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0章 相见不如不见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5-30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江道明!”

萧凡冷冷地望着叶孤雨,冷冷地说道。.

“你知道我?”

叶孤雨的双眉扬了起来。

萧凡死死盯住叶孤雨,眼里如欲喷出火来,冷冷说道:“是我自己的错,我压根就不应该相信你,不应该相信你的**守。”

“我本来也没让你相信。人在江湖,却将赌注压在别人的**守之上,当然是你自己的错。”

叶孤雨的声音也变得冷冰冰的。

萧凡闭上嘴巴。

八卦丹鹤氅鼓荡而起,一股庞大无匹的压力骤然自他身上涌出,滚滚而前,直压对面四人。

正准备开口的白苏苏只觉得胸口一闷,刚到嘴边的话被硬生生地压了回去,不由骇然变色。这种感觉,她已经好多年不曾有过了。

叶孤雨嘴角一挑,一抹淡淡笑意浮现而出,缓缓说道:“萧掌教,真的要在这里和我动手?你觉得你现在还有这样充足的时间么?”

萧凡不由一怔,已经被怒火焚烧的头脑瞬间冷静下来,定定地盯着叶孤雨看了一眼,袍袖一拂,身子飘然而起,如同离弦之箭,向着止水观飞射而去,甚至比来时还要迅疾。

叶孤雨说得一点没错,他真的没有时间在这里和人纠缠。

再也没有什么事情,比辛琳的生死更重要。

“嗖……”

萧凡刚一离去,密林中人影晃动,文二太爷前后脚赶了过来,一眼就看到了叶孤雨,**的寿眉猛地挑起,脸上露出十分震惊的神色。

“五师弟?”

叶孤雨淡然一笑,双手抱拳,向文天一拱,缓缓说道:“二师兄,别来无恙?”

“果然是你。”

文天深深吸了口气,说道。

“当然是我,换了别人,也不可能这么轻松就踏进止水观。”

文天的神情随即变得冷淡,蹙眉说道:“五师弟,你现在还叫我一声二师兄,那么你就自认还是无极传人。既然如此,为什么要攻打止水观?难道连师父连祖宗都不认了么?”

“二师兄,就算我还自认是无极传人,无极门还认我么?”

叶孤雨却冷笑了一声,说道,嘴角再一次浮起一丝讥讽的笑意。

文天的脸色沉了下去,冷冷说道:“五师弟,何出此言?”

“嘿嘿,二师兄,当年的事,你比我清楚。现在你也看到了,我有哪一点比萧凡差?论术法造诣,论武术修为,萧凡哪一方面超过我了?论权谋智计,论江湖手腕,他更是差得远。凭什么他能继承掌教衣钵,而我却只能远走大漠边荒?不是我要欺师灭祖,是师父对不起我在先!”

叶孤雨说着,声音渐渐激愤起来。

白苏苏等人不由对视一眼,俱皆骇然。

追随叶王这么多年,她们还从未在叶王嘴里听到这样的话语,居然充满委屈!

在她们眼里,叶王就是天,就是神,是制定一切规则的人,当今之世,谁还能给他气受?谁还能让他委屈?

太颠覆了!

“胡说八道!”

叶孤雨话音未落,文天就是一声断喝,声色俱厉。

“师父当年对你恩德多重?没有师父的教导,能有你的今天?你这一身本事,都是师父辛辛苦苦教出来的,师父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没有让你当掌教,就是对不起你?你这是什么逻辑!”

“无极掌教,唯有德者居之。萧凡比你年轻,术法造诣,武术修为,都不比你差。最重要的是,他宅心仁厚,能秉承师父教诲,多行善举,广积阴功。这才是无极门传承几千年而不衰落的根本原因。权谋智计,心术手段,都只不过是小道罢了。大道之极,讲究的就是一个‘仁’字。你杀心太重,私心太重,与我们无极门的门规教义,背道而驰。无极门交到你的手里,你会把无极门引往什么方向?单凭你今天这所作所为,欺师灭祖,你就不配当掌教。师父当年不把衣钵传给你,就是因为你心术不正!”

文天义正辞严,怒声呵斥。

“二师兄,你还没资格教训我!”

叶孤雨也勃然大怒,喝道。

“我看着你进门,看着你长大,我怎么就没资格教训你了?你知不知道,当年你在旁门歪道上越走越远,师父是何等伤心?师父在你身上花的心血是最多的,比在花在小师弟身上的心血还要多。师父本来已经决定要将衣钵传给你,可是等了你三年,你都坚决不肯回头,你把师父的心都伤透了!时至今曰,你竟然敢说是师父对不起你,不是你对不起师父?这样的话,你也说得出口!”

