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0章 激战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5-01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一时间小小宅院之中风声呼啸,谭轩和柳生刚夫斗做一团。

谭轩出手如风,顷刻间双方便交手了好几个回合。

说起来,用这种方式和一个耄耋之年的对手过招,是有点“过分”了,谭轩分明是“欺负人”。

不料谭轩固然了不得,这柳生刚夫却也十足厉害。别看老鬼子年近百龄,浑身散发着阵阵的陈腐鬼气,一旦动起手来,依旧如同年轻人一样矫健,见招拆招,丝毫不落下风。

任何一种快速攻击,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取得效果,往往时间一长就会露出破绽。设或一个人的全部战斗力是十分,用七分来进攻,就有三分力量用于防守。如果十分力量全部用以进攻,自身的防守顿时就会漏洞百出。只不过对手必须全力应对进攻,这些破绽就不成其为破绽。只要对手被制服,所有的破绽便不再存在。

然而,这说的是一对一。

如果旁边还有一名对手在虎视眈眈的话,这种情形立时就会变得危殆万分。

所以打仗的时候,任何一位指挥官首先要做的就是确保自己的侧翼安全,侧翼不安全,任何作战计划都是废纸。

狂风骤雨般的攻势,谭轩只维持了不到一盏茶的功夫,立时便缓了下来。

不是柳生刚夫让她感到难以对付,而是在一旁窥视着的柳生雄一让她不得不适时停止了攻势。柳生雄一尽管挨了一击,却受伤不重,大部分战斗力还在。谭轩无论如何,不敢真的对他视而不见。

柳生刚夫的反应极快,谭轩这边攻势一缓,“呜”的一声,鬼爪立时冲天而起,变得气势汹汹。

攻守瞬间易势。

柳生刚夫的攻击是不留余地的。

因为坐在一旁虎视眈眈的那个人是他的孙子,他的侧翼百分之百安全。在这种情形下,纵算他只有八分的实力也能发挥出十二成的威力来。

谭轩再一次施展出“太极剑法”。

以一柄长不过七寸的匕首,施展太极剑法,听起来相当的滑稽,实际上,谭轩做到了。不要说她手里还有一柄匕首,就算她赤手空拳,手里什么都没有,她也一样可以施展太极剑法。

这才是真正的高手。

不过这一次,谭轩是完全采取守势,短刀挥舞将自己的身躯紧紧包裹起来,任凭柳生刚夫的鬼爪如何神出鬼没,也始终难以攻破他的防御圈子。

柳生刚夫满脸的肉棱子紧紧挤压到了一起。

别看过招的时候,这老鬼子自始至终一声不吭似乎成竹在胸,实际上也渐渐焦躁起来。不管他表面上看上去多么的身手矫健,多么的气息悠长,却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一个事实——他老了!

很老很老!

生死相搏,是最耗体力也最耗精力的。

谭轩只要牢牢守住,时间一长,坚持不下去的一定是他柳生刚夫而不是远比他年轻得多的谭轩。况且从谭轩的出手来看,这个支垩那女人的内功极其霸道,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么霸道的内功一旦“细水长流”,应该足以支撑很长一段时间。

而且以一柄短刀施展“太极剑法”,也让柳生刚夫大开眼界。

当初在华夏国,柳生刚夫横行好些年,会过许多华夏武师,对北方地区的很多武术传承都非常了解。但这种“太极剑法”却从所未见隐隐和传统的太极剑法不同,似乎加入了不少新的东西。

不过一想到谭轩是赵止水的传人柳生刚夫顿时就释然了。

单纯以武术而论,尽管柳生刚夫很不服气,也不得不承认,赵止水那个老家伙实在已经到了顶级宗师的境界,堪称登峰造极。

如此多年过去,不管是在华夏国还是在东岛国,柳生刚夫都再没见过比赵止水更强大的高手。

这样一位顶级宗师,自创一套剑法出来,十分合理。

短刀翻转,这套小巧绵软的“太极剑法”很适合身材娇小的女人保命时施展。

柳生刚夫全力进攻之时,柳生雄一也在一旁全神贯注地观察着,出鞘的武士刀就横在他的膝上。不过柳生雄一没有出手。

和柳生刚夫一样,他找不到机会。

当然加上他的话,肯定会给谭轩造成更大的压力,但仅仅如此还不够。柳生雄一可不想祖孙二人一齐上阵,却和谭轩打成“消耗战”。他已经受伤在先,柳生刚夫则年近百龄,两人都不适合打“持久战”。搞不好祖孙二人一齐上阵,真正能坚持到最好的,还是谭轩。

必须等待!

等待一击必中的机会!

只可惜,柳生雄一算盘打得虽好,柳生刚夫却似乎已经丧失耐心了。

一声暴喝!

