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 鬼爪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5-01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这张脸上,到处沟壑纵横,一道道的肉棱子凹凸不平,几乎没有一块好肉。右眼闪耀着绿油油的鬼火,左眼瞎了,只剩下一个深深的黑洞,没有任何遮掩,就这样暴露在那里。

作为一位名义上的谈判专家实际上的王牌特工,谭轩的眼力之佳,毋庸置疑。她看得出来,这张脸是真实的,没有经过任何遮掩或者“加工”。很明显,此人曾经受过重创,整张脸完全毁容。从他这么切齿痛恨止水祖师来看,此人的鬼脸,应该就是拜止水祖师所赐。

谭轩甚至不能从这张脸上来判断此人的真实年龄。

不过从他的声音和雪白的头发来判断,这个柳生家族硕果仅存的“老祖宗”,应该已经到了耄耋之年,甚至年满百岁也未可知。

就不知道当年这鬼子是什么时候和师父交手的,估计应该是在战争期间。那场战争,距今已经好几十年了。就算这鬼子当初正当壮盛,如今也已风烛残年。

然而,这个论年纪已经老得不像话的鬼子,却并没有给人一种老迈巍巍的感觉,反倒浑身上下带着一股说不出的阴森鬼气,令人作呕的陈腐气息扑面而来。

老鬼子一身黑色和服,双手拢在袖中,慢慢向着谭轩走来。

谭轩凝神戒备。

如果是普通的老人,到了这个年纪,完全对任何人都不构成丝毫威胁了,压根就不需要去打他,也许下一刻,他便气绝而亡。可是谭轩很清楚,这条规则对眼前这个老鬼子不适用。

岁月带走了他的青春,却并未带走他的暴戾!

“你叫谭轩是吧?你是赵止水的第几个徒弟?”

老鬼子在谭轩面前数步之外,终于停下了脚步,缓缓问道。经过这么一番对话他的口齿终于流利了些,而且说的居然也是正宗的京片子。

柳生家族上溯好几代,就已经在仔细研究华夏国了。祖孙都是华夏通。

谭轩已经从震惊中渐渐平复下来恢复了冷静,眼神重新变得平静淡漠,冷冷地说道:“我是师父的第四个徒弟。你是柳生家族的先辈?”

老鬼子点了点头,转头望向一边的柳生雄一,说道:“你说的那个萧凡,也是赵止水的徒弟?”

柳生雄一连忙答道:“是的,老祖宗,从年龄来看,萧凡应该是这个支垩那女人的师弟。”

“萧凡是六师弟。”

谭轩淡然说道。

“哦?那他在哪里?”

不是说要对付的是萧凡么,怎么跑过来一个女的?当然也是赵止水的弟子,那就很好。只要和赵止水有关的家伙,有一个杀一个,绝不嫌多。

“老祖宗萧凡已经被我设计引诱到静川公园那边去了,有十几名狙击手专门负责对付他,估计应该已经被杀掉了吧……”

“狙击手?哼!”

老鬼子“哼”了一声,似乎对柳生雄一这个安排非常不满。

让狙击手上,远远开枪打死了敌人,算什么本事?

“做梦吧!”

谭轩毫不客气地冷笑道。

不管是什么样的狙击手,想要轻易狙杀无极门当代掌教真人都只能属于想想而已。

“老祖宗,杀掉这个支垩那女人,免得夜长梦多!”

柳生雄一早已露出了暴虐的本性,盯住谭轩,恶狠狠地说道。事实上,谭轩的话正正击中他的“软肋”,到目前为止,他都没有得到秋子的确切报告,证实萧凡已经被消灭。

谭轩是萧凡的同门师姐战斗力如此强悍,连闯六道关卡连他亲自出马都不是对手,萧凡如果和他这位师姐水准相当,秋子正野他们就麻烦了。

家族这硕果仅存的老祖宗,是他隐藏到最后的杀手锏,原本是为了对付萧凡的,现在火烧眉毛,且顾眼前。趁着谭轩一个人在此,先将她处理掉再说。

柳生雄一深深吸了一口气,双手紧握武士刀,斜斜指向谭轩,满脸暴虐之色。

“雄一,你退下。”

老鬼子不动声色地说道。

“老祖宗?”

“退下!”

老鬼子不由分说,一挥袖子,断然说道。

“哈伊!”

