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6章 杀手之王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5-28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文思远双手一背,淡淡站在凉亭外边,再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久闻黄海文总江湖上号称‘万人敌’,没想到却是胆小如鼠,连止水观的大门都不敢迈出一步。文总,您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那个娇俏的声音笑嘻嘻地说道,带着说不出的讥讽之意。

文思远冷笑一声,理都不理。

这种小儿科的激将法,居然也想在他文思远身上建功,未免太过搞笑。虽然转瞬之间,敌人就已经欺到了止水观外,但文思远知道,这不过是“诡计”而已,不知道此人用何种手段瞒过了外围那些防御人手。文思远绝不相信,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有人能够将自己布置在外围的力量歼灭殆尽,并且基本不引发什么大动静。

那绝非人力可为,除非是天神下凡。

此人想要引诱自己走出止水观,在外边树林作战,文思远又怎会上当?

谁知道外边茂密的树林之中,敌人来了多少人手?

况且自己负责镇守止水观西北角,也不能轻易擅离职守。

师父师叔们和敌人斗法,已经到了最要紧的关头,眼见得敌人就要支撑不住,这才派人前来止水观捣乱,试图另辟蹊径,以求逃脱灭顶之灾。

这样简单的套路,焉能瞒得过“万人敌”。

“懦夫!”

树冠之巅,传来一声冷笑。

“滚出来!”

文思远尽管不会轻易上当,却也绝不是任人辱骂而无动于衷的性格。和师父文二太爷一样。文思远的脾气相当火爆。

一言未毕,夜空中三点寒星闪耀,疾若闪电般向着对面乔木的树冠射去。

来人隐身术固然高明。既然发了声,又如何能够在文思远面前长时间隐藏行迹,不被察觉?

三枚柳叶飞刀成品字形直射女子藏身之处。

“咦?”

树冠之中,一声轻轻的惊呼,似乎对文思远这手漂亮的暗器功夫十分惊讶。

实话说,文思远的暗器功夫固然了得,却也还没到“惊世骇俗”的地步。此女之所以惊讶。也许在她的想象中,文思远号称“万人敌”,应该是那种强悍绝伦的拳脚功夫。和小巧绵密的暗器功夫,完全不搭界才对。

毫不意外,三枚飞刀没有射中目标。

树冠中腊腊作响,一朵云彩忽然向着文思远飘来。

文思远看得清楚。这是一个女人。蒙着面,看不出多大年纪,身材凹凸剔透,十分曼妙。

“来得好!”

文思远一声大喝,也不去理会空中女人的来势,手掌一扬,掌风呼啸,掌力如同排山倒海一般。向着那朵云彩猛劈而去。

这个女人能够躲过外围的防卫力量,直接逼近止水观。又隐身在高高的树冠之上,可见小巧功夫十分了得,文思远可不愿意和一个女人在树木之间纠缠不清,那是扬短避长。“万人敌”威震黄海,靠的是大开大合,气势雄浑的无极门正宗传承。

女人终归是女人,还能比自己的内力更加浑厚不成?

“文先生,你太粗鲁了……怎么可以对女士这样无礼?”

空中的女人咯咯一笑,身子宛如真正的云彩一般,轻若无物,随着文思远的掌力倏忽间飘远。

与此同时,负责西南方向镇守的胭脂社二当家唐萱和三当家宋纨也轻声呵斥,随即响起兵刃交击之声,已经与人交手。

不一会,整个止水观周边都警讯频传,不知有多少敌人骤然杀了过来。

东北方向一棵高大乔木茂密的树冠之中,“清风使”白苏苏站在叶王身后,观察着“狼烟四起”的止水观,有点诧异地说道:“大王,需要这样做吗?”

对于这样硬碰硬的打法,老实说白苏苏很不以为然。

“天鹰教”不是军队,而是一个杀手组织。杀手最擅长的是偷袭,在敌人最不留神,防备最松懈的时候,从最意想不到的地点发起忽然袭击,一击必杀。

这才是杀手的手段。

而现在,叶王却指挥者大伙在攻坚。

“你觉得应该怎么做?”

叶孤雨站在树冠之巅,居高临下,俯瞰着止水观,脸上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淡然问道。

此刻的叶王,已然将浑身的杀气都收敛起来,没有丝毫外露。他就站在白苏苏身前,白苏苏却几乎无法感觉到他的存在。如果不是能够亲眼看到,白苏苏几乎要怀疑,自己是一个人站在这树冠之中。

这就是“杀手之王”的真正境界。

近在咫尺,你却感受不到他的存在。等你终于感受到她的存在之时,生命已经离你而去。

“难道我们就这么硬冲进去?”

