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章 落伽城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6-11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巨大的喷气式客气缓缓降落在落伽城机场。

八月中下旬,国内正是流火烁金的季节,落伽城坐落在赤道边缘,更是一年四季火热难当。萧凡,姬轻纱,范乐等三人一走出机舱,顿时就感到一股热浪扑面而来。

范乐却对这股炎热视若无睹,站在那里,足足愣怔了好几秒钟,才迈步向前。尽管他不爱说话,但此时此刻,内心的激动之情自然难以尽掩。

原以为这一辈子要流落异乡,谁知道还有能回家的一日。

不过此刻的范乐,与数年前离开落伽城的范乐,外表上已经生了十分明显的变化。这种变化不是自然生的——姬轻纱给他易过容。

姬轻纱的易容之术,或许还不如辛琳那样纯熟,但要大幅度改变一个人的外貌,并不困难。易容术真正的巅峰,是改扮成另一个人,就好像双胞胎一样,让周围最亲近的人都分辨不出来。

这种神乎其技,姬轻纱也只是听闻,从未真正见谁施展过。

逃离落伽城之前,范乐虽然不是个喜欢出风头的人,一贯比较低调,然而作为范家的法定继承人,范乐在落伽城华人社会的曝光率还是很高的,离开几年之后,谁也不能保证他不被熟悉的人认出来。

尽管范乐体内的血降之术已经被祛除干净,姬轻纱还是不同意范乐返回落伽城。因为此行的目标,是摘取“赤炎草”。时间太紧迫,萧凡压根就不会愿意看到节外生枝的事情生。

然而范乐一旦回到落伽城。姬轻纱很难保证他不去找范英的麻烦。

换作任何一个人,只怕都会有这样的冲动。

问题的关键在于,范英的武功之强,不在范乐之下,又学会了降头术,更是如虎添翼。加上他现在才是范家的家长,落伽城上层社会的风云人物,拥有着巨大的世俗势力。范乐势单力孤。贸然找上门去寻仇,糟糕的可能性非常之大。

这个社会是那么的现实,不要说和范家并列的其他三大华人家族早就已经认可了范英的身份,不会为了一个流落异乡,毫无根基的范乐去和范英生冲突。就算是范家那些老人,这几年过去,只怕也早已被范英收拾得服服帖帖。谁都不记得还有范乐这么一位“前少主”存在了。

人情冷暖,世态炎凉,自古如此。

范乐只用两句话,就说服了姬轻纱。

“你拦不住我,我一定要去。”

“我保证这一次绝不会去找范英的麻烦。”

姬轻纱太了解范乐的性格了,这是一个惜言如金。同时有言出如山,绝不反悔的男人。姬轻纱当年冒着巨大的风险救了他一命,如今姬轻纱要回落伽城去面对丹曼国最可怕的“第一降头师”,范乐焉能置身事外?

好在范乐向她保证这一次不去找范英的麻烦,姬轻纱也就放下心来。

范乐不会违背自己的诺言。

萧凡倒是没有那么多顾虑。反正不管前路如何艰难。“赤炎草”他是志在必得,哪怕要直接面对摩鸠大国师。与“第一降头师”交手,也在所不惜。下了这种一往无前的决心,许多顾虑也就不成为顾虑了。

姬轻纱和萧凡走在前边,扮演一对前来落伽城旅游的华人情侣。姬轻纱也略略经过化妆,将自己的绝世容光多多少少遮掩掉一些。其他女人化妆,是为了让自己变得更加漂亮,唯独姬轻纱化妆,是为了让自己看上去不是那么引人流口水。

饶是如此,轻轻挽着萧凡的胳膊,宛如小鸟依人一般的姬轻纱,还是引起了不少男人的关注。

那种火热的眼神,足以令其他的女人嫉妒如狂。

甚至有一对丹曼国的小夫妻,因为丈夫总是盯着姬轻纱看个不休而闹起别扭来。那年轻的妻子狠狠拧了丈夫一把,怒气冲冲地拂袖而去,将尴尬异常的丈夫一个人撂在当地,进退不得。

姬轻纱抿嘴一笑,风情无限。

只苦了萧掌教,空怀一身绝顶神功,尚未走出机场,胳膊就已经有点麻木了。实在保持着同一个姿势太难受了。原本萧真人也不是那么食古不化的人,尤其是和辛琳好了之后,萧真人已经不是没有任何经验的童男子。但姬轻纱高耸的"shuangfeng"成了萧真人胳膊酸麻的罪魁祸。被姬轻纱挽着胳膊倒没什么,既然假扮情侣,这种最基本的亲密度,总要有的。关键一不小心,姬轻纱饱满的"shuangfeng"就会擦到胳膊,却将萧真人折腾得够呛。

假扮情侣是一回事,趁着这个机会揩油,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萧真人再不是童男子,也无法心安理得地做出这样的事来。

