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章 摩鸠庄园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6-11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金海岸大酒店,作为落伽城档次最高的五星级酒店,各类设施和服务都十分齐全。

此番前来落伽城,行程都由姬轻纱安排。

姬轻纱订的是独立的海滩别墅。

这种海滩别墅也属于金海岸大酒店的产业,但不和酒店的其他建筑物混在一起,而是在海滩上建造的独立小别墅,单门独院,卧室,客厅,小心游泳池一应俱全,十几米外,就是碧蓝的海水。水天一色,沙鸥飞翔,景致极美,如梦似幻。

不过此时此刻,萧凡自然没有心思欣赏这样的美景。

姬轻纱显然也理解萧凡的心情,当即吩咐酒店方面送了一份十分详细的高倍旅游地图过来。

这种独立的海滩别墅,是金海岸酒店价格最昂贵的客房,自然服务也是最周到的,每栋别墅,都配备有专门的服务人员,沙滩车,小游艇。

“你看,这里就是摩鸠庄园所在地……”

姬轻纱将服务人员都赶了出去,拉着萧凡躲在卧室内,就在巨大的粉红色宫廷大床上铺开高倍旅游地图,伸出白嫩嫩的纤纤小指,指向地图上的某处所在。

摩鸠庄园在落伽城东南方,地图上的直线距离,大约不到三十公里。但所在地被标注为深绿色,在旅游地图上,这就代表着已经进入原始丛林的深处。而且,旅游地图对摩鸠庄园没有任何标示,地图上。那里就是一片原始丛林。如果不是姬轻纱一起过来,萧凡独自到此。只怕为了确定摩鸠庄园的位置就要花费不少的功夫。

姬轻纱没有丝毫犹豫就指向了那个位置,可见她对于摩鸠庄园的熟悉程度。估计她在落伽城留学那几年,就没少研究过摩鸠庄园。

“这个庄园是很早以前就建起来的,最初规模很小,也毫无名气。因为那时候的摩鸠,不过是个刚刚开始学习降头术的小年轻,是落伽人部落众多年轻祭师中的一位。自然也没人知道,这个叫摩鸠的年轻人。有着无人可比的杰出天赋。随着摩鸠的降头术日益精进,他在落伽人部落中的地位也越来越高,不到三十岁,就成为落伽部落的席大祭司,也就是部落的‘第一降头师’,摩鸠庄园的规模也跟着越来越大……”

姬轻纱随口向萧凡介绍着摩鸠庄园的展史,熟极如流。没有半分迟滞。

“成为部落的席大祭司,有什么条件?大家推举么?”

“推举?”

姬轻纱顿时就瞪大了美妙的双眸,像看怪物似的看着萧凡。

“萧大哥,萧真人,这里可是原始丛林,野蛮世界。不是文明社会。这里只适用丛林法则,强者生存,没有那么多温良恭俭让。无论是谁,想要成为部落的席大祭司,只有一个条件——胜过所有其他祭司。谁不服。打到他服。”

萧凡就闷了一下。

当真是野蛮世界,这都什么时代了?

“那前任大祭司呢?也打到服气为止?”

“这要看情况。一般来说。新任大祭司的竞争都是在前任大祭司涅槃或者退位之后才会展开。但摩鸠不是这样,摩鸠是直接向前任大祭司起挑战,把前任大祭司直接干掉,自己登上了大祭司的宝座。严格说起来,这位前任大祭司还应该算是他的师父。”

“这么血腥?”

萧凡不由蹙起了眉头,大为不悦。

“没有一点伦理可言!”

这种强者为尊的丛林法则,萧真人实在很难赞同。不尊师重道,抢师父的宝座,已经让萧凡难以接受,至于直接将师父干掉,自己上位,更是完全出了萧凡的道德底线。原本,萧凡对摩鸠大国师还有几分敬重之意,无论如何,能够成为一国的大国师,总是值得尊敬的。然而一听这种情况,萧凡心里对摩鸠的观感,立即急转直下。

“萧凡,在这里跟土著人将伦理道德,我是应该鄙视你呢还是鄙视你呢?”

