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1章 根源血脉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5-31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萧凡将辛琳的身子紧紧搂在怀里,右手紧紧握住辛琳的左手,左手则抵在辛琳背心的心腧穴,“浩然正气”源源不断地输入辛琳体内,却是全无反应。

苑芊芊,唐萱等人围成一圈,目不转睛,屏息静气,谁也不敢吭声。

偌大的止水观,几乎落针可闻。

萧凡眼中,已经布满血丝,一缕鲜血从他嘴角流淌而出,身子轻轻颤抖着,难以自持。

辛琳脸色苍白,双目紧闭,宛如睡着了一般,只是胸口没了起伏。

“阿弥陀佛……”

灵云大师低宣一声佛号,缓步走过来,伸出两根手指,搭在辛琳的脉腕之上,脸色顿时一变,良久,轻轻摇头,站起身来,看了兀自在给辛琳引渡真气内息的萧凡一眼,欲言又止。

身为太极门第一高手,灵云大师不但做得一手好素斋,也是医道国手。可是他已经完全在辛琳身上探不到脉息。如果是其他病人,灵云大师已经可以直接向家属宣布噩耗了。

但是看萧凡这绝不甘心的样子,灵云大师又不知该如何启齿。

刚才交手之时,灵云大师远在数十米之外,却也能感觉到叶孤雨那一击的强大杀伤力,辛琳几乎是无遮无掩地生受了,经脉俱断是很正常的情形。

灵云大师虽然不知道叶孤雨是域外“天鹰教”的教主,西亚“杀手之王”,却也承认,叶孤雨这一招,是最有效的“釜底抽薪”之计。

有他,文思远,辛琳,燕西楼等一干高手镇守,叶孤雨再强,想要闯关而入,进入止水观的地下密室去阻扰萧凡等人施法,几乎不可能。

叶孤雨并没有采取那种最笨的办法,与其说他的目标是萧凡,还不如说他根本就是冲着辛琳来的。

只要重创辛琳,萧凡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坐视不理,“颠倒三才绝杀阵”立破!

叶孤雨显然知道,辛琳对萧凡的重要姓。

只是辛琳也非庸手,强如叶孤雨,也只能采取偷袭的办法才能侥幸得手。

人影一闪,文天赶了回来,铁青着脸,一声不吭走过来,也伸手搭了辛琳的脉腕,随即轻轻摇头,沉声说道:“师弟……”

“二师兄,你当初给迦儿推演命理,她是短命夭折之相么?”

不待文天说完,萧凡忽然开口问道,声音如同撕裂一般,黯哑无比。

文天不由一愣,沉吟着不好回答。

萧凡目光炯炯,直视着他,一眨不眨。

沉吟良久,文天才缓缓说道:“师弟,辛姑娘当初并不是短命夭折之相,七妙宫少主,福泽绵长。但是,自从你给令祖逆天改命之后,一切便都不可揣度了。你应该知道,命理寿相,都是会变的。”

虽然说,一般的情况不会引起命相的大改变,但逆天改命显然是个例外。

“逆天改命,应劫之人是我!”

“师弟不要忘了,辛姑娘身上有同命禁制。你的命相改变,一定会影响到辛姑娘。”

文天的脸色语气都变得十分凝重。

萧凡点了点头,抱着辛琳,猛地站了起来,大步向着密室走去。

“师弟,你要做什么?须知天命难违!”

“就算天命难违,这一次,我也要逆天!”

萧凡毫不犹豫地说道,头也不回,抱着辛琳进了地下密室,在里边将机关彻底关闭,将所有人都隔绝在外。

文天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极其难看。

“老爷子,他想做什么?”

苑芊芊终于忍不住,急匆匆地问道。

文天摇了摇头,重重喷出一口浊气。本来这一战大获全胜,纵算没有当场击毙那隐藏在暗处的域外胡人,想必也已经重创不起,一直以来,压在大伙头顶的阴霾终于散去,大家都可以松一口气了。但辛琳遭遇这种横祸,却又无论如何都高兴不起来。

“老爷子,我们少主会怎样?”

六姑也在一旁问道,神情焦虑不已。

文天望了她一眼,叹了口气,还是不说话。

他和灵云大师对辛琳脉象的判断,是一模一样的。

脉息已无!!

直接点说,辛琳事实上已经玉殒香消了。

“老爷子,你可能不知道,我们七妙宫的历代圣女,都有一道保命符。这道保命符,是在总坛供奉的……不管多重的伤,只要能及时赶到总坛,服下保命符,就能救命……”

六姑急急说道。

“保命符?”

文二太爷**的寿眉猛地扬起,说道。

“是的。保命符必须在总坛供奉,曰夜焚香,请祖宗庇佑,如果随身携带,时间长了,就会失去作用……”

文天问道:“从这里到你们七妙宫总坛,最快要多久?”

六姑和身边一名七妙宫女子对视一眼,说道:“现在马上起飞,通知那边直接在机场迎接,马不停蹄,五六个小时应该差不多了。”

“五六个小时?”

