周大伦可以连门都不敲就闯进来。

不过周大伦进门之后的表现,足以表明他的与众不同。

一进门就看到满地的尸体,周大伦吓了一跳,随即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这也太利索了点?全收拾了?”

萧凡望向他,目光平静。

“萧处长,自己人。陈阳是我的同事,我也是二局的。”

周大伦随即向萧凡做了解释。

萧凡点了点头。

尽管周大伦只是这么简单地表明了身份,再没有拿出任何证件来,萧凡却毫不怀疑他“自己人”的身份。“萧处长”“陈阳”“二局”这几个词组合在一起,足以证明周大伦没有撒谎。

而且。萧凡何等样人,绝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在他面前谎言相欺的。

再扫了一眼客厅里的几具尸体。周大伦刚刚恢复平静的脸上再一次露出了极其吃惊的表情,眼神在那四名黑衣忍者的尸体上多停留了好一会。

无疑。以周大伦的眼力,他已经看了出来,这四名黑衣忍者是怎么死的。周大伦甚至都能在脑海里将刚才的情形予以复原——萧凡只出了一招,这四名手握武士刀的黑衣忍者,就变成了四具尸体。

虽然周大伦在安全部门供职,而且本身也是行动组特工,平曰里高手见过不少,但这样干净利落的杀人手法,老实说。周大伦还真的是头一回见到。在此之前,周大伦认定这种情形只会出现在小说或者电影作品之中。

这种杀人于俄顷的绝顶高手,似乎无论如何都跟眼前这位文静纤秀的萧处长扯不到一块。

“萧处长,了不起……”

周大伦由衷地赞叹了一句,忽然想起了最近网络上十分流行的一句话——高手在民间!

不仅仅是他们情治机关才拥有一等一的杀人机器。

萧凡笑了笑,点头为礼。

周大伦随即说道:“萧处长,恐怕这个酒店不能再住了,我们刚刚得到消息,警察已经出动。正向这边赶过来。”

“警察?”

萧凡略略有些意外。

周大伦点了点头,有些愤愤地说道:“这柳生雄一真不是个东西,也太不讲规矩了……竟然还和警方勾结……”

这个事,也不怪周大伦生气。

完全颠倒了嘛。

柳生雄一这个“绑架犯”。居然主动让本地警察参与进来,摆明就是不讲规矩。不过同时也能说明,柳生家族在北田市的势力到底有多大。

萧凡淡然说道:“所谓武士道精神。那是对他们自己才讲究的。只要能够达成目的,手段不是问题。”

“正是。跟这些鬼子。就不能讲什么规矩。”

萧凡站起身来,指了指吉藤秀川。说道:“其他五个都死了,这个还活着,应该是个头目。”

周大伦微微颔首,说道:“没问题,交给我们来处理。可能用得上这个家伙。”

“那就好。周先生,我有个要求,不管你们采取什么行动,都必须以陈阳的安危为第一要务,没有十足把握,不要轻举妄动。”

萧凡很郑重地说道。

周大伦也很郑重地答道:“萧处长放心,我们的心情和你是一样的。”

萧凡离开坂田酒店不久,地方警察署的警察们便气势汹汹地赶到了,自然只看到五具尸体。其中一名四十来岁的领队警官顿时脸色铁青,急匆匆跑到一边打电话去了。

“只看到五个人?”

电话那边,柳生雄一的声音略略有点诧异。

“是的,家主。我没有看到吉藤君,也没有看到他的尸体。”

领队警察气急败坏地说道。

从他对柳生雄一的称呼上能够分析得出来,他也是柳生家族的人,在柳生家族内部的身份,大约类似于吉藤秀川。这样古老的主仆关系传承,在华夏国早已绝迹,但是在东岛国还存在着,特别是一些流传很长时间的古老家族,更是保留着这种传统。

“看来吉藤是被他们带走了。”

领队警察马上说道:“可是家主,我刚才已经问过酒店的服务生了,萧凡是一个人出的门,提一个很小的行李箱,应该是没有办法把吉藤君隐藏下来的。”

那个行李箱太小,就算将吉藤秀川大卸八块,恐怕也装不下。

柳生雄一冷冷一笑,说道:“山口君,你以为只来了一个支那人么?这个萧凡在支那国内,是个‘衙内党’,萧家在他们的国家,是政治世家,势力极大。这一次,我估计躲在暗处的支那人肯定不会太少。当然,时间这么仓促,他们想要调集太多的人手过来,也没那么容易。”

“哈伊,家主!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做?”

