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章 妖术还是诈术?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5-01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萧凡,这两个人是柳生家族的元老,和我们无极门有旧怨。”

谭轩提醒了一句。

萧凡淡淡一笑,说道:“知道,二师兄提醒过我。当年‘九鬼流’的人在我们国内为非作歹,被师父杀了个落花流水,就剩下这两个漏网之鱼了。本来师父当年是要斩草除根的,这两个鬼子跑得快,这才苟全性命到今天。也好,当年的恩怨,今天彻底了结。”

“好。这个还是由我来对付,躲在暗处的那个,归你。”

谭轩深吸一口气,振作精神,说道,脸上却又泛起一阵不正常的红晕。刚才挨的那一下偷袭,伤得着实不轻。

萧凡笑了笑,说道:“师姐,要不,你帮我看住这位柳生家主吧。”

既然谭轩已经负伤,萧凡自然不能同意她再带伤上阵。柳生雄一也受了伤,谭轩监视着他,不许他在一旁捣乱,倒是可以的。

“哪来那么多废话?你们都要死!当年赵止水那个老家伙杀了我那么多同门师兄弟,今天你们一个都别想跑掉。杀!”

柳生刚夫大喝一声,挥舞鬼爪,直奔萧凡杀来。

萧凡双眉微微一扬,举手就向鬼爪抓去。

“萧凡!”

谭轩吃了一惊,连忙叫道。

她和柳生刚夫斗了这一阵,深知这鬼爪的厉害,萧凡赤手空拳就迎了上去,未免过于托大。

“找死!”

柳生刚夫更是勃然大怒。

就算是当年,赵止水也不敢空手对他的“天鬼爪”。

这小子如此不知死活,立马就要将他的手臂卸下一条来!

寒光一闪。

萧凡手中忽然多了一道若有若无的亮光。

柳生刚夫这才知道,萧凡不是冲着他的鬼爪来的,而是冲着鬼爪后边的那条连接的绳索去的。

软兵刃施展起来特别灵活,神出鬼没,越是由高手施展威力越大,但也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对使用者的要求更高。

很明显,无论比眼力,手法,反应的灵敏度,柳生刚夫都绝对难以和萧凡相提并论了。别的不说,单是双方的年龄差距就摆在那里。

柳生刚夫嘴角闪过一抹狞笑!

萧凡若是认为“天鬼爪”后边的是普通的连接索,那就大错特错了。这条绳索里,可是糅合了少量的乌金丝,普通刀剑,绝对无法伤及。

只要萧凡一击不中,削不断绳索,利爪反转,万万没有时间再闪避,说不定真的会被卸下一条胳膊。

“嘶……”

一声轻响。

柳生刚夫嘴角的狞笑尚未消失,手中猛地一轻,就只剩下了光溜溜的一条绳索,那枚自己浸淫了数十年的“天鬼爪”,已然落在了萧凡手里。

“八嘎!”

柳生刚夫随即怒发如狂。

谭轩吃了一惊,诧异地说道:“萧凡,你这飞刀……”

她的眼神毕竟比柳生刚夫的独眼好使,而且离得也比较近,一眼就看出萧凡手中持的是很精巧的柳叶飞刀,和她自己使的柳叶飞刀如出一辙,却没想到有偌大威力。

萧凡笑了笑,说道:“师姐,这飞刀是玄铁打造的。几年前,我陪师父去陇西云游,找到了那么一点。比一般的钢铁,要坚韧得多。”

“原来如此。难怪……”

谭轩恍然大悟。

“姓萧的小子,你就像你那个老不死的师父一样,狡猾大大的!”

多年的随身兵刃,甫一交手,就被萧凡轻描淡写地毁去了,柳生刚夫禁不住暴跳如雷。

“我今天要将你碎尸万段,新仇旧恨,跟你们一起算清楚!”

萧凡转身望着他,目光清冷。

“柳生先生,几十年过去,你们依旧对当年之事念念不忘,太执念了。既然如此,今天我就用最正宗的无极传承,送你们上路。接招吧!”

一声轻喝,众人眼前一花,萧凡就在原地失去了踪影。

下一刻,他就出现在柳生刚夫身前,挥掌直取柳生刚夫的面门。

柳生刚夫这张鬼脸,实在也让萧真人看不顺眼。

还是早点一掌拍烂,一了百了。

“遁术?”

柳生刚夫大吃一惊,也顾不得生气,身子一飘,极速往后退去。萧凡刚才施展出来的,乃是极其高明的遁术,几乎堪称“瞬移术”了。

可是“遁术”或者“瞬移术”,不正是东岛国忍者的看家本领之一么?

怎么这个支垩那人也会施展,并且造诣如此之高!

