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1章 飞刀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4-27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一座幽静的小院子里,萧凡背着双手,正在慢慢踱步。

对于周大伦介绍的这种“家庭旅馆”,萧凡很满意。可能在大多数年轻人的眼里,这种独门独户家庭旅馆太过冷清,而且是在国外,和一个素昧平生的东岛人家庭在一起生活,更加不能适应。却很对萧凡的胃口。

北方岛尽管是东岛国本土第二大的岛屿,毕竟地处极北苦寒之地,岛上人烟稀少,整个北方岛的全部人口加起来,还不到东岛国首都人口的一半。因此北田市也算得地广人稀,这家家庭旅馆有一个大大的庭院,供萧真人流连。旅馆女主人准备的清淡早餐和午餐,萧凡也吃得十分顺口。

吃完午餐,萧凡在院子里走动走动。

这段时间对“合欢式”的练习,很不顺利。一开始只是在练习的过程中,有**的冲动,随着修炼深入,这种冲动越来越强烈,甚至化身为一股烈火,在萧凡的经脉之中乱窜。饶是萧凡见多识广,造诣高深,这样的情形也是头一回碰到。和二师兄文天商议过后,萧凡原本打算去岭南跑一趟,将那种合用的药物取回来,好好炼制一炉丹药来解决这个问题。不料异变突起,柳生雄一一个电话,就将萧凡“调”到北方岛来了,完全的南辕北撤。

萧凡无奈之下,只得动用本命真元,将那股到处乱窜的邪火压制下去,等这边的事情摆平之后,再徐徐设法好了。

昨晚上。在这家家庭旅馆幽静的客房里,萧凡再次尝试着修炼“合欢式”。却遭到极其猛烈的反噬。本命真元刚刚一松动,那股被压制在体内的欲念邪火。立即就冒了出来,直冲顶门。似乎被强行压制了这些时曰之后,这股欲念邪火不但未曾消除,反倒益发的茂盛,萧凡猝不及防,内息差点走岔经脉。萧真人大惊之下,不得不再一次强行将这股邪火压制下去。但这一回动用的本命真元,明显比上一次动用的更多。

照这个样子发展下去,除非萧凡彻底放弃“合欢式”的修炼。否则这股淤积的欲念邪火,只有越来越厉害。这是一道绕不过去的坎。

这事还真的让萧真人有点烦恼。

不过眼下,萧真人暂时没时间去关注有关“修罗道合欢式”的问题。

这个家庭旅馆固然清静,毕竟不是真正的世外桃源,还在北田市的管辖范围之内。既然柳生雄一不讲规矩,动用了警方的力量,警察找上门来,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萧凡入住这个家庭旅馆,用的还是萧一行的护照。

萧凡正在欣赏着庭院的美景。一阵纷扰的争吵声响起,随即家庭旅馆的女主人就急匆匆跑进内院,朝萧凡叫道:“萧桑,萧桑……”

家庭旅馆的女主人是一个三十来岁的花信少妇。长相身材都还不错,只是此刻神情惶急,似乎受到了不小的惊吓。嘴里叫得虽急,却在离萧凡数米外情不自禁地停住了脚步。再不敢靠近。

刚才山口警部说得明白,这个叫萧一行的支那人。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昨晚在一家酒店,一口气杀了五个人。尽管这位萧桑看上去实在不像是个“杀人魔王”,但少妇还是将信将疑。毕竟山口警部完全不像是开玩笑,有谁会带着七八名荷枪实弹的警察一大早跑到她家里来开玩笑?

萧凡停住身子,眼望这位女主人,神色十分温和。

这温和的目光与镇定如恒的神态,硬生生将女主人的满腹疑窦堵了回去。

一定是警察先生搞错了。

这样一个温文尔雅的男子,一看就是满腹经纶,怎么可能是个杀人凶手?

“饭岛太太,不要靠近他。”

还没等女主人想得明白,院子里便传来一声暴喝,一名四十余岁的警察大步走了进来,双手紧握配枪,黑洞洞的枪口直指而前,满脸严肃戒备之色。

紧随其后的四名警察,也是同样的神态和动作。

五支警枪直直指住了萧凡。

还有三名警察守在外边,一样的荷枪实弹。

“萧一行先生,北田警察署警察,我是山口警部。你涉嫌杀人,绑架,现在请跟我们回警察署接受调查!”

山口警部高声喝道。

“不要试图反抗,你是杀人嫌犯,我们已经得到授权,如果你胆敢反抗的话,会被当场击毙!”

