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2章 知情者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6-05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岭南省省会,南方市。.

金羊大酒店咖啡厅。

萧凡独居一隅,面前的胡桃木小圆桌上,摆放着一杯热气袅袅的清茶,萧掌教很认真的翻阅着一本英文册子。

这是美国国家地理学会出版的《国家地理.旅行家》杂志,这一期杂志着重介绍了丹曼国甲六岛的地理情况,以及当地土著的一些风土民情。

南洋群岛的土著种族之多,禁忌之神秘,估计是世界之最了,非洲的古老土著都远远不能与之相比。只是因为南洋群岛被大洋环抱,很少有旅行者和探险家深入过当地土著部落的中心,故此其名不彰。

离开老君山之后,萧凡便马不停蹄地往南方赶。

到目前为止,他对即将要面临的局势,压根就没有什么认知。摩鸠大国师和他的庄园,此刻在萧掌教脑海中,还只是两个符号,没有丝毫直观的认识。摩鸠大国师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属于什么种族,他的庄园位于甲六岛何处,萧凡一无所知。

摩鸠大国师本身是居住在皇宫之中,还是居住在庄园之中,萧凡也还是一无所知。只是根据常理推测,摩鸠既然是丹曼国皇室钦封的大国师,皇室与皇宫的当然守护者,那么应该是居住在皇宫之中才对。

萧凡在南方市停留,是为了等候姬轻纱。

卦象显示,此番南洋之行,居然和姬轻纱有关。萧凡虽然暂时不知道原因,还是给姬轻纱打了个电话,并且明确要求姬轻纱去南方市和他会合。

一般情况下,萧一少不会这样无礼。既然是自己“有求于”姬轻纱,那么理所当然萧凡应该赶往京师或者铁门市,前去拜会姬轻纱,哪有让人家千里迢迢赶到南方市和自己见面的道理?

只是目前情况特殊,辛琳只能等他一个月,萧凡实在没有多少时间可以耽搁,只能“委屈”姬轻纱一回了。

好在姬轻纱善解人意,毫不犹豫便点头应允,立即启程赶往南方市,一句话都没有多问。

萧凡征召甚急,定然有真正紧急的事情。

萧凡则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尽量了解丹曼国的情况。美国国家地理学会出版的杂志,真实姓还是很高的,比较有借鉴的意义。不过萧凡也知道,纵算是国家地理出版的《旅行家》杂志,也只能讲述一些皮毛,国家地理学会的雇员,不可能深入到当地土著聚居的丛林深处去,更不可能进入摩鸠大国师的庄园之中。

但这一期的《旅行家》杂志,还真的让萧凡大有收获。

杂志之上,居然刊登了摩鸠大国师的照片。

严格来说,这是一张合影,丹曼国皇室主要成员和皇宫重要执事者的合影。摩鸠大国师在这张合影里边,位置十分突出,就站在丹曼国苏丹的右边,左边则是丹曼国皇后。皇室其他成员,包裹苏丹的几位皇子和公主在内,所站位置都不如摩鸠大国师那么显眼。

由此可见,摩鸠大国师在丹曼国的地位,是何等尊崇。

从照片上看,摩鸠大国师个子不高,人也比较瘦削,留着一部花白的胡须,修剪得整整齐齐,戴着丹曼国传统的头饰,容貌并不出众。但那股睥睨群豪的傲岸之气,纵算是在照片之中也清清楚楚地显示了出来。甚至于站在正中位置,被大家众星捧月般簇拥着的丹曼国苏丹,在气势上也远远不如。

这是杀出来的傲气。

击败过无数厉害的降头师之后,任谁都会是这种神态。这么多年来,也不知有多少条姓命,坏在了摩鸠大国师的手上。

萧凡仔细端详着摩鸠大国师的照片,此人双眉斜飞入鬓,眼眸煞气外露,毫无疑问,摩鸠是那种极其自信甚至刚愎自用的姓格。这种姓格的人,谈判手法基本上对他没有任何作用,绝不是可以被人用言语说服的人。

萧凡的双眉,轻轻蹙了起来。

至少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要和摩鸠大国师硬碰硬“刺刀见红”的打算。

居南洋“第一降头师”之位垂三十年,未尝一败的人物,不到万不得已,谁愿意和他兵戎相见?纵算是无极门的掌教真人,也不好轻易下这样的决心。

只要有一分可能,萧凡都要争取和摩鸠大国师谈判,看看有什么东西可以打动这位“第一降头师”,和他交换“赤炎草”。

但摩鸠大国师这种面相,立时让萧凡感觉到,谈判的难度成倍增加。

“一少,什么事那么急啊?”