一时之间,柳生刚夫心中震惊无比,居然不敢接招,避了开去。

“孤陋寡闻,这是无极门自古传承的‘缩地大法’。你们的忍术,不过是学了我们华夏武术的一点皮毛而已,就敢四处夸耀。”

谭轩冷笑一声,不屑地说道。

这么缓得一缓,人影一闪,萧凡再次在原地消失不见,转瞬之间,又已欺到了柳生刚夫近前,起手一掌,依旧是击向柳生刚夫的面门。

看上去,这一掌轻飘飘的,似乎不含丝毫劲力,就仿佛萧凡本人一样,似有似无,极不真实。

一再被萧凡凌迫,柳生刚夫心中怒火大炽,脚下一凝,顿时就稳住了身子,大喝一声,右掌一扬,猛地迎击上去,刹那间狂风呼啸,声势惊人。

既然摸不准萧凡的来路,那就不去理会,只管自己打自己的。

实话说,萧凡一开始出现在宅院里的时候,柳生刚夫是有点瞧不上他的。毕竟他已经先见识了赵止水另一名弟子的手段。固然了不起,却也不算完全无法对付。萧凡远比谭轩要年轻,不到三十岁,就算天赋再高,再肯下苦功,又能强到哪里去?

等到萧凡一出手就毁掉他的“天鬼爪”,柳生刚夫才警觉起来。

但也仅此而已。

投机取巧。

这个萧凡果然实力不足,只能用这种投机取巧的办法。易地而处,柳生刚夫也会使用同样的打法。不仗着自己年轻,反应灵活,走取巧之路,难道还和功力深厚的老家伙硬拼不成?

接下来,萧凡用的也是“瞬移”打法,就更加坚定了柳生刚夫先前的判断。

既然敌人要投机取巧,自己就偏要反其道而行之,以硬碰硬,以力打力,让他这种投机取巧的打法无所施展。

两只手掌猛地撞在一起,并没有发生大家想象中的那种惊天大碰撞,反倒无声无息,点尘不惊,就好像在友好握手。

身在局中的柳生刚夫,自然没那么“浪漫”。

两掌刚一相交,柳生刚夫就意识到不对。

黏住了!

两掌相交的瞬间,萧凡掌心立即传出一股巨大的引力,牢牢黏住柳生刚夫的手掌,柳生刚夫只觉得自己掌上的劲力,往前一冲之后,就忽然失去了掌控,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

柳生刚夫想都不想,又猛然一催掌力。

结果,又如同泥牛入海一般,不见了踪影。

“妖术……”

柳生刚夫大惊失色。

在他们东岛的少数邪派传承之中,就有这种吸人内力的“妖术”,甚至“九鬼流”也有类似的武功,只是柳生刚夫未曾修炼罢了。

古老相传,一旦被这种“妖术”缠上,轻则内力大损,重则被直接吸干浑身内功精力,变成一个废人。

柳生刚夫再也没想到,堂堂华夏国无极门当代掌教真人,居然也会修炼这种让人不齿的“妖术”。

这家伙,难道是冒充的赵止水传人?

当年那个老东西,固然心狠手辣,杀柳生刚夫的师兄弟眼都不眨一下,但柳生刚夫也不得不承认,那是个堂堂正正的武师,手段光明磊落。

怎么他的传人居然会吸人内力的“妖术”?

大惊之下,柳生刚夫立即将内力往回收,毫不犹豫。

然后,柳生刚夫便发现自己再一次上当了!

原本消失得无影无踪的内力,忽然又涌现出来,一下子冲破他的经脉,犹如狂峰怒涛,顺着他让开的道路,排山倒海般冲进了他的体垩内。

沛然无可与抗!

“八嘎……”

柳生刚夫只来得及叫嚷半声,整个人便如同断线风筝一般,向后飞了出去,猛地撞在一根粗大的廊柱上,满眼金星乱冒,喉头一甜,张嘴就喷出一口鲜血来。

变起俄顷,将一旁观战的谭轩和柳生雄一都吓了一跳。

怎么甫一交手,还没看明白怎么回事,柳生家族这位老祖宗,就直接飞了起来,鲜血狂喷?

“你的,使诈!”

柳生刚夫更是怒发冲冠,举起衣袖,一擦嘴角的血迹,叫道,暴跳如雷。

这个支垩那人,太奸诈了!

看上去文质彬彬,是个恺悌君子,谁知道内力如此狡诈。

萧凡缓缓将手掌收了回来,瞥了柳生刚夫扭曲狰狞的面孔一眼,嘴角浮起一丝冷笑,淡然说道:“内力收发,不过是最普通的练习方法而已。每一个习武之人都会的。你识别不了,只能证明你自己孤陋寡闻而已。”

柳生刚夫不禁气结。

萧凡这话说得没错,柳生刚夫现在自然已经明白过来,萧凡并未修炼那种能吸人内力的“妖术”,只是小小玩了个花招。然而在他柳生刚夫这样的老狐狸面前,也敢玩这种花招,足以说明萧凡对自己的自信是何等之甚。

这是自信一定能够在内力上胜过柳生刚夫。

否则,只要柳生刚夫在内力上强过了他,非但不能诱敌深入,只怕转瞬之间就会被柳生刚夫冲破防线,导致全身经脉受损。

就好像他击伤柳生刚夫,是同样的道理。(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