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7章 傲气的道观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6-08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拦住李大姐和大老板去路的,是两名身着制服的保安。

无尘观香火大盛,有保安执勤,倒是可以理解。香客太多,是需要梳理的,秩序也必须要维持好,不然很容易发生混乱和意外事故。

天sè尚早,无尘观大门紧闭,这两名保安是从一侧的保安岗亭里走过来的。

李大姐一张抹着厚重脂粉的脸,顿时就垮了下去,神情十分不悦。

居然还有人朝她嚷嚷,而且还是两名“保安仔”,对于李大姐来说,这几乎是完全不可忍受的。

保安对李大姐的不悦完全无视,板着脸,上下打量着这一行明显既富且贵的人,没有丝毫畏惧之意。实在无尘观香火太盛,像这样既富且贵的人,保安不知道见过多少,在“老神仙”面前,还不是一个个乖巧得很,谁敢炸翅?

“大天师”的名号,绝不是白叫的。

其实无尘真人在信众之中的声誉极佳,端的是得道高人,不骄不躁,绝不在大家面前惺惺作态。

只是,“阎王好见小鬼难求”,自古以来,都是这么个道理。

恐怕无尘真人也不清楚,观里管事人员聘请的这些保安,在香客面前竟然如此倨傲无礼。这样的俗务,自然不可能再去打扰“大天师”,观里自有其他的执事“天师”负责处理这些事情。

当然,无尘观秉承的不是正一道道统,观中道人,也不以天师自称,这些“大天师”“天师”的名号,都是香客们给“封”的。大伙全都这么叫,观里的道长们也不好一一去纠正。久而久之,“大天师”“天师”就成了约定俗成的称呼。

李大姐勃然变sè,大老板却不敢对保安无礼,于他而言,两边都不好得罪的。尽管面对的只是两个保安,终归是无尘观的人,还得客客气气。不看僧面看佛面嘛。

大老板立即迎上前去,对两位保安和颜悦sè地说道:“两位兄弟,我们是来拜见大天师的……我叫孙志光,是大天师的弟子……”

立即就有跟班在一旁解释道:“这是我们孙总,‘奇志集团’董事局主席。”

纵算在“富豪遍地走,阔佬多如狗”的岭南省省会南方市。“奇志集团”董事局主席孙志光都堪称是大名鼎鼎的人物,雄踞岭南省财富金字塔顶端的少数jīng英人士之一。

据那些和孙志光打过交道的人都说,孙总的脾气很大!

众口一词。可见孙志光的xìng格,确实不是那么平和。又有谁能想到,孙总到了无尘观之后,立即就像换了个人似的,面对两名年轻保安也十分和气,语调“温柔”无比。

两名保安不由得吓了一跳。

他们虽然住在山上,却也听说过孙志光的大名,知道这是真正的大老板,立马脸sè一变,再不敢像先前那样倨傲。声音也变得柔和许多,不过脸sè依旧有些为难。说道:“孙总,不是我们不给你面子,实在观里有规矩,时辰不到,不许开门。再说,要拜见‘大天师’。一定要预约的。孙总,你有预约吗?”

无尘真人这样的大人物,道教领袖,易学会会长,是真的很忙,却不是故意摆谱。

孙志光脸上便闪过一抹尴尬之sè。

他自称是“大天师”的弟子,自然知道这个规矩。只是李大姐忽然提出来想要去无尘观看看,见一见“老神仙”,他哪里好拒绝,只能马上打电话给观里相熟的执事,请他代为安排。谁知不巧的是,执事明白告诉他,“大天师”这几天都没空,不能见他。

偏偏孙志光又在李大姐面前夸了海口,说自己和“大天师”是何等的熟稔。

无奈之下,只能先上山来再说。

先领着李大姐好好参观一下无尘观的盛景,再听“大天师”的弟子讲讲《道德经》,也许就能蒙混过去了呢?到时候跟相熟的执事道人偷偷摆明李大姐的身份,也许“大天师”能改变主意。

实在李大姐的来头非同小可,一般的领导家属,可当不得孙志光这样小心伺候。就算是“大天师”,应该也会给个面子?

不巧的是,来得早了点,道观尚未开门。

不管怎么样,先要请李大姐进去才行,站在这里干巴巴地等着,绝对不是个办法。

孙志光到底是大老板,极有决断,二话不说,就从口袋里掏出皮夹,拿出一把百元大钞,也不问多少,直接塞到略微年长些的保安员手里,笑着压低声音说道:“两位兄弟,行个方便,咱们先进去再说。你看外边寒露重啊……我们倒是无所谓,李大姐可不是一般人。”

孙志光这是很隐晦地提醒两名保安,这位李大姐的身份,比我孙志光强得太多了,你们万万得罪不起的。

只可惜孙总这俏媚眼是做给瞎子看了,这两名保安倘若智商和他孙总一样高,又哪里还会呆着这高山之上当保安员?

