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 老祖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4-30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九鬼流!

这才是柳生雄一真正的剑术,而不是他曾经在擂台上威风显赫过的“迎风一刀斩”。.

九鬼流剑术飘忽不定,如鬼似魅,妖异非常。

甚至比太极剑的变化还更加繁复。

“妖刀……”

雪花般的刀芒剑影之中,响起了谭轩惊诧的声音。

“夫人真是渊博。”

柳生雄一赞叹地说道,随即又轻轻叹了口气。

“可惜我这不是真正的妖刀,只是仿制品而已……”

真正的“九鬼妖刀”,只存在于传说之中,那是“村正妖神”的佩剑,只有村正妖神才配拥有和使用。柳生雄一尽管十分自负,却也知道,自己在有生之年想要在剑术造诣方面赶上村正妖神,那是不现实的。如果此刻和谭轩交手的,是村正妖神,哪里还用得着这么麻烦?

妖刀一出,任何对手都必死无疑!

谭轩哼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

她嘴里的“妖刀”,自然指的也不是刀而是柳生雄一此刻施展的刀法。九鬼流传承的剑术不止一种,其中最高明的剑法,就叫“妖刀流”。只有九鬼流天赋最高最杰出的弟子才有资格修习这种高明至极的“妖刀刀法”。

在东岛,刀法和剑法其实是同一个名词。

东瀛剑本来就是仿唐刀的制品。

柳生雄一自称手持的“妖刀”只是一个仿制品,那么以此推论,他的剑术也不是九鬼流的最高境界。然而已经如此了得,却不知真正的“九鬼妖刀”拥有者,剑术是何等高强。

只是仿制品也不好对付。

如今生死相搏,柳生雄一这个鬼子,终于拿出了压箱底的本事。

妖异的刀光一圈圈地荡漾开去,如同水波一般连绵不绝。无论谭轩的短剑上挽出多少剑花,只要一碰到刀光,便立即湮灭,仿佛雪花掉入湖水之中,随即消融,再也找不到半分痕迹。

刀光慢慢向着谭轩压过去,剑花一点点地缩小着防御圈子。

终于,剑花已经差不多贴在谭轩身前不过半尺左右的范围,再压下去一分,这个防御圈子就破了。谭轩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试图拉开彼此之间的距离。

妖异的刀光忽然大盛,变得如同狂风巨浪,劈头盖脑向着谭轩压来,甚至远比谭轩后退的速度要快得多。

无疑,柳生雄一绝不会允许谭轩再次形成一个新的防御圈。

“噌……”

一串清脆的兵刃交击之声连绵而起。

“嗡!”

如山的刀光剑影骤然而止,一道寒光冲天而起,如流星点点,远远飞了出去。

是谭轩的短剑!

脱手而飞了。

万千刀光凝成一道,闪电般向着谭轩的头顶斩去。

“小心……”

便在这个时候,不知从暗处的哪个角落传来一声低喝,声音极其低沉苍老。

其实不用提醒,柳生雄一也已觉出不对,谭轩的短剑虽然被他绞得脱手而飞,却并不表示谭轩会就此束手待毙,甚至于谭轩的短剑都是故意脱手的,为的是以此化解他的“妖刀刀法”。

短剑脱手飞出的瞬间,连绵不绝的妖刀刀法,就此从中断绝。

尽管柳生雄一立即挥刀劈向谭轩的脑袋,终究还是慢了那么半拍。一股森然的劲力,猛地击到了他的胸前。这股劲力之庞大,简直就如同排山倒海一般,沛然无可与抗。

“上当了……”

柳生雄一脑海中只来得及转过半个念头,胸口便骤然一痛。

“砰”!

一声脆响传来,柳生雄一仿佛断线的风筝一般,往后直飞而去,眼看着就要撞在廊柱之上。谭轩这一掌,凝聚了浑身劲力,柳生雄一挨得亲切,再要撞上廊柱,非死即伤。

黑暗之中,人影一闪,一道身影鬼魅般飘然而出,手掌一伸,在柳生雄一腰间搭了一下。柳生雄一一个鱼跃,翻身下地,双脚刚刚一触到地上,顿时踉跄了两步,身子靠在廊柱之上,才算是稳了下来。

柳生雄一一张嘴,“哇”地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多谢老祖援手……”

柳生雄一随即一挺身子,伸手擦去嘴角的血迹,咬着牙齿说道。又伸手探入怀中,从胸口位置取出一面直径约二十几公分的圆形镔铁护心镜,只是那护心镜此刻已经布满裂纹。

幸好他准备齐全,早就在和服之下穿了全套的甲胄。否则,单单谭轩这一掌,他就未必能够挺得住。

这支那女子看似身材娇小,内力如此深厚。

一掌之力,竟至于斯,连百炼镔铁护心镜都应声而碎。

所幸老祖及时援手,不然,纵算有镔铁护心镜,也只能护住前胸要害,那股恐怖之极的巨力不能及时消除,撞在廊柱之上,前后夹击,也是绝对受不住的。

谭轩双目一凝,猛地盯住了暗处的那个阴影。

宅院内点着几支蜡烛,光线原本就十分昏暗。

这人影隐藏在黑暗之中,似有似无,诡异非常,给人一种极度阴森的感觉。

这宅院里果然还隐藏着其他的人,难怪谭轩一进来,就感觉到说不出的危险。

“阁下何人?”

