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章 天星掌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5-12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柳生雄一举步就要向柳生刚夫靠拢。

谭轩淡淡地看着他,淡然说道:“柳生家主,你最好站在那别动。”

柳生雄一双眉一扬,二话不说,举刀就砍。同时一声长啸,自柳生雄一嘴里发出。

不好……

谭轩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

毫无疑问,这是柳生雄一在召唤援兵。连老祖宗都负了伤,局面越来越麻烦了,柳生雄一再也没有心思讲究什么风度气质。

谭轩一边应对着柳生雄一的进攻,一边往萧凡那边看去。

柳生家族还隐藏着这样资深的元老,甚至还不止一人,大大出乎谭轩的意料。这个情况,不要说已经成为“外围弟子”的秋山武夫不清楚,就算是一直在柳生庄园内服务,甚至担任家臣头目的吉藤秀川也一样不明就里。

幸亏萧凡及时赶到,不然今晚上,纵横“江湖”多年的谭轩,要在这里栽个大跟斗。

眼下她虽然受伤严重,但要拦住一个同样受伤的柳生雄一,问题倒是不大。不过柳生雄一已经在召唤援兵,情况立马就会变得十分严峻。这里毕竟是柳生庄园的深处,就算经过这两天的连续杀戳,柳生家族的家臣家将已经损失不少,然而依旧颇有实力。总归现在是热武器时代,一个武功低微的家伙,如果艹着一支冲锋枪冲过来,还是很让人头疼的。

以谭轩自己目前的情况来看,要想利索地拿下柳生雄一,难度不小,关键就看萧凡那边,能否速战速决了。

萧凡也是一声长啸,身形一晃,挥掌击出。手掌微微颤动,一变二二变四,转瞬之间,出现在柳生刚夫面前的,就是铺天盖地的掌影。

这也是欺负人的打法。

刚才和柳生刚夫硬碰硬对了一掌,尽管萧凡略占上风,却也试探出来,这老鬼子数十年苦修,内功实在非同小可。继续硬碰硬打下去,绝对是最笨的法子。

柳生刚夫独眼,年迈,这是他的两大致命缺陷。

萧凡眼下施展的,是脱胎自北少林金刚般若掌的掌法。无极门上代祖师,也就是萧凡的师祖,年轻时节,曾经隐瞒身份,拜在少林寺般若院首座大师座下学艺,精通少林七十二绝技中的八项绝学,尤其精擅金刚般若掌法。再和无极门传承的武学相互融合,自创了这套新的“无极天星掌”出来。

金刚般若掌既然是少林七十二绝技之一,原本就极其博大精深,掌力雄浑,招数繁复。再经上代祖师的融合创新,这“天星掌法”更是繁复无比。

一掌击出,顷刻间就化为了数十百掌,虚虚实实,实在很难分得清楚,何者为实何者为虚。

倒是和柳生雄一刚才施展的“九鬼流”妖刀刀法,有异曲同工之妙。

别看这“天星掌法”繁复无比,似乎花里胡俏,华而不实。实际上,萧凡只要一施展出来,通常都是一招克敌,转瞬就能分出胜负。

敌人实在很容易被这铺天盖地的掌影搞昏头。

明明知道这其中只有一招是真实的,其他的都是虚招,哄人的玩意,麻烦就在于,你压根就搞不清楚,那一招才是实在的。就在敌人眼花缭乱之际,已然中招倒地。

不管柳生刚夫武学修为何等高深,独眼就是独眼。一只眼睛是不能精确定位的,更难在这重重叠叠的掌影之中辨别虚实真假。

面对着这样“无赖”的打法,柳生刚夫几乎要气炸了肺。如果换一个人在他面前施展这种掌法,要破解不难,柳生刚夫完全不必去管他真假虚实,不必去管他掌势来路,只需要一掌拍出,仗恃着内力上的绝对优势,对方纵有千万虚招,也是枉然。

一掌就破了。

但在刚才领教了萧凡的雄浑内力之后,柳生刚夫可不敢用这样的“大道至简”的招数去应对。萧凡虽然年轻,内力深厚雄浑,却更在其上,一掌拍出,又如何能够破解得了?

眼见无可与抗,柳生刚夫只得急速向后退去。

先拉开一段距离再说。

萧凡如何能容他徐徐设法?立即如影附形,紧紧贴了上去。一出手,依旧是“天星掌”的厉害家数,甚至比刚才那一招还要更加繁复。

宅院里就这么大,不过片刻之间,柳生刚夫便已退到暗处,再往后,腾挪的空间将变得极其逼仄,再想这样大踏步的进退,可就难了。

“岂有此理!”