白苏苏反问道。

她站在大树顶端,周边的情况多数都收于眼底。进攻止水观之前,白苏苏对于叶王尽起教中精锐赶来中土还有些不解。打从她加入“天鹰教”迄今,还从来没有一个敌人值得“天鹰”如此慎重对待。但现在,白苏苏才知道,叶王的决断是何等英明。

整个止水观四周都打成了一锅粥。

“清风三使”和教中三大长老悉数出动,各帅精英出战,原以为是雷霆万钧之势,任何对手都会被一扫而光,万没想到止水观外围的防御力量居然如此强悍,各类好手源源不绝地涌现而出,将“天鹰”的精英拦截下来,杀得难分难解。

这些人身手矫健,武艺高强,最关键的是,争斗经验极其丰富,丝毫也不在“天鹰教”训练有素的杀手之下。

无论黄海文家,还是胭脂社,或者七妙宫,无一不是江湖上声名显赫的大帮大派,派中精锐,能差到哪里去?

白苏苏算是大开眼界了。

这个古老东方国家地下世界隐藏着的力量,绝不是她先前想象的那样贫乏,那样不堪一击。这是一座真正的火山,巨大的力量隐藏在地底,不显露痕迹,一旦爆发出来,就能毁灭一切。

现在,天鹰教还没有出手的,就只剩下叶王和她以及明月使。

飞云使正和文思远杀作一团,短时间内难分胜负。

止水观依旧固若金汤。

白苏苏还感觉到了一股隐藏得很深的危险气息。

不是辛琳和苑芊芊。

萧凡身边最亲近的两个女人的位置,白苏苏已经锁定了。根据可靠情报,胭脂社大当家苑芊芊还在疗伤,实力远远不曾恢复,基本可以忽略不计,白苏苏将她摒弃在外,只将辛琳当作真正的对手。

这股隐藏得很深的危险气息,来自他人。

止水观里,除了辛琳苑芊芊之外,至少还隐藏着另外一位顶尖高手。

或许,明月使能够让这个隐藏着的绝顶高手现身。

纵算如此,也还是起不到决定性的作用。

对于叶王此来的目的,白苏苏心知肚明,是想要破坏止水观的法阵,终止他们对容天祖师的术法攻击。很明显,容天祖师和他的弟子们在这场斗法之中,彻底处在了下风。

叶王和容天祖师之间,似乎存在着某种非常神秘的契约。契约的具体内容,白苏苏自然不得而知,但有一点她能够猜想得到——容天祖师不能死!

关键时刻,叶王必须确保容天祖师的生命安全。

在此之前,白苏苏从未对叶王产生过任何怀疑,和“天鹰”所有其他教众一样,白苏苏对叶王的敬佩和崇拜发自内心深处。在她眼里,叶王就是万能的化身。

然而,在这里,面对止水观,白苏苏第一次开始“怀疑”叶王。

到目前为止,他们看到的都只是止水观的外围力量,甚至还有至少一位绝顶高手隐藏在暗处不曾现身,明月使未必是这位绝顶高手的对手。

白苏苏虽然自视甚高,也并不认为自己对上辛琳和苑芊芊,能够有必胜的把握。

这么简单计算一下,自己这一方,真正的机动力量,就只剩下叶王。

可是,对方的核心力量,却是至少三名以上可以击败容天祖师与他的弟子们的大高手。

叶王要救容天祖师,就必须打败这三名大高手。

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叶王再强,一人之力也不可能压过容天祖师和他的四名亲传弟子,自然更不可能一举击败止水观隐藏着的那三位真正的大高手。

叶王和“天鹰教”,竟然面临着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你冲不进去!”

叶王似乎对白苏苏的心思了如指掌,淡淡说道,语气依旧平静异常。

白苏苏默然,承认叶王说得有道理。

凭她一人之力,真的冲不进止水观,就算“天鹰教”已然倾巢而来,也很难冲进去。

但白苏苏却并未“绝望”,她知道叶王绝不会率领他们跑到这里来打这种莫名其妙的消耗战。叶王料事如神,自然早就已经算到止水观的强大防卫能力。否则,又何必紧急从西亚将教中精锐都调过来?

“不过,冲不进去也要冲。”

“我的王……”

白苏苏不由一愣,迟疑地说道。

明知是无用功,为什么还要做?

“冲不冲得进去是一回事,要不要冲又是另一回事。要破‘颠倒三才绝杀阵’,还有其他办法,不一定要面对萧凡!”

叶孤雨缓缓说道,语气笃定无比。(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