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0章 天罡镜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6-09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天青子脸色微微一变,低声说道:“师叔,您这位朋友,是不是有过某种奇遇?身上似乎有不干净的东西……刚才‘天罡镜’主动镇妖了。”

萧凡和姬轻纱对视了一眼,姬轻纱慨叹道:“道长当真神通广大。我这位朋友,多年前确实被人下过降头,迄今都没有祛除干净。没想到刚刚走到这里,道长的法器就主动出击。厉害!”

天青子顿时恍然,点了点头,说道:“原来如此。难怪在门外广场之上,我就察觉到范居士身上气息不对,果然是中了降头术。”

姬轻纱吃了一惊,说道:“道长能看得出来,我朋友是中了降头术?”

天青子淡然一笑,说道:“这个自然。”

这老道似乎也不是个多话之人,但就这么四个字,便将他的傲气俱皆表露了出来,似乎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当然——这种东西,怎能瞒得过我?

不要说姬轻纱吃惊,就算是萧凡,也颇为讶异。天青子是正宗无极传人不假,但大师伯孤鸿子是道门中人,他传下来的这一脉,果然有些与其他支脉的不同之处。道家的符箓,炼宝,驱邪之术,本就有独到之秘。

这样的本领,无极门并不禁止门人弟子之间进行传承。

总体而言,无极门是十分开放的门派,门内弟子只要走正道就行,主攻什么样的功法,从事何种职业,都没关系。

“天罡镜?我在典籍之中看到过,这是孤鸿子师伯的护身法宝。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实物。”

天青子连忙向着对面的墙壁一指,说道:“师叔请看。那就是天罡镜!”

大伙循声望去,只见对面墙壁之上。悬挂着一面铜镜,铜镜不大,直径大约只有六厘米左右,比起大多数道家的镜子类法器,体积要小得多。通常道家的八卦镜,直径都超过二十公分。这面铜镜一看就是古物,挂在墙壁上,铜锈斑驳。除了表面比较光滑之外,实在没有什么特殊之处。还真是让人想不到。这样一面古镜,能放出那样灿烂的金光。

萧凡和姬轻纱却都能从天罡镜上感受到一股浓烈的阳刚之气。

这种感觉,是术师独有的,对术法一窍不通的人,绝对感觉不到。除非像范乐那样,身上带着不干净的东西,才能有所感觉。

“天青道长,我们此来,就是想要请道长帮忙。选一处清静之地,最好是有法阵防护的密室,帮我朋友祛除身上的血毒。”

姬轻纱轻声说道。

天青子点了点头,说道:“没问题。既然是师叔的朋友。无尘观全体上下,都听由差遣。来,师叔。姬居士,范居士。请先入内奉茶。”

“可是这面天罡镜……”

天青子微微一笑,说道:“姬居士放心。天罡镜是通灵之物,不会随便伤害朋友的。”

姬轻纱这才放心。估摸着这老道士应该已经暗中做法了。

果然范乐再次踏进房中,天罡镜依旧暗沉沉的,没有丝毫反应。原本全神戒备的范乐这才轻轻舒了口气,背脊之上都已经被汗水湿透了。

范乐并不是胆小之人,但吃了血降术的大亏,对这些玄而又玄的东西,心中自然充满畏惧之意。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是也。

整座无尘观规模宏大,金碧辉煌,天青子所居的方丈,却简陋之极,不过两间陋室,一间作为客厅,一间作为卧室。室内摆设的俱皆是普通木制家具,毫不奢华,和无尘观的外表,大相径庭。

“道长果然简朴。”

姬轻纱打量着室内的装饰,频频点头,说道。她是真正识货之人,这室内的家具如果是古物,她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天青子笑着说道:“门面是给外人看的。如今这世道,人心浮躁,只敬罗衣不敬人。道观太过破败的话,香火肯定不旺盛。”

“不瞒师叔祖和两位居士,我们无尘观每年的大部分收入,都捐给了西北山区的贫困村民。师父说,这也算是替天行道了。”

一位跟随在侧的中年道士插话说道。

这声“师叔祖”倒也叫得顺口,并不见尴尬之意。连师父老人家都口口声声叫“师叔”,没有半点窒滞,他又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这确实算是劫富济贫的一种,果然是替天行道。”

萧凡顿时连连点头,说道,神情大为赞赏。

不管是那个支脉的传承,无极门“多行善举,广积功德”的门规教诲不能丢了。

得到掌教师叔的肯定,天青子老道显然也十分高兴,红光满面,笑着延客入座:“师叔请坐,两位居士请坐!广德,奉茶!”

