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1章 降魔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6-10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无尘观有一处很大的地下密室,甚至比止水观的地下密室规模还要宏大,一样的用上等青砖混合青石板建成,密室地面则是铺着光滑精美的黑白黄三色鹅卵石。

孤鸿子道长的年纪比赵止水大上很多,孤鸿子纵横天下,名动江湖之时,赵止水可能还没有出世。就和文天与萧凡之间的情形一模一样。

无尘观的建造时间也远在止水观之前。不过这如出一辙的建筑风格,说明这也是无极门的传承。萧凡若是有朝一日建造自己的府邸,只怕也会是同样的建筑风格。

天青子领着自己的两名弟子广德,明德在前引路,带领萧凡等人来到正中央的地下密室之中。

密室呈六角形,和止水观中心密室差不多的布置,正北面的墙壁上,密密麻麻立着许多神龛,里面供奉着无极门历代掌教祖师的神位,和止水观中心密室唯一的不同点在于,这里没有供奉第一代创派祖师“无极天尊”的全身塑像,只是供奉着“无极天尊”的灵位。此外,孤鸿子和天青子的师父虽然不是无极门掌教真人,两人的神位也占据了一席之地。

毕竟这里是无尘观的密室,他们两位是第一代和第二代“无尘真人”。

天青子带着广德,明德两位道士,在神龛前双膝跪下,磕头如仪。萧凡整肃衣冠,缓步上前,也给历代掌教祖师以及师伯师兄的灵位行了大礼。

天青子又令广德明德二人给萧凡行大礼,述过师门礼节。

这两人才是天青子真正的传人,传承了无极门的诸般绝学。此番拜见过掌教真人,就算是正式列入了无极门墙。名字录入无极宗谱。

等他们述过师门礼节,姬轻纱和范乐一脸肃然。上前向无极门的前辈躬身下拜。

“你这里布的是无极大五行阴阳阵?”

好不容易,述礼完毕,萧凡打量了一眼密室的布局,微笑问道。

“正是。这无极大五行阴阳阵是师祖老人家亲自布下的,我们做晚辈的不敢擅自变更,这些年来,只做了一些加固的工作。”

天青子恭谨地答道,语气之中,甚是钦佩。

不愧是掌教师叔。只一眼就看出了此地布置的阵法。

萧凡笑着说道:“从典籍记载来看,孤鸿师伯最精善的就是五行生克之法。据师父说,当年他们师兄弟之中,孤鸿师伯精研劫苦相,对阴阳五行的深入钻研,无人可比。”

可惜,后来孤鸿子在一次西域之行后就此没了音讯,却不知发生了何等意外。不过当时正是兵荒马乱的,到处都在打仗。人人朝不保夕,无论谁发生意外,都一点不奇怪。

“师叔说得是,祖师留下来的这座无极大五行阴阳阵是我们无尘观的镇山大阵。这么多年来,不管是什么样的妖魔鬼怪,污秽之物都难以靠近半步。”

天青子说道。语气颇为骄傲。

事实上,无尘观之所以在地方上名声如此显赫。除了天青子所学是正宗无极传承,术法高深。言无不中之外,孤鸿子大师亲手布置的这个无极大五行阴阳阵也是至关重要的原因之一。许多沾染了污浊秽物的人,只要到观里住上一段时间,在无极大五行阴阳阵的镇压之下,体内的污浊秽物不是被灭杀就是被驱赶而去,病体霍然而愈。

这些人口口相传,一传十十传百,无尘观便声名大振,甚至一些远在港岛,赌城乃至宝岛地区的香客也慕名而至,在道观里打住数日,镇妖驱邪。

范乐一走进这地下密室,顿时就感觉到一种烦恶之感,似乎体内的邪魅感受到了某种威胁,正惴惴不安,蠢蠢欲动。

“范居士不必紧张,你中的血降之术,就算在南洋也只是普通的降头术而已,不算多么厉害。有大五行阴阳阵镇压,绝对做不起怪来,放宽心就是。”

天青子微笑说道,神态十分笃定。

如果是刚刚中了降头没多久,范乐便有机会走进这间密室,恐怕都用不着施法,血降就会受不住大五行阴阳阵的威压,被轻而易举地灭杀掉了。

“是,多谢道长!”

“不客气。范居士,请居中落座……师叔,我们这里正好还有五个人,可以催动五行阵。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姬居士应该也是同道中人吧?”

