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章 太极门第一高手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5-23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阿弥陀佛!”

一声佛号,打断了萧凡和谭轩的交谈。

一名身着灰sè僧袍,年纪约在六十岁上下的老和尚,缓步走进僧舍。

见到这位老僧,萧凡大感意外,连忙站起身来,鞠躬施了一礼,说道:“灵云大师,别来无恙?”

灵云大师合十鞠躬答礼:“又见萧真人,不胜之喜。”

谭轩诧异地说道:“你们以前就认识?”

陈阳也瞪大了眼睛。

这人总是那么神秘,好像无论什么人,他都会认识似的。

灵云大师微笑说道:“七八年了吧,那是在南方,和萧真人有过一面之缘。令师止水祖师当时就曾说过,萧真人和老衲有缘,还会再见面的。如今果然。止水祖师不愧是一代宗师,术法高深,卜算如神,老衲佩服。”

“有这种事?”

萧凡笑了笑,说道:“当时我随师父一起云游,有幸见识过灵云大师,品尝过大师亲自烹制的素斋,迄今回味无穷。”

谭轩笑道:“我还想着,先留着一手呢,没想到你早就尝过灵云素斋的滋味了。”

今天专程请萧凡吃饭,原本有“酬谢”之意,请灵云大师亲自下厨,这待客之意可谓甚诚了。

萧凡说道:“大师亲自烹制的素斋,本就是天下绝味,每吃一次,都有不同的感悟。”

以萧真人之能,吃个素斋居然上升到了“感悟”的高度,可见灵云大师烹饪手段是何等高明,烹制的素斋是何等美味了。

“只是,大师不在南方温暖之地清修,怎么会迁居到这云空别院来的?”

灵云大师笑道:“这里本就是云弘寺的别院。”

萧凡大感诧异:“原来是这样,倒是我孤陋寡闻了。”

“不过这次,我还真是应邀而来。小师妹说有一位贵客光降,要我下厨料理一番。没想到她要招待的是萧真人。”

灵云大师又微笑着解释了一句。

“小师妹?”

萧凡益发不解了。

谭轩和灵云大师是师兄妹?

谭轩淡然说道:“我的本门是太极传承,灵云师兄是我们太极门第一高手。”

谭轩是止水祖师的记名弟子,带艺投师。细论起来,谭轩应该算作是太极门的传人,她在无极门是不列入宗谱的。按照无极门的宗谱,萧凡才是止水祖师的第五弟子。不过在萧凡这一代,他要称呼谭轩为四师姐,将自己列为止水祖师的第六位弟子,也没问题。

灵云大师又是合十作揖,谦逊地说道:“第一高手不敢当。武术之道,不过是强身健体而已。小师妹融合了无极太极两家之长,推陈出新,身手之强,早已超出师兄百倍。”

萧凡微笑说道:“大师就不要谦虚了。我们无极传承的很多修炼法门,都参考过贵门的传承。华夏武术,本是一家。大道之极,万法相通。”

灵云大师是武术高手,这一点,他是早就知道的。七八年前,跟止水祖师一起云游,在南方云弘寺拜会灵云大师,萧凡就已经看出来了。虽然当时萧凡浩然正气尚未大成,但相人的眼光,却jīng准异常。

陈阳很仔细地听着,努力想要搞清楚这中间的复杂关系。只是她不知头不知尾的,这么横插一杠子进来,一时半会又哪里能够将这些关系完全厘清了?

“萧真人且请宽坐,待我先下厨。”

又聊了几句,灵云大师向萧凡合十施礼,大袖飘飘,施施然而去。

这老僧身材瘦削,却中气充沛,年过六旬,脸上没有丝毫皱纹,宝光湛然,太极门第一高手之名,定然不虚。

估计止水祖师和太极门的师门长辈交情深厚,这才破例将谭轩收为记名弟子。

“妈,到底怎么回事啊?”

眼见老和尚飘然离去,陈阳终于忍不住了,急忙问道。

谭轩瞥她一眼,淡淡说道:“怎么回事,你不都已经看到了么?不然,你以为人家会莫名其妙把浩然正气传给你?”