“是,师父!”

刚才插话的中年道士连声答应,就在桌子上摆开了茶具。

这里是南方市,天青子也养成了泡功夫茶的习惯,客厅茶几上,有一套造型古朴的茶具。很快,淡淡的茶香便在方丈之内弥漫开来。

“师叔,范居士是何种情形?”

天青子一边亲自给客人布茶水,一边问道。

当下姬轻纱将前因后果大致说了一遍,范乐和范英之间的种种恩怨,也并未有所隐瞒,一并都说给天青子和两位徒弟知晓。

“原来是这样……范居士,不介意的话,老道给你号一下脉如何?”

天青子听完,捋着花白的胡须,望向范乐,说道。

“有劳道长!”

这一回,范乐倒是再不犹豫迟疑,连忙伸出了手臂。

这老道屋里的法器都能“辨妖识魔”,主动镇压邪魅鬼物,天青子本身的道行只有更高。看来今天是来对地方了。

天青子并未马上给范乐号脉,先向萧凡欠了欠身子。有师长在座,天青子这也是恪守着礼节。萧凡笑着示意他不必客气,只管施展手段就是。

天青子给范乐把脉的时间也不短,差不多一刻钟过去,才轻轻收回手,捋着花白的胡须,沉吟着说道:“范居士中的血降,原本不算多么厉害,只是南洋那边比较普通的歹毒降头之一。关键就是拖延的时间太长了,血毒已经完全混入你的经脉之中,和你的生命本源纠结在一起,难解难分啊……”

姬轻纱连忙说道:“道长,难道就真的无法可施了么?”

听这老道的说法,显然对南洋的降头术也十分了解,姬轻纱便益发客气三分。

天青子望了她一眼,却不答她的问话,随即转向萧凡,欠身说道:“请师叔指点!”

萧凡摆了摆手,说道:“道长,客气话就不说了。对南洋的降头术,我的了解也不是十分深入。范乐这种情形,我原本打算借助‘乾坤鼎’之力,将隐藏在他体内的血降引诱出来,再做法镇压。主要是考虑这血降在他体内时间太长,经过这么多年的滋养,早已不是当初刚刚种入时那么弱小,已经变成了恶鬼厉魄一样的东西。所以我想要找一处密室,以防护法阵加固,就是担心万一镇压不住,血毒扩散出去,祸害其他人。”

“师叔带着‘乾坤鼎’?”

天青子顿时又惊又喜。

“嗯。”

“只要有‘乾坤鼎’在,这种血降就不难对付了……”

“哦?”

萧凡不由也来了兴趣,双眉猛地扬起。

“师叔,我听师父提起过,‘乾坤鼎’是我们无极门的镇教之宝,作用十分神奇。‘乾坤鼎’三大功效,其中之一就是‘安魂’。师叔说要用‘乾坤鼎’将隐藏在范居士体内的血降引诱出来,完全可行。以‘乾坤鼎’的威力,区区一个血降,是无论如何都抗拒不住的。至于这血降被引诱出来之后,在‘乾坤鼎’的束缚之下,我估计也跑不到哪里去。只要有须臾光景,就足够‘天罡镜’将它灭杀得一干二净了。”

天青子兴奋地说道,花白的胡须一翘一翘的。

姬轻纱又惊又喜,说道:“‘天罡镜’有这么大的威力?”

天青子瞥她一眼,神色傲然,说道:“姬居士,‘天罡镜’可是我师祖孤鸿真人的护身法宝,镇鬼驱邪,从未有过失手。虽然不敢说能够对付所有南洋的降头术,但区区一个血降之术,算得什么?如果不是担心会伤害到范居士的身体,甚至都无需动用‘乾坤鼎’,直接用‘天罡镜’就能灭杀掉了。”

萧凡微笑说道:“我听师父说过,‘天罡镜’是道门至宝,镇压妖邪,无往不利。”

无极门的传人弟子,所从事职业五花八门。孤鸿子是道门大德,无尘观就是他一手创立的,是为第一代“无尘真人”,传到天青子这里,已经是第三代了。

萧凡他们这一代,他是豪门世家子弟,国家干部,谭轩则是王牌特工,江道明却成了杀手之王,各行其道。

其实很多古代门派传承,也是这样的情况,门派多数只传承技艺,很少传承职业的。

姬轻纱兴奋地说道:“道长,那我们马上开始吧。”

范乐虽然不怎么说话,脸上却也流露出渴盼之意。无论是谁,身体内潜藏着那样一个“怪物”,随时都有可能发作出来,只怕都难以安之若素。(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