说着,五人一齐紧了紧手中的警枪。

萧凡嘴角浮起一丝讥讽的笑容。

东岛国警用手枪在他眼里,实在不算多么厉害的杀器。这种装弹五发的左轮手枪,当初设计的主旨就并不注重大杀伤力,而是以制止犯罪为主要目标。因为警用手枪和军用手枪在使用环境上的不同,为了防止误伤周边的市民,警用手枪的杀伤力远逊于军用手枪,射程更加有限。

五十米,基本就是这种警用手枪的杀伤极限。

当然,警用手枪的杀伤力再差,萧真人也不至于想要以血肉之躯去对抗一番。一般来说,萧凡压根就不会让人有机会在他面前掏枪。现在这种情形却发生了,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萧凡认为让他们在自己面前掏枪也不要紧。

事实上,山口等人也确实没有机会击发。

数道寒芒闪过,迎着天际的骄阳,这几道寒芒从萧凡身边的树桠上射出来的时候,山口警部和他的四名手下,几乎没有任何察觉。

萧凡正站在迎着太阳的方向,阳光耀眼,这个角度,山口等人看萧凡那么大个人都是模模糊糊的,更不要说速度奇快的小型暗器了。

“哎呀……”

“啊……”

几声痛苦的惨嚎传来,山口警部等五名警察几乎是同时中招,手腕上插着一柄明晃晃的柳叶飞刀,鲜血淋漓,手枪一齐掉落在地。

“八嘎……”

山口警部左手握住受伤的右腕,刚刚直起身子大嚎了一声,叫声马上就戛然而止。

不知什么时候,萧凡已经站在他的面前,双手背在身后,淡淡地看着他。

山口警部却觉得脖子被什么东西东西狠狠掐住了,张大嘴只是呼呼喘息,半句话都说不出来,满脸都是惊慌欲绝的神色。

他是柳生家族的家将,相比普通警察而言,武艺堪称高强,昨晚上也见过坂田酒店血淋淋的现场,知道这个姓萧的支那人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因此已经足够小心,带了四名部下一起过来。

这个姓萧的再厉害,东方武术再神奇,也不可能快得过五把手枪。

除了乖乖受缚,山口想不出来萧凡还有第二条路可走。

萧凡犯下的是重罪,他们完全没必要一定要活捉他,只要他敢反抗,立即开枪击毙。这是相关法律完全许可的。这跟普通的抓捕不同,五个人五把枪,完全足够了。更何况,外边还守着三个人三把枪。

就算萧凡能够化身为一只小鸟,他也飞不出这“天罗地网”。

但是,山口真没想到,还有“暗器”!

纵算他是柳生家将,“暗器”这个词语对他而言也依旧太古老了些。有了“枪”这种超级暗器,飞刀还有什么用?

然而现在,山口终于意识到自己错了,并且错得很离谱!

原本山口还想弯腰去捡起手枪的,萧凡往他面前一站,再也不敢随便动弹。昨晚上坂田酒店豪华套间内所见的一幕,再次闪现在山口眼前。

四名忍者,齐刷刷地趴在那里,四柄武士刀寒光耀眼……

基本可以判断,他们是在瞬间被人杀死的。

同为柳生家将,山口警部对这几位忍者的本事了解得很清楚,单打独斗,每一个都不在自己之下。在这个姓萧的支那人面前,四人联手,连半点招架之力都没有。

那么萧凡要杀自己,或者说要将己方这五名手腕中刀,废了一大半的警察通通杀掉,也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自己不会有丝毫抗拒的机会。

有生以来的第一次,山口感觉到死亡离自己是如此之近。

花信少妇饭岛太太早已尖叫一声,软倒在地,浑身不住瑟瑟发抖,满脸惨白,不带半分血色。

除了山口,饭岛太太等人,另外还有一位隐藏在暗处的枪手,也一样的惊得目瞪口呆。这位狙击手就在隔壁家庭旅馆的三楼,居高临下俯瞰饭岛家的整个庭院,一支精巧的狙击步枪就架在窗口,自然隐藏得很好。

山口等人双手举枪,气势汹汹地指向萧凡之时,狙击手本来已经准备开枪了,不料还是晚了一步。

再也没想到,树桠上早已埋伏有人,而且是一等一的高手。

尽管自己手里拿的是最新式的狙击步枪,但也绝对没办法在同一时间废掉五名东岛警察。就算他动作再快,给这些东岛警察“点名”,也得有个先后之分。

在这一点上,狙击步枪真的不如飞刀。

“天女散花”这种暗器手法,注定只能用在古老的飞刀之上,而不能用在狙击步枪之上,再先进的狙击步枪都用不上!

山口等人惊慌失措的时候,树桠一阵轻微的抖动,狙击手很清楚地看到,一道人影飞快地离开茂密的树冠,一闪之后就不见了。

随即,门外又传来一连串的惨叫。

留守在外边的三名东岛警察,已经被解决掉了。

山口警部刹那间面如土色!。)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