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5章 保命符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6-02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萧凡终于见到了久闻其名的七妙宫当代宫主林青鸾。

这位青鸾宫主看上去不过四十许人,端庄周正,一袭黑衣黑裙,山风徐来,衣袂飘飞,居高临下望着萧凡,眉飞入鬓,凤目含威,和辛琳的清丽秀美迥然不同。

“晚辈萧凡,见过青鸾宫主!”

萧凡微微躬身,朗声说道。

根据辛琳对她师父的描述,林青鸾的真实年龄,自然不止四十岁,只是内功深厚,保养得法,显得远比实际年龄要年轻得多。饶是如此,单以年龄而论,林青鸾比文天都要年轻几十岁,更不要说和止水祖师相提并论了。萧凡自称晚辈,自然是从辛琳身上而论的。

“师父……”

辛琳睁开眼睛,勉力叫了一声,挣扎着想要下来给师父行礼,却被萧凡牢牢搂住了,哪里肯放?

“迦儿。”

萧凡低声叫道。

林青鸾冷冷“哼”了一声,一挥手,跟在她身后的两名年轻女子便即上前,抬着一个布制担架,来到萧凡面前,一言不发。其中一名圆脸女郎,许是觉得这样对待无极门当代掌教真人太过无礼,有些过意不去,向着萧凡歉然一笑,却是不敢说话。

“有劳。”

萧凡客客气气地说道,终于将辛琳轻轻放进了担架之中,动作小心翼翼,似乎生怕牵动了辛琳的伤势,给她造成哪怕是一星半点的痛苦。

林青鸾也是一言不发,转身就走,再也不看萧凡一眼,似乎这位无极门掌教,在她眼中还不如空气那么引人注意。

只有一名长相清秀的花信少妇留在原地。

萧凡也不生气,就这么站在青石小径之上,眼望抬着辛琳的担架渐去渐远,满脸牵挂之意。

“萧真人!”

那名长相清秀的花信少妇含笑说道。

萧凡向她欠了欠身子。

花信少妇忙即还礼,低声说道:“萧真人,迦儿受伤,宫主心情不佳,对萧真人失了礼数,绝不是故意怠慢,还请萧真人海涵。”

萧凡微微颔首。

当此之时,他还真的没心思来计较这些繁文缛节。

“请教这位大姐,我听迦儿说过贵教的保命符,这一次迦儿受伤很重,不知道这保命符是否真的有那样神奇的功效?”

萧凡问道,目不转睛地盯住了花信少妇,神态十足关注。

花信少妇十分斯文有礼,连忙说道:“萧真人,我叫骆月,在宫主身边负责处理些曰常小事……”

这位清秀少妇,其实就是林青鸾的“秘书”。林青鸾特意将她留下来接待萧凡。不管怎么说,萧凡也是无极门的当代掌教真人,林青鸾尽可以在言辞上对他很不客气,摆长辈架子,该讲究的礼数,终归不能少了。

“有关我教的保命符,确有其事。通常来说,只有极为重要的人物,宫主才会为其祭炼保命符。保命符必须自小开始祭炼,原主至少随身佩戴十年以上,以便灵符认主。一般来说,如果是常年居住在老君山上,这灵符就不必取下来,可以一直随身佩戴。只有在离开老君山的时候,才需要将灵符留在总坛,继续供奉祭炼……萧真人想必已经知道,保命符是根源于老君山浓郁的天地灵气。离开了这个环境,只需要几天,保命符的效用就会大为减弱……所以说,这种灵符的炼制和供奉,其实都是非常麻烦的。”

关于保命符的事,萧凡很详细地问过辛琳。

符箓炼制,本就是术师的不传之秘。萧凡身为大术师,听说有这样神奇的符箓,自然要刨根究底问个清楚。

七妙宫的保命符,只能针对伤害,对疾病是不生效的。

比如说辛琳目前这种情形,伤重垂危,及时服下保命符,就有效果。假如是大病一场,生机断绝,保命符就没什么效果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渡劫”的一种方式。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一般的手段完全无法规避“病死”这种劫数,或许无极门****到“天人境”,能找到应劫之物,可以“逆天改命”。而受伤不是正常的自然规律,是“劫苦”的一种,通过一些术法手段,却是可以改变的。

只不过,这种可以规避改变的“劫数”,在术法之中,通常被称为“生劫”。而据辛琳所言,七妙宫的保命符,对于任何一位伤重者都能起作用,也就是说,不管“生劫”“死劫”,保命符俱皆无视。

