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5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5-13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支那人居然还有后手?

这四名忍者,虽然在他的家将之中算不得多么厉害的好手,怎么着也是练习武术和忍术多年,并且是“九鬼流”的正宗传承,谁知竟如此不堪,不过转瞬之间,就变成了四具尸体。

尽管敌人是躲在暗处偷袭,打了个措手不及,然而四人一齐中招,几乎分不出先后,这个隐藏在暗中的支那人,绝对也是一等一的大高手,在暗器上的造诣,尤其出类拔萃。

应该就是萧凡那个贴身女侍,阿巴斯那边也曾经将辛琳的资料转交给了他,但并没有引起柳生雄一太大的重视,他绝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了萧凡身上。这倒不怪柳生雄一轻敌,关键整个东岛国的男人都有这毛病——打从骨子里头瞧不起女人。

在东岛国男人眼里,不管多么厉害的女人,总归都是男人的附属品。这种变态的大男子汉主义,很多时候会影响到他们对女性做出正确的认知,在不知不觉间将女性贬低了。

谁知不但谭轩这么厉害,萧凡的女侍居然也是顶尖好手。

有这么一个精通暗器的女煞星守在外边,又是在暗夜之中,柳生家族那些不明就里的家将门陆陆续续赶过来,就只是送死而已。

这是真正的来一个杀一个,来十个杀五双!

然而当此之时,柳生雄一也没有太好的选择,更加不可能再次发出信号,制止家将门赶过来。真要是他和两位族老在这里全军覆没。被支那人杀个精光,整个柳生家族也就彻底完蛋了。这些家臣家将,还有什么生存的意义?

他们生是柳生家族的人。死也得是柳生家族的鬼!

再说,只要那些源源不断赶过来的家臣家将门能够将辛琳牵制在外边,也是莫大的一件功劳。不然,辛琳一旦加入到宅院里的战团之中,三对三,他们的劣势将更加明显。

现在两位族老对决萧凡,胜负还在未知之数。在柳生雄一想来,应该是两位族老的胜算更大些。

无论如何,这是柳生家族的“主场”!

论到对场地的熟悉。这些万里迢迢赶来的支那人,又如何能够和两位在此居住了数十年的族老相提并论?兵法之中,“地利”可是比“天时”更加要紧的关键。

“八嘎!”

相对而言,柳生刚夫对家族这些后生晚辈的性命反倒比较珍惜,眼见四名年轻家将瞬间丧命,这老鬼子又惊又怒。

“嗤嗤”两声。

两道雪亮的寒光直奔下边的柳生刚夫和柳生直也射去。

弹指神通。

这样的柳叶飞刀,今儿萧凡身上带的比较充足。当然,其中只有很少的一部分是以玄铁打造的。这些玄铁小刀,萧凡自不会用来当作普通暗器使用。

柳生刚夫立即挥舞利剑进行格挡。

柳生直也却在地面上一点。纵身而起,向着另一边的屋顶飞去。这么多年,柳生直也早已喜欢躲在暗处偷袭别人,几十年他练习的就是这种招数。如今被萧凡反客为主。居高临下地进行袭击,对柳生直也而言,这还真是从未有过的新鲜体念。

不过这种体念。柳生直也无疑不想太多。

现在是生死相搏!

一明一暗,奇正相辅。这才是他们配合了几十年的拿手好戏,怎么可能被萧凡牵着鼻子走?

等柳生刚夫击飞两枚飞刀。再抬头往上之时,却发现萧凡早已消失不见,没有再待在原来的地方了。

这个支那人,竟然要和他们比试忍术?

柳生刚夫闷“哼”一声,也双膝一曲,飘然而起,上了屋顶房梁,随即隐入暗中。柳生家族本就是以武术和忍术传家,是雾隐派最主要的组成家族之一,也是北方岛“九鬼流”的主要流派。柳生刚夫身为家族前任家主,忍术自然也是十分精通的。只是相对而言,他兄弟柳生直也在忍术上更有天赋一些。

柳生刚夫一隐入暗处,并没有继续搜寻萧凡的踪迹,反倒极速向着谭轩那边潜行而去,似乎想要与柳生雄一合力,先将谭轩解决掉。

既然萧凡如此难缠,那么先解决掉谭轩,也是好的。

“嗤”!

一枚柳叶飞刀径直向着他射了过来。

“幼稚。”

柳生刚夫冷笑一声,反手一挥,顿时就将柳叶飞刀格挡开了,不过飞刀上附着的巨大劲力,还是震得柳生刚夫胳膊一阵发麻。

不过萧凡这一出手,立即就将他的位置暴露了,不远处刀光一闪,柳生直也无声无息地向着萧凡杀来,柳生刚夫也是一声大喝,刀光如雪,向萧凡杀去。

这宅院虽然不大,屋顶结构却十分复杂,各种横梁直梁交错纵横,如同蜘蛛网相似。

萧凡曲指轻弹,“嗤嗤”的破空之声大作,一枚枚柳叶飞刀化作一道道寒芒,连绵不绝地向着柳生刚夫射去。

连珠箭!