陈阳是谭轩的女儿,也算得是无极门的弟子,否则,萧凡就算再豁达,也不可能将无极门的镇教神功传授给一个外人。当然,陈阳本身非常适合修炼浩然正气,也是主要原因之一。

谭轩自己,止水祖师传授给她的就是另外一种内功心法,和浩然正气有一定的渊源,但细论起来,自然不是一回事。

止水祖师渊博无比,萧凡师兄弟数人,修炼的内功心法都各有不同。不过止水祖师自己修炼最为jīng深的内功心法,就是“浩然正气”。

在无极门,谁修炼什么相法,就辅之以何种内功心法,这是“老规矩”了。当然,如果时间jīng力充裕,其他功法,都可以兼修,门规并不禁止。甚至师父们都鼓励门下弟子兼修旁通。无极传承,太过博大jīng深,单修一种相法心法,固然能够jīng益求jīng,但也堵住了往其他方向发展的道路。就像很多现代科学一样,将科目一再细分,在人手资金都足够的情况下,自然能够做到每一个科目都jīng研到底。然而现实情况却是,热门科目无数人挤破脑袋,趋之若鹜,冷门科目却无人问津,渐渐便失去传承了。

无极门不可能毫无限制地收徒传艺,所以每收一个徒弟都是天赋杰出之士,艺有专jīng的同时,也兼修其他的相法和内功心法。惟其如此,才能保证无极门的传承不至于因为一次意外便完全中断。只要还有一名弟子幸存,不少相法和内功心法都能保存下来。

每名弟子只修一种功法,一旦这名弟子出现意外,就意味着这种功法有可能失传,久而久之,整个门派的传承就变得很不完整,甚至逐渐消亡。

华夏文明的许多传承就因为这样的原因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

“我不要练这个功夫。”

陈阳又赌气说道。

“浩然正气”因为是萧凡传授的,所以当初她练得兴味盎然,十分努力,总是想要获得萧凡的肯定。现在这个功夫却有可能在她和萧凡之间造成障碍,那情况自然就完全不同了。

谭轩蹙眉说道:“你这孩子,那么任xìng呢?你以为浩然正气是谁想练就能练的么?”

师兄弟那么多人,只有萧凡得到了止水祖师的衣钵传承就是明证。

陈阳撅起嘴来。

萧凡笑了笑,说道:“素素,时代不同了,传承门派的很多规则也都在改变,和时代相适应。既然你是合适的人选,那你就安心练下去吧,不要紧的。”

“真的?”

陈阳顿时双眼一亮。

萧凡笑着点了点头。

谭轩倒也没有生气,只是摇摇头,说道:“萧处长,你这样做有点坏规矩了啊,当年师父可没有求着我练功。”

“妈,人家都说了,时代不同了嘛……”

陈阳朝老妈做了个鬼脸,一下子变得满心愉悦。

谭轩不禁展颜一笑。

如此一来,这僧舍之中那种尴尬的气氛,终于消失不见了。

其实谭轩又改口叫“萧处长”,不就很说明问题了么?

“萧处长,听说萧老爷子这段时间,身体有些不大舒服,在总医院住院观察?”

一谈到这个问题,萧凡的神sè就变得凝重起来,微微颔首,说道:“情况确实不是太好。总医院那边,已经下了病危通知单。”

“这么严重?”

谭轩吃了一惊。身为国家部委的在职司长,谭轩当然很清楚,萧老爷子一旦出现意外,会掀起何等巨大的政治波澜。老萧家乃至整个萧系都会一下子就卷入这个漩涡之中。

“嗯。”

“没有别的办法可想了么?”

谭轩的神sè也变得十分凝重,沉声问道。

“有。”

萧凡肯定地点了点头。

“我已经和二师兄商量过了……”

萧凡随即简单将自己和二师兄文天的计划说明了一下,陈阳是听得迷迷糊糊的,什么“逆天改命”,什么“天狼紫薇”,她真的不懂,只是看到母亲的双眉越蹙越紧,也知道这事怕不简单。

“二师兄是想一战定乾坤?”

沉吟稍顷,谭轩问道。

“是有这个想法。人家逼在我们的鼻子底下,太被动了。必须把这个毒瘤切除掉。不然,始终都是个大祸害。只有千rì做贼,没有前rì防贼的道理。”

谭轩又沉吟起来,伸出纤长洁白的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

陈阳见了这般模样,也跟着紧张起来。

很显然,他们正在做一个十分重大的决定,这个决定,连萧凡和老妈都这样慎重其事,不知道将要对付的是何等厉害的人物。

“确定他们会中计么?”

萧凡摇摇头,说道:“不能确定。但是就算他们不中计,对我们来说,也没有什么损失。”

“如果他们倾巢出动,我们的力量是否足够?”

谭轩已经开始从技术层面考虑问题了。

“不够。”

萧凡也很坦诚地答道。

“所以我想请师姐出马,有我们师兄弟三人一起出手,想必力量应该足够了。当然,如果能请动灵云大师,那就更好了。”

事关无极门,萧凡又改回了“师姐”的称呼。

谭轩双眉紧蹙,轻轻摇头,说道:“灵云师兄是佛门中人,恐怕不会介入这种争斗。”

萧凡诚恳地说道:“不要他介入,只要他坐镇,对那些宵小之辈,就是一个绝大的震慑。”

“如果是这样的话,倒是可以试一试,看看能不能说得动他。”

萧凡微微一笑,轻轻舒了口气。(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