柳生雄一无奈,只得鞠躬为礼。

说起来,老祖宗也是为了他好,刚才被谭轩击中一掌,尽管有镔铁护心镜护住了要害,关键时刻又得老祖宗出手相助,依然受伤呕血。尽管伤得不是太重,如果马上再经历一场激战,必定对他的伤势痊愈有碍。

柳生雄一是柳生家族当代家主,也是柳生家族年轻一辈中天赋最杰出的弟子,柳生家的长辈们对他寄予厚望。

老鬼子这才转向谭轩,独眼之中目光益发阴冷。

“几十年了……”

轻轻一声念叨,这一回念叨的是东岛语。

谭轩也能听得懂。

声音虽轻,却能从中听出无尽的怨毒和切骨的仇恨。

谭轩微微向后退了一步,身子轻轻歪曲,一手前一手后,摆出了防守的姿态。

看上去,这鬼子老则老矣,糟却一点不糟,先守稳了阵脚再说,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望着谭轩如临大敌的模样,老鬼子的独眼之中闪过一抹讥讽,同时夹杂着一丝贪婪的兴垩奋之意,似乎嗜血的豺狼见到了猎物一般。

“嘶——”

一声极其细微的破空之声传出。

五点寒星悠忽之间,就到了谭轩眼前。

这五点寒星来势太快,当真是疾若闪电,等到了谭轩面前,谭轩才勉强看清楚,这是一只乌黑的“鬼爪”,通体黑黝黝的,只有五指指尖闪耀着点点的寒芒,鬼爪背后连着的绳索,也是黑黝黝的。宅院里烛火光线太暗,压根就看不真切。

这鬼爪是老鬼子柳生刚夫浸淫了数十年的兵刃,用得顺手之极。当年战争期间,柳生刚夫远赴支垩那国,以这只鬼爪不知结果了多少支垩那武师的性命。不少支垩那武师被柳生刚夫和他的师兄弟们灭门,全家男性尽数屠杀,年轻女性便成为一众师兄弟的性奴,玩腻了再杀掉。

那真是一段神仙般的日子啊。

那些支垩那人太弱了,就像圈内的羔羊,只能等着被屠杀,被宰割。

直到那个叫做赵止水的煞星忽然杀上门来,“九鬼流”的畜生们才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骤然由天堂跌入地狱。赵止水孤身一人,他们师兄弟八人一拥而上,却几乎一战全灭。

赵止水强悍到变态,直非人力可以抵挡!

柳生刚夫脸上的伤疤,就是他自己的鬼爪造成的。

赵止水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柳生刚夫被自己的鬼爪彻底毁容。

没想到数十年过去,赵止水的弟子却出现在他的面前,而且打伤了他最看重的孙子,几乎毁掉柳生家族的未来。新仇旧恨,一起算总账。

尽管这只鬼爪曾经在柳生刚夫脸上留下永远难以抹平的丑陋伤疤,但几十年过去,如今的柳生刚夫实在不是当年的柳生刚夫可比的。对“九鬼流”武术的领悟与体会,早到了一个常人难以企及的境界。

柳生刚夫深信,如果让他现在再碰上当年的赵止水,无需师兄弟八人齐上,只需他一个人就足矣。

估计赵止水早已老死,此仇终身难报。

那么,赵止水的徒弟,这个支垩那女人,去死吧!

这“鬼爪”来势如此迅疾,谭轩大吃一惊,仓促间来不及细想,“呼”地一掌击出,一股磅礴的巨力鼓荡而出,丝毫也不弱于刚才击伤柳生雄一的那一掌。

同时身子向后疾退。

饶是如此,依旧还是慢了半拍。

鬼爪悠忽间缩了回去,烛光之下,谭轩手背上鲜血淋漓,被划破了两道口子。这还是谭轩见机极快,飞速后退,不然整只手掌只怕都要被鬼爪牢牢锁住了。

当年就不知道有多少华夏武师的兵器被这支鬼爪在猝不及防下夺走。

谭轩一声冷“哼”,眼望着柳生刚夫,身子慢慢蹲了下去,伸手握住了绑在小腿之上的一柄短刀。

这回不是短剑,扎扎实实是一柄匕首。

“哼,到底是女人,比你师父当年差远了……”

一击未竞全功,柳生刚夫也略略有点意外,不过看到谭轩手背上的血痕,柳生刚夫不禁冷笑出声。

“虽然我是比不上师父,但要杀你,也不为难!”

谭轩也冷笑一声,骤然直起了身子。

“嘴硬!”

柳生刚夫再次一声冷“哼”,衣袖一抖,手中的鬼爪又无声无息地飞了出去,直取谭轩的脖颈。

谭轩右手一扬,手中匕首毫不犹豫向着鬼爪迎击上去,同时左手曲指一弹,一道尖锐无比的破空之声响起,昏黄的烛火之中,寒光一闪,一枚极其细小,状如柳叶的小巧飞刀,直射柳生刚夫的面门。

在一旁盘膝坐下,一边调匀气息疗伤,一边凝神观战的柳生雄一双眉轻轻扬起。

无极传人果然没有一个庸手。

这谭轩尽管是女人,内力却如此雄浑霸道,“弹指神通”修炼到这般境界,委实可怖。

不管柳生雄一是怎样的“华夏通”,他也万难知道,谭轩此刻施展的武功,并不完全是无极传承。更加不知道谭轩因为家世特殊,只是止水祖师的记名弟子。

然而糅合了家传武术的无极门功夫,威力一样的非同小可。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