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章 光明湖,老君山!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5-31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这一夜对于京师的许多大人物而言,注定无眠。.

实在太令人震惊了。

半夜三更,萧老爷子居然亲自从总医院的病房里将电话打到了某位军方大佬的床头。这位军方大佬,和萧老爷子是老上下级关系。尽管近期以来,中央对高级领导干部的年龄红线越抓越严,但军队的红线,还是放得比较宽的,这位军方大佬年近七旬,依旧位居一线要职。

军方大佬前不久得到的报告,萧老爷子已经病危,甚至从总医院医疗专家组传来的消息,说老爷子基本上熬不过这两天了。

结果,大半夜的,萧老爷子直接将电话打到了他的床头。

这位军方大佬的震惊,可想而知。

幸好某某党人是无神论者,不然这位年近七旬的老军头恐怕要疑神疑鬼了。

但电话那边传来的,确确实实是萧老的声音,中气充沛,语调洪亮,丝毫也不像是病入膏肓,即将驾鹤西去的耄耋老人。倒像是很多年前,那位气吞万里如虎的萧大将军。

相比之下,萧老爷子提出来的“怪异”要求,就一点都不引人瞩目了。

老爷子话语说得很客气,说是有点事要请这位军方大佬帮忙,看看是不是有“顺风飞机”搭,有人需要立即赶赴华东某个旅游城市。

军方大佬终于确认这是老爷子亲自打过来的电话之后,立即含笑答应,连声说没有问题。

目前在世的元老之中,萧老爷子是以严于律己出名的,很少以个人私事麻烦过组织。这样的条件,大约还是他第一回向军方高层提出来。

一个被总医院宣布病危的老人,忽然半夜三更生龙活虎给人打电话,这件事实在太令人不可思议了,不要说只是让他给安排一架专机,就算是再难的题目出下来,也得想办法交差。

老爷子忽然身体大安,这个惊人的消息,风一样传遍了首都城政坛的各个角落。有人欢呼雀跃,有人暴跳如雷,有人呆若木鸡,有人心中窃喜。

当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这一夜,包括宁副院长在内,总医院医疗专家组的每一位专家,都被响个不停的电话炒了整整一个晚上,压根就没办法好好睡觉。

这个戏法怎么变的,当真让人好生费解。

其实不要说那些当权政要,就算宁副院长这些医疗专家,也是一个个腹诽不已——老爷子,您这是要搞哪样?

去年玩了一出起死回生,这还不到一年,又玩一次?

老这样搞,还让不让我们这些学医的活了?

虽然宁副院长专程和萧凡交流过“心得”,对萧凡所谓的“中医术”有了全新的认识,但这种奇迹一而再地发生,还是让宁副院长有些接受不了。与他这么多年所接受的专业教育,临床经验出入太大。

尽管老爷子再次转危为安,对于宁副院长的医学声誉,又是一个巨大的抬升,但宁副院长是个严谨的人,真正的知识分子,宁可不要这个名不副实的声誉,也很想搞清楚这里面的内在原因。

让一位大医学家相信“逆天改命”这样的事,实在太难了。

深夜,一台奔驰轿车在两台黑色小车的卫护之下,直驶京郊的某个小型军用机场。

对于那些当权的军政要人的极度震惊,萧凡完全没心思去理会,他现在唯一想的就是,快一点,再快一点。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辛琳送回七妙宫总坛。

为此,萧凡不惜直接去求老爷子,请他给军方大佬下指示,调用专机。

军方的动作十分利索,萧凡尚未赶到机场,一架小型的军用运输机就已经在机场待命,发动机轰隆隆地运转起来,机组人员和塔台都做好了起飞前的一切准备工作。

一名少校带着两名战士,在机场入口处伫立等候。

“是萧处长吗?”

大奔在入口处缓缓停了下来,少校跑步上前,举手敬礼,问道。

萧凡点了点头,没有吭声,辛琳蜷缩在他怀里,一动不动,脸色苍白如雪。

少校也没有多问,大半夜的安排军用专机出航,肯定是发生了特别紧要的大事。这样的秘密,还是少打听些为妙。秘密知道得太多,绝非好事,搞不好就会惹来杀身之祸。

大奔直接开进机场跑道,径直驶进了军用运输机的机腹。

军机随即起飞,在茫茫夜空中,向着东南方疾飞而去。

机舱内,气氛十分沉闷,萧凡一直紧紧搂着辛琳,“浩然正气”源源不绝地输进辛琳的体内,保持她生机不绝。

机舱昏暗的灯光下,萧凡的脸色也和辛琳一样,没有丝毫血色。

六姑她们明显感觉到萧凡身上真气不足,精元流逝得特别厉害。萧凡抱着辛琳进地下室前和出地下室后,几乎是判若两人。毫无疑问,为了救辛琳,萧凡已经竭尽全力。

只是当此之时,谁都不好开口动问。

因为在战斗中负伤,六姑的脸色也不大好,却还是强打精神,安慰萧凡:“萧真人,只要能及时赶回总坛,有保命符,少主一定不会有事的,你就放心吧。”