谭轩一提丹田内息,凝神戒备,沉声问道。

自己刚才那凝聚着毕生功力的全力一击,到底有多么恐怖,没有人比谭轩更清楚了。这暗处的黑影轻轻一出手,就将柳生雄一身上的劲力化解掉,修为之高,内功之深,可见一斑。

柳生家族传承了数百年,“九鬼流”在北方岛大名鼎鼎,果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你是赵止水的徒弟还是徒孙?”

稍顷,黑暗中隐藏的人影低声问道,声音苍老嘶哑,一字一顿,似乎已经有点不习惯与人对话了。

谭轩的双眉猛地扬了起来,终于掩饰不住惊诧之情。

“你怎么知道我是无极门的传人?”

“嘎嘎,你刚刚打败我孙儿的这一招,几十年前我就见识过了。赵止水这个老东西,当年可是威风得很……嘎嘎,嘎嘎嘎……”

暗处的黑影冷冷地笑着,阴恻恻的,如同夜半鬼哭,令人浑身的鸡皮疙瘩都不自禁地冒了起来。

“我原本以为,再也没有机会报仇了。谁知道几十年过去,老家伙的传人又主动送上门来。呦西,呦西……赵止水那个老东西,早就死了吧?”

暗处的黑影咬牙切齿地说道,对止水祖师,当真是恨入了骨子深处。

“胡说八道!”

谭轩一声怒喝。

“我师父是活神仙,好好的呢。就算你们这些魑魅魍魉都死光了,他老人家也还是会好好的。就凭你,也敢去找他老人家报仇?当初他老人家手下留情,那是因为你命大,在这里当了几十年的乌龟,很好玩么?”

“噢,赵止水是你师父?当年的事,你也知道?”

暗处的黑影倒是没有大为生气,只是略有些奇怪地问道。

尽管是在晚上,屋子里灯火昏黄,看不真切,但从谭轩的声音也能听得出来,她的年纪不会太大,最多也就是四五十岁,居然是止水祖师的徒弟。止水祖师收她为徒的时候,至少也该是古稀之龄了。

谭轩冷“哼”了一声。

止水祖师虽然没有和她谈到过当年杀鬼子的事情,但谭轩何等聪明,从这老鬼子的话语之中,就能推测出来,此人当年肯定吃过师父的大亏,不然,也不至于几十年过去,还这么切齿痛恨不已。

“你们东岛人,表面上彬彬有礼,实际上残忍暴虐。当年侵犯我们的国家,犯下了滔天的罪行。你们这些老鬼子,一个个死有余辜。我师父只恨杀得太少。时至今曰,你们依旧是狗改不了吃屎。绑架人质,卑鄙无耻。”

“八嘎牙鲁!”

暗处的黑影暴怒起来。

“你们支那人,就是劣等民族,天生就应该被奴役!我们大和民族,才是天照大神的子孙,是神的民族,是最高贵的。你敢侮辱我们大和民族,今天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老祖,杀了这个支那女人,为我们柳生家族的前辈英灵报仇!”

柳生雄一在一旁恨恨地说道,盯住谭轩,双眼射出狼一样的寒光。

到了这当口,这鬼子满嘴的仁义道德自然都抛到了一边,露出了本来面目。

“滚出来!”

谭轩又是一声怒叱。

“别像头老鼠一样,永远躲在阴暗的地沟里。有本事出来和我决战。当年我师父放你一条生路,让你苟且偷生了几十年,今天就让我来了结你!”

“嘎嘎,好大的口气……你不过跟着赵止水那个老东西学了点武术的皮毛,就自以为了不起。好,我就亲自出手教训教训你,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九鬼流’功夫!”

暗处的阴影大笑起来,深夜之中,如夜枭狂叫一般,远远传了开去,令人浑身寒毛倒竖。

随着这阵夜枭般的狂笑,被黑暗笼罩的阴影终于一步步向前走来,渐渐在惨淡的烛火之下显现出他真实的模样。

“……”

饶是谭轩胆气甚豪,在终于见到此人的真面貌之后,也禁不住一股寒气之脊椎处升腾而起,寒意瞬间传遍全身。

那是怎样的一张脸啊?

鬼脸!

这绝对是一张鬼脸!(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