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 拼命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5-13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一声尖锐的惨叫。

柳生刚夫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柳生直也仅剩的那只手掌猛地捂住脖颈,从房梁上直坠而下。虽然烛火极其昏暗,柳生刚夫还是隐隐看到,有一道血箭从柳生直也的脖颈处飞溅而起。

这是致命伤!

萧凡明明离柳生直也还有一段距离,好像柳生刚夫也未曾听到暗器破空之声,怎么柳生直也忽然就受了致命重伤?

不过这当口,柳生刚夫哪里还能冷静下来去进行细致的分析?

“直也,怎么回事?”

柳生刚夫一边挥刀猛攻,一边焦虑地叫喊道。

“猫,猫……”

柳生直也紧紧捂住脖颈,断断续续地叫道,声音之中充满着恐惧和绝望之意。他自己受的伤有多重,他自己最清楚。只是柳生直也再不曾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会丧命在猫爪之下。

“纳尼?”

柳生刚夫完全没听明白是怎么回事,惊诧万分。

什么猫啊狗的?

高手相争,哪里能够如此分神?

尤其面对的是萧凡!

“老祖宗,小心……”

不远处,传来柳生雄一的惊呼。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如水的刀光忽然一滞,另一道更加明亮耀眼的寒光骤然大盛,如同匹练般破开“九鬼妖刀”扬起的重重叠叠的刀芒,直取中宫。

当此之时,柳生刚夫的武士刀已经被萧凡的短剑逼在了外围。想要回援,无论如何都是来不及了。不过眨眨眼功夫。锋锐无匹的短剑就已刺到了柳生刚夫的胸前。

柳生刚夫一声大叫,双手一松。丢掉了武士刀,右掌“呼”的一声。猛力向着短剑拍去。

鲜血四溅!

血光之中,柳生刚夫一只手掌齐腕而断,手掌飞上了半空。

柳生刚夫不愧是久经战阵的老鬼子,反应够快,心肠也够狠,眼见下一刻就是开膛破腹之灾,想都不想,拼着丟掉一只手掌,也要避开这必杀的一剑。

壮士断腕!

这么缓得一缓。柳生刚夫已经飞身而退,一闪就到了柳生直也身边。

柳生直也软软地靠在一根廊柱上,鲜血不绝地从他的脖颈处喷涌而出,透过他的指缝,汨汨流淌,短短一息之间,柳生直也就仿佛躺在了血泊之中,生命的精华,正在飞速自他身上流逝。

颈动脉破裂。无论何等绝世的高手,亦无力回天,都会在短时间内失血而亡。

“直也!”

柳生刚夫顾不得自己断腕处血流如注,急急叫道。

柳生直也只是向他艰难地咧嘴一笑。却再也说不出半个字来。

“老祖宗,你怎么样?”

柳生雄一也摆脱了谭轩的纠缠,飞速赶到了柳生直也身边。满脸焦虑不安之色。

不过转眼之间,局势就变得如此糟糕了。柳生雄一视作最大倚仗的两位老祖宗。双战萧凡,孰料竟然是这样的结局。双双重伤,其中一人,马上就要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

“八嘎!”

柳生刚夫仰起脖子,狂嚎了一声,完全一匹垂死的恶狼,被击断了脊梁,死不甘心。

萧凡和谭轩缓缓走了过来,一左一右,摆出了合围之势。

“柳生雄一,胜负已经分明,马上把我女儿放了。我会考虑放你一条生路!”

谭轩望着柳生雄一,冷然说道。

“唾!”

柳生雄一忽然对着谭轩吐了一口口水,无赖嘴脸显露无疑。

谭轩的脸色立即就沉了下去,腮帮子一鼓一鼓的,很明显,她已经被柳生雄一这个无赖的动作彻底激怒了,况且到现在她都没有见到自家闺女,耐心早已被磨得一干二净。

“萧凡,杀了他们,我们去找陈阳!”

不愧是王牌特工,性格坚毅无比,极有决断。

“八嘎牙鲁!”

柳生雄一也是仰天一声狂嚎。

“大家一起死!”

柳生刚夫狂叫起来,猛地抢前两步,挡在了柳生雄一身前,双眼大瞪,如同被困在绝境之中的猛兽,凶光四射,全是拼命之心。

“不好!师姐,快退!”

萧凡顿时感觉到了极度危险的气息,立即招呼谭轩一声,毫不犹豫地向后退去。谭轩的第六感也不比他差,几乎是同时和他一起往后飞退。

饶是如此,依旧还是略迟了些。

“轰”地一声巨响!

