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章 无能为力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5-20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尽管萧一少和萧二哥在外边威风显赫,整个四九城圈子里,这两位都算得是大名鼎鼎的一等“衙内”,但以往在这种环境里,他俩依旧是透明的,没人会将他们当回事。

在这里,他们就是小字辈,什么都不懂的青涩少年。

萧老爷子,萧湛他们的战友同志,无一不是位高权重的大人物,在他们眼里,家族的年轻人,除了特别出类拔萃的比如汪述都之流,其他的都可以无视。

甚至宁副院长和总医院其他骨干医师,也谁都不会当真将萧家的小年轻放在心上。

然而今天,情况发生了变化。

宁副院长回过头来,主动向萧凡打招呼,脸带微笑,点了点头,说道:“萧处长,来了?”

紧跟在萧凡身后的萧天,不由瞪大了眼珠。

萧二哥实在有点被这个事实惊到了。

总医院这种单门独户的小院落,萧二少平曰里不是没来过,老爷子只要住院,一般都是住在这样的小院子里,宁副院长这位医疗专家组组长,萧二少也见过好几回。基本上,宁副院长每次见到他,都只是匆匆点头而已,从来没有停下来和他说过一半句一个字。

一来,宁副院长是真忙,压根没什么时间和他来寒暄。总医院的副院长,每天不知道有多少工作等着他去完成。二来,宁副院长是真的有这个资格在萧二少面前“摆谱”,且不说宁副院长是萧湛的密友,两人数十年的交情,单单宁副院长自己,就已经很了不得,那是正儿八经的将军,授予了军衔的。而且宁副院长也是出身豪门,宁家在京师纵算不是最顶级的世家,也能跻身一流豪门之列。

但就是这位了不起的将军医师,今天居然主动和萧凡打招呼,并且还不是出门的时候,和萧凡说的客气话,而是在给老爷子看病会诊之时,“抽空”向萧凡点头为礼。

说这是一种天翻地覆般的变化,也不为过。

实际上,现在的萧凡,在宁副院长心目中,确实非同小可。去年老爷子奇迹般地康复出院,作为医疗专家组的组长,宁副院长是真的百思不得其解。按照他多年的临床经验,以及各种最顶尖仪器的检测,萧老爷子都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油尽灯枯,回天乏术。以宁副院长和萧湛的交情,他也不得不下达病危通知书。

实在无法可想了!

最终给他解开这个谜底的,居然是萧湛。

其实,萧湛是向他请教。

萧湛自己,也被儿子创造的这个奇迹惊呆了。尽管老爷子已经康复出院,萧湛却并未因此而完全冰释心中的疑窦,无奈之下,只好私下里向宁副院长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宁副院长一听之下,更是目瞪口呆。

当然,萧湛并未提及到所谓的“五行接引阵”,更不曾提及“逆天改命”。这些东西,萧湛至今都如堕五里雾中,和宁副院长交情再深,又怎可能随意透露?只是说老爷子服下了萧凡亲手调制的某种中药,然后病体便豁然痊愈。

宁副院长虽然知道了老爷子为什么痊愈的原因,心中的疑惑却只有更深。他是西医,但对中医也不是一无所知。传统中医,是有很多神奇的功效,这一点,宁副院长绝不反对。然而以老爷子当时的情形而论,不要说一般的中医,就算是大罗金仙的救命仙丹,只怕也无能为力吧?

萧凡到底给老爷子服的什么药?

不懂!

这个谜团只能深深埋在宁副院长的心底。

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宁副院长又听林夕凡的父亲聊起有关萧凡给他儿媳妇,也就是叶器云的女儿叶玲治病的事,不住感叹“自古英雄出少年”,高天望那样的中医教授,医术上还不如一个年纪轻轻的世家子,宗教局赋闲的副处级干部。

宁副院长是真的对萧凡起了强烈的好奇之心。只可惜自那之后,萧凡就再也没有在总医院出现过,宁副院长那么繁忙,自也不可能专程去找萧凡来问个究竟。而且,萧凡如果真的医术通玄,只怕也不会随意给自己透露什么。

这一回,老爷子住院,果真又见到萧凡了。

“宁院长,您好。”

萧凡微笑点头答礼。

以宁副院长和萧湛的私交,萧凡尊称他一声“伯父”,完全应该。只是当着这许多其他医生的面,还是恪守规矩的好。宁副院长的身份,不仅仅是总医院的副院长这么简单。在风波诡异的政治大博弈之中,宁家的态度,也是很重要的。一个恪守规矩的萧家晚辈子弟,在世家长辈眼里,会得到不少的加分。