姬轻纱望着萧凡,抿嘴一笑,扑闪着漂亮的大眼睛,说道。

看得出来,姬轻纱其实很享受这种不时小小捉弄一下萧凡的促狭,实在她平时太“板着”了,姬氏集团董事会主席,燕北省最大民营集团的老总,身上还闪耀着不少官方头衔的光环,无论何时何地,都要一本正经,显露出女强人的风范。似乎唯有如此,才合乎她的显赫身份。像现在这样,单独和朋友呆在一起,孤男寡女呆在异国他乡海滩别墅的卧室里,这种情形太罕见了,以至于姬轻纱也转了性子,不再是那样的高贵冷艳,露出了青春女郎的本来面目。

萧凡摇摇头,对摩鸠这种“欺师灭祖”的行为不以为然。

姬轻纱不再和他开玩笑了,正色说道:“其实这种情况也不能完全责怪摩鸠一个人,这是他们的传统,几百年来都是这样。我听说,摩鸠也是迫不得已。因为他天赋太高,在降头术上的进步太快,严重威胁到了前任大祭司的地位,前任大祭司已经准备出手对付他了,摩鸠便先下手为强。不过是为了生存而战罢了,也谈不上谁是谁非。”

萧凡点点头。

姬轻纱也说得有道理,无论是谁,都很难脱自身所处环境的局限,尤其是生死关头,更加讲不得仁义道德。孔孟讲仁义,也没有要求大伙束手待毙。

不过萧凡马上就想起了一个新问题:“那夷孥呢?夷孥和摩鸠之间,是不是也存在这种竞争关系?”

夷孥是摩鸠的得意弟子,也是范英的师父。既然摩鸠能够干掉自己的师父上位,那么夷孥和摩鸠之间的关系,就很值得研究了。至少和萧凡以前想象之中完全不一样。

“不存在。”

姬轻纱却断然摇头。

“为什么?”

“因为夷孥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有生之年,无论如何都赶不上摩鸠的水准。降头师是很讲究天赋的。夷孥的天赋也算很不错了,可是和摩鸠比起来,那还差得远。摩鸠就是我们古人说的那种不世出的天才。孟子云:五百年而有王者出。这句话用在摩鸠身上或许有点夸张,但就是那么个意思了。事实上,丹曼国任何一位御封的大国师,都是不世出的奇才。没有真本事,在那个位置上根本坐不稳的。搞不好不用一个月,就会丢掉性命。丹曼皇室绝对不会为失败的大国师报仇,而是会第一时间将胜利者封为新的大国师,因为皇室永远都需要最强的降头师来保卫。明知自己拍马也赶不上摩鸠,夷孥就很老实,规规矩矩呆在摩鸠的脚下,处理好‘不古派’的日常事务。等摩鸠年老归天或者退位之后,部落大祭司和‘不古派’教主之位,肯定是他的。”

“相对而言,这样谋求富贵,安全多了。”

“嗯,人贵有自知之明。”

“是这样。”

萧凡双眼盯着地图,慢慢巡视着,又问道:“丹曼国历史上,有没有前后两任或者三任大国师,都是出自同一个降头门派的?”

“有,不过很罕见。丹曼国降头术派别实在太多了,没有哪一个派别可以威震天下,一统江湖。我前些年仔细研究过他们的降头术流派,现各个流派传承下来的修炼之法,其实都大同小异。练到最高深境界之后,想要分出高低胜负,决定因素是修炼者个人的天赋和对降头术的领悟。所以,除非同一个门派一连出现两个或者三个最强天赋的降头师,否则一般是不可能由同一个门派的降头师出任大国师的。而且摩鸠就算在大国师之中,也算是个异类。”

“此话怎讲?”

“摩鸠是丹曼国百年以来,最年轻的大国师,也是在位时间最长的。被皇室封为大国师的时候,还不到四十岁,稳坐大国师的位置,已经三十年了。在他之前成为大国师的降头师,通常都在五十岁以上,六十岁的也不少见。一般也就在大国师位置上待个五年,最多十年,就主动要求退位,把位置让给新人。”

“明哲保身?”

“对。不管多厉害的降头师,也逃不过生老病死这个自然规律。年老体衰,过了巅峰时期,还要霸着大国师的位置不放,搞不好就会被人直接赶下去,不但大失面子,多数时候连命都保不住。”

高处不胜寒,无论哪个高位,都不是那么好坐的。

“摩鸠就不怕么?”

姬轻纱就笑,轻轻摇头,说道:“所以说,摩鸠是个异类。前几年,我匆匆离开落伽城回国的时候,压根就没听到摩鸠有退位的打算。摩鸠似乎很有自信,近期内丹曼国无人能够威胁到他。毕竟只要呆在大国师的位置上,好处还是不少的,有整个皇室的力量协助,可以调动很多资源,对个人的修炼很有好处,对整个部落也有好处。虽然说,除了他自己,‘不古派’没有什么杰出天赋的弟子,但如果大降头师的数量足够多,那么就算摩鸠寿终正寝之后,‘不古派’降头大派的地位也能继续保持。”

萧凡缓缓点头,陷入了沉思之中。

萧凡隐隐觉得,摩鸠年事已高,却始终不肯退位,这其中,肯定还有些不为人知的特别原因,应该不仅仅是姬轻纱分析的这么简单。(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