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章 范乐的故事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6-06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这个开口反对的人,居然是范乐。

和辛琳一样,范乐是姬轻纱的“贴身保镖”,但范乐比辛琳还沉默寡言,还更像一个真正的“保镖”。基本上,萧凡每次和姬轻纱见面,范乐都跟在姬轻纱身边,却很少说话。甚至于,连萧凡这样讲究礼节的人,很多时候都会忽略范乐的存在。

没想到这时候,范乐忽然开口了,而且一开口就是硬邦邦的“我反对”三个字。

范乐就这么站在姬轻纱的对面,毫不客气地堵住了姬轻纱的去路。

“范乐……”

姬轻纱叹了口气。

“萧一少,你没有去过落伽城,没有见识过丹曼国的降头师,你不知道他们的厉害。但是我知道。要去落伽城,你自己去。”

范乐不理会姬轻纱,双眼直直地望向萧凡,直截了当动说道,没有半分拐弯抹角,也没有半分客气。

他是姬轻纱的“保镖”,不是萧凡的朋友,他只对姬轻纱负责。

“范乐,别说了。”

姬轻纱双眉微微一蹙,略带几分不悦地说道。

萧凡诚恳地说道:“范先生,我知道你要对姬总负责。但是,我可以向你保证,如果姬总遇到什么危险,我一定会先顾及到她!”

范乐立即反问道:“哪怕因此取不到‘赤炎草’也在所不惜?”

语气之中,带着明显的不信之意。

萧凡沉吟起来,稍顷,坚定地说道:“对!如果真遇到那样的情形,我一定会先顾及到姬总的安危。”

辛琳的生死固然十分要紧,但要萧凡牺牲姬轻纱的生命去换取“赤炎草”,却也有违萧凡的本xìng,更加有违无极门的门规。真要是那样的话,就算最终辛琳无恙,萧凡也会心中愧疚。

这是一个人的本xìng,再也勉强不来。

“真要那样的话,辛琳怎么办?”

范乐却要“打破沙锅问到底”,语气坚定,毫不动摇。

萧凡淡淡说道:“范先生,修道之人,最讲究的就是一个‘缘’字。如果迦儿命相如此,我会竭尽全力去救她。是生是死,我不在意!”

姬轻纱轻轻叹了一口气,忽然说道:“一少,我情愿此时此刻,躺在病**的人,是我……”

生为女身,能得萧凡这样的男人生死相许,夫复何求?

范乐也沉默起来,片刻之后,沉声说道:“那好,一起去!”

“不行,你不能去。”

这一回,反对的是姬轻纱,比范乐刚才的语气还要坚决,斩钉截铁,没有丝毫转圜余地。

“你去,我就去!”

范乐也是毫不犹豫地说道。

“不行!”

姬轻纱的脸sè,前所未有的严肃。

萧凡蹙眉问道:“姬总,范先生,有什么禁忌么?”

范乐不吭声。

姬轻纱妙目四下一抡,随即说道:“一少,去你房间再说吧。”

这边的“诡异”情形,已经引起咖啡厅里其他客人的关注,纷纷往这边瞩目,不知道发生了何种事情,还以为是三人之间起了争执。

“好。”

萧凡昨天晚间赶到南方市,入住金羊大酒店的豪华套间。

“一少,你可能不知道,范乐老家就是落伽城的。”

在豪华套间的客厅内,姬轻纱坐在萧凡对面,语出惊人。

又是一个意想不到。

难怪占卜之后,卦象会直接指向姬轻纱,这其中,果然是有原因的。

萧凡端起茶杯,轻轻喝了一口,说道:“看来,这中间的故事还挺曲折的。”

“说来就话长了……落伽城四大华人家族,范家排名第二。范家的家具超市,全丹曼国每个大城市都有。甚至周边邻国的不少大城市,都能看到范家的家具超市。范家的富有,就算在整个丹曼国,都名列前茅。范乐,原本是范家所有家产的唯一法定继承人。”

姬轻纱缓缓说道。

范乐依旧站在她的身后,神情平静,就好像姬轻纱说的是别人的故事。

“那后来发生了何种变故?”

听姬轻纱这么说,萧凡心里基本有点谱了。

争夺财产,本就是最古老的桥段,打从有人类社会开始,财产就是最能引发人类劣根xìng的东西之一。不过故事发生在落伽城,有可能还会增加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情节。

“夺产。范乐的堂哥范英,也想继承范家的财产。如果范乐放弃了继承权,那么范英就是最理所当然的继承人。”

“这么庞大的家产,范先生应该不会轻易放弃吧?”

