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8章 悬崖绝壁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5-14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深夜的静川公园广场,显得安静而神秘。

巨大的公园广场在清冷的月sè之下,反shè出冷森森白惨惨的光芒,让人不自禁的从心底里涌上来一股寒意。

萧凡和辛琳是步行赶到这里的。

谭轩是极有决断的xìng格,见萧凡下定决心要彻底消灭柳生雄一,谭轩也就不阻拦。这个柳生雄一是绑架陈阳的罪魁祸首,谭轩比萧凡更加痛恨这个东洋鬼子。趁此机会将柳生雄一抹杀,陈阳今后也就安全了,不用再时时刻刻提心吊胆。

当下按照萧凡的建议,谭轩和陈阳驾车返回市区,萧凡和辛琳顺着公路追下去。

陈阳满腹疑窦,满心不希望萧凡就此离开,但眼下这个情形,明显不是叙说儿女私情之时。

不过上车的时候,陈阳还是嘟着嘴表示了质疑:“哎,柳生雄一开着车呢,你们怎么追啊?”

他们在路上耽搁了不少的时间,有这光景,足够柳生雄一开出一二十公里了。这么一段距离,开车自然是几分钟就到,步行的话,却得三四个小时。况且怎么追踪定位也是个大问题。

陈阳的意思,自然是想要和萧凡辛琳一起去追柳生雄一。

对如影附形跟在萧凡身边的辛琳,陈阳总是想要弄清楚她的真实身份。这姑娘不但长相漂亮,身材傲人,而且武艺高强,杀人不眨眼,就算不将萧凡牵扯在内,也足够引起陈阳的兴趣了。

不过萧凡却毫不客气就将她的想法给否决了。

谭轩受伤很重。陈阳看上去似乎还行,但从飞驰的车上这么被推下来。不去医院详细检查一下,如何能够放心?

最终还是依着萧凡安排。陈阳不情不愿地跟着老妈驾车原路返回。

当然,这也是因为陈阳不了解谭轩受伤不轻。谭轩身上的血痕,并不十分明显,看上去就是些皮外伤罢了。

陈阳坠车的地方,离静川公园很近,不过片刻之间,萧凡和辛琳就双双追到了公园广场。

毛sè黑白相间的黑麟紧紧跟在他们脚下。

经过一段时间的将养,黑麟身上的毛发正在逐渐转黑。等到全身上下再转成乌黑发亮的时候,黑麟的伤势基本上也就彻底痊愈了。

公园广场的一侧,停着柳生雄一驾驶的那台丰田车。

“不在车里。”

辛琳轻声说道。

萧凡点了点头。他的第六感。只有比辛琳更加敏锐。事实上,柳生雄一已经离开这里有一段时间了。两人渐渐接近那台丰田车,在数米之外站定了脚步,没有靠得太近。

虽然萧凡辛琳对自己都十分自信,但“九鬼流”忍术自有独到之秘,万一柳生雄一在车上动了什么手脚,他们察觉不了也是很有可能的。

离得远一点,更保险。

萧凡手腕一翻,莹白的“玄武甲”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他手中。

“东北方向……”

稍顷。萧凡低声说道。

就在丰田车停靠之处不远,有一条林间小径,通往原始森林深处,正是东北方向。柳生雄一顺着这条林间小径。逃入了原始森林。

辛琳冷笑一声,说道:“他这是自己找死!”

如果柳生雄一逃回了城市,反倒比较棘手。不管怎么样。这是在东岛国,是有法律所管的文明世界。柳生雄一若果托庇于jǐng署的保护之下。萧凡辛琳再强悍,也绝不可能公然进攻东岛国的jǐng察署。而且就目前而言。萧凡还是北田市jǐng方的“通缉犯”。

现在,柳生雄一却向原始森林深处逃跑。在原始森林深处,比拼的完全是交手双方的个人实力。纵算东岛jǐng察大批出动,前来营救柳生雄一,在这茫茫的原始森林之中,再多的jǐng察也不过是沧海一粟罢了,压根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走!”

萧凡不再犹豫,径直向着那林间小径飘然而去。

“喵——”

黑麟叫了一声,身子一窜,抢到萧凡前边,晃了几晃,就不见了踪影。

萧凡和辛琳相视一笑。

这大肥猫平rì里懒洋洋的,似乎对什么都打不起jīng神,一旦进入“战斗状态”,立即就变得兴奋无比,斗志昂扬。

静川公园广场有七八条通往不同方向的林间小径,这些林间小径的终点,不是深山古刹就是一些名胜景点。青石板铺成的路面只能容一人通过,如果要交汇的话,必须侧着身子才能让路。萧凡他们脚下的这条小径,青石板上布满青苔,cháo湿润滑,很明显很久没有什么人走过这条路了。