领队警察恭谨地问道。

“山口君,你的任务很简单,就是在全市通缉这个支那人。杀人可是重罪!不管在何种情况下,我都不希望看到这个支那人再活着离开北田市。”

柳生雄一淡然说道,语气却是冷冰冰的,不带丝毫暖意。

“哈伊!家主,我明白了!”

领队警察对着电话一个深深鞠躬,仿佛柳生雄一就站在他面前一般。

“全市通缉?您觉得那个支那人会离开北田么?”

待柳生雄一放下电话,身穿素淡和服,一直在柳生雄一身边贴身伺候的秋子低声问道,脸上神色略有几分诧异。在她看来,这个事情完全没有必要闹得这么大。任何一件事情,闹得越大,不可控的风险就越大,可能的漏洞也就越多。尽管柳生家族在北田市的势力足够强大,但现在毕竟不比从前,再强大的家族势力也很难完全控制市政。

柳生雄一望了她一眼,说道:“秋子,你是不是觉得萧凡既然敢来,就不会走?”

秋子点了点头。

萧凡真要是胆怯之辈,压根就不会万里迢迢赶到柳生家族的大本营来。而现在既然来了,也绝不会就这么随便走掉。

柳生雄一站起身来,在房间里慢慢踱步,缓缓说道:“我让山口全市通缉萧凡,并不是怕他离开,而是逼他不能静下心来。你的分析没错,他既然来了,就不会轻易离开,总要有个结果。但他却有可能躲藏起来,让我们找不到他。然后他却躲在暗处,不断地找我们的弱点和漏洞。这就好比打仗,在北田市打仗,我们是内线作战,萧凡是外线作战。外线作战最重要的一条原则,就是想方设法将外线作战变成内线作战……而我们,不能给萧凡这个机会!”

秋子脸上顿时露出了恍然的神色。

柳生雄一一站起来,秋子也立即跟着起身,微微弯着腰,跟在他的身后,陪他在这小小的房间里踱步,一丝不苟。

“刚才山口君说,美佳子全身关节粉碎,您觉得,这是什么样的兵器造成的?”

稍顷,秋子又露出了不解的神情。

山口不但是柳生家族安插在地方警察署的人手,本身也是一位精通技击之术的好手,进门之后,就对几具尸体的死因进行了初步的勘探,在电话里向柳生雄一做了详细的汇报。

秋子刚才也都听到了,所以才迷惑不解,什么样的兵器才能将一个人全省关节粉碎?而且,有这么必要么?美佳子固然是个刺客,萧凡也不至于痛恨她到这个程度,将她的关节一处处砸碎?

“内功!”

柳生雄一缓缓答道。

“不是兵器造成的,是内功。根据山口的描述,美佳子的尸体上没有外伤。”

那就只能是内功造成的伤害。尽管这很难令人置信,但却是唯一合理的解释。

秋子不由呆住了。

这个支那人真的那么厉害?

“你没有见过萧凡,你不知道他有多厉害!”

稍顷,柳生雄一又轻轻叹息着说道。

秋子极其轻微地撇了撇嘴,随即说道:“就算他再厉害,只要他留在北田市,那就没什么可怕的。”

“虽然如此,我们还是要逼迫他犯错误。要让一个高手犯错误,首先就要让他的心态不稳定。我让山口君全城通缉他,就是让他不能安心躲藏,要激怒他。不管多么了不起的高手,在盛怒之下做出的决定,都是不周全的。敌人的疏忽,就是我们的机会。”

“那吉藤君怎么办?”

“吉藤?关键时刻,他会发挥作用的,你就不用担心了。”

“哈伊!”

秋子恭声答道,望向柳生雄一的双目之中,流露出无限崇拜的神色。。)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