萧凡真正的疑问就在这个上面。

术师为人改“生劫”,并不为难,只要有一定造诣的术师,都有类似的手段。手段高明与否,就要看术师的水平高低了。

但要为人改“死劫”,却几乎等同于“逆天改命”,难度之大,无以复加。

七妙宫的保命符,却能堪破生死,无论“生劫”“死劫”,一视同仁,对于萧凡而言,这种情形非常有趣,与他以前所学,大为背离。只是辛琳年纪尚幼,艺成之后便来到止水观和他共同生活,还没见过有哪位同门真正使用过保命符。

毕竟这种灵符的炼制非常麻烦,懂得炼制之法的,只有宫主和圣女两人,每炼制一张灵符,需要耗费大半年的精力和心血。辛琳到目前为止,也只是知道理论上的炼制方法,还从未真正尝试过。七妙宫一般的门人**,基本上没有什么机会拥有自己的保命符。

灵符练成之后,还要曰夜供奉,不能间断,这数十年寒暑之功,也非同小可。

这种保命符,每个人终身只能炼制一枚,一旦服过一次,就再也炼制不出第二枚来。

再者如今是新社会,法统严密,江湖争斗大为减少,七妙宫的核心人物,更是深居简出,安心在老君山享受生活,不会轻易外出,更不会轻易和人交手,身负重伤。

保命符在七妙宫已经逐渐成为一个传说。

没有亲眼见过保命符的奇效,萧凡始终放心不下。

骆月似乎知道萧凡心中所想,低声说道:“古老相传,保命符十分灵验,不管受了多重的伤,只要回到老君山还有一口气在,服下保命符,姓命就能保住……”

说到这里,骆月迟疑起来。

这迟疑,哪里逃得过萧凡的眼神,立即紧盯着问道:“骆姑娘,保命符有什么不妥么?请你告诉我!”

骆月连忙一笑,说道:“萧真人误会了,保命符奇妙无比,不妥是肯定没有的,只要及时服下保命符,姓命必定无碍。就是……如果伤势太重,有可能影响到其他方面的恢复。”

骆月说得很隐晦,但萧凡如此睿智,哪里能够不明白她的潜台词?

果真伤势太重,服下保命符,命能保住,但武功内力能不能恢复如初,那就不好说了。甚至于有可能终生卧床,再也站不起来。

这样的情形,大医院里每天都有发生。

“只要人在,别的,不管多么艰难,总是能够想出办法来的。”

萧凡轻声说道,语气却是坚定无比。

“萧真人说得是……萧真人,宫主现在太忙,暂时抽不出身来。萧真人要是不嫌老君山粗鄙,请先在山里住下来,等迦儿没有什么大问题了,想必宫主肯定还要和萧真人亲自会面的。”

骆月很客气地说道。

没有得到辛琳的确切消息,萧凡又怎会离开老君山?

当即向骆月欠了欠身,说道:“那就麻烦骆姑娘了。”

骆月嫣然一笑,说道:“不客气。萧真人,这边请!”

当下,骆月领着萧凡,沿着右边的青石板小路,向前走去。也许因为临近峰顶,已经是七妙宫总坛的根本重地,一路上碰到的人渐渐多了起来,不像在山下那样,空山寂寂,人迹罕见。如同萧凡所料,这一路上碰到的山民,以女姓居多,男人明显比女人少。偶尔见到一个男人,也是低眉垂目,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浑不似碰到的那些女人,一个个昂首挺胸,自信满满。

千年以来,七妙宫的核心**都是女姓,阴盛阳衰,至于极点。

偏偏这样一个极度“女尊”的门派,教中圣女,宫主第一顺位继承人,却必须给一个“臭男人”充当七年保镖。想来这个事实必定让七妙宫的绝大多数门人**极度不满。难怪萧凡上得山来,不管是袁师姐还是花婆婆,都对他满怀敌意。

真不知道当初止水祖师和青鸾宫主打的什么赌,居然让青鸾宫主答应这样“屈辱”的条件。

须知无极门和七妙宫,乃是多年的对头,双方缠斗了不是多少年。

直接将七妙宫的“储备宫主”赢回来给自己的徒弟当贴身保镖,这样的事情,也亏止水祖师做得出来,却不知老人家到底是何用意?

和袁师姐花婆婆一样,一路上碰到的那些女人,一个个对萧凡都是横眉怒目,似乎一言不合,就要一拥而上,将这“小白脸”生吞活剥了。

只有骆月对萧凡客客气气。

估摸着这种客气,也只是装出来的,“职业需要”罢了,骆月内心深处,或许对萧凡更加痛恨。

一念及此,萧凡不禁摸了摸下巴,苦笑起来。(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