好在这两位保安智商不高,火红火红的百元大钞还是认得的,当即满脸堆笑,对孙志光说道:“孙总太客气了,现在时间不到,大门是肯定不能开的。我们走侧门……”

其实两名保安压根就没有开大门的权力,大门之内,有真正的无尘观道士守着。所谓侧门,则是观里的杂役,清洁工之类人员进出的,离这里还有不短的一段路程,需要绕个大圈子,走上好几分钟。

“走什么侧门?一个庙而已,这么大的架子!”

孙志光还没开口,李大姐已经很不高兴了,怒气冲冲地说道。

这两个保安居然让李大姐走侧门,简直是岂有此理!

就去京城大内,李大姐也没走过侧门。

这个道观里的家伙,当真有眼不识泰山。

孙志光顿时就急眼了,连忙拉住那个年长些的保安,压低声音,急急说道:“兄弟兄弟,我跟你说,李大姐可是大人物,省里来的,大人物啊……你们通融一下,通融一下,我肯定不会亏待你们的。”

见孙志光额头上汗水都冒出来了,保安也意识到李大姐或许真是个大人物,嘴里也不敢胡乱说话了,看在孙志光那一大把百元大钞的面上,年长的保安想了想,说道:“孙总,这样,请你们几位先在这里等一下,我进去和观里的天师汇报一下。”

“好好,那就辛苦你了……”

孙志光一迭声地说道,抬手擦了一把额头汨汨渗出的汗珠。

年长的保安答应一声,飞也似的向着侧门方向跑去。

孙志光又掏出手机,抱着万一的侥幸心理给相熟的执事道人打电话,结果还是和刚才一样,不通。孙志光知道,这是在做早课了。无尘真人课徒甚严,观里的执事道人,不管俗务多忙,早晚功课,必须一丝不苟地完成。

眼见保安飞跑而去,孙志光又赶紧折回到李大姐身边,不住点头哈腰,絮絮叨叨地说着抱歉的话。

李大姐对孙志光的抱歉听而不闻,高高扬起了头,满脸寒霜。

这位李大姐的xìng格,和一般大人物是不同的,其他人要是碰到这种情况,极有可能拂袖而去,慢慢再和道观算账。李大姐却偏偏要在这等着,看看道观这些家伙,到底有多傲气。

到时候让你们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孙志光心中暗暗叫苦,早知这样,真不该在李大姐面前谈论“大天师”,不就没有这样的尴尬事么?只是到了这个关口,后悔也没有用了。

所幸百元大钞的威力巨大,没多久,年长保安就随在一名三十来岁的道士身后走了过来。

孙志光像是捞到了救命稻草,立即佝偻着腰,疾步上前,向着最少比他年轻十几岁的道士又是点头又是哈腰,说出了自己相熟的执事道人的法名。

年轻道士上下打量他一眼,又瞥了远处十分不悦的李大姐一眼,向孙志光一稽首,不亢不卑地说道:“居士既是有缘之人,就应当知道我们无尘观的规矩。众生平等,对大家都是一视同仁的。现在时辰未到,山门不可轻启。众位居士要是怕寒露太重,那就请随我从侧门进观,先喝杯热茶暖暖身子。”

“哈哈,好,好得很!”

李大姐这一回不怒反笑,也不去理会孙志光求情的眼神,径直掏出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孙志光脸sè大变。

“老梁,我跟你说个笑话啊……”

那边厢,电话很快就拨通了,李大姐按下免提键,大着嗓门,高声说道,语气之中,全是愤懑之意。

孙志光重重咽了口口水,额头上大汉澹澹而下。

今儿这事,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流年不利,流年不利啊!

但是下一刻,李大姐的大嗓门就哑了,大张着嘴,不知所措。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电话那边传来一位中老年男子极其威严的声音,只不过此刻,声音之中夹杂着说不出的恼怒之意。

“无尘观?你怎么去那里了?谁让你在那里闹事的?”

“老,老梁,我没闹事啊……”

李大姐顿时就被这连珠炮打晕了,嗫嚅着说道,声音一下子低了八度。

“你没闹事,没闹事你打什么电话?人家那里是什么规矩,你就好好遵守,搞什么特殊?简直是岂有此理!马上给人家道歉!”

李大姐嗔目结舌,半晌说不出话来。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