他竟然以弹指神通使出了连珠箭的招数。

柳生刚夫大惊,立即单手一勾房梁,硬生生止住了前冲的身子,手中武士刀舞成一团白光,将全身都护住了。

他可是见识过萧凡飞刀的厉害,一枚已是难当,这七八枚连绵不绝地射来,绝不是说着好玩的。一着不慎,只怕立时就会被飞刀在身上穿一个大洞。

一时之间,叮当脆响不绝,在弹指神通的巨大劲力连环撞击之下,柳生刚夫只觉得挥刀的右臂又酸又麻,几乎连武士刀都要拿捏不住了。

他可不像直也那样,练习了单手剑法。

一手运剑,本来就很笨拙的。

就在柳生刚夫手忙脚乱之际,柳生直也已经杀到了萧凡面前。

又是寒光一闪。柳生直也惊讶地发现,萧凡手中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多出了一柄短剑。这柄短剑。不是萧凡自带的,而是谭轩被柳生雄一击飞的那一柄。钉在房梁之上,被萧凡不声不响取在了手里。

然后,柳生直也再次惊讶地发现,一剑在手,萧凡竟然对他的来势不闪不避,迎着他就杀了过来。

“噌”!

剑刃相交,柳生直也只觉剑身上一股巨大的力道袭来,身在半空,无处借力。柳生直也瘦小枯干的身躯如同流星一般,直直向地面坠落,萧凡剑光霍霍,如影附形,紧随杀下。

情势骤然变得危殆万分。

当此之时,柳生直也亦顾不得别的,深吸一口气,丹田处内力疯狂涌动,仅剩的一条胳膊死命挥舞长剑。竭尽全力抵挡萧凡的进攻。

剑光纵横,脆响不绝,萧凡的短剑,仿佛直接就黏在了柳生直也的武士刀上。无论柳生直也如何挥舞利剑,也甩不掉萧凡。他单手运使东洋刀,原本就十分吃力。如今再加上萧凡一百多斤的身躯,以及短剑上连绵不绝传来的巨力。不过片刻之间,柳生直也便已气喘吁吁。浑身大汗淋漓。

东洋刀瞬间变得重逾千斤,每挥舞一次,都吃力异常。

更令柳生直也气得吐血的是,这原本是他经常用来对付敌人的招数,当年在支那,他双臂完好之时,也是用的这种招数,不知取了多少支那武师的性命。高高在上,亲眼看着那些支那武师一个个汗下如雨,竭尽全力支撑着,将体内的每一滴潜力都逼迫出来,最终甚至不是被他杀死,而是活活累死的。柳生直也就觉得无比的惬意。

再也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也会尝到同样的滋味。

这种滋味,当真不好受。

然而这时候,柳生直也别无他法,只能将自己体内的潜力都逼迫出来,咬牙切齿地死命顶下去,能撑到几时就算几时。

当真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所幸这不是在支那,是在柳生家族的老巢,柳生直也不是孤军奋战。

“八嘎!”

柳生刚夫终于击飞了所有的柳叶飞刀,好不容易稳住了阵脚,还没等他喘一口气,忽然就发现柳生直也已经陷入了万劫不复的边缘。

以萧凡内力之强,加上这种“无赖”的打法,柳生直也真的支撑不了一时半会了。

柳生刚夫想都没想,大喝一声,强打精神,挥舞着武士刀就杀上前来。看上去,依旧是刀光霍霍,似乎勇猛不减半分,实际上,柳生刚夫的剑法已经有点走样了。

这片刻之间,他又酸又麻的右臂,哪里能够马上便恢复如常?

只是柳生直也危殆万分,由不得他有半分的迟疑犹豫!

“当”的一声巨响。

柳生直也再也拿捏不住,手中武士刀脱手飞出,想都不想,立即往后疾退。此时此刻,也正是他最脆弱的时候,如果萧凡乘胜追击,赤手空拳的他绝无招架之力。

所幸柳生刚夫已经杀到,萧凡不得不丢下他,去应对柳生刚夫的攻击。

柳生直也脚下使劲一点,浑身大汗淋漓的身子轻飘飘地飞了起来,向着一处房梁飞去。这当口,得躲在黑暗中好好喘几口气,恢复一下体内才行。

这该死的支那人,太狡猾了。

柳生直也刚刚在房梁上站稳身子,还没来得及喘息,骤然一股极其危险的气息猛地自身后传来,感觉上,有一个致命的敌人就在他的身后,离他很近很近。

可是,刚才他跃向这处房梁之时,分明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作为一名忍术高手,这么小的空间处是否隐藏有敌人,不可能瞒得过他的眼睛。

然而,这种危险的气息却是如此真实,没有半分虚假。

柳生直也猛地扭过头去。

几乎和一张脸鼻子对鼻子的撞在一起!

暗夜之中,一双绿莹莹的眼睛闪耀着令人寒气大冒的凶光。

猫!

这是一张猫脸!

“喵——”

黑麟冲着柳生直也呲出了尖锐的獠牙,借助着极暗极暗的几缕烛光看上去,黑麟的“笑容”是如此的恐怖诡异,充满着讥讽与不屑。

一股死亡的恐怖气息,骤然之间便揪住了柳生直也的心脏!(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