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章 三路进攻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4-29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天色完全黑下来,城北的柳生山庄次第亮起了灯光。

但是和周边一片片灯火辉煌,霓虹灯不断闪烁的高楼大厦比起来,柳生山庄就好像是完完全全的另一个世界,似乎还处于中古时期,和这些现代化的高楼大厦格格不入。

所幸在东岛国,有很多保存比较完好的古建筑,就算在北田市,古意盎然的柳生庄园也不是独一无二,这才令柳生山庄不至于那么引人瞩目。

柳生家族本身人丁不旺,尽管养了不少家臣家将和家政服务人员,相对偌大的山庄而言,这点人手还是太少了些。因此一到晚间,整个山庄就显得阴森森的,凉风阵阵,好不恐怖。

而今晚上,柳生山庄格外冷清。

昨晚损失了吉藤秀川,美佳子等六名精锐,今天下午秋子又带走了十几个人。很多地方的警卫力量都撤掉了。今晚的柳生山庄看上去和往日一样,平静安然,实际上已经有些外强中干。

柳生雄一穿着藏青色的和服,静静地盘膝坐在密室之中,双眉微微蹙起。

刚刚接到一个女孩的电话,自称是萧凡的朋友,告诉柳生雄一,他们已经出发前往静川公园,希望柳生雄一做好交换人质的准备。这个女孩同时警告柳生雄一,不要耍花招。不然,他们会毫不客气地将吉藤秀川和山口警部干掉。

虽然没有自报家门,柳生雄一却能猜得到,这位应该就是辛琳。根据那边传来的消息。萧凡身边有这么一位贴身女侍,出身神秘。武艺高强,是萧凡的保镖。

萧凡这次前来北田。别人不会同行,这位贴身女侍却是一定会跟着过来的。就好像他柳生雄一要去外国冒险,秋子也一定会跟随左右。

柳生雄一随即将这个消息通报给了秋子。

不过秋子的声音听上去和平日似乎略微有点不同,这种细微的区别,一般人是听不出来的,但柳生雄一不是一般人,秋子和他的关系也足够密切。当然,无线通话有时候是会造成一定的声音失真。何况静川公园已经离城二十几公里,信号不好也是正常现象。

这点细微的不同。固然不足以让柳生雄一立即采取某种断然行动,却让他心中不安起来。

无论是山口警部还是吉藤秀川,在柳生雄一心目中的份量,都远远比不上秋子。如果萧凡抓住了秋子,威胁他交换人质,柳生雄一说不定真的会换。

柳生雄一忽然有些后悔,不应该让秋子离开自己身边去静川公园执行任务。

秋子固然是训练有素的忍者和神枪手,对付其他人应该是不成问题的,但萧凡真的是个例外。柳生雄一之所以断然动用了警方的力量。就因为他没有十足的把握对付得了萧凡。

连他都把握不足,就更不用说别人了。

只是现在后悔,显然已经迟了。就算秋子目前安然无恙,萧凡已经动身前往静川公园。这时候也绝没有将秋子再撤回来的道理。

柳生雄一站起身来,似乎想要离开房间,便在这个时候。密室中的警报系统骤然震响起来。

这不是现代化的警报系统,而是一套十分古老的警报系统。丝线连着铃铛。柳生雄一虽然并不排斥现代化的科技,但这套古老的警报系统一直以来都非常运作得非常有效。从未有过失误。那就没有必要再换新的系统了。

柳生雄一双眉猛地扬起。

警报竟然同时从三个方向传来。

也就是说,敌人同时从三个不同的地方突进了他的庄园。

就目前这种情况来说,三个方向同时突入庄园,堪称是全面进攻了。

原本也知道萧凡不可能孤身前来北田,华夏国的情治机关,绝不会坐视萧家子弟孤身冒险而不理。然而天色刚刚黑下去就大举进攻他的庄园,还是让柳生雄一颇感意外。

这是来了一支小型的军队么?

怎么东岛国的情治机关,对此毫无警觉?

柳生雄一顿时觉得,自己以前对邻国情治机关的认知,远远不够。这个国家隐藏着很多不为外界所知的实力,关键时刻才会显露冰山一角。

不过眼下显然不是思考这样的“国家大事”的时候。

柳生雄一一伸手,抓起了小几上摆放的武士刀,大步向门外走去。刚刚走出门口,第二声警报又传入了他的耳中。这表示着有一路敌人,已经突破了第一道防线,进入了第二道防线的范畴。

这么快?