姬轻纱不时出一声轻轻的娇笑,更是令萧真人如芒在背,鼻尖上都禁不住渗出点点汗珠,走路都有点僵硬了。

好在落伽城的机场并不大,就算是一步一捱,也很快就到了出口,坐上了出租车。

萧真人长长舒了口气,就好像刚刚大战过一场,浑身都放松了。

姬轻纱瞥他一眼,嘴角浮起一丝似笑非笑的表情,仿佛觉得此时此刻的萧一少,特别有趣。看来女孩子的内心深处,都是促狭的,连一贯大气的姬总,也很喜欢看到萧真人吃瘪的样子。

范乐坐在副驾驶座上,面无表情地以英语向出租车司机说了一个酒店名称。

“金海岸酒店”!

这是当地最高档次的五星级海景大酒店之一。外国游客,只有特别有钱的阔佬,才会入住。一般的游客,都会由旅行社安排在档次较低的酒店。

司机二话不说,开车就走,却暗暗撇了撇嘴巴,似乎对范乐这个“假洋鬼子”颇为不以为然。

瞧你老兄那黝黑的皮肤,硕大的鼻头,你不就是地道的落伽人么?

讲什么英语!

范乐才不去理会这司机对他的腹诽。

姬轻纱就是要将他改扮成当地土著落伽人。

落伽城尽管是华人聚居的城市,但因为拥有巨大财富,华人在当地总是高人一等,比较引人瞩目,姬轻纱还是担心范乐被人认出来。外表可以改变,但一些独特的气质以及习惯性的小动作,往往会在不经意间就将真实身份给“出卖”了。

落伽邦是丹曼国十几个联邦之中的一个,因为土著人口众多,落伽邦拥有着高度自治权,丹曼国中央政府的权威,在落伽邦不是那么有效。多数时候,丹曼国联邦政府对落伽邦和另外两个土著人自治邦采取的是怀柔政策。

落伽邦所处的甲六岛,面积很大,落伽邦和另外两个土著人自治邦只占据了甲六岛北部较小的区域,甲六岛中南部的大部分区域,属于另外一个国家。

就这三个自治邦的地域而言,是一条东西走向的狭窄走廊。东西长达数百上千公里,南北宽度不过百余公里,最狭窄处只有几十公里。

但这条分界线其实是很不准确的,落伽城往南,不到十公里就是茂密的热带丛林,很多地方多年都是人迹罕至,又哪里有什么明确的分界线?

落伽城作为落伽邦的府,以城市规模和人口而论,算得是甲六岛最大的城市。不过城市建设却并不见得如何先进,计程车一路过去,所见都是破破烂烂的房子,拥挤不堪的街道。所幸计程车走的是高路,这才没有受到阻碍。

等计程车逐渐驶近海滨区域之时,大城市的繁华气息才终于显示出来。

姬轻纱便低声向萧凡解释,离海滨比较远的地区,是落伽城的贫民区,多数土著人和其他种族的人居住在那些区域。而靠近海滨的区域,则是富人聚居区,大部分华人都居住在这里。落伽邦和落伽城的政府机关也集中在这个区域。

姬轻纱以前留学就读的华人大学,也坐落在海滨区。在落伽城留学两三年,姬轻纱也很少去过贫民区,多数时候是在富人区生活。

通常来说,贫民区的治安状况都不会太好。以姬轻纱的身手,自然不会在意那些小毛贼。只是真要碰上了,却也足够恶心。无缘无故的,姬轻纱为什么要恶心自己?

萧凡略有点诧异地问道:“难道这些土著人以前都不住在海滨么?”

照理说,为了获取丰富的食物,土著人都应该聚居在海边才对。

姬轻纱笑了笑,说道:“很久以前是这样,但自从华人迁居过来之后,这种情况就开始改变了。华人越有钱,改变就越快。现在基本上最好的海滩地段,都变成私人的了。我们入住的金海岸大酒店,就建在海边,有专属于自己的私家海滩。你要是喜欢游泳的话,我陪你去。哎,我跟你说,我游泳的技术很好的,要不要我教你?”

说着,就轻轻捅了捅萧凡的肋骨,轻颦薄笑,眉目含情,宛然陷入热恋的怀春少女,哪里还有半点铁腕女强人的影子?

萧凡不由笑道:“这就不必了,技术好不好,总要亲自见识过才算,光靠吹的,可不靠谱。”

“是吗?那待会咱们就比试比试!我还真就不信了,萧真人样样都比人牛。”

姬轻纱顿时就有点不服气了,瞥萧凡一眼,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萧凡只是笑,不再接口。

和女孩子斗气,可不是明智之举。

姬轻纱撇了撇嘴,又伸手挽住他的胳膊,脑袋靠了过来。(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