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8章 天巫解体大法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5-29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子时已过。

虚空之中的搏杀却是越来越激烈。

从紫微帝星上杀下的光柱,缩小到三尺见方,却宛如实体一般凝固,携带着浩浩荡荡的天地之力,当头镇压而下。

和光柱对抗的猛兽虚影不再是一头,而是五头。

一头较大的猛兽为主,四头体型较小的猛兽为辅,联手一致,在虚空中死命纠缠着光柱,竭尽全力想要将光柱削弱,毁灭。

西山别墅密室之中,师徒五人俱皆大汗淋漓,脸色苍白如雪,人人嘴角都有血迹。以黑纱蒙面的五师妹,黑纱之上也沾染上了赭色。

容天祖师左手挥舞着一条白惨惨的动物腿骨,右手按在猛兽头骨之上,手掌心鲜血汨汨涌出,原本白惨惨的猛兽头骨,已然变成了淡红色,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充斥在密室之中,越来越是浓郁。猛兽头骨双目之间的裂纹已经有小指粗细,如果不是容天祖师以自身精血不断浇灌,只怕这颗以毕生精力诡的神器已然毁了。

饶是如此,经此一战之后,这件神器也是必毁无疑。

但现在,容天祖师已经顾不得这个了。

好一番缠斗,五头猛兽虚影终于将光柱击散,自身也在夜空之中化为虚无。

每个人都长长喘了口气。

下一刻,萨比尔仰首望天,脸色大变,连声音都颤抖起来。

“师父……”

大家连忙顺着他的目光抬头往上看去,顿时一个个脸色剧变。

只见原本宁静祥和的紫微帝星,此刻光华耀眼,远比平时明亮得多,一片片明亮的光幕,不住在帝星表面盘旋飞舞,就好像用高倍天文望远镜观测太阳,能够在太阳表面看到一道道的太阳风。这些光幕渐渐在帝星表面凝聚成一道光柱,明亮刺眼。

先前的光柱,都是从止水观那边射向紫微星。再从紫微星上反射而下,唯独这一回,光柱直接在紫微星上凝聚成形。

这是帝星之力被催运到极致的表现。

西离教师徒五人,体内法力早已消耗得差不多了,十去其九,以眼下的状况,显然无论如何都难以承受这惊天一击!

“哼!”

容天祖师一声冷哼,脸色随即扭曲成极其狰狞的模样,猛地站起身来,将面前的猛兽头骨双手举过头顶。嘴里急急念咒。古老的咒语之声。在密室之中飘荡。

萨比尔等人一听到这种咒语,俱皆精神一振,似乎在瞬间被注入了新的活力,原本已然临近枯竭的丹田气海。重新为之充盈。

“天巫解体**……”

阿巴斯惊叫出声。

“天巫解体**”是西离教的镇教神功之一,但也是最禁忌的神功。所谓“天巫解体**”,顾名思义,就是通过秘术将自身的根源之火点燃,将所有潜力都激发出来,做最后一搏。固然威力大得惊人,后患却更是无穷。

巫师一旦施展出“天巫解体**”,不管斗法胜负如何,自己都免不了功力大损。轻则身受重伤,境界跌落;重则浑身精元耗尽,油尽灯枯而亡。

西离教的核心弟子,每个人都修炼过这门禁忌术,却谁也不敢轻易施展。

如今到了生死关头。眼见有全军覆灭的危险,容天祖师再也顾不得其他的,只能施展“天巫解体**”,和无极门的家伙拼死一战了。

按照中原汉人那些亡命之徒的话来说就是——爷爷临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容天祖师不但自己施展出“天巫解体**”,甚至通过和弟子们的心脉相连,以强**力将四名弟子的根源之火也点燃了。

当此之时,谁都顾不得今后会怎样了,先想办法捱过眼前这一关再说。

当下萨比尔等人各自做法,将“五圣锁龙阵”的威力也激发到极致。

片刻之后,一只三尺高矮的猛兽黑影猛地从密室里腾空而起,向着遥远天际的天狼星直射而去。一直以来,容天祖师都在靠“五圣锁龙阵”的威力对抗无极门,尽管“五圣锁龙阵”也已沟通了天狼星,毕竟是间接沟通,不是直接沟通,威力大受限制。

