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2章 宝物通灵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6-10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范乐像是忽然之间被抽走了浑身力气,身子往旁边一歪,差点摔倒,忙不迭地伸手一撑,才又勉强坐直了。浑身汗水淋漓,仿佛刚从水中捞出来似的。

天青子脸上浮现出一缕笑纹,伸手一招,收回了半空中的“天罡镜”,微笑说道:“恭喜范居士,这鬼物已经被灭杀掉了。”

“多谢道长!”

范乐喘了口大气,有气无力地说道。

姬轻纱收了功法,四下一望,还有点将信将疑,说道:“道长,鬼物这就灭掉了?”

也难怪姬轻纱担心。

血降之术在范乐体内作祟已经好些年,姬轻纱用尽办法也不能将之祛除,只能勉强封印,不令其对范乐造成大碍。如今不过一个时辰,天青子就宣布鬼物被彻底灭杀,怎不叫人欣喜之余,依旧有些忐忑难安?

天青子笑着说道:“我们摆出这么大的阵仗,又有掌教师叔亲自主持,区区血降,若是还能作怪,才真的是笑话了。”

萧凡摆了摆手,说道:“道长,你就不用在我脸上贴金了,孤鸿师伯传下来的镇妖术,果然非比寻常。尤其这‘天罡镜’,更是一切妖魔鬼怪的克星。”

姬轻纱心中一动,忽然问道:“道长,不知道这‘天罡镜’在使用上,可有什么禁忌?”

天青子双眉微微掀起,望向姬轻纱,问道:“姬居士这是何意?”

萧凡看了姬轻纱一眼,向天青子说道:“道长,我近期要前往南洋落伽邦走一趟。有可能要和丹曼国大国师摩鸠产生一些交集。轻纱要和我一起过去。”

“摩鸠大国师?”

天青子不由大吃一惊,一直镇定雍容的神色刹时变得十分难看。

连广德明德二人也面面相觑。大惊失色。

“师叔,要和摩鸠大国师交手?”

“有可能。”

萧凡也不隐瞒。点了点头。

天青子容色一整,严肃地说道:“师叔,请恕我直言,摩鸠大国师是丹曼国号称第一的大降头师,成名已经三十年了,从来没有失败过。师叔也看到了,这样一个普通的血降,估计施术者最多只能算是三流降头师,就已经这样难对付。摩鸠大国师的本事。可想而知了。师叔是我无极门的掌教真人,身份何等金贵?我不赞同师叔去南洋冒这样的风险!”

萧凡摇摇头,说道:“我岂不知道摩鸠大国师的本事了不得。只是眼下,我并没有其他选择。一个月之内,我必须要拿到‘赤炎草’。目前据我们所知,只有摩鸠大国师的庄园之中,生长有‘赤炎草’。”

“赤炎草?”

天青子倒抽了一口凉气。

很显然,天青子也知道“赤炎草”对降头师的重要性,萧凡要取摩鸠大国师的“赤炎草”。可以说已经和摩鸠成为生死对头。只要萧凡不放弃,这一战无论如何都不可避免了。

姬轻纱说道:“摩鸠是丹曼国大国师,平时一般都居住在皇宫。只要他没有亲自在庄园坐镇,我们的机会还是很大的。一般的降头师。也不放在萧凡的眼里。当然,如果道长能够借‘天罡镜’一用,我们的把握就更大几分。”

瞧“天罡镜”轻易灭杀惨绿鬼脸的情形来看。这宝物还真是对付降头术的无上利器。

天青子沉吟说道:“‘天罡镜’尽管是无尘观的镇山之宝,师叔要用。我自然不会吝惜。只是这法宝虽好,禁忌还真是不少。”

一听老道有相借之意。姬轻纱不由大喜,连忙问道:“有何禁忌?”

“宝物通灵。”

天青子简简单单地说了四个字。

在普通人听来,“宝物通灵”是好事,越灵性的宝物,威力越大,怎么可能变成禁忌呢?但萧凡和姬轻纱却同时蹙起了眉头。

果然,天青子接着说道:“‘天罡镜’是孤鸿师祖当年亲自祭炼的宝物,师祖随身佩戴超过四十年,宝物早已熟悉了他的气息。后来师祖又传给我的师父‘正阳真人’,师父老人家花了十来年,才成功让宝物重新认主。传到我手里的时候,也花了十来年功夫来和宝物相互磨合。掌教师叔固然是我们无极门一等一的高人,但一个月之内,要和宝物做到气息相通,难度只怕不小……”

萧凡不由轻轻摇头。

天青子这话说得客气,实际上就是绝无可能办到。萧凡没见过大师伯孤鸿子,和天青子的师父正阳子也没有交集,但想来都是天纵奇才。天青子的术法造诣极高,不在四师姐谭轩之下。正阳真人和天青子都花了十来年时间来和宝物“沟通”,萧凡能为再大,也绝对难以在短时间内办到人家十年才办成的事情。更何况,“天罡镜”是师徒代代相传,这种“亲缘关系”也是萧凡不曾拥有的。

天青子说“一个月”,其实萧凡哪里会有一个月时间去“沟通”宝物?

