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3章 袁师姐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6-01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大奔在湖边渡口处停了下来。

萧凡抱着辛琳下车。辛琳个子高挑苗条,算不得十分的娇小玲珑,萧凡将她抱在怀里,却是毫不费力,宛如抱着婴儿一般。

萧凡站在渡口处,远眺湖心的老君山,轻轻点了点头,说道:“果然好一处风水宝地。”

从风水堪舆的角度而言,老君山地势极佳。难怪千年以来,七妙宫传承不绝,兴盛异常。而且,自从来到湖区,萧凡就能十分清晰地感受到此地充盈的天地灵气。所谓天地灵气,是术师们的专用称呼。术法修炼,自然是天地灵气越浓越好。七妙宫是江湖传承,不是术法传承。不过在天地灵气浓郁之所练习武术,自然也是事半功倍。

况且,萧凡始终认为,七妙宫恐怕不能看做是单纯的江湖传承,七妙宫七大绝技之中,最后一项就是“长生术”。而“长生术”毫无疑问属于玄学的范畴,和武学不沾边。

当然,七妙宫的“长生术”,也早已失传,数百年来,七妙宫事实上已经只剩下六大绝技,也事实上变成了真正意义上的江湖传承,和术法玄学都不搭界了。

当下大家一起上了简易的机帆船,马达轰鸣,向着湖心的老君山挺进。

这种简易机帆船,柴油发动机裸露在外,噪音惊人,饶是萧真人定力颇佳,也不由得蹙起了眉头。他不是在意自己太吵,他是怕吵着了辛琳。

似乎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辛琳勉强一笑,向着他轻轻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不在乎。

萧凡俯身下去,轻轻一吻。

辛琳便弹起左手食指,在他掌心挠了一下。

老君山处于光明水库的正中央,机帆船足足走了三十来分钟,才来到山脚下靠了岸。

说起来,这处渡口应该已在山腰,老君山的下半部,已经完全被湖水淹没,不过依旧还是有数十百米的山峰,挺拔屹立在大湖中央

一条石板铺成的小径,蜿蜒而上,深入山中。

山峰之上,林木茂盛,无数绿荫之间,偶尔闪现出红墙绿瓦,房屋建筑不少。其中不少都是现代化的砖瓦水泥结构。毕竟时代不同了,不可能还是琼台楼宇,雕梁画栋。真要那样的话,就算市里不将“光明湖”开辟为旅游名胜区,也会有不少游客慕名而来,打扰七妙宫诸位高人的清修。

也许正是出于这个方面的考虑,这些建筑的样式都比较土气,一点都引不起驴友们的兴趣。

一踏上老君山的土地,黎儿等人一个个都显得十分激动,转身对辛琳说道:“少主,到家了。”

她们六人随着辛琳一起,离开老君山前往止水观伺候萧凡,不知不觉间已经过去了四年。虽然说,萧凡绝不是那种令人讨厌的“臭男人”,更不曾在她们面前摆什么架子,宾主甚为相得。但离家四年,骤然踏上故土,心中的兴奋激动,自是难以言表。

“走吧。”

此时此刻,萧凡自然无心观赏老君山的风景,只想早一刻抵达七妙宫总坛。

当下众女簇拥着萧凡,沿着古老的青石板路,拾级而上,渐渐隐入山林深处,淡淡的薄雾将一行人的身形完全遮没。

“呜呜……”

往山上走了不到二十米,刚刚拐过一个弯道,完全没有丝毫预警,两枚乌黑的弩箭,忽然就从路旁的树上射出,直向萧凡射来,力道强劲异常。

这条山间小径极其狭窄,几乎只能容一人前行,两人交汇,必须侧身而过。在这样狭窄的小路上,无论躲闪腾挪都极其不易。

萧凡压根就没闪避,就这么抱着辛琳,眼睛都不眨一下,径直向前,连姿势都不曾改变。

两枚弩箭贴着他的脸颊两侧,飞了过去。

弩箭向他飞射而来的短短瞬间,萧凡就已判断出来,弩箭的飞行轨迹,发射弩箭的人明显只是警告,没有要伤人的意思。

既如此,又何必闪避?

自然,要是换了普通人,肯定会惊慌失措,胡乱躲闪,反倒会将自己的身躯凑上去。只是弩箭来势极快,普通人纵算能察觉,也绝对没有任何时间来做出什么反应。等他反应过来,弩箭早就已经飞了过去。

“站住!”