柳生刚夫也被萧凡这样打出了一肚子的火气,眼见退无可退,不由大怒,当下一声大喝,也不去看萧凡的掌势来路,双掌猛地往前推出。顿时劲风呼啸,掌力滔天。

这排云双掌往前一推,柳生刚夫立马就知道自己是真的错了。

原本看上去重重叠叠的掌影,似乎全部都是虚招,掌风一碰之后,柳生刚夫惊讶地发现,居然每一掌上都带着雄浑的劲力,似乎每一掌都是实招。虽然仓促之间,自己这一招并未竭尽全力,也已使出了七八分劲道,谁知只不过击破了一多半的掌影,自己的掌力就已经后继乏力,消失于无形了。

十余道掌影再无任何阻滞,直向柳生刚夫劈去。

柳生刚夫脸上的肉棱子猛地拧成一团,独眼之中闪过无比骇然的神色。

便在这时,萧凡却骤然停住了脚步,掌势一收,脚下布鞋在青石地面上轻轻一点,身子立时轻飘飘地向后飘去。

“唰——”

一道耀眼夺目的刀光,悠忽闪现,在萧凡原先站立之处,当头劈下,疾若闪电。

刀光之后,似乎隐隐约约有一道黑影,只是这道刀光实在太过明亮,太过耀眼,几乎将刀光后隐藏的那道黑影完全遮掩住了,一般人压根就没有心思去细看。

萧凡双眼一眯,却是将这道黑影看得清清楚楚。

那是极其瘦削细弱的一道人影,看上去,甚至有点像是侏儒。浑身黑衣黑裤,面孔完全被遮住,只能看到两只闪闪发光的眼睛,格外刺目。

还有一点,萧凡也看得明白——那黑影是单手握刀!

这和所有东岛国武术高手都不同。

东岛剑术,是双手剑。

东岛武士刀,是仿唐刀式样,刀刃很长,刀柄也长,十分沉重,单手运使,实在过于笨重。东岛剑法,原本就是以雄浑力大见长,殊少变化,不够灵活。像“九鬼流”这种剑术,在东岛剑道传承之中,已经算是极尽变化之能事了。其他的剑道,则更多的向“一刀流”靠拢。

饶是如此,“九鬼流”也是双手剑。

东岛剑术,没有单手剑。

这个黑影,使的却是单手剑。

而且他身形那么纤巧,单手运使笨重的东岛剑,更是显得古怪滑稽。

萧凡的双眉却蹙了起来。

刚才这一剑,又快又狠,骤然自暗处杀出,事先几乎一点征兆都没有。如果不是因为他早就知道这屋子里还有第三个东岛忍者存在,一直在凝神提防此人的偷袭,只怕面对这一剑的突袭,就要手忙脚乱好一阵了。

但这还不是让萧凡最担心的,萧凡真正担忧的是,此人偷袭谭轩和偷袭他所处的,不是同一个位置,相隔颇远。而萧凡居然并未察觉此人的移动。

就是刚才那一剑突袭,也还是因为萧凡的第六感异乎常人的敏锐,才能及时察觉。

这是个大问题。

在这灯光昏暗的宅院之中,隐藏着这样一个鬼魅般的忍者,随时随刻有可能在暗处杀出来,给你一剑,饶是萧凡再了不得,也要被牵制得缚手缚脚,不敢放手一搏。

偏偏正面的柳生刚夫,也不是好对付的。

那瘦小枯干,如同猴子又像是侏儒一般的忍者,一剑不中,黑影一闪,便又隐入到了黑暗之中。

萧凡一凛,神念之力立即探出。

在这样昏暗的环境之中,目力受到很大的限制,只能依靠第六感的神念之力了。

第六感这一探出,顿时便有所收获。萧凡隐隐感觉到,在离柳生刚夫头顶不远处,有一道黑影静静地潜伏在那里,从位置判断,那里应该是这宅院的一条房梁。

倒是东岛忍者经常会利用的藏身之所。

萧凡嘴角浮起一丝冷笑。

记得二师兄曾经说过,“九鬼流”的这些老鬼子,当年在战争时期,被师父斩杀多半,剩下的两条漏网之鱼,其中一个瞎了一只眼珠,面容全毁;另外一个,则折断了一条手臂。

面目狰狞的独眼龙,是眼前这个咬牙切齿的柳生刚夫,断臂的那个,应该就是躲在房梁上的侏儒了。

也许因为身材的原因,此人似乎专修忍术,造诣已经到了极其高明的地步。

两个老鬼子一明一暗,相互配合,几十年下来,早已到了心念相通的地步,默契是不用说的了。这种情形,还真的不好对付。

“刚夫,接剑!”

便在这个时候,暗处的那个侏儒鬼子叫了一声,声音嘶哑,极其难听。

一道黑光向着柳生刚夫飞去。

柳生刚夫手一伸,抓住了从天而降剑鞘,不由得狞笑出声。

“噌”!

利剑出鞘,剑光耀眼。

“支那人,受死吧!”(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