这一次,既然萧凡已经将帝星之力催运到了极限,容天祖师不直接借助天狼之力,单靠“五圣锁龙阵”是无论如何都抵挡不住了。

只是以他现在的情形,想要直接沟通天狼星,除了彻底激发体内的潜力,再无他法。

止水观密室之中,谭轩已经大汗淋漓,汗水完全浸透了丹鹤大氅,双颊呈现出一种极不正常的殷红色,只是斗到了这光景,实在是有进无退。

谭轩迅疾取过身边的一只小小的白玉瓶,拧开塞子,倒出一颗黄豆大小的红色丹药,瞬间药香扑鼻,谭轩没有丝毫犹豫,一仰脖子,将这颗红色丹药吞了下去。

不远处的二师兄文天,盘腿而坐,整个人都被一团薄雾包裹,不住有氤氲白气从头顶冒出,融入到薄雾之中。

萧凡却已站起身来,右手捏诀,口中喃喃祷告,脚下踏着七星天罡步,围绕着天字号阵脚,缓缓踱步,脸上宝光流转,熠熠生辉。

“乾坤鼎”鼎口的混沌图案,如同朝霞一般灿烂,艳丽无比。

毫无疑问,这一战已经接近尾声,双方都已经竭尽全力,准备最后一击了。这一击过后,胜负一定分明。基本上,无极门已经全面占据上风,不出意外的话,已然胜券在握。

地下室气氛肃杀,地面上,止水观早已杀声一片,交战没多久,就开始出现人员伤亡。有文思远手下的人,也有胭脂社的人,天鹰教的人亦不例外。

只有辛琳从七妙宫带到止水观的六名弟子,暂时还没有参战,她们据守在离辛琳不远处,这边出了白苏苏,尚不曾出现其他敌人。

不过这种情况并未持续太久。

黑影连闪,从观外的大树之上跃下来七八条人影,疾风一般向着七妙宫弟子镇守的回廊杀去。这批人身手极其敏捷,虽只是惊鸿一瞥。辛琳也能判断,这几个忽然杀出来的黑影都是一等一的好手。

这应该是敌人最后的杀手锏了,等文思远,灵云大师,辛琳,胭脂社三位当家都被缠住之后,这几个人斜刺里杀出来,直取地下密室。尽管辛琳相信这最后杀出来的几个人压根就不会是萧凡师兄妹三人的对手,关键斗法不能被扰乱。

只不过略一迟疑,那边就已接战。随即发出女子的惨呼之声。

辛琳脸色骤变。

这是六姑的声音!

甫一交手。六姑就已受伤。

虽然六姑是七妙宫诸女之中年纪最大。身手最弱的一位,但能被列为七妙宫内堂弟子,派来伺候辛琳,本也不是庸手。

来敌之强。犹在自己意料之外。

“芊芊,你缠住她!”

辛琳极有决断,当下毫不犹豫地说道。

“你放心去吧。”

苑芊芊笑着说道。

白苏苏虽强,在两女联手攻击之下,也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好几次遇险。苑芊芊有伤在身,单打独斗,力敌白苏苏还有未逮。只是缠住白苏苏一阵,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倒也不难。

倘若苑芊芊身子大好,武功尽复,清风使再厉害。苑大当家也是凛然不惧。

辛琳虚晃一剑,脚下一点,就向那边射去。

“辛姐姐,你的对手是我,跑哪里去?留下吧!”

白苏苏哪里肯依,娇笑一声,手中软鞭“呼”的一声,横扫而出,逼退了苑芊芊,“唰”,就向辛琳背后抽去。

辛琳一声冷“哼”,反手一弹,头也不回,飞身而去。

寒光电闪,一枚飞刀直射白苏苏面门。

白苏苏曲指轻弹,飞刀激射而走,不见了踪影。

这么缓得一缓,辛琳早已去得远了。

“弹指神通,你也会?”

苑芊芊真的吃了一惊。弹指神通固然不是萧凡的独门武功,但白苏苏这一下出手,却让苑芊芊大有熟悉之感,似乎和萧凡的弹指神通是一脉相承。

“苑姐姐,我会的东西多了去了,你会很吃惊的。”

白苏苏咯一笑,娇声说道。

“是吗?那就使出来让我瞧瞧,看看我会怎样的吃惊?”

苑芊芊也是一声娇笑,手腕一翻,手中胭脂剑挽出无数剑花,重重叠叠,直向白苏苏压去,却是力争先手。

转瞬之间,辛琳就已到了六姑身边,剑光霍霍,正挥舞兵器向六姑急攻的一名黑衣人顿时就手忙脚乱,“嗤”,黑衣人肩头中剑,鲜血四溅,不由大叫一声,往后疾退。

意外就在这个时候发生。

地下室内,正在步罡踏斗做法的萧凡猛地停住了脚步,双眼霍地睁开,一抹极度焦虑的神色自他眼里一闪而过,情不自禁地叫道:“迦儿,小心……”

地下密室和地上建筑是两个不同的世界,辛琳他们严密守护,就是不能让任何人去打扰在地下密室做法的萧凡师兄妹三人。

两者之间,隔绝视听。

饶是如此,萧凡这一声呼唤还是清晰无比地传到了辛琳的耳中。

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辛琳刚刚挥剑攻向另一名黑衣人,忽然一股庞大无比的劲力排山倒海般自她旁边涌来,与此同时,一股滔天杀意骤然而起,正是辛琳早已熟悉,并且忌惮无比的那股杀机!

叶孤雨竟然混在一群黑衣人中,杀了进来。

叶王刻意掩饰了自己的气息,现场又一片混乱,辛琳居然没有察觉到叶孤雨已经杀到了近前。

辛琳几乎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只是条件反射般将手中的软剑向着叶孤雨迎面掷去,然后只觉得一股滔滔巨力猛地击中了胸口,刹那如遭雷击,眼前一黑,整个人如同断线风筝一般,向着远处飞去。

(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