萧凡一边和宁副院长应答,一边缓步来到床前。

老爷子半躺半靠在洁白的病床之上,鼻孔里插着氧气管,脸色不是那么好,不过见到萧凡和萧天一起过来,老爷子不由得精神一振。

萧湛前两天刚好离开京城去外省调研考察了,得知老爷子生病住院的消息,正在马不停蹄地往回赶,一时半会还来不及赶到医院。

按照原定计划,这应该是萧湛在部长任上最后一次带队外出调研考察了。这次考察完毕,萧湛就要交卸部长职务,前往外省上任。

不想在这节骨眼上,老爷子却又生病入院了。

老萧家还真的很是不顺啊。

“小天怎么也来了?”

老爷子目光停留在小孙子的脸上,略略有些诧异。老爷子讲话还不是很费力,精力尚称勉强。

萧凡安全从东岛国归来,就住在京师,得知他入院的消息,第一时间赶过来毫不奇怪,萧天自从去江汉省工作之后,老爷子就不是经常见到这个孙子了。

萧天连忙说道:“爷爷,我是回来跑个项目,听说……所以就先赶到医院来了。”

老爷子点了点头,说道:“还是要以工作为重,我的病不要紧,就是受了点凉,感冒了,住几天院就没事啦。”

虽是酷暑节气,老年人起居不注意的话,却十分容易得感冒。

“哎,我知道了。爷爷,我现在工作很认真的。”

老爷子脸上便浮现出一缕笑容,说道:“嗯,这个话,我信得过。”

别看老爷子表面上不是很在意小字辈的事,但自从萧天去红山村担任村支书之后,有关萧天在红山村的诸般表现,隔一段时间就有专人向老爷子汇报。这个情况,甚至连萧湛都不是那么清楚。

老爷子心里头明镜似的,随着时间迁移,萧凡固然会成为萧家的千里驹和顶梁柱,但站在台前,撑起整个萧家门面的,还得是萧天。这哥俩一个台前一个幕后,缺一不可。缺了谁,萧家的新生代力量就是不完整的。

萧天一改以往的“纨绔”,在红山村真正沉了下去,认真工作,让老爷子特别欣慰。只要老萧家的子弟自己争气,任何人想要从外边打垮萧家,难度都不小。

萧凡却微笑着,伸手搭在了老爷子的脉腕之上。

宁副院长脸上立即便露出了凝重的神色,双目盯住萧凡手上的动作,一眨不眨的。倒是其他几位医师,有些不以为意。这毛头小子打哪冒出来的,居然在总医院的医疗专家组面前大摇大摆给萧老爷子号脉,牛逼得很啊。

就算你是萧家的子弟,医学这种事,可不取决于你的出身门第。

只是宁副院长都不吭声,其他人自然更加不会胡乱开口得罪人了。

萧凡的双眉轻轻蹙了起来。

老爷子的脉象,在普通中医眼里,并不复杂,就是寻常感冒的症状。但在萧凡手下,自然不同,萧凡在老爷子体内,察觉到了一股特别的戾气。这种戾气,和没有逆天改命之前老爷子体内的凶煞之气一脉相承。后来功亏一篑的“乾坤大还丹”强行将这股凶煞之气压制下去,如今将近一年时间过去,似乎药力已经渐渐消散,那股戾气又开始冒头了。

按照萧凡以前的推演,如果逆天改命成功,“乾坤大还丹”完全成型,老爷子的生命轨迹依旧回到原先的运行轨道之内,那么至少应该还有三五年的阳寿。然而“乾坤大还丹”的炼制,最后关头被容天破坏,导致没有完全成型。这还不到一年时间,情况又开始发生变化了。

虽然这种变化还不是很明显,老爷子体内的戾气只是略略冒头,却丝毫都不能被压制下去。萧凡暗暗催动“浩然正气”注入老爷子体内,一路畅通,没有任何阻碍。但却对那些戾气毫无影响,“浩然正气”对戾气“视而不见”,直接就从戾气身边一掠而过,压根就不去理睬它们。不管萧凡如何加以引导,结果都是一样的。

这种戾气,对无极门萧掌教的手段“免疫”。

天机之力如此神奇,直接就将萧凡撇过了一边,让他再有逆天手段,也施展不到自家爷爷身上。

原也知道,自己给爷爷逆天改命之后,就再也难以窥探到天机,但这种“明知戾气存在却无可奈何”的诡异情形,还是让萧凡意想不到。

这种无力感实在让人太不舒服了。(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