原本悠忽来去,如鬼似魅的鬼爪猛地在半空中停住,然后十分缓慢地向着谭轩压去。

这鬼爪后边连着的不过是条柔软的绳索,眼下却好像忽然变成了硬梆梆的钢管,直直向前撅着,鬼爪瞬间变成了“五齿钉耙”。

“呼——”

一阵沉闷无比的破空之声在宅院内响起。

这“五齿钉耙”去势极缓,却仿佛带着千斤巨力,当头压下来。

与此同时,一股令人窒息的庞大内力从柳生刚夫的体垩内喷薄而出,排山倒海般向着谭轩席卷而去。

这老鬼子竟然要硬碰硬,打算一招决胜负。

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柳生刚夫已经试过好几种方式,都无法攻破谭轩的剑圈防御,只能硬碰硬。继续这样纠缠下去,最先扛不住的肯定是他自己。

然而论到功力的深厚,谭轩如何能同他六七十年的功底相提并论?

鬼爪还在半空之中,谭轩额前的刘海就猛地飞扬起来,如同受到狂风吹拂。甚至连喘息都一下子变得十分困难,压力之大,无与伦比。

“噌!”

谭轩收了剑圈,手中匕首扬了起来,双目微眯,死死盯住了半空中缓缓压下来的鬼爪。

绳索类软兵刃还可以这样用,谭轩也算大开眼界了。这老鬼子当初在师父手底大败亏输,侥幸才捡回一条性命,几十年带着满腹怨气躲在这阴森之地苦苦修炼,倒也真的练出了些名堂。

“九鬼流”本就是东岛国上乘的武术流派。

谭轩一声冷“哼”!

同样一股巨力从她娇小的体垩内蓬勃涌出,那股从柳生刚夫体垩内涌出的磅礴巨力,就像洪水遇到坚固的堤坝,瞬间就反转了回去。

“看刀!”

谭轩挥手扬刀,向着空中的鬼爪刺去。

刀刃直直刺向鬼爪,并没有打算去切断和鬼爪相连的绳索。表面看那是个不错的选择,事实上大错而特错。因为鬼爪始终是软兵器,不是真正的“五齿钉耙”,那条联系着鬼爪的绳索,不过在柳生刚夫浑厚内力的充盈下才变得坚逾钢铁,却随时都有可能变软回去。

当匕首选择切断绳索之时,这鬼爪随时都能转向,转向任何一个她完全意想不到的角度。

匕首长不过七寸,和软兵刃在远距离上比灵活,实在太不明智,纯属自己找死。

唯有牢牢盯住鬼爪这个关键点,才不怕被忽然偷袭。

柳生刚夫想要速战速决,谭轩何尝不是如此?

这里毕竟是在柳生庄园的深处,四周全是敌人。那两位负责佯攻的安全部门同志,虽然有狙击手提供火力支援,只怕也很难真的闯到这里来。

一路上那些守卫,对于其他人而言,还真不是吃素的。不是每一位特工的身手都能和止水祖师的弟子相提并论的。

在这里,谁知道还有什么敌人会忽然冒出来?

先解决了柳生刚夫这个老鬼子再说。

说时迟那时快,“叮”地一声脆响,匕首和鬼爪撞在了一起,鬼爪上五根乌黑的爪子猛地合拢,顿时牢牢抓住了谭轩的短刀。

柳生刚夫大喝一声,全力往后一收。

宅院之中顿时传出“嘎吱吱”的金属摩擦之声,异常刺耳。

“哼!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什么兵器被我的‘天鬼爪’锁住,还能挣脱回去的。撒手!”

柳生刚夫再次一声暴喝。

鬼爪之上一股大力传来,谭轩这柄护身的匕首,顿时就和先前的短剑一般,脱手而飞,让鬼爪牢牢抓住,向着柳生刚夫飞了回去。

然而柳生刚夫却没有丝毫高兴得意之色,独眼之中竟然闪过一抹惊慌。

实在鬼爪飞回来的速度太快了。不但有他自己夺刀时使出的巨力,还有谭轩趁势加上来的力道。也就是说,这柄刀不是他从谭轩手里夺下来的,而是谭轩故意“送”给他的,并且还助了他一臂之力。

饶是柳生刚夫武艺高强,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两股巨力叠加在一起,尚未及体,就已经如怒潮般碾压而来,令人呼吸不畅。

“吱”!

谭轩身子一矮,脚底在青石地板上旋转半圈,整个人腾空而起,如同离弦之箭般向着柳生刚夫射去。手指缝中寒光闪烁,夹着两柄小巧的柳叶飞刀。

作为情治机关最精英的王牌特工之一,谭轩临阵搏杀的经验,丰富无比。

这个时候,正是柳生刚夫手忙脚乱之时,也正是杀他的最佳时机!

岂容错过。(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