“物质社会,谁都不会轻易放弃这么一笔财产的。”

萧凡问道:“范先生这位堂哥范英,也是同道中人么?”

范乐武功高强,为人机jǐng,绝不像是那种会轻易为人所乘的,而现在,他跟在姬轻纱身边,没有返回落伽城,就已经完全说明问题了。在这场财产争夺战中,范英才是赢家。

“一少,范乐是龙门派正宗传人,全真道武术博大jīng深,范乐早已得了真传。”

姬轻纱正sè说道。

萧凡轻轻点头,却没有说话。

姬轻纱说得没错,全真道传下来的武术,确实堪称博大jīng深。练到极其高深的境界,甚至于比某些武侠小说描述的还要厉害三分。有关全真教的武术,《无极术藏》之中也有提及,萧凡有所涉猎。虽然只是起个参考的作用,却也受益匪浅。尤其丘祖所传“先天玄功”,更是道教至高无上的**神功之一。可惜这是龙门派最高内功心法,从不轻易外传。数百年来,以无极门之能,也只收集到一些残缺不全的**心得,从未收集到全本。如果能够得到一篇完整的全真教“先天玄功”**心法,与“浩然正气”相互印证,萧凡相信,必然会大有裨益。

“先天玄功”是最正宗的道教神功,而“浩然正气”则更加偏向于儒家**。两者之间,必有能够互补之处。

“就事论事,范英也是练武的奇才,武术修为,就算不比范乐更强,也差不到哪里去。”

“他比我天赋更高。”

范乐忽然插口说道,语气还是十分平静。

姬轻纱微微颔首,似乎对范乐这个评价,也十分认可,随即说道:“关键这个人心术不正,对金钱财宝这类身外之物,看得太重。和道家清静无为的境界相差太远,就算天赋再高,也难以达到真正绝顶高手的境界。所以他就走了捷径。”

“捷径?是降头术?”

“对。就是降头术。范英暗中加入了‘不古派’,拜在夷孥大降头师的门下。夷孥是摩鸠大国师的亲传**,在落伽邦也是有数的大降头师之一,被认为是最有希望继承摩鸠衣钵的人。大国师平rì居住在皇宫之中,夷孥坐镇‘摩鸠庄园’,处理‘不古派’的rì常事务。”

萧凡沉吟说道:“‘不古派’也收华人**么?”

对丹曼国的降头师派别,萧凡所知确实有限。也不知道他们有些什么样的禁忌,是不是和华夏国一样,有“华夷之别”。

“收的。‘不古派’的降头师和信众,虽然大部分是落伽邦的原住民,但也收其他种族的徒弟和信众。不过一般来说,这些其他种族的徒弟,都很难得到真传,只能是外围**。”

“外围**?”

萧凡望了范乐一眼,说道,神情有点将信将疑。

对萧凡话里的意思,姬轻纱心知肚明。

如果范英仅仅只是一个“不古派”的外围**,就能将龙门派正宗传人范乐击败,这“不古派”的降头术,也未免强悍得太离谱了。

“范英是例外,他有钱。再是大降头师,也一样爱钱的。丹曼国的降头师,在物质享受上并不保守。”

姬轻纱随即解答了萧凡心中的疑问。

范英那个时候虽然还不是范家巨额财富的继承人,但既是范家子弟,对于当地普通民众而言,那也是大富贵之人,供奉一些财务给夷孥,夷孥自然对他另眼相待。

“据我所知,现在的范英已经是落伽城最有名望的华人降头师。在当地华人之中,拥有一大批信众。大家纷纷投靠到他的门下,希望得到他的庇护。范英这个人,能耐是不小的。和当地华人领袖的关系也处得很不错,落伽城龙门派的掌教真人,更是和他称兄道弟。范家在他的掌控之下,这些年一直高速发展,差不多已经和排名第一位的黄家并驾齐驱了。”

“华人降头师?”

姬轻纱说道:“华人降头师在丹曼国并不罕见,不少华人都愿意拜入降头师的门下。不过降头师也不是随便收徒的,关键还要看天赋。天赋出众的徒弟,不少降头师争着抢着要呢。”

萧凡点了点头,说道:“你不让范先生回落伽城,是怕范英知道吗?”

姬轻纱望了范乐一眼,轻声说道:“他不能回落伽城。他中的降头,必须远离落伽城,离得越远越好。一旦接近落伽城,立即就会发作。”

“这么说,范英多多少少还有点忌讳?”

萧凡说道。

照姬轻纱的描述,范英当初没有对范乐下死手。萧凡可不相信,那是范英良心发现,估计还是有所忌讳,不敢下这个死手。(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