大多数华夏国和其他国家的游客,到北田市来旅游,主要是看雪景和城市的,静川公园的许多景点之中,只有两座知名古刹对游客比较有吸引力。多数游客前往山中古刹,还不是因为礼佛,主要是体会一下佛教在东岛国与众不同的独特意味。

事实上,佛教在不同的国家甚至不同的地区,传承都是千差万别。

除此之外,去游览其他景点的游客就要少得多了。

这条林间小径,却不知是通往何处。

刚刚进入林中不久,四周便完全暗了下来,高大的树冠,将淡淡的清冷月光,完全遮掩在外。就算是在大白天,林间小径也yīn暗得可以。更不要说这清淡的月夜了。

辛琳亮起了手电。

不是手机,而是专用的小手电筒,电能储备远比手机电池强大,辛琳又调整到了节能模式,能坚持更长的时间。以她和萧凡的目力,有这么一点灯光照明已经足够了。

两人一猫在树林之中不徐不疾地往前走着,转眼就过去了两三个小时。

夜sè更深,头顶和周围都黑沉沉的,像一口铁锅倒盖了下来,将天地万物都牢牢禁锢在其中。朝露已起,树林之中,到处是浓得化不开的雾气。纵然有手电照shè,也很难看到三四米以外的情形。森林深处,夜枭不时鸣叫,偶尔还夹杂着其他动物的叫声,令人毛骨悚然。

萧凡和辛琳都不怎么说话,只是向前。

就这么一条青石板路,一路走来,没有任何分岔。“玄武甲”始终指引着萧凡向前,倒是不怕追丢了目标。

又走了半个小时,眼前忽然开朗。

却原来已经走出了原始森林。

当然,严格来说,应该只是暂时走出了那一片比较茂密的森林。根据地图显示,静川公园以北的原始公园十分广袤,步行的话,就算一直走直线,不走半分歪路,也不受到任何困扰阻碍,起码也要十天半个月才有可能穿过整片森林。

雾气依旧非常浓稠,能见度并不比身处森林之中好多少。

青石板铺成的路面,蜿蜒向上,路旁都再没有茂密的森林,参天的大树,而是光秃秃的。

两边已经是绝壁悬崖!

因为雾气缭绕,看不清楚两边的绝壁悬崖到底有多深,但坡度的陡峭,却近乎垂直。单单看面前这么一小段路面,倒是有点西岳华山绝壁“苍龙岭”的奇险气势。

辛琳停住脚步,秀美的双眉轻轻蹙了起来。

“不对!”

萧凡将抬起的右脚收了回来,望向辛琳,神sè之中带着征询之意。

“柳生雄一不是要逃跑。”

辛琳随即解释道。

如果要逃命,慌不择路之时,往原始森林里跑,倒是可以理解。人有个时候是会出昏招的。当时那种情况,柳生雄一倚靠的两位族老双双毙命,死亡的威胁近在眼前,柳生雄一失去正常的判断能力,情有可原。但看眼前这条路,分明就是通往悬崖绝壁的。

就算柳生雄一再昏头转向,从柳生庄园逃出到现在,过去了四个小时,他有足够的时间来理顺自己的思路,怎会蒙头蒙脑跑上这么一条绝路?

萧凡轻轻点头,对辛琳的分析表示认可。

事实上,一踏上这条绝壁小径,萧凡心中就有了一种十分奇特的感应——此地拥有着某种神奇力量,可以干扰他的神念之力。术师的所谓神念之力,其实就是经过不断强化的第六感,和术法紧紧关联。此地能够干扰他的神念之力,自然也有可能会影响到其他术法的施展。

连他这样的强大的术师都会受到这样的明显的影响,普通术师到了这里,受压制就会更加明显。

“一味逃跑,也不合柳生雄一的xìng格。这个人非常骄傲,今天的失败,对于他而言,是个根本xìng的打击。所以,从一开始他就不是要逃跑。这里,或许就是他早就选好的决战之所。”

萧凡缓缓说道。

“决战?就凭他?他还有什么仗恃?”

辛琳冷“哼”一声,说道。

柳生刚夫和柳生直也这两个闭关苦修了数十年的老鬼子,都已殒命,柳生雄一还有什么帮手比这两个族老更加了不得?

“我估计,他仗恃的就是这个地方了。这里可以压制我的力量。”

萧凡缓缓说道。

“嗯?”

辛琳的双眉猛地扬了起来。

她不是术师,倒是没有萧凡这样奇特的感应,不过心里也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这个地方,明明已经走出了茂密的原始森林,但给人压抑的感觉,只有比在森林之中更甚。

“走。不管这里有什么古怪,这个人,我们都必须要消灭他。”

萧凡淡然说道,迈步上了台阶。。)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