柳生雄一吃了一惊。

尽管这两天损失了一些人手,整个庄园的防卫力量略嫌薄弱了些,然而远远不到捉襟见肘的地步,别的不说,单是那些古老的阵法布置,就不是普通人可以在短时间内轻易突破的。

来的这些敌人,纵算有完整的庄园地图,照理也不应该突破得如此快速。地图和防护法阵是两码事。如果不懂阵法,就算有地图,也闯不进来。地图的作用,只是让人在关键时刻不走错方向罢了,却破解不了法阵。

难道来的敌人之中,有深通阵法的高手?

古老的警报系统和现代化的警报系统,其差别就在这个时候显示出来。古老的警报系统可以告诉主人,敌人来了,从什么地方来的。却没办法为主人提供影像图案,不能精确判定来敌的人数和大致情形。

不过这也没关系,只要他柳生雄一还留在庄园,就没什么好怕的。

这些支那人,难道以为自己真的不敢杀掉陈阳么?

还是说,他们压根就没有将陈阳的生命安全放在心上,此行目的,就是来杀他柳生雄一的?

柳生雄一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

就在柳生雄一离开密室不久,东边方向传来第三次警报,短短一盏茶时光,东边的敌人已经接连突破到了第三道防线,速度之快,无与伦比。倒是其他两个方向,警报响过一次之后就没有了动静,也不知道是佯攻还是确实遭到了强力的拦截。

对于配合自己进攻的两名安全二局同志,谭轩此刻也顾不上他们。

在突破到第三道防线之时,谭轩遇到了一点麻烦。

眼前这片竹林,看上去不大,却布置成了九宫八卦阵,并且不是普通的九宫八卦阵,而是经过改造,加进了若干变化的九宫八卦阵。

“雕虫小技!”

谭轩冷笑一声,停下了脚步。

此刻的谭司长,一身标准的黑色夜行衣,黑帕包头,黑巾蒙面,只露出一双精光四射的眼睛,在微弱的灯光映照之下,整个人都显得十分神秘。

不管是“原汁原味”的九宫八卦阵,还是改造过的九宫八卦阵,在谭轩眼里,都只是小菜一碟。

这种程度的阵法布置,在无极门不过是入门级的功夫。

谭轩只在原地观察了片刻,便即心中了然,身子一晃,就向左边射去。

“呜……”

一下极其细微的破空之声响起。

黑暗之中,寒光一闪,向着谭轩直射而来。

谭轩脚下猛地一收,身子往左一闪,那道寒光便即擦着她的身子射了过去。虽然只是电光石火的瞬间,谭轩也看得明白,那是一柄打造得极为精巧的小型飞刀。

飞刀这种暗器,在江湖之中最为常见,型号种类也最多最杂。有的飞刀重达一斤以上,挨上一刀非死即伤;而有的飞刀却小巧如柳叶,甚至和中医针灸用的银针差不多。

“呜……”

谭轩刚刚让过第一柄飞刀,尚未完全站稳身子,第二道破空之声又再响起。

依旧来得又快又疾。

谭轩冷笑一声,纤巧的中指猛地弹出,正正击中飞刀的刀脊,那柄小巧的飞刀便改变方向,飞得不见踪影了。

“嗯?”

一个略显惊奇的男子声音响了起来,似乎对于谭轩这一手大感意外。

闪避飞刀,不算什么。一般的人,只要眼明手快,身手利索,都能做到。但在这种黑暗的环境之中,惊魂稍定之际,以弹指神通准确无误地击中激射而来的飞刀刀脊,其难易度完全不可以道里计。

“呦西!”

男子发出了一声赞叹。

听上去,此人年纪应该也不小了,至少已经人过中年。

谭轩吸一口气,猛地向着声音发出的地方冲去,速度极快,在茂密的竹林中,谭轩柔软的身躯似乎骤然之间化成的虚无,丛生的修竹,完全对她不构成任何障碍,转瞬之间,就到了数米之外。

空空如也!

谭轩可以断定,这里就是刚才中年男子待的地方,不过现在却什么都没有。在这极端的瞬间,中年男子就转换了位置,而且谭轩一时还没办法判断他躲向了何方。

岛国忍术,果然有几分门道。

就在这个时候,四周的竹子一阵激烈的摇曳,呼呼风生,五六道粗大的黑影从不同的方向向着谭轩直射而来。

借助着不远处昏暗的灯光和淡淡的月色,谭轩看得明白,这是竹枪!

削尖了的竹枪!

以类似机括之力发出,来势又快又狠,较之刚才的两柄飞刀,杀伤力大得多了。而且从不同的方向射来,无论向哪方躲闪,都很不妥。

谭轩想都没想,脚下轻轻一点,双手一撑身边的竹子,拔地而起。

“唰!”

便在此时,一刀雪亮的刀光自谭轩头顶猛劈而下。

竟然有人躲在空中,暗施偷袭!(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