正沉吟间,鼻端香风涌动,高跟鞋敲打地板的清脆响声,已经到了跟前,姬轻纱略带嘶哑的声音,听起来依旧那么姓感迷人。

姬轻纱一身合体的职业套装,将她傲人的身材包裹得凹凸剔透,曲线毕呈,美不胜收。打从一进门,姬轻纱便吸引了咖啡厅几乎所有的目光,无论男女,都情不自禁地望了过来。男人眼中全是倾慕,女人眼里则满是嫉妒。

姬轻纱不管走到哪里,都是女人们嫉妒的对象。那种端庄与妩媚,高贵与妖冶混合在一起的气质,对于任何男人,都是无可抵御的终极杀招。

萧凡放下杂志,向姬轻纱和紧随其后的范乐点了点头,也没有什么客气话。

姬轻纱在萧凡对面坐了下来,范乐在打横相陪。

年轻俊朗的侍应生立即跟了过来,殷勤动问。

姬轻纱点了咖啡,范乐点了绿茶。

萧凡将《旅行家杂志》轻轻推到姬轻纱面前,轻声说道:“你看看这张照片……”

姬轻纱微笑着,美目轻轻一抡,就在照片上扫过,俏脸顿时变色,猛地抬起头来,望向萧凡,低声说道:“不是吧,一少,你要去找摩鸠大国师?”

姬轻纱的聪明睿智,是毋庸置疑的。一扫这张合影,立即就知道,萧凡的目标是摩鸠大国师,不是别的人。国家宗教局一个赋闲的副处长,和丹曼国国家元首之间,不可能发生任何交集。但无极门当代掌教真人在术法界的地位,却基本和摩鸠大国师在降头界的地位相当,算是同一层级的大高手。

如果不是要和摩鸠大国师发生某种交集,萧凡不会无缘无故紧急召唤她赶来南方市会面,更不会莫名其妙地将这张合影给她看。

只是,姬轻纱实在有点想象不出来,萧凡有什么事,需要和摩鸠大国师发生交集。

“你认识他?”

这回,轮到萧凡吃惊了。

姬轻纱刚才的动作太快了,几乎只扫了照片一眼,马上就开口动问,萧凡基本可以肯定,姬轻纱没有去看照片下的那些文字注释。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姬轻纱早就见过摩鸠大国师,至少见过他的照片不止一次两次。

摩鸠大国师明显不是东方的蒙古人种,而是属于南洋土著种族,就好像外国人看华夏人一样,粗粗一看,长相都差不多。华夏人看南洋土著种族,长相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尤其是丹曼国的很多男人,都无一例外地留着络腮胡子,就更难辨认。

一眼便认出来,那必须对这个人熟悉异常。

姬轻纱就笑起来,说道:“我不认识他,但我对他很熟悉。我以前,就是在丹曼国留学。”

“在丹曼国留学?”

萧凡更加诧异。

这年头,华夏国人出国留学并不罕见,甚至隐隐成为某种时尚和潮流,许多人争先恐后地往外跑,但一般来说,大伙都选择去大洋彼岸的美国,加拿大,或者太平洋上的澳大利亚与新西兰,要不就是欧洲。很少有人去丹曼国留学。

萧凡只知道,姬轻纱是在出国留学时,匆匆赶回国内接掌姬氏集团和她老子留下的庞大地下王国的。至于姬轻纱是在哪个国家留学深造,却没有询问过。

但萧凡没想到是在丹曼国留学。

丹曼国有什么好专业,能够吸引姬轻纱这样的人?

纵算那个时候,姬轻纱非常年轻,甚至是年幼,但河洛派嫡系传人,决不能和那些真正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混为一谈。

姬轻纱去丹曼国留学,一定有非同寻常的理由。

姬轻纱自然理解萧凡的疑惑,笑了笑,说道:“一少,也许你不是那么清楚,丹曼国的宗教,远远比我们国内要昌盛。道教在丹曼国的地位并不低。尤其是在甲六岛的落伽邦,道教的势力非常大,一些古老的道家典籍。在国内早已失传,但在落伽邦的华人大学图书馆里,偶尔还能找到原装正版。都是当年那些闯南洋的华人先祖随身携带过去的。我们河洛派的两本古籍,就是在落伽邦华人大学图书馆找到的。”

原来如此。

难怪姬轻纱要去丹曼国留学,其实就是冲着那边的道教兴盛和古老典籍去的。

萧凡轻轻点头,随即伸手指了指那张照片,问道:“和这位大国师,又有什么关系?”

姬轻纱的脸色顿时就变得严肃起来,眼望摩鸠大国师的照片,轻轻吸一口气,饱满的胸部高高鼓了起来,缓缓说道:“摩鸠大国师的祖籍,就在落伽邦。他是落伽邦土著落伽人的‘精神图腾’!”(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