萧凡轻轻点头,还是一言不发。

有关保命符的事,辛琳早就跟他说过的,这也是萧凡为什么向历代祖师祷告,愿以本命真元,根源血脉换辛琳一曰一夜阳寿的原因。

只不过凡事关心则乱,七妙宫的保命符,萧凡只是听说,没有真正见识过,也不知道效果如何。辛琳命悬一线,没有真正见到她转危为安,萧凡悬着的那颗心,无论如何都放不下来。

夏季,天亮得比较早。

两个多小时后,军用飞机稳稳降落在华东某个机场。

正是朝霞满天,极其妍丽。

大奔从机腹直接驶出,由一名七妙宫的女**黎儿驾驶,径直驶出机场,向着东南方向,继续进发。

萧凡将辛琳斜斜搁在自己怀里,左手搂住她纤巧的腰肢,右手紧紧握住她的左手,凑在她的耳边,微笑说道:“迦儿,快到家了……快看,这景色,很熟悉吧?”

江南景致,绿树成荫,果然与北国风光迥异。

辛琳勉强挤出一丝笑容,眼神略略多了一分神彩。

萧凡早已给她服下有麻醉效果的疗伤丹药,又以制穴术封闭了她的大部分经脉穴位,辛琳一点都感觉不到疼痛,只是全身乏力,懒洋洋的,连一根手指头都不愿意抬起来。就这么蜷缩在萧凡怀里,心里却是说不出的平安喜乐。

只要萧凡在她身边,她就什么都不怕。

又是两个多小时过去,大奔从高速公路上下来,经过一座小城市,转上了一条蜿蜒的山间公路。这条山间公路虽然不宽,建造的标准并不低,全柏油路面,顺着一条河道修建,蜿蜒而上,窗外风景秀美之极。

驾车的黎儿便低声向萧凡解释,说这座山山腰处建有一座大型水库,名唤“光明湖”,而七妙宫的总坛,就建在光明湖湖心的一座山头之上,叫做“老君山”。

光明水库是六十年代全国大修农田水利设施的产品。

七妙宫总坛在老君山上开派千年之久,近几十年来变成一座岛屿。对外,七妙宫总坛是世居于此的山民,几乎很少有人知道,老君山上这些以采药种田为生的山民,居然多数是身怀绝技的高手,而且属于一个极其神秘的江湖门派。

毕竟如今是信息社会,“江湖门派”这种事,离普通大众实在太遥远了。

当地的基层政斧,无论是以前的“光明公社”“光明乡”,还是现在的“光明水库管理处”,对老君山的山民们都很客气,基本上对老君山的内部事务完全不干涉。

原因也很简单,每一位新的主要领导上任,都会得到上级的电话指示,要求对老君山的山民多多照顾,如非必要,不要去干涉他们的曰常生活与内部事务。

至于为什么会这样,原因也一样的简单。

老君山有好几位姑娘,远嫁他乡,如今都是大领导的夫人,甚至其中一位,本身就是副部级**,手握重权,不要说乡里县里,就算是市里省里的领导,轻易都不敢开罪的。

据说前些年,市里曾经有领导提议,要将“光明湖”开发建设成旅游风景名胜区,为当地的经济建设添砖加瓦。结果这项议案在市委常委会上通过之后没多久,即遭到上级的强力否决,省里某位巨头明确指示,为了保护“光明湖”水源,此事毋庸再议!

那位提议搞“光明湖”旅游区的市领导,随即被调走,去某省直机关当个排名靠后的副职,直接坐了冷板凳。

由此可见,“夫人党”实力是何等巨大!

从此之后,“光明湖”几乎就成了“**”,再无人敢于提这个话茬。有了这样强硬的靠山,加上老君山本身又深处“湖中”,进出不便,县乡领导,谁吃饱了撑的,要去找老君山的麻烦?

好在上级每年都有钱款下拨,老君山的山民们也从不向基层政斧要求补助什么的,一派自给自足的田园光景,基层干部们也就乐得坐享其成,诸事不问。(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