这一个月,可是林青鸾给他的极限。

姬轻纱却并不特别失望,反倒问道:“道长,如果不能和宝物心意相通,就完全无法使用宝物么?还是说,宝物的威能会受到影响?”

天青子沉吟着说道:“如果是其他门派的传人,想要使用‘天罡镜’,基本上是没有可能的。但师叔是我无极门的掌教真人,宝物是孤鸿师祖炼制,血脉相连。如果一定要由师叔来使用的话,倒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只是很难发挥出宝物的十成威力。能够发挥出七八分威力,就已经很了不得了。”

姬轻纱不由大喜:“能发挥七八分威力,那就足够了。关键时刻,这种专门克制降头术的宝物,可是大杀器!”

范乐却忽然问道:“道长,为什么刚才我一进入您的方丈,宝物就会主动发威呢?”

不是说一般人很难驱使么?

这宝物不用人驱使,自己就会发威!

天青子笑了笑,说道:“那是因为在无尘观内的缘故。我的方丈,正在这间密室的上方。‘天罡镜’和无极大五行阴阳阵都是祖师爷留下来的镇山之宝,两者相辅相成,威力可以倍增。一旦离开了无尘观,没有人驱使,宝物不会自主伤敌。”

“原来如此。难怪那鬼东西在我体内好几年,到了这里,连半点招架之力都没有,一下子就被消灭掉了。”

范乐不由慨叹出声。他本不是个多话的人,跟随姬轻纱这几年,更是惜言如金。今儿心腹大患一旦祛除,顿时心怀大畅,不知不觉间,话语就多了起来。至于感谢的话,却无需多说。以他这种极度重义气的性格,今后无尘观但凡有用得着他的地方,天青真人只要一句话,火里火里去,水里水里去,绝不皱一下眉头。

“天青道长,时间紧迫,就请道长将驱使宝物的方法,传授给萧掌教吧。”

知道萧凡脸皮薄,不好意思求人,姬轻纱就代他求了。其实“玉观音”是何等心高气傲之人?就连她自己的事,也很少开口求过人。但为萧凡求人,姬轻纱却不觉得有任何不好意思,自自然然就说出了口,似乎一切都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天青子转向萧凡,神色郑重,说道:“师叔,降头术是丹曼国的国术,传承久远。不少降头术诡异无比,令人防不胜防。师叔还是应该慎重考虑……或许,有其他药材可以取代‘赤炎草’。”

天青子没有询问,萧凡要“赤炎草”何用。不过从他对降头术的熟悉程度而论,对“赤炎草”的功效肯定也非常了解,这句话只是抱着万一的希望而已。

“赤炎草”要是那么容易被其他药材取代,又哪里会如此珍稀?被大降头师都奉若至宝。

萧凡叹了口气,说道:“但凡有一线可以替代的希望,我都不情愿去丹曼国。”

一国的大国师,又岂是好相与的?

天青子沉默片刻,终于下定了决心,缓缓说道:“那好吧,既然师叔心意已决,我也不好阻拦。广德,明德,你们领姬居士和范居士先出去休息。”

两名道士立即起身,躬身应诺。

姬轻纱范乐知道天青子要将宝物的驱使之法传授给萧凡,这是无极门的机密,两人自然不会旁听,依言离开了地下密室。

临出门时,范乐再次向天青子深深鞠躬。

“师叔,‘天罡镜’的运使方法并不复杂,我这里有一套口诀,请师叔记下来。三天之内,师叔以这口诀和宝物沟通,应该就可以暂时驱使‘天罡镜’了……”

天青子随即将运使“天罡镜”的口诀传给了萧凡。

宝物是孤鸿子亲自祭炼,口诀自然也和无极门的功法一脉相承,天青子只说了一遍,萧凡就记住了。

“师叔,‘天罡镜’是后天祭炼的法宝,法力都来源于主人。师叔和宝物不能沟通,就不能将自身的法力源源不断地注入到‘天罡镜’内。故此这面宝镜离开无尘观之后,自身储存的法力最多只能驱使三次。如果是对付极其强大的敌人,也许一次就会耗尽威能。请师叔一定要记住这一点。”

天青子叮嘱道,神色十分郑重。

萧凡轻轻点头。

这样威力巨大的大杀器,只要使用的时机得当,不要说三次,一次就足够了。(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