人影一闪,一名身穿黑色紧身衣的女子,从路旁的一棵树上一跃而下,站在小径正中,酥胸高耸,凤眼圆睁,怒气冲冲地喝道。

手里端着一具乌黑铮亮的小型机弩,弩机之上,又已经装上了两枚同样乌黑铮亮的弩箭。

这是真正的好家伙,不是那种在网上卖的骗人的假货。

“袁师姐,是我们啊,我是黎儿……”

不待萧凡开口,紧随其后的黎儿便即嚷嚷起来,语气又欢喜又略带责怪之意。

她就走在萧凡背后,刚才那两枚弩箭,可差点伤着她了。

黎儿是七妙宫的核心弟子之一,自也知道袁师姐镇守此地,只是奉命行事。不过她们几个跟随在后,袁师姐应该看得很清楚才对嘛,怎么不问青红皂白,上来就是两箭?虽然意在警告,但她们就跟在萧凡身后,很有可能被弩箭伤到。

这种钢弩力道之强劲,黎儿她们可都一清二楚。近距离射中,绝对比小口径手枪造成的杀伤要惊人得多,一箭将人射穿都毫不稀奇。

“我知道你是黎儿,他是谁?”

袁师姐却并没有和同门师妹久别重逢的欣喜,依旧板着脸,狠狠盯着萧凡,问道。

这位袁师姐长相倒是不差,算得颇有姿色,身材也凸凹剔透,十分诱人,就是姓格太冷,甚至比辛琳的姓格还要冷上三分,凭空多了几分肃杀之气,令人一见之下,便即心中一寒。

“袁姑娘,在下萧凡,无极门第六十四代掌教,有急事求见青鸾宫主,请袁姑娘行个方便。”

萧凡抱着辛琳,在山径之上,长身玉立,朗声说道。

“无极门很了不起么?掌教很了不起么?这里是七妙宫,不欢迎无极门的人。”

袁师姐冷冰冰地说道,不带丝毫暖意。

自从萧凡行走江湖以来,还真的很少碰到过完全不将无极门放在眼里的人。

不待萧凡再开口,黎儿已经大叫起来:“袁师姐,你看清楚了,这是少主。少主受伤了,必须马上上山去见宫主!”

这个袁师姐为人本就刻板无比,黎儿她们熟知的,只是没想到连少主受伤这么要紧的情况,袁师姐居然也视若无睹。这也太古板了吧?

“我知道是少主。少主回家,我们大家都欢迎。你们可以带着少主立即上山去见宫主,但是这个无极门的男人,不许上山,这是老祖宗定下来的规矩,谁都不许破例!”

“你……”

黎儿顿时气得瞪大了眼睛,半晌说不出话来。

萧凡双眉微微一蹙,缓缓说道:“袁姑娘,我很尊重七妙宫的规矩。但是今天,不管你们是什么规矩,都必须要破例。我一定要上山,我明确告诉你,我绝不会离开迦儿。”

“好啊,那你就试试!”

袁师姐毫不客气,手中黑色的弩机一抬,直直指向萧凡,冷笑着说道。

萧凡点了点头,再也不吭一声,抱着辛琳,举步向前,对袁师姐戟指过来的弩机,视若无睹。

“站住!”

袁师姐又是一声大喝,情不自禁地往后退了两步,举着弩机的手臂微微颤抖了一下。

萧凡看都不看她一眼,身子一侧,就从她身边走了过去。

袁师姐一咬牙,一跺脚,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要扣动弩机的铁牙,忽然眼前一花,手腕上一阵刺痛传来,下一刻,弩机就到了萧凡手里,袁师姐一条右臂软绵绵地垂了下去,再也抬不起来。不由得花容失色。

萧凡举起弩机,向着远处扳动铁牙,两支乌黑的弩箭远远飞了出去,转瞬踪影不见。

“袁姑娘,得罪!”

萧凡低声说道。

袁师姐只觉得手中一沉,射空了箭矢的弩机,又回到了她的手中,顿时脸色苍白,望向萧凡的眼神,就好像看着一头怪兽一般。

她甚至连萧凡是怎么出手的都不曾看清楚。

何况,萧凡一只手始终紧紧抱着辛琳,出手夺她弩机的时候,辛琳依旧稳稳当当靠在他怀中,没有半点颠簸。

自始至终,辛琳都没有开口说话,更不曾因为急着上山,便“训斥”袁师姐。

对萧凡,辛琳实在太有信心。

有这训斥的功夫,萧凡老早就把问题解决了。

一行人绕过呆立当场的袁师姐,继续上山。

黎儿嘴角浮起一丝痛快的笑意。

这位袁师姐平曰里太过古板,黎儿她们谁都不喜欢她。偏偏她又是核心弟子,武艺高强,黎儿等人都只能“惹不起躲得起”,眼见她被萧凡教训,自然“心怀大畅”。

眼见萧凡等人渐行渐远,袁师姐才回过神来,满脸涨得通红,当下快速摇动弩机的滑轮,手腕一翻,又是两枚漆黑的弩箭认在箭槽之中,端了起来,指向萧凡的背影,手指扣在铁牙上,迟迟没有扳下去。

眼见得萧凡等人又转过一道弯,再也看不到了,这才重重一跺脚,仰天发出一声尖锐的长啸,声震云霄。

此去七妙宫总坛,可不止她一个守卫。(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