天青子说着,便望向姬轻纱。

姬轻纱笑了笑,说道:“道长真是慧如炬,勉强算起来,我也是河洛派的弟子吧。”

天青子顿时肃容说道:“河洛派是术法大宗,失敬了。”

“道长客气。在道长面前,轻纱不过就是后学晚辈而已。”

彼此客气了几句。

当下在天青子的安排之下,范乐居中而坐。萧凡,姬轻纱,天青子,广德,明德五人分守金木水火土五行之位。原本天青子要请萧凡主持这个大五行阴阳阵,萧凡微笑拒绝了。他看得出来,这个无极大五行阴阳阵和典籍之中记载的阵法相比,已经有了不少细微的变化。有一些新的内容被加了进去。估计是道家驱鬼镇妖的一些术法和符箓法器之力。天青子是第三代“无尘真人”,由他来主持这个大阵,只有更加合适。

将萧凡婉拒,天青子也不再谦逊,和大家简单交代了几句催动大阵的方式方法,便在戊土位盘膝坐下。其他四人都在各自坚守的方位坐了下来。

每人面前都燃起一柱檀香,密室之中,渐渐香气弥漫,烟雾缭绕。

天青子嘴里念念有词,一股看不见摸不着的天地之力,被调动起来。

居中而坐的范乐,只觉得体内的烦恶之感越来越甚,脑袋渐渐有些胀痛起来,面部的皮肤逐渐绷紧。在萧凡等人眼里,他原本正常的脸色已经变成了碧绿的颜色。

不过片刻之后,这碧绿的颜色又渐渐变淡,体内的烦恶之感也略有减轻。

范乐不由得轻轻舒了口气。

但没多久,烦恶之感又再次加重,脸色很快又变成了碧绿色。

时间一点一点推移,约莫一个时辰过去,范乐身上这种变化,反反复复地经历了三次之多,一次比一次难受。萧凡等人还没什么,范乐却是浑身都被汗水湿透了。

等到第四次变化的时候,范乐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头痛欲裂。面部的皮肤绷得像一条拉到了极致的橡皮筋,似乎只要再稍微加一分力气,就会从中崩做两段。

范乐明显感觉到,体内的血毒正在竭力抗拒外界的某种吸引力,想要继续盘踞在他的体内,不愿意离开这个待了数年之久的“安乐窝”。

整张脸都变得绿油油的了,仿佛他体内的血液忽然变成了绿色,就要从脸皮下渗出来。

“师叔,请‘乾坤鼎’!”

便在此时,天青子低声喝道。

萧凡二话不说,手腕一翻,“乾坤鼎”浮现而出,徐徐飞起,似乎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托在其下,慢慢飞到天青子面前,稳稳当当地落了下来。

天青子嘴里低低念了一句咒语,右手虚空一划,左腕上裂开一道细细的口子,一滴血珠弹起,飞溅至“乾坤鼎”内。

姬轻纱眼里闪过一抹赞叹之色。

老道士这一手“聚气为刀”,着实漂亮。若非内功已经臻于极高的境界,断然施展不出来。无极门不愧是术法界领袖,门下当真是人才辈出。

“疾!”

天青子一声低喝,右手五指轮转,一道道法力打入“乾坤鼎”中,鼎身上褚红色的混沌图开始飞快流转起来,一股浓烈之极的血腥味瞬间就充斥整间密室,将浓郁的檀香气息一下子便压了下去。

所幸姬轻纱不是寻常女子,不然单是这血腥之气,就要忍受不住,大吐特吐起来。

只听得居中而坐的范乐发出一声闷“哼”,身子剧烈地颤抖起来。

不但脸上,连他身上其他裸露在外的皮肤,都变成了惨绿的颜色,而且这种惨绿色是“活”的,正在不停地蠕动,从身体四肢,向着头部集中。

很快,范乐的头部完全被惨绿色笼罩,尤其是额头位置,更是发出了绿莹莹的光泽。

“疾!”

天青子又是一声大喝,右手并指如戟,一道精纯的法力,再次注入“乾坤鼎”。

尺许大小的血红色混沌图案在鼎口成形,旋转不休。

天青子脸色殷红如血。

萧凡等人也纷纷施法,无极大五行阴阳阵加速运转,一股庞大的天地之力,猛地向着居中的范乐镇压而下。

一声极度不甘极度暴戾的尖锐鸣叫声骤然响起,范乐额头上的绿色光点一下子光芒大放,一道长长的惨绿色光带,从范乐额头上飞出,匹练般向着“乾坤鼎”射去,随即就在半空中化为一个厉鬼的头颅,狰狞扭曲,张开大嘴,恶狠狠地朝“乾坤鼎”一口咬了下去。

“孽障,还敢放肆!”

天青子一声怒喝,右手一扬,古意盎然的“天罡镜”冲天而起,一道耀眼炫目的金光倾泻而下,瞬间就将绿色的厉鬼头颅笼罩其中。

金光正是厉鬼的克星,在金光笼罩之下,厉鬼头颅没有丝毫抗拒之力,再次凄厉地惨嚎一声,就寸寸碎裂而开,很快便消散于无形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