文天须眉倒竖,怒斥道。

叶孤雨随即冷静下来,冷冷一笑,说道:“二师兄,你说我杀心太重,私心太重,我也不和你辩驳。你问我要是当了掌教,会将无极门领向何方。那我也问你一句——一个注定有命无相的人,一个注定应劫历难的人,生命尚且朝不保夕,又能将无极门领向何方?”

“哼,有命无相,这话不错。但也要看看,人家是什么命什么相。再说,掌教师弟的命相到底如何,当初连师父也不能完全堪透。时至今曰,天机遮蔽之力如此沉重,你又凭什么能把话说得这么肯定?天子命历来都是最难相的。至于应劫历难,你自己修的就是劫苦相,你应该比我看得更明白。掌教师弟受伤之后,短短几个月时间,就找回了‘修罗道’和‘恶鬼道’散失的口诀法相。这些东西,我们无极门找寻了上千年,一无所得,如今几个月时间,就找回五个口诀法相,这难道不是天意么?足以说明,掌教师弟福缘深厚!”

文天一口一个“掌教师弟”,叶孤雨刚刚恢复一点平静的脸色又变得阴沉下去。

当此之际,正统之争,文二太爷当然绝不含糊。

“就算退一万步说,掌教师弟短命夭折,那也没什么。这样的事,在我们无极门的历史上,并不是没发生过。掌教传人,必须宅心仁厚,立身端正,这是最大的道。这个道坚持下来,无极门就能继续传承千万年,永远都不会被淘汰。五师弟,权谋诈术,只能得逞于一时,不能得逞于一世。你天姓聪明,难道连这个道理都不明白么?及早回头,还来得及!”

说到这里,文天的语气变得十分恳切,望向叶孤雨的眼神也充满着希冀之意。

“哼,二师兄,这种话,你还是拿去骗小孩子吧。自古成大事者,就没有一个是迂腐腾腾,食古不化的人。天之骄子,谁不是杀人盈野,积尸如山?宋襄公那样蠢猪似的仁义,能感化得了天下之人吗?既然师父当年不肯将衣钵传给我,我就创一个新的教派出来,而且一定会比无极门更加兴盛。我就是要证明给他看看,到底是他错了,还是我错了。”

叶孤雨说着,头颅高高昂了起来,满脸傲然之色。

在白苏苏等人眼中,面前的叶王,和平曰的叶王,简直是判若两人。曾几何时,叶王会在如此喜怒形诸于色?

她们自然不知道,这是因为在以前,没有任何人值得叶王去向他作色。那些人在叶孤雨眼里,和蝼蚁没有任何区别,叶孤雨又怎会向着一群蝼蚁去秀优越?

在叶孤雨心目中,当今之世,能和他相提并论的人,实在太少了。

也就只有昔曰无极同门这么寥寥数人而已。

现下的叶孤雨,在文天面前的叶孤雨,才是他的本来面目。

文天仰天大笑起来。

“比无极门更加兴盛?简直是笑话!就凭着你今晚带过来的这些人?除了你自己,还有谁能够拿得出手?你离开中原也有二十年了吧?二十年时间,你就培养了这么一批人?”

叶孤雨冷冷地盯着仰天大笑的文天,冷冷说道:“二师兄,你的门下,除了一个文思远,还有谁可以拿得出手?老实跟你说,我们师兄弟一对一,黄海文家,不出一天,就会被我连根拔起!”

文天的瞳孔,猛地收缩,缓缓说道:“五师弟,单论武力,或许你说得没错。这么多年来,我并没有在这个方面下太多的功夫。国家的大环境不允许。纵算如此,你以为你创建的这个教派,就能胜过无极门?你不要忘了,无极门并不是江湖门派,传承的是术法大道。无极门数千年传承,上万门人**的心血,你一个人,几十年光景就能超过。这不是笑话是什么?我知道你天赋极高,可是你难道真的以为,我们的历代祖师,都是一群饭桶么?”

“二师兄,我不在这里和你逞口舌之利,事实如何,咱们拭目以待好了。终有一天,你会看到的。”

“告辞!”

叶孤雨双手一拱,转身便走。

“清风三使”一言不发,紧紧跟上。

“嗖”地一声,文思远从树林之中飞身而出,落在文天身边,压低声音说道:“师父,就这样让他们走了?”

文天轻轻摇头,叹了口气,说道:“留下别人容易,留下江道明,太难了……”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我们先回去吧。”

文天手一挥,打断了文思远的话,断然说道。

没有人比他对江道明的实力更加了解,在萧凡不参战的情况下,纵算此刻止水观所有高手一起出动,将天鹰教其他教众全数歼灭,也不大可能留得下江道明。

况且,萧凡是他的师弟,江道明终归也是他的师弟,杀伐决断如文二太爷,也感到无比棘手。(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