一大团黄色的烟雾猛地在柳生刚夫面前爆裂开来,带着一股难以言表的秽臭气味,无数细小的飞针状利刺,向着萧凡和谭轩激射而来,疾若闪电。

这种烟雾弹是忍者常用的道具,但柳生刚夫使出来的这个烟雾弹,却明显经过现代科技的改进,威力之大,已经堪比军用子母弹。那些钢针般的利刺,速度之快,远不是人工发射的飞针暗器可堪比拟的。

萧凡往后疾退,手中短剑早已舞成一团光幕,将自己全身都遮掩其中,密不透风。

第一颗“子母弹”的威力尚未完全消散,“呜”地一声,第二颗“子母弹”又从黄色的烟雾之中激射而出,在宅院正中“轰”然爆开,又是无数细小的飞针状暗器向四面八方激射而出。

萧凡一声低“哼”,身子已经飞速退出了宅院之外,反手将一颗药丸送进了嘴里。

谭轩则闪身躲在了一根粗大的廊柱之后,只听得身后如同雨打芭蕉一般,一阵密集的骤响,数十枚飞针悉数盯在了廊柱上。

再没有第三颗“子母弹”发出。

以这种“子母弹”的威力而论,普通的高手,不管人再多。一颗就足以搞定了,一连动用两颗。纵算强如萧凡谭轩,想要悉数避开。也实在不容易。再发第三颗“子母弹”,纯属多余。而且这“子母弹”的杀伤范围是覆盖性的,没有死角,如果发射者本人离得太近,自己也在一样在“子母弹”的杀伤覆盖之下,无可遁匿。

所以柳生刚夫才狂喊“一起死”!

局势极度不利,眼见得就要全军覆没,这老鬼子自然而然起了拼命之心。

宅院里不多的几根蜡烛,几乎全部熄灭。只有一支还在摇曳着死死支撑。相对于整个宅院来说,这么一支蜡烛的昏暗烛火,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宅院里忽然又变得极其安静,安静得落针可闻。

门外的萧凡,又缓步踏进了宅院之中。如果是在白天,或者是在灯火通明之所,就能很清晰地看到,他的肩头,大腿等处。都有点点的血迹渗透而出。

萧凡受伤了!

尽管无极门当代掌教真人武艺高强,但在那样的情形之下,毕竟也难保自己毫发无伤。

谭轩比他伤得更重,只不过夜行衣是黑色的。在这样昏暗的环境里,很难看得真切。然而从谭轩的呼吸之中就能听得出来,受伤不轻。整个人都靠在廊柱上。

“师姐。你怎么样?”

萧凡的双眉蹙了起来,低声问道。

“死不了!”

谭轩苦笑一声。答道。

“快过去看看,把素素救出来。”

“嗯……”

萧凡点了点头。手握短剑,慢慢向着宅院内部走去。

两团模糊的人影蜷缩在一根廊柱之下,尽管宅院里灯光极暗,萧凡也能看得出来,这两团黑影是柳生刚夫和柳生直也,浑身上下,密密麻麻地插满了飞针。

“都死了?”

谭轩也挣扎着来到萧凡身边,与他并肩而立,蹙眉说道。

“都死了。”

萧凡微微颔首。

这不用近前去确认,萧凡以神念之力一扫,就明明白白了。这两个老鬼子,柳生家族最年长的族老,已经是两个死人,死得不能再死!

谭轩的双眉蹙得更紧。

这里只有柳生刚夫和柳生直也的尸体,没有看到柳生雄一。

柳生刚夫在丢“子母弹”之前,已经抢先挡在了柳生雄一身前。柳生雄一是柳生刚夫的亲孙子,老鬼子不惜一切地拼命,自然是为了要给他争取到一条生路。这两个支那人看上去斯文有礼,但柳生刚夫心里头明镜似的,无论萧凡还是谭轩,在救出陈阳之后,都会毫不犹豫杀了柳生雄一。

不管是谁,都不会容许这样一个对手继续活在世上的,不然今后这一辈子,连睡觉都不安稳。

“跑了?”

谭轩“哼”道。

就在刚才,谭轩已经以神念之力在宅院内匆匆搜寻了一遍,没有找到柳生雄一的踪影。单纯就神念之力的强大而言,谭轩不如萧凡。在这个方面,萧凡有着极其惊人的天赋。不过只是在这样不大的封闭式环境之中搜寻一个人,还是拦不住谭轩。

但柳生雄一是个忍者,谭轩也不敢掉以轻心。

在此之前,她就一直未曾察觉到柳生直也的存在,以至被那个老鬼子在背后偷袭了一把,受伤不轻。

“跑了!”

萧凡又轻轻点了点头,给了十分肯定的答复。

谭轩脸色一变。

跑了柳生雄一,又去哪里搭救陈阳?

闺女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相对而言,柳生家族这些混蛋杀不杀,倒在其次了。

便在这个时候,一阵轻微的汽车轰鸣声在不远处响起。

“往那边跑了!”

屋顶传来辛琳的声音。

“追!”

萧凡叫道。

一个箭步,身影一闪,就到了宅院之外。

又是人影一闪,辛琳轻飘飘从屋顶落下,站在了他的身边。(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