文天不由得苦笑起来。

辛琳生机已绝,不要说五六个小时,就算坚持五六分钟,都是奢望。

随着文天苦笑摇头,六姑等人的心也便一点点沉了下去,六姑还是不死心,咬牙问道:“老爷子,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么?”

“有!”

出乎意料之外,文天却给了这么一个答复,并且语气十分笃定。

“啊?那是什么办法?”

几个女人都急急叫喊起来,满脸狂喜之色。

文天却不再说话,目光向着密室那边望去,双眉紧蹙,神情焦虑无比。

在场诸人,唯有他清楚,这个所谓的“办法”,想要真的生效,萧凡将要冒多大的风险。只是这种情形,说给大伙知晓也是枉然,自然不如不说。

文二太爷可不是饶舌之人。

现在也只能寄望历代祖师英灵显圣,庇佑无极门福泽绵长了。

止水观地下密室正中,三个蒲团依旧成品字形排列,“乾坤鼎”内,药香淡然。作为无极门镇教之宝,“乾坤鼎”传到萧凡手中,多数时候是炼药,很少用于和人斗法。

正如文二太爷所言,萧凡宅心仁厚,立身端正,并不是个“好战分子”。

萧凡抱着辛琳,径直来到“无极天尊”的雕像之前,双膝下跪,深深叩下头去,嘴里喃喃祷告:“**萧凡,愿以本命真元,根源血脉换取七妙宫**辛琳一曰一夜之寿,伏惟祖师,英灵庇佑,成全**这一番心意……迦儿,给历代祖师磕头!”

说着,萧凡紧抱辛琳的娇躯,将她双手合十,再次下拜。

三跪九叩,礼毕,萧凡抱着辛琳站了起来,缓步来到“三才阵”天字号阵脚处,盘膝坐下,让辛琳靠在自己肩头,左手轻搂着辛琳的**,右手捏诀,嘴里念念有词。

寒光一闪,鲜血自萧凡右腕之中喷涌而出。

萧凡内力一逼,一连串殷红的血珠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如同血色珍珠般,滴落在“乾坤鼎”之中,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顿时在密室内弥漫开来。

“疾!”

萧凡再次捏诀,并指如戟,一道浑厚的法力猛地向“乾坤鼎”射去。

原本已经沉寂下来的乾坤鼎,顿时光华大放,混沌图案再次在鼎口成型,约莫一尺见方,不住旋转,血腥味很快就被药香掩盖住了。

尽管萧凡此时并未在“乾坤鼎”内加入药材,但“乾坤鼎”何等灵物?传承数千年,不知道练过多少珍贵药材,这些药材的精华,就算只有极少一部分被“乾坤鼎”自身吸收,此刻释放出一星半点,那也是非同小可。

药香越来越浓,萧凡的脸色却越来越苍白,豆大的汗珠顺着他的额头滚滚而下,甚至身躯都不住轻轻颤抖起来。

辛琳这一次的情形,远比苑芊芊上次受伤要严重得多。那一回,苑芊芊至少还有气息,还能开口说话。萧凡为苑芊芊疗伤,并未启用“乾坤鼎”,本命真元消耗不多。而这一回,萧凡的本命真元正在源源不绝地从他体内流出。

本命真元流失之快,纵算强大如萧凡,也很快就抵挡不住。

而“乾坤鼎”内的药香,却远远不曾达到萧凡希望的那个浓度。

以本命真元,根源血脉换辛琳一曰一夜之寿,原本就是萧凡自己对上苍的祈求,是否能够如愿,主动权并不在萧凡手里,而**之于上苍之手。

瞧这个架势,上苍似乎并不愿意给萧凡这个机会。

萧凡脸色苍白如纸,连嘴唇都变成了惨白的颜色,眼见得就要支撑不住,祖师墙上却忽然传来一股莫名之力,猛地将萧凡包裹起来,这股力量无形无质,萧凡却精神大振,骤然挺直了身子,并指如戟,一股雄浑无比的法力再次向着“乾坤鼎”射去。

一个时辰过去,地下室浓的化不开的药香忽然为之一收,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似乎顷刻之间就被“乾坤鼎”全都收回去了。

“起!”

萧凡伸手向着“乾坤鼎”一招,一颗鲜红的丹药从鼎内飞射而出,落到了萧凡的手中。

这颗丹药殷红似血,形状并不是浑圆的,而是成椭圆形,乍一看去,就是一滴凝固的鲜血,只是色泽艳丽无比。

“迦儿,吃药……”

萧凡将这颗丹药很小心地给喂进了辛琳的嘴里。

说来也怪,根本不用辛琳咀嚼,这颗丹药入口便化。

萧凡双目炯炯,注视着辛琳的脸庞,连眼皮都不敢眨一下,似乎生怕一眨眼,就会错过了什么似的。

约莫一刻钟过去,原本一动不动的辛琳忽然发出了一声低低的**,缓缓睁开了双眼。

“迦儿……”

“萧凡,我……我想回家……”

“好,好,我送你回家,我们马上回家……”

萧凡俯身下去,额头抵在辛琳的额头之上,温热的泪水,瞬间打湿了辛琳苍白的脸颊。(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